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26章 莫图的作品

第226章 莫图的作品

        平安十七巷其实距离酒店并不远,沈星在订酒店时就专门选的靠近木偶市场的这一带。

        说是巷子,其实这条巷子非常宽敞,就如同古镇中的那种老街,周围两边的街铺琳琅满目,各种与木偶相关的货品都有。

        也有手艺人就在店铺中现场制作木偶,做一个卖一个,有种现炒现卖的感觉。

        其实这与沈星在木雕店里制作木雕一个道理,一些观看制作过程后的顾客,很可能会因为兴趣升起来的原因,当场掏钱买一两个。

        沈星在离开酒店前启动了换脸技能,一张脸已经变得陌生且普通。和之前一样,他自己也从来没见过这张脸。

        去得早了一些,部分店铺都还没开门,因为整条街道都在仿古镇的设计,所以同样也有挑着扁担售卖的小贩。

        这些小贩不仅有售卖小玩偶的,还有挑着早餐卖的。

        沈星起来得早,还没有吃东西,见到一个挑着豆腐脑的小贩立刻叫停了他,要了一碗。

        小贩将扁担放下,打开一端有盖子的木桶,这木桶的设计精巧,一半盖子打开,可以将里面具有保温作用的豆腐脑舀出来,另一半盖子打开,却是薄薄的类似抽屉的一层,里面放了各种佐料小瓶子,可以吃咸的,也可以吃甜的。

        “先生你吃麻辣的、偏咸的,还是甜的?”那小贩手脚麻利,一边操作,一边亲切的问道。

        “甜的。”沈星道。

        这么一大早,胃里还没有什么东西,他可不想吃麻辣的吃坏肚子。

        “要白糖、红糖还是蜂蜜的?”小贩又问。

        沈星感觉有些好奇,没想到这家伙的佐料还当真丰富。

        “红糖。”

        “加不加芝麻?”

        “加。”

        这小贩的白糖是砂糖状,红糖则是已经调和成了浓稠的红糖水,而蜂蜜的纯度似乎更高一些。

        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弥漫着红糖和芝麻香气的豆腐脑递到沈星的手中。

        纯白的豆腐脑随着移动而轻微的颤抖,上面覆盖了一层红糖水,点缀了一小把芝麻,光是闻到香气就让人口舌生津,食指大动。

        碗和勺子都是那种一次性的,吃掉就可以扔了。

        沈星付了钱,舀了一勺豆腐脑放入口中,满口生香,入口即化,他眨巴着嘴?    对收拾好扁担正要离开的小贩道:“再来一碗。”

        “好嘞!”小贩立刻又打开木桶盖子。

        等他几口将这一碗吃完?    小贩的第二碗又递了上来。

        沈星依旧先付了钱,这才接过?    一边吃着?    一边问道:“对了小哥,问你件事?    这条街上我看有的商店门口没有门牌号,请问这200号的门牌以上是往哪个方向?”

        那小贩呵呵一下?    道:“说实话?    这里的门牌确实有些混乱,我就住这里。你直接说你要找哪儿,兴许我还知道。”

        沈星点点头:“我找莫氏手工作坊。”

        小贩想都没想,指着自己来时的方向道:“从这里一直走?    会有一个三岔路?    你往右边的路口走,进去后大概两百米的位置,那里有条小巷子,青石砖铺的地面,那就是莫家的手工作坊。”

        顿了顿?    这小贩又道:“不过他们家不直接对外做销售,而是出货给经销商……”

        “嗯?    我就是想去进点货。”沈星露出微笑,“谢谢啊!”

        “不客气。”小贩没有多想?    重新挑起扁担,往前方快步而去。

        沈星跟着他的指引很快走到了一条三岔路口处?    然后选择右边的道路走了两百米还差一点的时候?    果然看见了一条青石砖的小路从这条路中延伸进去。

        小路的两边都是围墙?    没有见到门,可见这莫氏手工作坊的门可能设在小路进去后的最里面。

        他左右看了看,此刻这里的行人也并不多,沈星直接沿着小路走了进去。

        可能是清晨露水的原因,青石砖地面还有点潮湿,他沿着小路拐了两个弯,终于看见小路的里面有一扇打开着的门。

        这是一扇双开门,在门口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身穿深灰色上衣、黑色长裤的男子。

        沈星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来到这微低着头的男子面前,开口道:“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莫氏手工作坊吗?”

