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33章 没有底线的受托人

第233章 没有底线的受托人

        袁阿婆整个身体完全绷紧,目光死死地盯着门缝中透进来的大量黑气。

        她的感官虽然闻不到那让人恶心想吐的恶臭,但她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正在降临,就在这扇门的后面,就在那外面的走廊中。

        虽然袁阿婆很想立刻遁走,她已经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强大实力,那种来自精神层面的颤栗是无法抵抗的,但她必须全力忍住。

        她还记得沈星刚才对自己的吩咐,必须守好这里,等待沈星的进一步指示。

        不多时,袁阿婆将银色的长发幅散开来,铺在房间的地面,一直向房间门口延伸而去。

        要想抵抗对方现在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提前布置好这里,实行拖延战术。

        就在她刚刚将银色长发触及房间门口后,滚动而入的大量黑气中,突然传出一声猫叫,黑气剧烈翻滚,从中出现一个被黑气包裹的猫的影子。

        这只猫如同从水塘里刚刚爬出一般,全身甩动,企图甩掉身上的水珠,那缠绕着它的黑气快速飞散开来,露出一只橘黄色的猫。

        这只猫有些肥大,在出现之后,它立刻对着袁阿婆的方向龇牙咧嘴,两颗尖牙反射出银白光泽。

        袁阿婆早就铺在地面的长发瞬间将这只橘猫缠绕,且没有给它挣脱的机会,大量头发几乎将其身体完全包裹。

        随着包裹之后开始疯狂的收紧,橘猫发出惨叫。

        嘭的一声,化为一团肉块的模样,肉块下方密密麻麻布满了大量细小的肢节,就如一只只昆虫的下肢。

        这些下肢迅速的晃动挣扎着,不过仍旧被白发完全覆盖。

        如果沈星在这里,就可以看到这肉块的模样像极了那隐藏在莫图木偶脑中的那些下肢。

        不过此时此刻,它已经无法再挣脱。

        下一秒,再次有团黑气开始剧烈翻滚。

        不多时,另一只猫的形状出现,将缠绕在身上的黑气甩开,露出一只纯白色的猫,与四周滚动的黑气形成强烈对比。

        不过仍旧在下一刻,袁阿婆的另外一部分头发扑了过去,将这白猫也快速缠绕,不让其逃脱。

        这白猫发出一声尖叫,嘭的一下化为一团同样的白色毛发?    只是这些毛发并不长?    且更为蓬松和柔细,不比袁阿婆的长发那么修长坚韧而富有弹性。

        两者的区别显而易见。

        这使得这团蓬松的白色毛发仍旧在袁阿婆的长发中翻滚?    无法找到方法逃脱?    且被长发越收越紧,直至箍成了一小团毛球。

        两只猫化成的不同形状的异常都在挣扎?    袁阿婆在房间的另一端趴着,双手的五指死死的扣着地面?    那枯瘦的身体完全绷紧。

        甚至绷紧的身体都有些颤抖?    但却是拼命的支撑着。

        最开始面对那只变为黑豹的黑猫时,将对方杀掉后消耗了袁阿婆大半的力气,而现在要却是同时对付两只诡异的猫。

        这比刚才的难度更大,袁阿婆所有心神全部放在这两只猫上?    无法再分心。

        而这两只被她困住的猫也挣脱不了?    在被迫化形后,已经发不出任何猫叫声,只是不停挣扎。

        袁阿婆那枯瘦的身体在这一刻竟然再次开始干瘪,如同一只本来气息就不饱满的气球,持续干瘪下去?    一身骨骼形状完全显现。

        不过她有信心,在自己还没有油尽灯枯之前将这两只诡异的猫杀掉。

        就在此时?    门缝内再次挤出一团黑色气息,翻滚的比之前更加厉害。

        不多时一只黑猫从那黑色气息中一步跨出?    目光炯炯,投向前方?    虎视眈眈的盯着袁阿婆。

        这黑猫的颜色与之前化黑豹的那只差不多?    不过唯一的区别是它的额头有一点猩红之色?    如同一颗水滴。

        被这只黑猫盯上后,袁阿婆忽然有种如临寒冬的感觉,这种感觉自从异化之后似乎就再也没有过了,这还是第一次。

        没有犹豫,其余的白发瞬间对着这有猩红斑点的黑猫席卷过去,将其快速缠绕。

        不过这黑猫发出一声沙哑的猫叫,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全身黑毛炸起来,那些缠绕过来的长发立刻被崩断,悉数掉落下去。

