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36章 黑域使者

第236章 黑域使者

        最近这段时间,沈星对于使用黑域这件事其实一直有种抵触,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正是点背的时候,所以对于有极小概率引发黑域使者这件事,他一直放在心上。

        所以此刻的心悸感一出现,他在确定不是种婆出现后,立刻将其与黑域使者降临联系在了一起。

        当然,此刻出现心悸感也不全是因为黑域使者真的降临,或许也有别的什么原因。

        沈星不放心的看了看目前所在的这个房间,然后又走到卫生间门口,看了看里面有什么动静。

        确定一切如常后,他打开房门,把头探到走廊外看了看。

        刚才这走廊因为猫偶到来的原因,弥漫了大量黑气,将所有事物都遮蔽。

        而现在随着猫偶被自己收服,那些黑气早已不见踪影,走廊外的环境看起来一片正常,并没有看见形似什么黑域使者的古怪陌生人。

        也没有再出现猫啊、狗啊之类的动物。

        沈星将房门关好,反锁,又在窗户处往外看了看,外墙表面也没有任何异样,他这才将窗户全部关上,然后拉上了窗帘。

        此刻虽然已经很晚,但他并没有睡意。

        内视了一下脑海里的两张卡片,一张阿柴,一张就是新近收入的猫偶。

        本来还有一张袁阿婆的卡片已经随着袁阿婆消失而消失。

        因为在之前遭遇了猫偶的原因,不是猫偶对手的阿柴,目前还很虚弱,得让他在卡片里多待一段时间恢复一下。

        沈星把注意力放在猫偶卡片上。

        【名称:猫偶

        表现方式:闪回

        序列等级:中序列

        序列类别:第二类

        序列来源:失控

        诱因:一股盲目的自信

        该类描述:天生就自诩是魅力的拥有者,但对于自己的特性能力极不自信,为此衍化出十二个分身,将自己也掩藏在黑衣之内。对于分身偶的制造和控制经验丰富,她是一位顶级复制大师。目前闪回次数大于五十次。】

        仔细看了看这猫偶的卡片描述,沈星现在才能确定,原来那看似黑色皮肤的东西,还真就只是猫偶的黑衣,只是和衣服很贴身,且产生了一股浓烈的恶臭,所以沈星对此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他略一沉吟,将这猫偶释放出来。

        等了半天,发现猫偶似乎并没有出现,扭头四处看了看这屋里的角落,都没有见到。

        此时沈星恍然大悟,他当即启动了异瞳。

        异瞳之下,就见这全身白皮肤、拥有女性特征、身穿短袖短裤的猫女郎就蹲伏在自己身前的地上?    她既不看自己?    也不说话。

        原来即使控制了对方,这猫偶也只有用异瞳才能看见?    如果仅用肉眼的话?    这家伙则一直处于隐形状态。

        感觉这技能和阿柴那见缝就钻的技能也有得一拼啊!

        沈星暗自高兴自己收复的小弟都是一些能力感人之辈。

        不多时,猫偶伸出猩红的舌头开始舔舐自己的双手手背。

        沈星保持着异瞳对她的注视?    开口道:“看着我。”

        猫偶停止了动作,右手仍旧放在嘴边?    抬头看向沈星?    那张脸白得可怕,就如刷了一层亮泽的白漆。

        “告诉我,顾问为什么要与你合作,通过你的木偶来对付我?”

        猫偶虽然已经被沈星收复?    但她的嗓音依旧幽冷而尖锐?    回道:“你真想我回答你与我的雇主有关的任何信息吗?”

        “难道你有难言之隐?”沈星有些疑惑,“即使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依然不愿意讲出来。”

        猫偶摇头:“不是有难言之隐,我曾受到过很多委托,这些委托有的匪夷所思?    有的很残忍,有的连我自己都无法想象。所以为了不让这些隐私透露出去?    我会用自己的特性与他们达成保密协定,一旦我或者那人透露隐私?    将会立刻消亡,没有例外。”

        沈星似有所思的点头:“你是说?    现在如果告诉我顾问与你达成协议的目的?    你就会立刻消亡?”

        猫偶此时站了起来?    盯着沈星的眼睛,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猫脸笑容,说道:“我说过与我达成协议的人是顾问了吗?”

