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41章 对食物的回馈

第241章 对食物的回馈

        “等等。”

        此时沈星打断了杨添的描述,转而看向谢宗宇。

        他和谢宗宇也才刚认识不久,不算很熟悉,此刻忽然从故事里那异常的口中得知了谢宗宇藏在心里的秘密,所以沈星需要搞清楚自己到底该不该继续听下去。

        对谢宗宇说道:“如果你不方便心中的真实想法被披露的话,这一段可以不用告诉我。”

        现在沈星大概已经猜到了,井底异常所说的每个人心中的“快乐”,极有可能就是隐藏在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渴望。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这井底异常明显可以看穿这种渴望。

        沈星猜测,这应该是因为谢宗宇靠近了枯井边沿的原因,导致它可以对位于井边的正常人作出极为准确的判断。

        谢宗宇似乎并不介意,摇了摇头:“我心中的想法不是什么秘密,谁都可以知道,这没什么,而且我也没有因为想要获得权力而与那家伙进行交易。”

        顿了顿,谢宗宇继续道:“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井中的异常看得非常准,我的确很看重权力。”

        “我很好奇,如果你真的用食物与那家伙交易,它会通过什么方式将你想要的权力完整的送到你手中?”沈星右手摩挲着下巴,仿佛在自言自语的说道。

        谢宗宇却没有多想,而是立刻道:“我相信它可以做到,以一种你和我都无法想象的手段。”

        “你该尝试一下的,可惜了。”沈星忽然有些惋惜的看着他。

        随即将目光投向另一边的杨添:“所以,你用你的‘快乐’与这井中的异常做交易了?”

        杨添露出苦笑,看向组长谢宗宇。

        谢宗宇拍了拍脑袋,神色自责的道:“这事全怪我,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当时头一热,就让杨添过去试了一下。”

        沈星有些错愕,问道:“为什么要让他试?”

        杨添再次苦笑:“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的‘快乐’是什么,我几乎每周都会去买五张大彩乐。”

        沈星恍然大悟,大彩乐是这个世界的一种较为出名的彩票,具体的玩法与地球记忆中的大乐透差不多,只不过规则稍微复杂一些,导致中奖率更低,但奖金却极为诱人。

        沈星虽然从来没有玩过,但听人说得多了?    大概也知道一些规则内容和中奖率等。

        所以当杨添说起“大彩乐”三个字?    他立刻知道了这家伙的“快乐”是什么了。

        的确,相比谢宗宇的快乐——权力来说?    杨添的快乐似乎更容易、也能够更快速的实现。

        比如杨添在给这井中异常提供了让它满足的食物之后?    会不会直接有钱或者金条从井底抛出来。

        而谢宗宇的权力自然无法从井中出来,所以能够即时看到交易效果的几率并不高?    没有杨添这里来得实在。

        “你们不会为了试探,真往井底抛人下去给那家伙食用吧?哪怕就是陈尸房里的死人也不行啊!”沈星纳闷道。

        “没有?    我们抛了一只羊。”谢宗宇道:“而且是活的?    这对于那井中的异常来说,它尝到的味道应该是一样的。”

        “等等。”此时沈星想到了一个问题,问道:“最开始刘德培掉进了井里,这井底的异常以为是他的孙子刘小凯送给自己的食物?    难道它没有把刘小凯的‘快乐’反馈给他?”

        谢宗宇和杨添对视了一眼?    前者道:“反馈了,这件事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嗯,待会儿再说,待会儿我再告诉你。”

        顿了顿,谢宗宇似乎在回忆刚才要说的话?    接着道:“那只羊被抛下去不久,杨添故意把自己写好的纸条放下去?    问那异常满不满意。很快异常回复,说是味道不错?    但比刘德培的味道要差点。”

        杨添接过话道:“就在这异常反馈后没多久,我还在井边并没有离开时?    我老婆忽然给我打来电话?    说是她刚刚出门倒垃圾?    在垃圾箱里发现了一个破烂皮包,里面装满了钱。”

