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42章 与井底对话

第242章 与井底对话

        晚饭时间,沈星就在特调组大楼的食堂与特调组人员一起吃的晚饭。

        这里的伙食不错,谢宗宇还让食堂给加了两道硬菜,本来还准备请沈星再喝两杯的,但因为明天一早还有事要做,所以只得暂时作罢。

        在餐桌上谢宗宇用手机连接办公楼内的内部专网,登录了周道为沈星打木雕广告的页面,让沈星看了看。

        随即表示对他的木雕还真的有很大的兴趣,让沈星处理完这里的案件后,回到云谷给自己发一套木雕的照片看看,他也想选一下。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沈星一直以为这些特调员对自己的木雕感兴趣,是纯粹只因为欣赏自己的手艺。

        但最近这段时间,他琢磨出了答案。

        木雕的手艺是其次,恐怕这些特调员关注自己的作品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原因,因为他们大部分来自曾经的异常原型。

        并且但凡沈星将异常原型的特性吸收后,再雕刻出来后续的复刻版,这些复刻作品都含有一定的灵蕴。

        这种灵蕴纯粹就是对异常特性的一种微妙的感应,个别普通人会感受到这种灵蕴,进而对这些木雕作品抱有浓烈兴趣,而专门处理异常的特调员则更是对这种灵蕴敏感。

        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木雕给吸引,但对灵蕴的感觉和享受,却让他们无意识的感受到一种闲暇、快乐、舒适,所以通常都会一致认为沈星的木雕作品很好看,很具有观赏和收藏价值。

        当然,这种对灵蕴的感应在特调员当中较为普遍,却并不否认普通人对其就没有感应了。

        普通人当中,那些对木雕或者一些艺术作品有研究和天赋的人,同样可以感受到这种舒适和美感,进而喜欢上这些木雕作品。

        晚上沈星就在这特调员大楼的公寓楼招待房间里住下,里面的居住环境相比外面的酒店差不了多少,甚至看上去还要更干净一些。

        而其他特调员的家同样在这里,大家平时相处下来,在生活照顾上很方便。

        不过按照沈星的说法,这里妥妥的福利房啊,比云谷市特调员的待遇好了太多太多。

        晚上快睡觉的时候,谢宗宇给沈星发来了一些图片,都是他让找的树根木料,要沈星自己选择一下哪个看起来顺眼一些,明天让人送过来。

        沈星看了看,谢宗宇联系的提供木料的应该是专门干这一行的店家,这些木料都提前打磨过,也差不多属于树根的一部分,切口平整?    一些明显的树疙瘩都被清除?    可以直接拿来制作使用。

        他仔细选择片刻,选了一截柏木根?    直径大概有半尺长?    不算很大。

        谢宗宇言明这截柏木根就是平安市特调组送给沈星的了,不用付钱?    对此沈星没有推辞,反正也要为他们清理那枯井异常?    他不会过多的客气。

        第二天一早?    大概六点左右还下了一会儿雨。

        等沈星、谢宗宇、杨添和张志出发时,雨虽然停了,但天空灰蒙蒙的,似乎待会儿可能还会有一场雨。

        车里放了三把雨具?    特遣队的人没有跟来?    来的都是特调组的成员,商务车一直往城郊驶去。

        沈星不知道具体方位,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车外不断后退的街景,直至道路两旁只能看到零星的房屋,尔后全是田地和树林、草木。

        大约四十五分钟后?    商务车靠路边缓缓停下,谢宗宇打开车门?    发现路边的泥土是干的,抬头看了看天色?    这边的天色较为明亮,一时半会儿下不了雨。

        “这边天气还可以?    暂时不用拿雨伞。”他提醒道。

        沈星和张志下了车?    杨添坐在车上?    开口道:“我不下去了,对那个地方我有阴影。”