        沈星一愣:“好像的确没说。”

        他清楚猫偶的言下之意,也就是那与她达成雇佣协议的人究竟是不是顾问都不一定,反正她从来没有说过。

        说是顾问也只是沈星一个人在说,她既没否认也没承认过。

        说到底,猫偶绝不可能透露她与任何一位委托人达成的协议。

        当然沈星非要她说也行,顶多就是沈星得知他想要知道的事,然后换来自己立刻消亡,就看沈星认为这是否值得了。

        沈星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再让猫偶回到卡片中的意思,这条路既然现在暂时走不通,那就等一段时间,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毕竟现在为了这一个消息,就损失掉猫偶,说起来有些得不偿失。

        当然,沈星也留意了猫偶那句似是而非的话,他心里暗自发问:“难道与她达成协议的人,不是顾问?”

        如果不是顾问的话,他现在已经找不到更好的怀疑对象了。

        将房间里随意收拾了一下,又将自己的背包、衣服等东西整理好,沈星这才决定睡一会儿。

        在他睡觉之前,夏红玉那边打来了电话,告知他那边已经处理好了,菲菲洗了个澡,换了一身睡衣,刚才还在哭,但现在已经平静。

        不过夏红玉说是问她刚才在被窝里发生了什么,这小姑娘什么也不说,反而露出回忆的模样,似乎她也在竭力思考刚才那一幕。

        害怕菲菲陷入那恐怖的场景中一直走不出来,所以她让菲菲不再多想,此刻两人换了一间客房卧室继续休息,而那主卧室暂时被夏红玉锁上。

        更换的被窝没有扔,而是丢在主卧的卫生间里,等白天的时候再处理。

        沈星与菲菲说了一会儿话,听语气这小丫头只是被吓着了。

        不过话说回来,沈星怀疑那只猫被她手撕两半的时候,恐怕当时被菲菲吓得更厉害。

        挂了电话,见猫偶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将窗帘拉起来一点,看着窗外的夜色,沈星猜想可能她还有一段时间才能适应被自己控制,现在还处于怀疑人生的阶段。

        他不再理会,也不打算将其收回,直接倒头睡去。

        一觉睡到上午十点,期间醒来过一次,并启动异瞳看了一下,猫偶依旧坐在原地没有移动过,那叠黑色衣服也不知道被她放在哪儿了。

        不过沈星跟她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穿那身黑衣服。

        不可否认,虽然穿了黑衣服后猫偶的实力增强了很多,但那味道沈星受不了,因为实在是太臭了。

        十点过起床后,沈星订好了机票,准备退房回家。

        想着去酒店外的街边随便吃点东西对付对付,收拾好东西,把背包背上,叫上猫偶,顺便让她在出门之前梳理一下自己的头发。

        猫偶有些不太情愿,嘟嚷着:“反正别人也看不见。”

        不过还是去卫生间弄了一些水在梳子上,认认真真梳理了一遍。

        这家伙真实的头发非常蓬松,且呈淡淡的黄色,与穿上黑衣后的黑色头发完全不同。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沈星背着背包走在前面,来到电梯门前按下召唤电梯按钮。

        此时的电梯停留在18楼,很快下行而来。

        沈星对身后的猫偶道:“待会儿上飞机后,我会关闭异瞳,你记住跟着我就行,一直到回家之前,我都不会再开启。”

        猫偶在身后应了一声。

        同一时间,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沈星正要跨进去时,忽然衣服被身后一股力量拽住。

        沈星本想扭头去看,但他立刻发现电梯里有些不对劲,只见一个矮小、秃头、衣服破烂的男子正蹲在电梯厢靠近门边的拐角位置。

        这男子身体又瘦又小,衣服是一件单薄的布衫布裤,颜色与电梯内壁接近,且整个人完全没有任何气息流露。

        如果猫偶不拉自己一把,他此刻已经进入了电梯中。

        但此刻注意后也不晚,仔细一瞧,发现这瘦小男子蹲着的旁边,摆放了一把小时候常见的那种柴刀。

        刀柄较短,但柴刀看上去似乎使用多少年了,刀身较厚部位有些发黑,并且覆盖了部分锈迹,而刀刃部分则呈灰色,甚至还出现了缺口。

        这种柴刀虽然小时候常见,但如今在城市中、特别是又在酒店的电梯里,出现的几率小的可怜。

        这古怪男子蹲在这里,加上这么一把柴刀,让沈星立刻就升起了一个念头——黑域使者。

        只不过这黑域使者的造型,与他之前所猜测的模样简直大相径庭。

        在沈星的想象中,黑域使者既然从黑域中而来,逼格肯定是要有,什么全身萦绕着诡异的黑气肯定没跑,说不定整个人还笼罩在一种可以防御任何武器攻击的特殊黑袍内,从来不会露出真面目。

