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47章 暗中收容

第247章 暗中收容

        这一觉睡到中午,沈星睁开眼睛后,看见猫偶端端正正的蹲坐在木椅上,盯着身前的木桌桌面发呆。

        这是沈星第二次看见她花了一个晚上独自坐着思考猫生的样子。

        上一次是第一次收复她时,在酒店的房间中。

        目光转动,看向另一张桌上的枯井木雕,发现那张宽大枕巾依旧搭在尚未完成的木雕上,看那样子,似乎真的一整夜都没有被动过。

        看来猫偶也不是没有自制力,说到果然做到。

        见沈星起来后,她转过头看过来,嘴角微微弯起,幅度不是很大,也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抿嘴。

        不过后来沈星会知道,她的这个动作代表着心情愉悦。

        “我已经决定了,这次只要把我的黑衣拿回来就行,报仇什么的都不重要。”猫偶回头对沈星道。

        沈星起床上了趟卫生间,又去到外屋接了一盆热水回来开始洗漱,说道:“如果那衣服没有被枯井异常毁坏的话,我肯定给你拿回来。”

        “多久去?”猫偶问。

        “或许今天晚些时候。”

        沈星洗漱完后,重新拿起雕刻刀,把盖着木雕的枕巾揭开,在枯井木雕的外观上做起了精雕。

        接下来的工作完全是细致活,是对枯井每一个细节的展现。

        猫偶在他开始工作后,立刻靠近,仔仔细细的在一旁观看,可能是因为她自己也制作木偶的原因,在欣赏水平这方面还是拥有一定的水准,且对雕刻木雕的过程也很感兴趣。

        屋里静悄悄地,除了沈星的雕刻刀在柏木上轻轻戳过发出的声响。

        又是一个小时后,沈星收刀后退了一步,从整体外形上端详了一阵枯井木雕,感觉已经差不多了,随即他把目光投向枯井木雕的井内。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

        因为枯井异常的核心是凝聚成透明的虚幻体,虚幻体在它的暗域、也就是井内出现,现在最主要就是表现出这个虚幻体。

        用雕刻的方式呈现一个并不存在的虚无。

        沈星一边琢磨,一边开始走刀,雕刻的部位是井底的中空位置,用圆弧刀一点一点的往下挖。

        这把圆弧刀的刀口锋利,加上沈星的指骨柔软和灵活程度,不费吹灰之力就在柏木的中间位置挖出一个枯井洞口的形状。

        他将这木雕中的枯井挖得较深,这样在没有光线补充进去的情况下,洞口内壁透出一股黑暗,与那真正的枯井基本一致。

        洞深形成后,沈星又将其内用圆弧刀和砂纸打磨光滑一些,然后拉远视角,盯着这个枯井木雕的整体,注意力主要放在洞口处。

        现在看来,这就是枯井异常的完整模样了吗?

        还是差那种形成虚幻体的东西,沈星摇了摇头。

        暗域,差枯井本身所形成的暗域,因为这枯井不像最开始的另一个异常衣柜,那衣柜属于母子柜,当其中一个衣柜的暗域形成时,另一个衣柜就没有,且表现得很普通。

        这个时候沈星用雕刻好的衣柜去触碰那普通状态下的衣柜,就可以直接完成收容。

        而当前这枯井异常一直都是处于井内暗域形成的状态,没有普通物品的常规状态,所以要想完全模仿,必须形成其暗域。

        沈星分析一番后,对一旁的猫偶问道:“上次那手提柴刀想要杀我的矮个男子,你也看见了。”

        猫偶本来正在欣赏这件木雕佳作,听沈星这么一说,她顿时愣了一下,身体止不住的轻轻一个颤抖,点点头:“嗯。”

        “他来自于黑域。”沈星没打算有所隐瞒,因为必须讲出来后,才能问清楚自己的疑惑。

        “你也知道黑域?”猫偶惊讶道。

        沈星摇了摇头:“我是一知半解,所以才会问你。这暗域和黑域之间,有什么不同或者相同之处?”

        “高级序列以下的异常,才会形成暗域。”猫偶道。

        “所以,那手持柴刀的男子,是超等级序列?”沈星迟疑。

        “不一定。”猫偶摇头,“只要是亚超等序列以上,就能形成黑域。”猫偶解释。

        不过随即她就警告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试着接触任何亚超等以上的序列,它们都是魔鬼!你无法在它们盯上你之后,还能完整逃脱。”

        “你是几等?”沈星问。

        猫偶伸出尖细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胡须:“现在勉强是高等级序列吧。”

        “勉强?”

