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35章 残暴菲菲和新的伙伴

第235章 残暴菲菲和新的伙伴

        凌晨一点过。

        永建大厦37楼的豪华住宅内。

        夏红玉那弥漫着香氛的舒适大卧室中,此刻寂静无声,屋里的窗帘全部被拉上,没有透进来一点路灯灯光。

        那宽大的床上,被子下面微微拱起来两个人形,一大一小,夏红玉一只手揽着菲菲,两人睡得正香甜。

        卧室门是关上的,并且已被夏红玉反锁。

        菲菲和沈星一起生活久了,已经养成了睡觉关门的习惯,而夏红玉则是因为前段时间被那“复活”的假人给吓怕了,既然要关门睡觉,不如一并将门反锁,自己也要睡得安心一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没多久,门外响起了爪子刨门的声音。

        菲菲翻了个身,夏红玉则是被这响动惊醒过来,她睁开眼睛,往卧室门的方向看去,那爪子刨门依旧在继续。

        夏红玉将左手臂从菲菲的颈下小心翼翼的抽出,唯恐吵醒了菲菲,眉头微皱,将被子慢慢揭开下了床。

        此时那爪子依然不时在刨动。

        夏红玉走到卫生间门口后,她并没有开门,而是凑到门缝的位置,压低声音,害怕吵到了菲菲一般,语气有些严厉的开口道。

        “毛毛,回去睡觉!”

        这刨门的声音有时候会响起,就是那条金毛时不时会从狗窝里跑出来,到夏红玉的卧室外溜达。

        如果是在以前的话,夏红玉没有关卧室门睡觉时,这家伙会直接进入卧室跳上床,趴在她的旁边,弄得满床都是狗毛。

        现在虽然它进不来了,但偶尔还是会有想要进屋的想法。

        通常这个时候,这家伙会在门口处“呜呜”两声,恋恋不舍的下楼继续躺自己的狗窝。

        不过这一次,夏红玉在轻声呵斥之后,门外用爪子刨门的声音消失,一直不再响起,但也没有金毛的呜咽声。

        夏红玉听了片刻,没有再留意,而是侧身打开就靠着卧室门没多远的主卧卫生间门,打开灯走了进去。

        因为屋里只有她和菲菲在,所以夏红玉没有避嫌?    保持着卫生间门打开一半的样子?    走到马桶前打开马桶盖坐下。

        马桶坐垫是智能恒温的,坐上去方便的夏红玉很快又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

        大约十秒左右?    咔嚓一声?    这声音很轻,但夏红玉立刻有些清醒过来?    下意识转头看向卫生间门的方向。

        因为卫生间门因为没有关闭,所以坐在她这里可以一眼看到那就在不远处的主卧室门。

        此刻那扇原本被自己反锁的门?    却轻而易举的被打开了?    门锁就仿佛被正常扭开一般,没有其他异响,且被打开的门也没有完全被推开,而只是敞开一条门缝。

        夏红玉一惊?    以为家里进了小偷?    她赶紧按下智能马桶上的“冲洗”按钮。

        温热的水加上轻柔的烘干热风相继产生,在此过程中,夏红玉的目光一直盯着门口的位置,神色诧异中带着一抹惊恐,不敢移开。

        卧室门打开的缝隙在变大?    不过依旧静悄悄地,除了刚才锁被打开时的咔嚓声?    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传出。

        夏红玉提上睡裤,慢慢站起身?    随即就见短毛猫大妞的脑袋钻了进来,迈着猫步走进卧室。

        它抬头看了夏红玉一眼?    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卧室大床上睡得正酣的菲菲方向。

        夏红玉一见是它?    一颗心放下了大半?    轻声道:“大妞,你怎么打开门的?”

        话声刚落,大妞已经往卧室里走去,并没有理她,甚至连看都不再看夏红玉一眼。

        夏红玉有些诧异,快步走出卫生间,就见大妞已经来到床底下,作势准备往床上跳跃。

        “大妞,出去,别吵我们睡觉!”

        夏红玉赶紧压低声音呵斥,同时扭头看了看身后被打开一道门缝的卧室门,担心有什么陌生人会从外面进来。

        不过此刻没有听见金毛的狗吠,外面应该是安全的,没有什么问题。

        随即再次看向大妞时,发现它已经跳上了床,且走到了侧卧而睡的菲菲那一侧。

        “大妞!”

