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44章 本体

第244章 本体

        刚才在高墙的小门忽然被杨添打开后,沈星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并且看杨添在行动时畏手畏脚、四肢僵硬,明显身后有什么威胁。

        加之最开始还没有进入高墙时,在那岗亭中曾听那马脸治安官说过,说是自己曾闻到过这枯井中散发的臭味。

        当时虽然沈星有些疑虑,但看着家伙表现正常,所以只是记在心上,并没有往深处去想。

        而在看见杨添的情况不对后,他立刻与马脸治安官说过的曾闻到过臭味的情况联系起来,如果外面有什么变故,这名治安官的可能性最大。

        沈星当即释放出猫偶,在释放的时刻就对她下达了一道指令,去高墙外面察看是谁在劫持杨添,并且迅速出手解决掉这个麻烦。

        与此同时,沈星出乎意料的发现,自己在释放猫偶之后,即便没有启动异瞳观察她,居然也可以直接在脑海里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不像和阿柴,他和猫偶在有限的距离内,双方竟然有一定的思维联系,类似一种心灵感应。

        沈星当即决定让猫偶在解决掉杨添的麻烦后,顺便去岗亭那边把监控视频的线路给断掉。

        反正外面已经出现了问题,猫偶本身为隐形状态,且行为不留痕迹,其他人只会认为这同样是外面的人干的。

        当然,沈星不知道猫偶会直接杀掉已经被控制的马脸治安官,不过他相信猫偶这么做一定有其原因。

        通过思维感应,他能够感受到猫偶在见到马脸治安官后立刻就有了必杀之心,这说明如果不杀掉对方,自己安排的事情她根本无法完成,而不是单单打晕对方那么简单。

        也就是说,马脸治安官当时被控制的情况应该是不可逆转的,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状态,除了直接杀掉。

        现在事情算是进行的较为顺利,除了猫偶干掉对方的行为。

        而猫偶在破坏掉监控线路后,通过沈星的思维感应,得知主人还有事情要自己帮忙,她立刻返回了高墙门口,看都没看发现不了自己的另外两名特调员,和沈星一起进入高墙内。

        高墙外。

        谢宗宇把软趴趴的杨添整个抱起来,放在弯着腰的张志背上,让他背着杨添,自己则是在后方扶着以防杨添摔落?    快速往岗亭方向的小路而去。

        期间谢宗宇神色诧异的扭头?    看了高墙那关闭的小门片刻。

        刚才的一系列变故太突然,他现在都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不过隐隐又觉得哪里不对?    瞄了一眼惨死在一旁连脑袋都变为两半的马脸治安官。

        很明显,这位治安官应该是受到了枯井的蛊惑?    等把杨添救醒后一问就明白了。

        至于为什么要怎样做,应该与井底异常仍在觊觎杨添这具身体内的其他健康器脏有关。

        很快途径岗亭?    谢宗宇立刻往里面瞥了一眼?    发现另一名治安官躺在里面,也不知生死,不过当前得先将杨添移出去,放进商务车里才算安全。

        两人马不停蹄?    很快被这杨添来到公路旁停靠着的商务车处?    将杨添小心放进去躺着后,张志拨打电话叫救援,特别是救护车赶来,立刻抢救已被强烈麻醉剂麻晕的杨添,否则怕出生命危险。

        而谢宗宇则是让张志好好看着后?    当即又返回岗亭,钻进去一探那躺在里面的治安官鼻尖?    发现还有鼻息,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随即他一抬头?    就见监控视频全部黑暗,已经看不到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高墙内。

        沈星仍旧带着防毒面具?    和猫偶站在墙角?    距离枯井大约三十米左右?    暂时没有靠近。

        沈星只是盯着猫偶,没有说话,而是再次试着用思维感应表达自己的意思。

        “现在那口枯井内有一只异常,并且我有理由相信它应该与被你乔装打扮的那黑衣女人同出一个序列链,不知道你有没有把握扮成那个女人,替我接近它一下?”