        “那你坐车上休息。”沈星点头。

        从路边进入一条小路,这条路并不窄,如果有钱修筑并且加宽一下的话,还可以供车辆通行。

        穿过一片小树林没多久,一片高耸的围墙出现在眼前,这些修建围墙的砖头较新,一看就才堆上去没多久,围墙大约有三米多高,墙外此时还有人走动。

        等靠近之后,沈星发现高墙下面还临时搭建了一个岗亭,其内有两名穿着治安官制服的人,都在和谢宗宇、张志打招呼。

        打完招呼后,这两人的目光很快投向沈星。

        谢宗宇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一下。

        其中一名治安官返回岗亭内,从里面的一个黑色皮箱里拿出了三个防毒面具。

        谢宗宇接过来,递了一个给沈星,提醒道:“靠近那枯井之前必须先戴上防毒面具,以防吸入恶臭气息,中了井底异常的算计。”

        一名治安官此时皱了皱鼻头,道:“我们巡逻的时候,在经过距离枯井较近的高墙外面时,也会戴着防毒面具,否则时不时也好像能够闻到什么古怪味道。”

        张志道:“那是你们的错觉吧,枯井距离最近的高墙也超过了三十米,井边我们用塑料薄膜做了防逸散处理,传不了这么远的距离。”

        这治安官面颊较长,俗称马脸,此刻依然在微微皱鼻,笑道:“听你们说得挺可怕的,可能有了心理作用,每次巡逻到那片高墙外面时都有种胆颤心惊的感觉,总感觉闻到了臭味。”

        话落,马脸治安官回头问了一句自己的同伴:“你有没有闻到过?”

        另一名治安官摇头道:“每次我都把防毒面具捂得死死的,没有闻到。”

        马脸治安官笑了起来:“你小子只要一巡逻就立马把面具戴上,其实我们这个地方相隔段宅老屋都还有一百米直线距离。”

        沈星此时注意到岗亭里放着四台重叠起来的监控视频,每一个监控视频都是亮着的,说明正在运行。

        他指了指这些监控,还没来得及说话,谢宗宇已经解释道:“段宅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两个对着枯井,一个对着前院,一个对着房间方向。”

        沈星点头。

        他从没戴过防毒面具,在张志的帮助下戴好后,三人一起走到高墙的一边,这里有一扇双开门,此时处于紧闭状态。

        谢宗宇掏出钥匙,打开其中的一边,当先走了进去。

        进入高墙的钥匙只有特调组的成员才有,外面的治安官只是负责巡逻,防止附近的居民靠近,他们并没有钥匙,所以无法进入高墙内。

        沈星第二个进入,张志走在最后面。

        三个人全部进去后,张志在后方立刻将门关上。

        高墙内虽然感觉与外面相比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但实际上这里光线充足,空气依然很好。

        只是沈星三人早已戴上了防毒面具,以防被那古怪臭气侵蚀。

        眼前大约十米远的地方才是段家的前院,院门破败,院墙倒塌了一部分,使得沈星能够一眼就看到院子后方那同样破败的房间。

        与之前谢宗宇给他看过的照片一模一样,可见这里自从出事之后就一直没有动过,所有东西都保持着原样。

        谢宗宇依然走在最前面,进入段家老宅后,为沈星把着那快要完全掉落下来的半边院门,等沈星和张志通过后,他这才放下手。

        进入院子后,沈星看见刚才被一面院墙挡着的位置,此刻露出一口枯井,枯井旁不远处有两块断裂的青色石板,那青色有大半是被青苔覆盖,也有可能是生长了一些霉菌才导致。

        此刻整个枯井的四周,大约距离枯井中心位置两米的距离,被用金属支架顶起一个透明的罩子,罩子看上去密不透风,四周边沿与地面紧密结合。

        “这透明塑料能阻挡臭气弥漫出来?”沈星不解问。

        谢宗宇回道:“当然不能百分之百的阻隔,但可以隔绝极大部分。如果能够全部隔绝的话,相信我,此刻谁也不要进入这隔离罩内,因为里面的臭气足以把人熏死。”

        顿了顿,他道:“当然了,根据我们的观察,白天的时候臭气散发的数量较少,等到了夜晚,那味道才会让你记起来隔夜饭吃了什么。”