        夏红玉有些气急败坏,几步走了过去,准备将这家伙从床上抱下来。

        哪知刚刚伸手过去,大妞忽然抬起头,露出锋利的尖牙,一口对着她伸过来的手咬下,同时这短毛猫的神色完全变了一副模样,眼角拉伸,嘴巴裂开,凶狠无比。

        夏红玉差点就被它咬到,忍不住一声惊呼,赶紧收回了手并且后退一步。

        此时菲菲被惊醒,从被窝中一抬头,就见已经变了一副样子的凶猫,此刻正对着夏红玉张牙舞爪,吓得她一声尖叫,快速爬做起来。

        察觉到了床上人的响动,大妞立刻调转了目标,对着近在咫尺的菲菲扑去。

        “大妞?”

        菲菲惊恐万分,此时她身上还盖着厚被子,下意识抓住被子往上一提,这大妞两只锋利的猫爪似乎也变长了很多,哗啦一下,抓破了被子,但没有抓中目标。

        “大妞,你干什么?!”

        夏红玉被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就见大妞仿佛听都没听见自己说话,对着脊背已经抵到床头的菲菲又是猛地一扑。

        菲菲虽然惊恐,但反应迅速,刚才提起来抵挡的被子此刻已经被抓穿,显然不能再故技重施,所以她干脆一猫腰,直接钻进了被子里。

        下一秒,大妞的两只锋利的前爪噗嗤一声陷入床头的皮质层中,反转身子,看向菲菲钻进去的被窝洞口。

        眼见菲菲陷入了危险,夏红玉此时终于反应过来,左右一看,床头柜上除了一本厚厚的书籍和台灯以外,没有其他顺手的东西。

        她一步上前,抄起那本《理财进阶课》,双手死死的抓住,对着大妞的脑袋狠狠地拍去。

        虽然她想要制止这只短毛猫,但行动还是慢了一拍,嘭的一声这本厚书砸在床头,大妞已经早就躲开,嗖的一下循着菲菲钻进去的被窝洞口跟着钻了进去。

        “菲菲!”夏红玉吓得魂飞天外。

        此时菲菲就藏在被窝中,那大妞一旦冲进去攻击她,菲菲将连跑的地方都没有。

        她一把抓住被子边沿,想要揭开,就在此时,一声惨烈的猫叫响起。

        这叫声之凄厉,夏红玉敢发誓自己这一辈子从来没听见过,她准备掀开被子的动作不由自主的一顿,就见这被窝忽然从里面整个鼓了起来,就如里面忽然产生了蒸汽,使得膨胀成了一个半圆形的被窝形状。

        看着这一幕,仿佛被窝里的空间就要爆开一般,这么一犹豫,被子始终在她手里抓着,没有掀开。

        而下一秒,又是一声更为凄惨的猫叫响起,尾音拖得很长,伴随着液体涌动的声音,堵住了喉咙发出咕噜声,犹如一个溺水的人。

        夏红玉不知道为什么,吓得她竟然直接甩开了被子,惊恐的往后退了两步,目光死死的盯着膨胀成了一个半圆的被子。

        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听声音,似乎受害方不是菲菲,而是——大妞!

        念头刚刚升起没多久,噗嗤一声,鲜血伴随着半个短毛猫的身子从那钻进去的被窝口处飞溅而出,身体撞在床头,鲜血同时溅出。

        这短毛猫上半截身子仍在无意识的抽动,不多时,一个猫的黑影从这半截身子钻出,黑气缭绕,仿佛只是一个虚幻的猫影。

        不过在这猫影似乎已经被吓破了胆,根本没有留下来的想法,而是钻出这半截身子后,立刻就想逃跑。

        下一秒,这黑气缭绕的猫影忽然全身一震,定在当场,它的身子无法动弹,不由自主的往被窝口的方向滑去,就仿佛里面有一股它无法反抗的吸力。

        这猫此时想要挣扎,但四肢僵硬,它想要大叫,但只张着嘴巴,发不出一点声音。

        眼睁睁的,这只黑气缭绕的猫消失在被窝口,进入了呈半圆形拱起来的被窝中。

        夏红玉双手捂着嘴,眼睛瞪得老大,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就在她对眼前的场景已经完全反应不过来时。

        嘭!

        被窝忽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掀起,翻落到床尾的地毯上。

        只见菲菲坐在床上,一大团黑气在她胸前翻滚,她的双手陷入黑气中,暂时什么也看不见,而菲菲那披肩的小长发也被汹涌翻滚的黑气撩得四处飞舞,看上去画面极其诡异。

        大约数秒钟后,这团黑气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散,而此时夏红玉才看清楚她的双手,此刻这双手上正抓着大妞的另一半身子。

        双手一松,这半截身子掉在床上,菲菲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随即抬起头来,看着同样一脸惊恐的夏红玉。

        “夏阿姨……”菲菲全身颤抖,眼睛红润,说话的声音也抖个不停。

        刚刚才喊出一声夏红玉,眼泪已经滚落出来。

        看着她满手的鲜血,夏红玉的脑袋里同样一团乱麻,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身边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

        “菲菲别……别哭,没……没事……没事的……”

        夏红玉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口齿不清的安慰菲菲。

        随即她升起一个很荒谬的想法,难道自己不害怕?难道不是菲菲该安慰自己吗?