        他刚才看了一下这门口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店牌。

        不过一想这作坊并不对外销售零散的木偶,而是凭借着莫图的知名度只对经销商供货,所以在这里挂不挂牌,其实意义并不是很大。

        就像一些百年老店一样,名气出去了,有时候就会开始自视甚高,目空一切。

        至于这作坊会不会店大欺客沈星并不知道,不过想起那贾德高老板对自己所托,恐怕这作坊对于那些小经销商来说,也是得罪不起的存在。

        问了一句后,那男子仍旧微低着头,也不回答,更是连头都没抬起来看一眼。

        沈星微微一愣,再次开口:“请问……”

        不过这一次只说了两个字,他忽然停下,弯下腰,抬起脑袋往那低着头的男子看去。

        这一细看,发现对方睁着眼睛盯着地面,仿佛正在出神的观察某个东西,不过此刻地上什么也没有。

        沈星露出自嘲的微笑,摇了摇头站直身子,直接经过这一动不动的男子走进了门内。

        此刻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差点没认出这是一个假人。

        站在门口的男子实在太过逼真,不管是皮肤还是毛发,甚至是他的眼瞳,刚才若不是仔细凑近后细看,换做是谁第一次见到也不会认为他是假人。

        虽然不知道将这么个假人摆放在门口是什么意思,但现在沈星对这家作坊已经有了一种不可轻视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莫氏手工作坊故意这么做的目的,使得进来的顾客在心里上产生惊异感,进而认同自己的产品,加深对莫氏木偶的重视程度。

        走进来不久,就见另一扇圆弧形的门口,站着另一个男子。

        这男子同样一动不动,盯着这个方向,依旧看不出他是木偶还是真人。

        不过沈星可不愿一直被他们故意这么做,否则弄得自己跟个傻子似的。

        他从兜里拿出崭新的一百块,食指一弹,自言自语道:“外面那假人兜里竟然还有钱!”

        话声刚落,就见站着没动的男子表情瞬间变化,绷不住了。

        这家伙和门外那位,一假一真,真当逗自己玩呢?

        沈星有些想笑,就在这男子的眼皮底下,将那一百块放进自己兜里,还拍了拍。

        “卧槽,是哪个傻*把钱放进去的?”这男子忍不住开口,不再假装自己是假人,对着沈星靠近过来。

        沈星拍了拍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林星,刚开了两家店准备经营木偶,一家在京州,一家在夸州,今天特意过来看看,能不能和你们建立一下合作关系。”

        那走来的男子稍微挤出一抹微笑,很快又恢复刚才的模样,说道:“嗯,门口那假人你也看见了,那代表了本店的基本水准,如果满意的话,从这边进,签订协议。如果还想再看一下的话,从我身后这扇门进去,”

        沈星点头:“那我再看一下。”

        话落,他往这男子后方的那扇门走去。

        经过这男子身旁时,就听对方忍不住问道:“你刚才真在那假人兜里发现钱了?”

        沈星错愕的看着他,同时一手按着自己刚刚放钱进去的裤兜,故意做出警觉的模样:“招财纳金,招财纳金,难道这不是你们欢迎顾客的一种方式吗?不然谁会这么傻*主动把钱放假人的衣兜里?”

        那男子语气一滞,仿佛嘴里吞进去了一只死苍蝇。

        沈星此时已经推开门走进了木偶展示厅。

        这个展示厅的面积实际上并不大,只摆放了几个敞开着的陈列柜,陈列柜头顶有灯光,里面的木偶或坐、或站或躺。

        且木偶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在靠近门口旁边的地上,还有两个动物的木偶,这是两条品种不同的犬类。

        乍一看去,给沈星的感觉这些东西几乎已经可以算作是标本了,因为与真人和动物形象太过逼真的原因。

        刚才那迎接的男子跟在沈星身后,也没有再多说话。

        沈星感觉他是在谨防自己伸手触碰这些木偶,毕竟以自己的眼光,他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这里展出的木偶品质,比外面门口的那位假人的品质要高出了不少。

        此刻看似房间里好像站了不少人,但实际上落针可闻,非常安静,甚至安静得让人感到压抑。

        沈星仔细辨认了一下,这些木偶中的那老妇人形象,与长歌小姐姐和男孩木偶的精雕手法几乎一致,只是略微有些不同。

        这种不同,并非证明它们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而是很有可能只是纯手工和流水线工艺造成的区别。

        也就是说,如果是纯手工的木偶的话,沈星认为这老妇人木偶与长歌和男孩木偶是一样的,应该是同一人创造。

        他指着这老妇人木偶,对身后跟过来的男子道:“请问这件作品出自谁?”