        沈星感觉她说的这个“勉强”不是谦虚,而是真的很勉强。

        还记得那面壁人是中高等序列的异常,以自己的实力当时在解决它时,已经很危险。

        至于γ-6序列中更高一级的“复眼”就是高等级异常,这家伙目前沈星还不想去招惹。

        不过他记得很清楚,γ-6序列中的最高等级异常是那叫“他是谁”的家伙,标明是超等。而“他是谁”的前一个叫“王之”,同样也是超等。

        现在看来,这“王之”极有可能是亚超等,但在序列面板中却没有这样表示。

        或许之前的“王之”是亚超等,但在沈星发现并利用这个序列板后,“王之”已经进化为超等也不一定。

        所以现在可以肯定,黑域使者至少是亚超等的存在。

        猫偶一番讲解,沈星算是听明白了,那些无等级的异常大部分没有暗域,但也有少部分是因为自身属于特殊异常、比如母子衣柜的这种,可以形成一定程度的特殊暗域,但物理范围的影响效果较小。

        一些异常的暗域很明显,肉眼都能看到,而一些异常的暗域则非常隐晦,别说肉眼,就是感觉起来也只能朦胧感觉到部分。

        当然,异常的暗域强大与否,与它本身的特性强度和功能有关。

        但不可否认的是,黑域绝对是大过暗域的存在。

        这么一理解,沈星感觉刚才形成的计划可行。

        他让猫偶站远一些,与枯井木雕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然后伸出手掌捏成拳头,整个塞入那木雕的枯井中空部位,分出脑海中一支被动生成的黑域。

        这一部分被动生成的黑域属于可以隐藏物品和念头那一类的,平时消耗精神力极小,以如今沈星这种程度的精神力来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像这种形成被动隐藏的分支黑域后,他还是能够感觉到平时只是隐藏手机中关于异常描述文档所消耗的微不可见的精神力,此刻消耗的速度开始略微加快。

        这一部分被动黑域只是在井里形成,并没有完全覆盖整个枯井木雕,而沈星要做的是,将这井底的黑暗隐藏。

        井底的黑域出现的刹那,一股异样感立刻出现,从枯井的井口处逸散而出。

        这种异样感极难被发现,即便是沈星也是在感应了两遍后才得以确认。

        不过猫偶倒是极为敏感,很快就发现了木雕的中空部位有些不对,她好奇的踮着脚尖往这边张望,但因为有沈星的提前吩咐,她也不敢直接过来。

        井底这股隐藏的黑域其实并不强,沈星见好就收,将拳头抽出来后,再一感应,那枯井木雕中的黑暗已经不再是隐藏状态,而是处于一种模糊的形态。

        这种模糊形态,正好类似于暗域。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模糊,在木雕当中回旋游荡,仿佛一个虚幻体,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一切只是错觉。

        “走!去枯井那边!”