        猫偶眨巴着眼,那雪白发亮的脸颊一动不动,似乎在消化沈星传递过来的信息。

        片刻后,她点了点头,同样没有说话,但沈星的脑海里立刻响起了一道清晰的声音,仿佛真能听见对方说话一般。

        “它的序列比我低,我能够解决掉它,不过可能稍微有点麻烦。”

        沈星摇了摇头:“不要杀它,找准它的本体后,告诉我就行了。”

        让猫偶杀掉对方,不如让自己吸收掉,这种经验值沈星可不想放过。

        猫偶略一沉吟,点点头。

        双方的交流都没有发出声音,但却都能了解彼此想要传递的话,不过刚才沈星发现猫偶在岗亭那边去时,与对方的思维感应非常弱,可能这当中有距离的限制。

        交流完毕,猫偶立刻披上了黑衣,宛如披了一层人皮在身上,不仅皮肤变得较为灰暗,就连满头的黑色长发也都自然而然的出现,诡异至极。

        配合着一身黑衣,沈星相信那井底异常应该也不容易分辨。

        这么做是有一定自信的,因为猫偶天生的模仿能力简直无出其右,就连这黑长直的一身臭味都能完全弥漫出来,连沈星都不知道,这臭味到底是原厂出品,还是山寨产品。

        在穿戴了黑衣之后,隐形状态的猫偶以一个黑长直的高瘦、诡异身形出现,没有看沈星,只是盯着那枯井,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这井底异常有自己的一套观人的方法,虽说它好像一直在井中,但只要被井中弥漫出来的臭气掩盖的地方,就属于它的观察范围。

        而对于井边的人来说,如果吸入了臭气,更是会成为它的囊中物。

        当然,这家伙会选择让自己满意的猎物。

        比如谢宗宇、杨添和张志三人当初都站在井边,它就只选择了杨添。

        在猫偶扮成的黑衣女人掀开透明罩,完全靠近枯井后,沈星也跟了进去,并且他相信井底那家伙应该也感受到了属于自己同类的信息。

        拿起纸笔,在新的白纸上快速写下文字后,沈星立刻用夹子夹住纸笔,把绳子放入井中。

        那张纸上写着: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我说我会用其他东西作为交易条件,现在她来了。这个交易条件,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

        这一次绳子才刚刚放下去,很快下面就传来响动,不多时拉扯了一下,沈星立刻启动按钮,将绳子倒卷而上。

        一看那夹子上的纸和笔,似乎夹的时候很匆忙,差一点就没夹住。

        小心翼翼的取下来,摊开白纸一瞧,上面写着:我和你交易,我告诉你我看到了什么,先给我一张干净的白纸。

        沈星回头瞧了一眼站在井边一动不动的猫偶,用思维感应告诉她,让她暂时别动,随即换了一张白纸连同纸笔一起夹住,再次放了下去。

        这一次等的时间稍微久了点,不过也就四五分钟的样子。

        下方绳子扯动,沈星立刻把绳索倒卷上来,将上面折叠的白纸取下,快速翻开。

        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他猛地一愣,只见纸上竟然画着一副画!

        画中是一个站着的人,因为画得比较仓促且技法一般,只能大概知道这应该是一个男人,而在这站着的男人身后,还有一个黑影。

        看到这里,沈星忽然感觉四周变得幽冷,一片死寂,没来由脊背生寒,鸡皮疙瘩冒起来了一层,扭头往自己身后看去,什么也没看见。

        他猜测这纸上的人,画的就是自己,而自己的身上有重影,一个更为深黑的影子,这是依附于当前这个身体的。

        不过这什么黑影,自己可从来没有见到过。

        内心的寒意仍在,双手拿着这张画着图像的白纸,沈星忽然感觉白纸的背面似乎也有什么,翻转过来,发现背面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

        “我能看到有个人一直跟着你。又或者,是你,在一直跟着这个人。我无法分清主次,不知道你是实体,还是那人,但这画中的重影,就是你在我眼中的模样。”

        沈星仔细读了两遍,忍不住再次拿过准备在枯井边的其中一张白纸,在上面哗哗写下自己的疑惑,用夹子夹住后快速吊入井中。

        沈星:你能看清另一个人长什么模样吗?

        井底异常:你们一模一样。

        沈星:他在做什么?或者说是什么表情?现在站在什么位置?

