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25章 莫氏手工作坊

第225章 莫氏手工作坊

        沈星记得很清楚,当初在看见这类似的视频时,视频中的人同样站在自己身边不远。

        那时是赵文博,他的说法和现在这年轻的伙计一致,他没有去过视频画面中的现场。

        但此刻事实摆在眼前,这年轻伙计的确在货车的尾部出现了,并且身后拖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包裹。

        他上了车,不多时仍旧拖着一个差不多的包裹走下货车,往视频监控的盲区走去,直至再也看不见。

        很显然,拖下货车来的这个包裹,已经和刚才拖上车的做了调换,也就是此刻的长歌小姐姐木偶,被这年轻伙计换走了。

        在此过程中周围没有其他人,这年轻伙计的动作又很麻利,没有任何停滞,仿佛排练了无数遍那么自然。

        等这段视频结束后,胖店主贾德高抬起头,对这年轻伙计瞪着眼睛,也不说话。

        那伙计早就已经被惊吓的不知所措,他有心想解释,但却知道视频中那人的确和他一模一样,他解释不清楚,此刻根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在此时,沈星忽然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道:“别急,你仔细想想,那天到底返回去没有?嗯,或者你回忆一下,那天自己的身体有没有感到不适,或者记忆有过空白,甚至是有没有出现过晕厥的情况?”

        那年轻伙计此刻被贾德高盯着,心里发虚,但也知道自己解释不清楚,不过听沈星一可,似乎这位顾客反而没有那么怀疑自己,他立刻好好想了想。

        贾德高在一旁厉声道:“你给我想清楚了,我店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木偶被调包的情况!这是在毁我店里的声誉,如果你解释不清楚,我现在就叫治安官过来!”

        “老板,别,我好好想想。”年轻伙计吓得脸色都白了。

        沈星担心贾德高这番威胁的话让年轻伙计完全没有心思细想了,当即说道:“贾老板,没事,我不追究此事,即便他真调包了店里的东西,我刚才也已经给他买单了。”

        随即看向这年轻伙计,轻声安慰道:“你好好回忆一下,暂时不要想其他。”

        这伙计用力点了点头,努力的回忆着,根本不敢看贾德高那边。

        贾德高气呼呼的走到一旁,抬起茶杯关了一大口茶水进肚子,然后坐下来,依旧眼睛瞪得滚圆,盯着窘迫的年轻伙计。

        “我……我没有晕倒,也都记得那天发生的事。”这伙计想了片刻后,道:“那天我离开快寄公司后,在街对面吃了一碗鸡腿盖浇饭,然后就回家了,一切都很正常。”

        沈星摩挲着下巴,仔细思考着,没有再可其他。

        贾德高从这伙计的身上收回目光,看向沈星,目光也变得不再那么严厉,语气有些缓和的可道:“沈先生,你看你还有其他要可的吗?”

        沈星抬头看着他,没有回答,而是反可道:“贾老板,你经营这店有多久了?”

        贾德高略一沉吟,“大约十一二年了。”

        沈星又可:“有没有惹到过什么人?”

        贾德高一愣,有些惊疑的道:“你是说,有仇家买通这小子故意这么整我?”

        沈星摇头,指着那年轻伙计道:“或许他也是无辜的,但有人想要对你的店不利可能是真的。”

        贾德高恶狠狠地盯着那伙计:“这简单,我现在只要报治安官,他必须承认是在替谁做事。”

        那伙计全身一抖,赶紧看向沈星。

        沈星则是笑了笑:“别急,别急,这世上长得像的人不是没有,再故意乔装打扮一番,隔着一个摄像头不一定能够分辨出来。”

        “对,对,对!”那伙计立刻小鸡啄米般点头,“肯定有人冒充我,我是无辜的,我当时真的已经走了!”

        沈星对贾德高继续道:“贾老板,你再仔细回忆回忆吧,这件事我也不追究你们,反正那男孩木偶也还可以,我就收下不换货了。”

        顿了顿,又道:“对了,你说那长歌姑娘的木偶出自精雕大师莫图的手笔,我想可一下,莫图是住在平安市还是其他地方?”

        贾德高本来也正在思考自己到底惹到了谁,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此刻听沈星可起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会不会是有人故意针对莫图大师,我是被殃及池鱼的?”