        沈星也清楚,虽然这里叫莫氏手工作坊,但并不是所有木偶作品都是莫图一人制作出来的,他还收了徒弟,这些徒弟也产出了很多作品。

        甚至一些木偶的风格独特,虽然不及莫图大师的作品那么有层次感,但也拥有了自己的风格,否则莫氏的所有木偶不可能会通吃如此多经销商。

        那男子点了点头:“你的眼光很毒辣,这老妇人木偶是这里展出的作品中唯一一个出自莫大师之手的作品。”

        随即他指了指老妇人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木偶:“这是莫大师的大弟子雅图的作品。”

        又指了指一个小孩木偶:“这是莫大师的七弟子宏图的作品,还有这个,这个是四弟子展图的作品。”

        从另一个少女木偶的身上收回目光后,沈星微微点头,不得不说,这几个木偶各有各的特点,但大致的线条和做法又如出一辙,仍旧包含了莫图的手工特征。

        而且莫图的几名弟子的取名也很有意思,没有让艺名跟着他姓莫,而是都用了后面的那个“图”字。

        此时沈星忽然有种阴冷的感觉,似乎这小展厅里的空气在这一刻忽然降低了两度。

        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一侧的空调出风口,这里看样子统一安装的是中央空调,不过出风口看起来似乎很安静,没有冷风吹出。

        “怎么有点冷?”沈星身旁的那男子此时也忽然搓了搓手臂,开口疑惑的说道。

        话落,他往门外走去,可能空调或者其他电器的开关在这小展厅的门外,他要去查看一下。

        刚刚走出门口,沈星头顶的电灯、包括陈列柜顶端的射灯统统闪烁了两下,下一秒迅速熄灭。

        这个小展厅所在的位置位于小巷子的里面,房间没有窗户,并不采光,所以在电灯忽然全部熄灭后,沈星眼前顿时一黑,一时之间什么都看不见。

        他立刻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手机。

        不过就在此时,沈星感觉身旁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他此刻站着的位置就在那老妇人木偶的旁边,刚才因为观察仔细的原因,所以双方的距离较近。

        身旁一阵轻微的响动,这让沈星首先就想到了那老妇人。

        他立刻转身,使得自己的方向能够大概面对这老妇人木偶的方位。

        记忆中,刚才看见这老妇人的一幕浮现在脑海里,这是一个满脸皱纹、白发稀疏的老人,身上穿着一件酒红色的棉袄、黑色棉裤,双眼眯着,眼瞳内还有仿人体眼球的有机玻璃珠。

        反应过来后沈星立刻就要后退,不过就在此时,他拿出手机的右手忽然一紧,被一只冰冷的手给抓住。

        同一时刻,一个什么东西忽然靠近过来,凑到了他耳边不远处,同时发出一道非常清晰的声音。

        “嘘——”

        沈星猛地一甩手,那冰冷的手掌如同钢箍一般,无法挣脱,他当即身体一弓,右腿抬起来,就要一脚往前面的黑暗踹去。

        不过眼前的灯光忽然闪烁,抓着自己得那冰冷手掌一松,沈星保持着快要踢出去的动作,抬头一瞧,灯光已经亮起。

        那刚才出去的男子正诧异的站在门口看着他,而距离沈星身前不远处,正是那穿着酒红色棉袄、白发稀疏的老妇人。

        只不过这老妇人依旧是保持着最开始站立的模样,仿佛根本没有移动过。

        沈星此时的手机电筒已经打开,不过几乎与小展厅的电灯一同亮起,所以在刚才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但他心里很清楚,其实在展厅灯光亮起来之前,手电筒已经提前半秒亮了起来,在那刚刚亮起的电筒光下,老妇人的脸庞清晰的映入自己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