        沈星当即转身去穿外衣,同时再次用被动黑域技能将整个枯井木雕全部隐藏。

        在他自己的感应中,能“看到”一个枯井形状的木雕,正悬浮在自己身旁右侧,随时跟随着自己,但伸手过去却什么都触碰不到,那木雕根本存在与另一个空间中。

        这个空间,就是所谓的黑域。

        猫偶早就看懵逼了,刚才还在眼前的枯井木雕,忽然被沈星伸进去一个拳头胡乱捣鼓一阵后,就冒出了诡异的暗域状态。

        不仅如此,现在连整个枯井木雕都直接在自己眼前消失。

        猫偶直觉认为这很不科学,因为她目前所在的暗域就是自身所形成的,旁人同样看不到她,也无法感知她的存在。

        可如今那木雕消失的状态竟然连自己都无法察觉。

        至此,她看着沈星的眼神中,又透出了几分崇敬。

        两人快速离开住所,沈星给谢宗宇打了个电话,得知他已经出门,说是在调查另一件疑似异常作祟的案子。

        而张志此刻还在医院陪着杨添。

        谢宗宇本来想亲自赶回来接沈星去段家老宅的,但沈星直说耽搁不得,他只得临时通过电话安排了另一名坐办公室的特调组成员给沈星充当驾驶员,一路往郊外的段家老宅而去。

        得知沈星说是找到清除井底异常的办法了,谢宗宇其实在那边已经坐立难安,也没有心思调查其他案子了,言明沈星先去,他自己很快就会赶过来。

        见他还要赶来,沈星虽然没有明说,但一路上都在催促那临时驾驶员快点、快点、再快点。

        花了比昨天要快了七八分钟的时间到达目的地,沈星立刻开门下车,直奔高墙外的岗亭。

        昨天的岗亭已经被移除,昨晚上在靠近小路旁的地方重新建造了一个,拉远了与段家老宅之间的距离。

        这岗亭是那种可移动的简易岗亭,只要底座用水泥浇灌一下固定好就行了,迁移起来其实并不麻烦。

        此刻有两名特调组的黑衣特遣队员坐在里面,正在观看已经修好的监控视频,另有两名特遣队员拿着武器正沿着高墙外巡逻,且都带着防毒面具。

        沈星到来后,已经接到谢宗宇电话通知的特遣队员拿出准备好的防毒面具给他戴上。

        不过戴上之后,这俩特遣队员就这么呆在岗亭里,竟然没有要拿出钥匙去给沈星打开高墙那扇小门的意思。

        沈星奇道:“去开门啊!还愣着干什么?”

        这俩特遣队员有些扭扭捏捏,好半天其中一名队员才开口道:“谢组长,让我们等他来了,再开门。”

        很明显,谢宗宇对沈星准备如何清除那井底异常充满了好奇,肯定不想错过这个观察的机会,所以才会如此下达命令,并且正在飞快的往这个方向赶。

        “啧,看不出这人还挺执着的啊!”一旁的猫偶用思维感应啧啧叹道。

        “荒唐!”沈星哭笑不得,念头一转,对特遣队员道:“我破除那异常的方法是有时效限制的,赶紧开门,晚了我可就真没办法了。”

        俩队员面面相觑,因为他们的身体靠得较近,转头的时候防毒面具的嘴巴凸起部位差点亲在了一起。

        不多时,正在专心驾车的谢宗宇接到了电话,他那略有些焦急的神情忽然变得暗淡,半天后才回道:“那就先打开门让他进去,嗯,注意保持监控畅通,我待会儿过来看视频。”

        虽然知道沈星作为红心证持有者,处理异常的方式可能会有一些保密的成分在内,自己也不应该去打探。

        但谢宗宇实在是对如何处理这井底异常太好奇了,所以他此刻一直在装不懂,装作没有往有可能会让沈星暴露秘密的那方面去想,最多事后再“恍然大悟”,并给沈星“郑重道歉”并提供补偿和优待就行了。

        但现在没有办法,看监控也能勉强凑合。

        一名特遣队员拿着钥匙走在前面,很快打开了高墙的小门,他站在一旁,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沈星则没有犹豫,一步跨进去,立刻走向被隔离罩笼罩起来的枯井。

        身后的小门很快关闭,不过此刻所有探头都对准了枯井的方向,特别是沈星的身影。

        不多时,沈星掀开了隔离罩,快步走了进去,那一直在旁边另一个黑域空间里悬浮着的枯井木雕同样靠近这口真正的枯井。

        沈星没有让其从黑域空间中显现,他知道此刻至少有三个摄像头在对着这个方向,所以直接让黑域空间中的木雕悬浮到这个世界的枯井上方,然后缓慢的降落下去。

        大概让井底的黑暗将木雕所在的黑域空间完全遮挡后,这才释放了隐藏的黑域,木雕瞬间在枯井中出现,且同一时刻被枯井中的暗域完全包围,双方来了个亲密接触。

        一道诡异的震荡传开,沈星一直盯着这口枯井没有眨眼。

        就见眼前原本刚才还透出一股让自己有莫名感觉的枯井,此刻忽然所有诡异感觉全部消失,枯井还是这口枯井,但其之前存在的特性,此刻荡然无存。

        失去了枯井异常本身,眼前的一切景物回归自然,这口常年干枯的水井同样如此。

        沈星再次用黑域被动隐藏技能将枯井中悬浮的木雕包裹,使其又一次融入黑域空间内。

        让其再次悬浮在自己身旁,转身离开。

        身后的猫偶当即一个猛子扎进这枯井之中。

        “喵呜!”

        大约两秒后,一声酣畅淋漓的猫叫发出,猫偶嘴里叼着完好的黑衣,从井口跳出。

        从沈星来到枯井边,到转身离去,整个过程大概10秒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