        井底异常:我看不清楚,反正就好像,他正趴在你的背上,又或者相反。我想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现在你可以走了。

        这最后一张纸条被递出来后,沈星原本还想继续询问下去,但立刻发现从井底的黑暗中,一股身体能够感受到的气流猛地升起。

        如果他没有戴防毒面具的话,第一时间就能知道那是一股恶臭,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恶臭,气息之浓郁,已经形成了一股小型的流风,从井底往上喷涌。

        同一时刻,脑海里传来猫偶的声音:“有一股吸力正在召唤我,我准备下去看看。”

        没等沈星回答,她已经走到井边,仿佛受到了吸引一般,身体忽然反转,头朝下掉进了枯井。

        沈星当即扑倒井边,什么也没看见,仿佛猫偶化作的黑衣女人刚刚摔下去,就立刻消失不见。

        他试着用思维感应联系猫偶,但尝试了很多次,对方也没有半点回应。

        枯井中。

        猫偶下落的速度很快,耳旁有风声灌入,仿佛这枯井就是一个无底洞,就这么会一直落下去。

        不知道多久,猫偶发现耳旁的风声消失,眼前的黑暗仍在,但下落的感觉已经停止,自己似乎来到了井底。

        她试着转身,在这个动作做出来后,猫偶有些发愣,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转没转过身,因为身处大量黑暗,这些黑暗连她也看不透,这就导致自己产生了知觉和认知失调。

        猫偶没有犹豫,立刻释放出来自这黑衣女人的黑气,将自己身体笼罩,一点一点的席卷向四面八方。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虽然黑气包裹了自己,但四周却有一个更大的黑暗空间,这是完全属于另一只异常的暗域。

        猫偶当然也有自己的暗域,就是超脱人类和其他感觉类生物的视线和感应之外,也即隐身。

        但现在她不能放弃这身黑衣,这黑衣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不说,如果现在放弃了,也就无法再完成沈星交代的任务。

        “你来了?嘿嘿……”

        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就在猫偶背后不足一米的地方。

        她立刻转身,实际上,在对方的暗域中猫偶此时认知失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完成转身的动作。

        她没有想到,这和黑衣女人处于同一序列链,且序列等级相同的家伙,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暗域。

        似乎自己刚才忽略了某一点,一个极为关键要点。

        猫偶下意识的蹲了下去,并且伸手触碰到了潮湿的地面,这让她相信自己完成了下蹲这个动作,很快她全身紧绷,开始暗中蓄力。

        该动作能够使得她在遭遇危险时,以极强的爆发力摆脱困境。

        几乎是她蹲下去的同一时刻,黑暗中有人伸出手臂,从背后缠住了她。

        事实上这个动作有点像小情侣在小打小闹,缠得并不紧,但猫偶立刻想要挣脱,却发现根本挣脱不了,一具冰冷的身体贴了上来,在猫偶的耳旁轻声低语。

        “你怎么来了?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话声还未结束,另一只黑暗中的手臂缠住了猫偶的腰部,疯狂的收紧,仿佛要倾泻一股压抑了很久的力量。

        猫偶的爆发力在她自己所碰见的异常中,都算是拔尖的存在,但此刻她却发现身处对方的暗域中后,竟然无法使出!

        作为一只异常,身体外的暗域能量不可能有这么强大,就如自己杀掉的这黑衣女人异常,她体外的黑气连现在这里的五分之一都达不到。

        猫偶很清楚,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但目前又的确存在,她还是无法摆脱对方贴近自己,双手在不断地抓扯黑衣。

        下一秒,猫偶脱离了这身黑衣,进入自己的暗域、也就是隐形状态,在这浓墨般的黑暗中消失不见。

        那黑衣失去了支撑,如同轻烟一般往下掉落,黑暗中什么都没有,刚才那抱着猫偶的两只手也不见踪影,仿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不过猫偶刚才在化为本形后已经察觉出来,这两只手,包括那贴近自己的身体和在耳边的低语,是一种无形的状态,就仿佛是那臭气所形成,根本没有实体。

        得出这个结论后,猫偶似乎猜到了什么,她双脚一蹬,快速弹射而起,以极为强大的力量往头顶跳去。

        如果没有意外,她这一跳就可以脱离黑暗,跳到井口。

        不过几乎是同时,又是那只臭气形成的无形手臂,一把抓住了她的左脚脚踝。

        在自己的隐形状态下对方都能准确的发现自己,这更坚定了猫偶得猜测,她当即全身炸毛,准备消耗一半特性能力,破开这家伙的暗域,直接出去。

        不过就在此时,啪嚓一声,从头顶不远处,一道亮光出现,带着强烈而闪亮的电弧将这井中斑驳的墙壁照亮。

        电弧很快融入黑暗中,影响了井底异常的部分暗域,使得猫偶脚踝一松,呼的一下飞出了井口,以隐形状态落在沈星身旁。

        沈星收好高压笔,用右眼的异瞳看着她,自言自语道:“看这样子,这家伙的本体并不是在井中那么简单了,它一直在假装。”

        猫偶点头,缓缓站起来,目光恶狠狠地盯着枯井:“这就是它的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