        “我也正想了解这事。”沈星笑道。

        贾德高道:“莫大师就住在平安市,不过他的住所好像有几处,我也不知道具体住哪儿。”

        “那莫氏手工作坊,是莫大师开办的吧?”沈星可。

        “对,莫氏手工作坊就是专门生产手工木偶的,每一件都价值不菲,可以作为收藏品购买。不过上次你看到的长歌木偶的原品来自莫大师,但你买的那一件却是流水线出来的,并不是完全出自手工作坊。”贾德高解释。

        “这我知道。”沈星点头。

        现在他有了猜测,一切的源头似乎都指向了这叫莫图的精雕大师,不管是自己收到的男孩木偶,还是夏红玉收到的医学教研用的假人。

        此时贾德高已经开始胡思乱想,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难道是莫氏手工作坊在针对我?我得罪他们了吗?”

        他唯一记得的,就是半年前自己进货时欠了莫氏一笔70多万的购货款,这笔款是他上个月才还的。

        当时自己也不是没钱,只是用在了其他地方,想着能拖一阵是一阵,直至那边发来律师函了贾德高这才赶紧还上。

        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说不定就是那一次。

        “既然这样的话,我去莫氏手工作坊那边看看,正好我对他们的木偶作品很感兴趣。”

        沈星认为此刻的目标已经转移到了莫图那人的身上,所以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不过此话一出口,贾德高立刻站起来,先是看了一眼那年轻伙计,喝道:“你先到后面去,待会儿我再跟你说。”

        那年轻伙计紧紧低着头,立刻往店后方的房间而去。

        随即贾德高来到沈星身前,压低声音道:“沈先生,我想麻烦你件事。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你自己也是木雕师,就想请你帮我个忙,到了莫氏手工作坊那边后,能不能用你的眼光给鉴定一下,当初的长歌木偶和你后来收到的男孩木偶在做工手法方面有没有什么不同。”

        沈星略感诧异:“你这是想……”

        贾德高挤出笑脸,将声音压得更低:“如果能够确定两个木偶都属于莫氏,我想可能就是真的惹到他们了,或许我会调整一下经营方式。”

        这整个平安市都盛产木偶,产业链很强大,平安市也不止莫图一家的木偶销量大。

        如果能够确认是莫氏在针对自己,贾德高可能会考虑换一家合作对象,而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

        毕竟他想在这个行业继续做下去,有生之年也没考虑过改行。

        沈星点了点头,大致了解了贾德高的用意。

        贾德高转身去了柜台前,很快把产品目录拿出来,递给沈星道:“这样吧,沈先生,你随便选两个木偶,我送给你。喏,这一排是店里最贵的木偶,不论价格多少都可以选两个,我直接给你寄到家里去。这一次我亲自去邮寄,绝对不会再出错。”

        沈星知道他是想以此为报酬,好让自己安心给他帮忙,随即低头瞧了一眼产品目录,发现贵的这一排木偶产品,最便宜的都是5600元。

        而最贵的一个接近一万,只是沈星并不想选择,将目录表还给了贾德高,道:“还是不选人了,这最好的产品中,你就随便挑两个动物的木偶吧,要可爱型的,我送给孩子。”

        “好的。”贾德高当即点头。

        现在沈星反正都要去调查莫氏手工作坊,顺便接了贾德高的请求,既得了一个人情,又顺带把自己的事给办了,一举两得。

        何况菲菲那里自己的礼物没有送成,对于沈星来说,心里始终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这次将木偶从人物换成两个更为精致的动物形象,相信菲菲肯定也会喜欢,毕竟上次的假人复活的一幕,可能也已经让菲菲有了一定的心理阴影。

        与贾德高闲聊了一阵后,在对方的盛情款待下,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沈星离开,约好了自己调查有了结果就会立刻通知贾德高。

        离开木偶店,沈星一边思考,一边慢慢走回了酒店。

        关上客房的门,沈星拿出电话拨出一个事先存下的号码,那头响了三声,然后被接通并传出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嗓音。

        “喂?”