        又看了一眼床上已经被分尸的短毛猫大妞,那床单上的鲜红让她感到触目惊心。

        正要哆哆嗦嗦跑去卫生间拿湿毛巾,给菲菲先擦擦,就在此时,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忽然嗡嗡的震动起来。

        夏红玉下意识凑前一瞧,发现是沈星打来的。

        在这凌晨时分打来电话,肯定是有要紧的事,何况现在自己这边遭遇了这么严重的突发情况,也是要立刻让沈星知道。

        她没有多想,立刻接听了电话。

        “喂!”沈星在那头传来的声音很急促,似乎根本没有顾及此刻是睡觉时间。

        “沈星,沈星,你听我说……”夏红玉不等他问话,立刻开口嗓音颤抖的说道:“刚……刚才,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我那只毛……大妞……”

        沈星站在酒店的房间中,听着电话那边断断续续的讲述完。

        他那焦急的神情在这一刻慢慢缓释下来,心里虽然对菲菲有疑问,但对于他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

        现在看来,自己有些过于担心了,那边的情况虽然看起来似乎有些糟糕,但其实菲菲已经解决,虽然听夏红玉的描述有些恐怖,但事情并没有往自己想象中那样发展。

        在电话中安慰了夏红玉几句,不过沈星听得出来,这女人虽然很害怕,但实际上内心极为坚强。

        与自己说了这么一会儿话后,她的语气已经不再像刚开始那样颤抖,说是要忙着给菲菲换衣服,洗个澡,夏红玉准备挂断电话。

        而沈星则是吩咐她将大妞的尸体收拾干净,暂时谁也不要告诉,这件事与自己在这边的遭遇有关。

        而夏红玉托他办的事,基本已经办完了。

        夏红玉此时的心情已经完全稳定,挂断电话忙着在那头收拾,而沈星则是将手机随手丢在床上,走到那趴在地上完全瘫软的猫脸女孩。

        他蹲下身,看着她,不一会儿露出了微笑:“刚才我在电话中说的话,你应该也听见了。嗯,你的十二只猫,全部完蛋!”

        猫脸女孩的脸上早已没有了刚开始的冷笑,而是变得惊恐,她有种感觉,沈星从这一刻开始,将会随时杀掉自己。

        “顾问为什么要让你对付我?”沈星一脸微笑的看着她,“我也可以像那家伙那样,和你达成一个交易,只要你说出来原因,我答应你能够自由的离开。”

        猫脸女孩摇了摇头,嗓音依旧幽冷而尖锐:“你不用再说了。既然你认识顾问,应该也知道,你绝不可能在它的口中得到关于它的交易者的任何信息。嗯,我也是。”

        “好吧。”沈星知道多说也是徒劳,站起来,问道:“那我总该知道怎么称呼你吧?”

        “叫我……猫偶。”猫脸女孩这一次没有拒绝回答,甚至她的语速还非常快。

        “猫偶?”沈星的目光移向地上那堆叠在一起既像是皮肤,又像是一堆衣服的东西,点点头,“好的,猫偶女士,我感觉可能今后有很多用得着你的地方。”

        话落,他启动了黑域。

        将其收复,自然对方从此就会听自己的,再让它说出顾问为什么要雇佣她对付自己,这件事就显然再没有任何困难。

        在沈星看来,有时候要解决一个复杂的问题,只需要换一种思考方式而已。

        而此时的他同时也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产生的原因,是在袁阿婆的闪回次数用尽而离开自己之后,他深感有必要将自己能够用得着的异常,用黑域闪回的方式留下来。

        这些异常将是自己很大的助力,至少在前一个异常离开后,他必须尽快完成后续的补充。

        而眼前这猫偶得能力,显然很符合沈星的要求。

        最主要的是,这猫偶在平时虽然实力强大,但现在她正处于受重创的期间,对其动用黑域闪回进行收复,得到的反抗几乎是最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在启动黑域闪回之后,脑海中出现了一张卡片,而眼前趴着的猫偶连同那堆黑色皮肤则是瞬间消失,猫偶披着黑色皮肤的图案出现在那卡片中。

        不过同一时刻,沈星忽然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心悸感。

        这种感觉,像极了种婆快要来临时的那种。

        “不是,不是种婆!”沈星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