        谢宗宇露出无奈微笑:“谁也没想到杨添的‘快乐’竟然是以这种狗血的方式来临!而且来得很自然,仿佛就是‘运气’使然。”

        杨添继续道:“随后我把新的纸条放入井中,问它那包垃圾箱里的钱是不是它做的,谁知它并没有回答,而是重新问了我一句话。”

        “什么话?”沈星一愣,因为他发现杨添在说到这里时,脸色已经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它说,我的肺看起来似乎很干净,很香甜,不像谢组长的肺,不仅轻微萎缩,还布满了黑垢。”杨添说到这里忍不住身体轻颤了一下,仿佛是下意识的反应。

        看得出来,杨添应该从来不抽烟,而谢宗宇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已经泛黄,那是常年拿着点着的香烟才造成的,可以肯定是个老烟鬼。

        所以两人的肺部健康程度肯定完全不一样。

        沈星听到这儿眼瞳微缩,诧异道:“它能直接看穿你俩的身体状况?”

        “我怀疑这与我们吸进去了大量的臭气有关!”谢宗宇推测道:“并且,这家伙不仅可以通过我们吸入从井底散发出来的臭气观察我们,还可以借此做其他一些诡异的事。”

        话落,谢宗宇紧皱眉头,看向杨添一直捂着的左肺部位。

        杨添叹了口气:“我当时同样很惊讶,感觉井中那家伙就像一台透射仪器,可以给人拍胸片了。不过很快我就忽然感到了身体不适,就是感觉腹腔的某个部位忽然一空,随即有一阵轻微的疼痛感,并且嘴角溢出一些血液……嗯,仅此而已。”

        沈星有些动容,问道:“只是轻微疼痛,没有痛苦的倒下去?身体外也没有伤口?”

        “没有。”杨添道:“就仿佛隔空取物,我本来在身体里运行正常的左肺,忽然就消失了,体内只留下轻微的创伤,以及轻微的疼痛感。这种痛感在第二天完全消失,但是我的身体却开始表现出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的趋势,导致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再说说当时的情况。”沈星提醒道。

        “当时我只是本能的感觉身体无法承受,头很晕,力气在快速流失,但这只是我惊慌失措时的错觉,只是辨不清真伪,实际上我的创伤很小。”杨添道:“我和谢组长都被这隔空取内脏的一幕给吓坏了,不敢再在井边停留,赶紧返回了公路旁的治安车。”

        “谢组长下令全面封锁了段家老宅,而我则是被快速送往医院,进行了一系列的秘密检查。”杨添继续道:“在医院里,医生也被我体内的变化惊呆,他们说我的左肺的确没有了,但却仿佛是被做了一场手术取出,创伤非但很小,就连一些本该出血的部位,也并没有留太多血,而且最主要的是,身体外没有一点创口,也就是那左肺真的是直接从体内凭空消失的。”

        “然后呢?”沈星问。

        虽然眼前的人左肺被人隔空取走,看上去很诡异很倒霉,但实际上沈星最想知道的,是这个时候关于杨添的“快乐”是否被反馈的问题。

        “然后?”杨添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然后在两天之后,我在家里休息的时候,大彩乐开奖了。”

        “中了?”

        “中了。”

        “多少?”

        “六百六十万。”

        沈星两眼微微放光,不过很快就掩饰下去。

        他很想说一个肺换了六百六十万,似乎已经很值了,想当初在地球上的时候,不是有人为了买个破手机被自己的女儿逼着去卖肾吗?