        至于当初的猜测中,黑域使者手里有没有武器他不知道,沈星只知道即便对方真有武器,也不可能是一把生锈的柴刀吧,起码像死神那样双手握着一把把柄较长、闪烁精光的镰刀也要好点。

        不过想法归想法,如今这人这番模样即便他不接受也得接受,几乎没有多想,念头升起后,沈星立刻后退。

        同一时刻,这穿着破烂布衫的秃头男子站起来,依旧低着头,只能看见其鼻尖之下,他骨瘦如柴,身高连一米五都不到,站起来的瞬间,顺势抄起了地上的柴刀。

        沈星感觉背后抓着自己的力量一紧,再次增加,自己几乎是倒飞了回去。

        扭头一瞧,猫偶死死的抓着自己,神色紧张万分,自从自己见到她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这家伙出现过这种表情。

        男子一步跨出了电梯,那一米五不到的瘦小身影,与他手中抓着的生锈柴刀形成了强烈反差,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但却透出一股莫名的恐怖感。

        “是你吗?”

        他忽然开口,嗓音如同一个普通人,没有一点特别之处。

        这三个字的意思很多,既有确认沈星是自己目标的意思,也有问沈星是否扰乱黑域,惊扰了自己的意思。

        沈星没有回答他,猫偶拖着自己逃跑的速度很快,但在黑域使者跨出电梯之后,只是见对方简简单单往前跨出一步,双方之间的距离陡然间就缩短了一大截。

        这秃头男子再次一步对着沈星跨出,沈星的眼瞳骤然一缩,发现对方距离自己以不足两米。

        “猫偶,放开我!”沈星当即狂喝,全身泛出黑筋保护膜。

        同时不等猫偶抽手,他直接将猫偶收入卡片中。

        在此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出现闪回的迹象,而闪回则是基于黑域才能发动的一项技能,对于黑域极其敏感的秃头男子,在见到这一幕后他猛地一怔,随即就知道自己找对了目标。

        只见他嘴角勾起,露出一道残忍、暴虐、欣喜若狂的表情,手中镰刀挥出,脱手直奔沈星的脑袋而去。

        此时沈星已经将黑筋保护膜覆盖了全身,将猫偶收回卡片里也是有所考虑,因为看猫偶在见到黑域使者后立刻就跑的行为,她绝对不是这秃头男子的对手,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将其留在身边反而会担心她被对方杀死,现在只剩下自己,却更能腾得出手与对方好好的周旋。

        至于要反杀黑域使者,沈星想都没想过,这在当前这种状况下是根本不可能的。

        那柴刀飞来的速度极快,只是刹那间,已经距离沈星很近很近,他只来得及一偏头,锈迹斑斑的刀锋擦着他的脸颊落下,噗嗤一声砍中了无法避开的肩膀。

        黑筋保护膜只能发出一点阻隔作用,咔嚓一下,肩膀附近的保护膜寸寸龟裂,那柴刀直接砍进肉里,挨到了骨头。

        沈星一惊,此刻他仍处于被猫偶拉着后退奔跑的动作中,还来不及转身,当即双手抓着柴刀刀柄,却突然发出一声闷哼。

        抓着柴刀刀柄的双手,在与刀柄接触之后立刻冒出大量白烟,如同被灼烧了一般,连十根手指在这一刻也都瞬间变得通红,如同烧红的烙铁。

        不顾一切,沈星拼命将抓着得柴刀往上猛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柴刀终于拔出。

        但此刻他的双手再也握不住刀柄,手一松,柴刀对着秃头男子倒飞而去,被对方重新一把握住。

        沈星没有细看,转身狂奔进了距离最近的楼梯间,一把推开门,冲进去脚下一滑,骨碌碌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不止是滚了一层,而是他的身体跟着歪斜,凭借着强化后的身体素质,顺势滚下去三层,这才没有了动静。

        黑域使者手提柴刀一步离开走廊进入了楼梯间,第二步下了半层楼梯来到转角处,第三步已经看见了沈星滚下楼的身体,第四步,第五步……

        当他跨出第五步时,忽然脚步一顿,站在已经下了三层的楼梯间里,面无表情的左右看了看。

        此刻这里,刚才明明还能看到沈星滚下楼的身影,后来也能听见滚动的声音,但是到了这里之后,却什么都看不见。

        仿佛此刻的沈星突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