        猩红斑点黑猫脚步稳重,一步步走向袁阿婆。

        袁阿婆此刻仍旧分心控制并不断压缩着之前那两只猫,而这两只猫依然在不停挣扎。

        双臂将身体撑起,袁阿婆那干瘪之后的脸颊就像一张贴了人皮的骷髅脸,对着这走过来的黑猫张开嘴,嘴巴不停的撑大,撑大的角度已经能够生吞下这只黑猫。

        “啊——”

        她那枯黄的脸皮在颤抖,同时发出警告。

        猩红斑点黑猫微微一顿,右前肢抬起来,还没有放到地上,就这么目光凶戾,冷冷地盯着袁阿婆。

        袁阿婆此时全身已经无法在干瘪下去,只剩下皮包骨头,配合那一头白发,看上去极其可怕。

        她不甘示弱的回视着这只黑猫的目光,长发依旧纠缠着那两外的两只猫,且不计任何代价的收紧,再收紧。

        猩红斑点黑猫此时将那悬停在半空不动的右前肢,慢慢放了下来,同时嘴巴裂开,如同兔唇一样,直接变成了三瓣,每一瓣嘴唇都往外翻起来,而内唇位置可见大量密密麻麻的尖细牙齿。

        就在它展示出攻击的企图时,袁阿婆已经直接进攻。

        她那枯瘦而修长的十指刹那间变得更加尖锐,如同十把狭长的剔骨刀,每一段骨节都生长了一倍,对着猩红斑点黑猫的脑袋戳下。

        黑猫身体灵动,立刻往右边挪移,在袁阿婆一击不中,还没来得及抽回左臂时,它张开那古怪的三瓣嘴,一口咬住了这只手臂,大量尖牙戳破了袁阿婆的手臂皮肤,咬到那枯枝一般的骨头。