        这么一比较,那卖肾的和杨添一比起来,一个肾只值一个手机的钱,简直惨不忍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杨添忽道:“而且我也知道,如果这件事传出去后,肯定有很多人会跑枯井那儿去,哭着求着让井中的异常把自己的干净无比的肺或者健康的肾脏拿走。”

        顿了顿,杨添继续道:“但相比起六百六十万,和我现在这明显已经无法适应的身体,我更想要换回自己的健康。”

        “那个左肺肯定已经是拿不回来了,你可以考虑重新移植一个。”沈星建议。

        就他所了解,这个世界的器脏移植手术比起地球要先进很多,不仅成功率高,且在排斥率干扰方面也要领先好几个层次,移植之后几乎不会出现太大的排斥,且平均寿命也不会比正常寿命短太多。

        “等哪天挨不住的时候,再说吧。”

        此时的杨添根本看不出来有获得天降巨款的喜悦,浮现在他脸上的是愁容也掩饰不住的蜡黄之色。

        好像是从那个时候他才醒悟过来,自己真正的快乐就在眼前,一个健康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不过从杨添身上的遭遇,沈星却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井底异常对食用人体的喜好显然比其他食物要强,即使是活体动物。

        并且,如果该人体的器官保持着新鲜、较强活性且干净健康的话,这异常更是无比留恋,宁愿用更大的代价来换取。

        而如果该人体活性差、上了年纪且身体各项器官功能衰退的话,这异常则是只愿意用较少的代价作为回馈。

        想到这里,沈星问道:“那刘小凯后来到底怎么样了?”

        他有种直觉,这男孩的遭遇可能没有那么顺利。

        谢宗宇道:“井底异常给了他的‘快乐’作为回馈,而这孩子的快乐是——考试综合成绩名列全班第一。”

        沈星陷入迷惑:“这件事,这异常是怎么为他做到的?”

        谢宗宇喉结动了动,过来半天,这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当时刘小凯的成绩在全班位列第六。”

        “然后呢?难道……”沈星刚刚问出一句,忽然就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盯着谢宗宇。

        谢宗宇知道他猜到了,点了点头:“一天之内,前面五个孩子全部意外死亡。”

        “艹!”沈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不仅如此。”杨添接过话道:“那死去的五个孩子,不管死因是什么,在死后的半个小时后,尸体中皆散发出难闻的臭气,与那井中散发的气味一模一样。后来我们没有办法,将尸体立刻全部焚烧,否则不知道那些臭气会不会又让附近闻到的人被井底异常给盯上。”

        “现在那枯井呢?”沈星问。

        “被我们用最严密的手段实施了封锁,因为看不见对方,所以用收容器也无从着手,我们直接在段家老宅外修建了高墙,24小时有治安官巡逻盯守。”谢宗宇道。

        对于特调组来说,在不直接用高爆手雷或者炸药摧毁这口枯井以前,现在也只有用这个方法暂时封锁危险源,等待找到更加稳妥的方法。

        毕竟炸掉枯井只是治标,并不能治本,那异常完全可以悄悄潜走,随便再找一口枯井,或者深洞继续“守望”。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对这只异常已经产生了兴趣。”沈星毫不掩饰的道:“我们多久可以去看看?”

        “明天一早吧。”谢宗宇露出笑容,“那枯井越到夜晚,散发出来的臭气就越多,我们在围墙内用隔离罩进行了气体隔离,但要观察就必须靠近才行,所以最好白天再去。”

        “没问题。”沈星点头,“在此之前麻烦你们给我找一块结实的树根,大概这么大就行,不要太大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双手比划,解释道:“我有个习惯,碰到吸引了我的异常,就想用木雕的形式把它表现出来。”

        “这没问题。”谢宗宇保持着微笑。

        从对沈星的信息调取中,他已经大概知道,沈星平时的身份就是木雕师,且在这一门手艺上造诣较高,至少认识他的那些特调员对他都有着差不多相同的评价。

        在这些特调组机密系统内的评价内容中,来自夸州鹤山大市的特调组副组长丁文鹰、以及一位来自相同特调组的传奇人物周道,都给了沈星的木雕手艺五星好评。

        不仅如此,他们顺便还贴了很多张沈星送给他们的木雕所拍摄的照片,并附上了沈星的木雕店地址,呼吁其他特调员没事可去看看,还支持网上下订单。

        谢宗宇曾点击过下订单的网络地址,不过该网址弹出来的广告链接并不是沈星头像或者木雕店的门牌,而是周道那不要碧莲得、正在微笑的头像。

        这货的头像下方赫然写着“官方唯一授权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