        此时他和张志在靠近枯井后,自然而然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沈星则是要靠近一些,不过暂时没有掀开透明罩,而是透过罩子观察枯井的动静。

        沈星注意到,这枯井外的井口边沿,已经被固定了一个小型的电动拉绳装置,浅黄色的绳索看上去极为结实,它的一端有一个特殊的夹子,可以夹住纸和笔。

        这比最开始刘小凯用尼龙绳手动拉扯绳索要便捷了很多,更方便和井底异常进行快速交流。

        “那是我们后来安装上去的。”谢宗宇解释道。

        沈星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走到透明塑料罩的一侧,看见这里有两层塑料罩重叠的部位,一边可以直接掀开。

        此时谢宗宇也走了过来,两人一前一后掀开塑料罩走了进去。

        因为带着防毒面具,呼吸到的都是经过过滤后的干净空气,沈星没有感到什么异样。

        他走到电动拉绳的一旁,往井底看去,里面漆黑一片。

        蹲下身,拿起纸和笔,在上面写了两个字:你好,随即夹在那夹子上,按下表面的启动按钮,按钮的一旁标示着向下的符号。

        这电动装置是由一块电池作为主要能源,并且电池可以随时更换。

        夹着纸和笔的绳索快速往井下落去,很快不见踪影。

        大约十多秒,原本绷直的绳索上方产生了轻微的弯曲,说明已经降到了井底。

        沈星抬头看了一眼谢宗宇,发现谢宗宇的目光却一直盯着纹丝不动的绳索。

        他收回目光看过去时,就见绳索忽然被扯动了一下。

        “可以拉上来了。”谢宗宇道。

        按下向上的启动按钮,哗啦啦的声音响起,装置开始反向滚动,很快将这条绳子往上卷起来。

        不多时,露出了依然夹着的纸和笔,不过沈星有了留意,他刚才将这支笔和白纸是裹在一起夹住的,但现在水笔紧贴着白纸被夹着,并且这张白纸也被重新折过。

        这说明那井底异常在回复自己的时候,将纸和笔都完全取了下来,并且知道重新折叠,这是一个完全拟人化的动作。

        也就是说,这家伙有极大可能和与它同序列的异常一样,是人形,或者准确的说,是类似于之前那种黑长直的女人外形。

        沈星将那夹子拿起打开,把白纸取出来后摊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你很特别。

        看着这四个字,沈星嘴角勾起,不过他的表情因为防毒面具的遮挡,谢宗宇也看不见。

        他快速在这四个字下面写道:哪里特别?难道你也对我的某个内脏感兴趣?

        再次用夹子夹住纸和笔后,将其放了下去。

        而此时谢宗宇一直在旁边注视着,没有说话。

        隔离罩外面的张志则是充当警卫的角色,目光在院子周围游荡,不时又看向那破烂房屋的方向,但仍是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在沈星的动作上。

        很快绳子被扯动,沈星按下启动键,将纸和笔拉了上来,打开折叠的纸一瞧,上面写着:我对你本身感兴趣,不止是你的内脏。

        沈星:为什么?

        井底异常:因为你的“快乐”,很复杂。

        沈星:你看到了我想要什么?

        井底异常:看到了,但我还是不知道。

        沈星:可不可以说具体点?

        井底异常:我不知道我现在和谁在交流,因为我看到的是你,但感应到的却是……

        沈星:可不可以把话说完?或许我可以考虑和你做个交易。

        井底异常:我们不可能交易,不是你的原因,是我。我无法给你“快乐”。

        此时沈星心里得迷惑更盛,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了解什么,快乐的源头在哪儿。

        这无外乎就是自己一直在调查的,有关叶听的下落一级关于自己的身份和记忆。

        不过在井边另一端,此刻谢宗宇将沈星和井底异常交流的每一个字都看在眼里,特别是那异常回复的话,竟然是无法得知沈星的快乐,这让谢宗宇感到极度吃惊。

        换个意思就是,井底那家伙面对沈星时,在交易方面竟然直接认怂了!?

        这间接导致这井底异常的逼格,在谢宗宇心里骤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