        袁阿婆的所有白发猛地一颤,箍着另外两只猫的方向稍微有了一丝松动。

        她察觉出来后,立刻再次加大了对那两只猫的收紧力道,此时那一团白色猫毛和一个橘色肉块已经缩小了很多,即便不再被长发缠绕,一时之间也无法复原。

        不但如此,还有黑色气息开始在猫毛和肉块的内部往外渗透,它们明显已经有了创伤。

        不过那猩红斑点黑猫的牙齿实在太过锋利,咬在袁阿婆的手臂骨头上也是铮铮作响,仿佛金属在撞击。

        袁阿婆身体往前一扑,另一只手的尖锐五指对着它的后背插去。

        这黑猫忽然砰地一声化为一团黑气,黑气绕过了袁阿婆的前方,悬浮在她后颈处,再次聚形时刚好落在那里,张开三瓣嘴,一口咬住了袁阿婆的后颈。

        咔嚓一下,牙齿陷入皮肤和骨骼中。

        就见袁阿婆的脖子忽然歪斜,无法再保持正常,而此时的她双手立刻反转,手肘关节完全扭了过去,猛地抓住这黑猫的身体,用力往中间挤压。

        黑猫松掉了嘴巴,转而去咬袁阿婆的手,而同一时刻,它的四个猫爪的爪钩部位肉眼可见的生长出来,如同弯月,像极了老鹰的爪子。

        这四个猫爪全部扣住袁阿婆的手臂,疯狂抓扯,只是刹那间,袁阿婆双手已经是白骨森森,没有一块完好。

        袁阿婆忽然张开嘴巴,身体弯曲,凑到这猩红斑点黑猫的头上就是一口咬下,同时四肢全部收拢,死死的抱住黑猫不让它挣脱。

        而这黑猫发现了不对劲,想要化为黑气转移地方,但全身虽然黑气缭绕,却因为袁阿婆的压制而始终不能完整化为黑气。

        此时的袁阿婆已经什么都不顾,虽然她的双手只剩下白骨,脑袋也歪斜,并且耗尽了所有精力,但却只剩下这至死的念头,即使无法再回去,也要与猩红斑点黑猫同归于尽。

        发现自己受困后,黑猫那沙哑的叫声开始不断响起,一边嘶嚎,一边用那锋利的爪子攻击袁阿婆能够被抓着的部位。

        只是片刻间,袁阿婆的脸颊也没有一处完好,不多时她的一颗眼珠子滚落下来,被那尖锐的猫爪嘭的一下抓爆。

        不过猩红斑点黑猫依旧被她死死的抱住,身体完全缩成了一团,越来越紧。

        而门口那两只猫已经没有再挣扎,只是被长发同样收紧,已到了濒死的边缘。

        黑猫的沙哑声仍然在发出,但没有了刚才那种力量,而是在不断减小。

        不多时,噗的一声,一只猫爪直接穿透了袁阿婆的脸颊,伸入她的脑袋里,在力竭之后就此保持不动。但袁阿婆同样没有松手,似乎身体只能维持着围困对方的姿势,已经完全僵硬。

        就这样过了两三分钟,那两只被长发缠绕的猫相继化为滚滚黑烟,终于被灭杀。而袁阿婆怀里的这只黑猫早已没有了叫声,不甘的眼睛瞪得滚圆,同样不再转动。

        又是大约一分钟后,猩红斑点黑猫忽然扯动了一下,那沙哑声猛地传出,随即整个身体化为黑烟,硬生生被袁阿婆给缠死。

        在它化为黑烟后,袁阿婆的支撑点消失,失去了重心后扑在地上。

        随后她轻轻动了动,那银白色的长发缓缓收回,无力的想要撑起身子,但很快又再次趴下。

        身后的房间门,此时慢悠悠的被开启,一阵强烈的恶臭气息随之涌入房间内。

        袁阿婆拼了命的再次抬头,缓缓扭转身子,就见一个身穿黑衣、光着脚的女子站在门口。

        而她的身后,整条走廊此时都被黑色气息弥漫,不断在翻滚,什么都看不见。

        从这女人的后方脚边,同时走出三只黑色的猫影,这些猫影没有实体,身体就是那黑暗的影子,且不时有黑气从其身上弥漫而出。

        袁阿婆怔怔地看着这一切,没有了动作。

        突然间,啪的一声,一团碎裂的骨肉从窗户的方向被扔了进来,砸在袁阿婆旁边的地面上,一片稀烂,已经看不出这团骨肉原本的身体是什么模样。

        光着上身、已被黑筋保护膜覆盖的沈星一只手勾着窗沿上方,从窗外跳进屋中。

        同一时刻,他的脑海里不断有信息提示弹出。

        【获得1点模因值,当前模因值共计9点。】

        【获得1点模因值,当前模因值共计10点。】

        【获得1点模因值,当前模因值共计11点。】

        ……

        【获得1点模因值,当前模因值共计15点。】

        他没有想到,袁阿婆同时干掉了三只猫,直接替自己收获了3点模因值。

        就在此时,袁阿婆的身影忽然闪烁起来,无法再稳定,可能要很快消散。

        不过万幸,她只是因为闪回次数已经用完,是时候回到自己的时空,而并不是魂飞魄散。

        沈星深深地看了袁阿婆一眼,目光中有着感激,从自己最开始接触异常以来,如果不是靠袁阿婆的闪回帮忙,早就撑不到现在了。

        而刚才自己则是在上面的客房中将那对付自己的两只猫干掉后,在沿着原路返回的过程中,又将趴在墙面准备偷袭自己的另外两只猫再次干掉。

        也就是沈星一共收拾了四只,加上袁阿婆搞定的三只,这一下就收获了7点模因值。

        直到现在,还有一只猫的尸体还在这栋楼的外墙上挂着。

        不过数秒钟后,这些死掉的猫很快会化为黑气彻底消失。

        沈星没有犹豫,将袁阿婆抱起来,放在靠近窗户的椅子上,让她好好坐着。

        这样即便她很快会消失,但至少也能在此之前稍微缓和休息休息,安安静静的离去。

        随后沈星抬头看向那站在门口的黑衣女人。

        “幕后的人是你?”

        他侧着头,仔细回忆,但对这黑衣而陌生的女人实在没有一点印象。

        此时这黑衣女人脚旁的三只黑气弥漫没有实体的猫,一步一步走进了房间,戒备的盯着沈星。

        而这黑衣女人同样往前挪动了一步,没有回答沈星的话。

        她的脸颊五官看上去给人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有鼻子有眼,但五官平坦,没有任何特点,不细看的话,仿佛就连五官都不存在。

        这让沈星想到了一个词——无面人。

        “利用木偶杀人,这勾当你应该做很久了,只是没想到这次的目标会这么难对付吧。”他没有期待这女人回答自己,仿佛在自言自语,“我不知道你的本体是什么,不过你能受人之托,肯定会有面对普通人的本体存在,或许你已经用这种方法以正常人类的方式生活了很久了。”

        顿了顿,沈星露出冷笑,“所以你才会接受关志雄的委托,去惊吓后再想杀掉夏红玉。只不过关志雄应该也凶多吉少了吧,否则……”

        话到这里,沈星得目光从那弥漫黑气的猫身上收回,投向这女人,“否则你不会接连制作和他本人相同的多个木偶。所以,你是一个连自己的雇主都可以做成木偶的、残忍的、没有任何底线的受托人。”

        “好吧。”说到这里,沈星忽然笑了起来,“其实我很想知道你有没有将那要对付我的委托人,一并做成木偶呢?你知道我指的是谁。对,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