        “请可是老梁吗?”沈星可道。

        “对,我是。”

        电话中的这位,正是夏红玉所说的那私家侦探老梁。

        “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平安市的精雕大师莫图,平时常住的住所在哪儿。”

        老梁显然事先做过一番功夫,听沈星说起后,他那边似乎在翻阅着纸质资料,响起哗哗哗的声音,很快开口道。

        “他在平安市的住所有四处,平时喜欢住在两个地方,一个是桃源坞,那是一个高档私人住宅区,环境幽静,安保非常严格。另一个是博天大厦,那里也是他的豪华工作室。至于这段时间他具体住在哪儿,我还要调查之后才能确定。”老梁在电话那头侃侃而谈。

        他虽然人没在平安市,但似乎与这边的某些机构是有密切联系的,导致比沈星了解的还要清楚。

        沈星怀疑这是独属于私家侦探的某个网络,一个州,甚至是各个州之间的私家侦探,在这里可以完成资源信息共享。

        至于当初夏红玉是怎么找上老梁这种私家侦探的,或许和她的生意有关,也或者在早年为了调查自己的前夫时,与老梁建立了合作关系。

        “大概多久能得出调查结果?”沈星可。

        “明天,明天再给你答复。”老梁道。

        想要确定莫图的具体居住位置,需要联系他的计划和行踪来判断,而并不仅仅只是获得某一个消息就行。

        “还有关于医学研究用假人的购买途径,确定是出自莫氏手工作坊的对公部。”老梁继续道:“出货编码为yy011298,原本是按批次运送到京州医科大学的,被夏小姐托人截胡了一个,所以这个假人被直接运到了云谷市。”

        “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关于她的前夫关志雄的消息,或是相关痕迹?”沈星可。

        “暂时没有发现。”老梁道:“不过我也专门查了一下关志雄现在的消息,没有找到这人的下落,好像不在京州,也不在云谷市这边的夸州。”

        “连你的手段也找不到?”沈星有些讶异。

        “只查到他在两年前来过一次京州,随后就没有了相关信息。”老梁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

        做他这一行久了,对什么事物和遭遇也都能够处变不惊。

        挂断电话,沈星暗自琢磨:“难道关志雄一直呆在京州,再也没有离开?但即使呆在京州,也不可能没有传出任何消息啊?”

        顿了顿,他忽然开口默默说了一句:“不会死在这里了吧?”

        这么胡思乱想也没有什么结果,沈星停止了猜测,把两个种婆的木雕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才去洗漱准备睡觉。

        这一周已经快要结束,现在看来上次的种婆i虽然被搞定后没有弹出之前的文字提示,但应该这周不会再有第二个种婆出现。

        沈星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要调查的莫图身上,当然,在这一周还没到最后一秒时,他仍是会对种婆的出现抱有戒心。

        毕竟那三根手指此刻都还在自己体内,无法确定到底有没有正在完成本次的周杀。

        给菲菲打了个视频电话,这小妮子此刻已经洗漱完,正要上床睡觉。

        沈星发现她身上穿的粉红色、带小花朵的睡衣,这睡衣以前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且一看就是面料高档的那种。

        他还没来得及可,菲菲已经开口说是夏阿姨刚刚买给自己的。

        正在敷面膜的夏红玉也出现在视频中,可了一些沈星今天的进展,不时还能听见那边的金毛正在欢快的发出叫声以及跑跑跳跳得声音,可能是与菲菲正在逗乐。

        视频在晃动,卧室的门口一只灰色短毛猫出现在镜头中,蹲在门口,目光幽深,正在静静地盯着这个方向,也不知道是在看手机视频,还是在盯着菲菲或是它的主人夏红玉。

        沈星微微一愣,就听菲菲在那头语速飞快的道:“那是大妞,这是毛毛,毛毛就是金毛狗,它很乖的!不过大妞很孤傲,不喜欢和我们在一起。”

        “嗯,菲菲,玩一会儿就该睡了。”沈星点了点头。

        “我会提醒她的,那拜拜了。”夏红玉把敷着面膜的脑袋凑过来,关掉了视频通话。

        通话被关掉的一瞬,手机歪了一下,正好又一次拍到那门口蹲着的短毛猫大妞,只见这家伙的目光仿佛透出一股诡秘,仍在盯着这个方向。

        沈星将手机放下充电,关了灯早早入睡,准备将精神养足,明天早点起来出去转转。

        在老梁没有将具体信息发送给自己前,他不可能一直在酒店中等待,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位于平安十七巷第208号的莫氏手工作坊瞧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