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24章 高薪诱人

第224章 高薪诱人

        “我刚才看你叙述假人活过来时的语气都在颤抖,现在如果真去那边,你不怕吗?”沈星问。

        夏红玉一愣,随即摇头,表情依然很坚定,“我必须要知道,是不是有人在害我,因为我怀疑这事与我的前夫有关。”

        沈星没有妄加评判,感觉这是人家的私事,他也没有多问。

        “你可以先找一个人去调查一下。”

        此话一出,夏红玉看着沈星的眼神立刻就有些不对了,她双眼微微放光。

        “你的木雕可以克制那要攻击我的假人,你肯定有办法,或者说你所制作的木雕能够帮我的忙。”

        沈星刚才的意思,当然不是说要自己去帮她调查,而是凭借夏红玉的人脉和关系,找一个擅长调查的人过去。

        哪知夏红玉根本没有想其他,而是直接就看中了沈星自己,认为他的木雕可以克制假人复活,所以沈星反而是最适合去的人选。

        当然如果她要知道沈星昨天才在家里处理一个和她的假人类似的男孩木偶的话,更是会坚定心中的想法。

        “我可能……没时间。”沈星摇了摇头。

        夏红玉立刻道:“我不是白让你帮忙的,我会付给你丰厚报酬,只要你愿意帮我去调查一下。”

        “你想调查什么?”沈星问道:“难道你前夫就住在京州的平安市吗?”

        “没有。”夏红玉解释道:“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只知道他暗地里可能会对我使坏,因为他妒忌我现在过得比他好,他从来都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沈星耸了耸肩,“抱歉,我自己有些事没有处理,可能走不开。”

        夏红玉道:“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我会聘请一位私家侦探,你只要跟着他做事,如果有假人出现,用你那木雕来处理就行了。”

        沈星陷入沉默,他仔细考虑了一下,对于自己收到男孩木偶这件事,他同样很疑惑。

        现在自己考虑的不是白白浪费了几千块钱,而是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订购的木偶被调换,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他也无法推测。

        实在不行的话,借着这次夏红玉的请求,干脆再回一趟平安市去查一下,反正自己也有夏红玉提供的资源可供利用,会省去很多麻烦和开支。

        现在沈星唯一担心的?        是与人去调查的话,可能不太方便。

        “这样吧?        要我去也可以。”沈星终于点了点头?        “但是我要一个人行动,不跟私家侦探一起。不过我知道?        私家侦探的信息来源很广,他不用去平安市?        但他可以随时给我提供我想知道的信息。你看这样可以吗?”

        听了这番话?        夏红玉有些迟疑?        问道:“沈先生,你一直在家里做木雕,有过调查这方面的经验吗?”

        “那你就误会了。”沈星笑了笑,“我经常出去采集素材的?        有时候碰到好一点的木料或者一些隐秘素材?        都会想方设法打听出来。所以调查这种事,其实一直都在做。”

        夏红玉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那好吧,我让私家侦探老梁联系你?        给你提供想要的信息,然后给你二十万作为本次调查的费用。如果掌握了我前夫故意害我的线索?        我会再给你一百八十万作为报酬。”

        听见最后这笔费用,沈星顿时感觉这趟不去不行了,否则自己这一关也过不去啊。

        这女人果然是个金主,只是帮忙调查一下他的前任老公,只要掌握线索就能得到这么大一笔钱,这笔买卖的确很划算。

        “我能问问你和前夫到底怎么回事儿吗?”沈星道:“你别介意,既然要帮你,我总要事先了解一些情况。”

        夏红玉没有多想,大概讲述了自己上一段婚姻。

        这女人今年刚好三十五,其实年龄不算很大,而且有非常强的理财天赋。

        她的前夫在结婚后因为公司效益不好,被裁员了,之后一直闲在家里,后来非但没有出去找工作,反而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因为家里的钱都是夏红玉挣来的,这家伙根本不觉得辛苦,背着夏红玉将原本生活富裕的家庭弄得负债累累,等夏红玉发现时家中的房子已经因为对方起诉而被银行收回。

        除此之外,夏红玉还发现了一个让人头皮发麻的事实,她在收拾家里的时候,在丈夫床头柜下的缝隙里,发现了一份意外保险。

        那是她丈夫为她购买的,保险额巨大,且购买时间就在她发现时的上个月。

        对此夏红玉细思极恐,当即提出离婚,并搬离出去,再也不敢与这男人见面。

        期间这男人找到她不停的解释,但夏红玉已经铁心,再也不愿返回。

        两人分居时间达到两年,属于感情破裂的其中一个条件,随即夏红玉提起离婚诉讼,与这男人彻底断绝了来往。

        接下来的时间她会时不时收到对方的短信,短信内容有求和、辱骂、赌咒、威胁等等,夏红玉干脆换了手机号码,直至那次之后她的前夫才没有再联系她。

        沈星大概了解情况后,站在夏红玉的角度一想,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这次家里的假人复活这件事,有极大可能与这女人的前夫有关。

        当然,前提是建立在这女人在做生意时并没有其他树敌的情况下。

        只要找到制作这假人的源头,也就是那“莫氏手工作坊”,应该能查出一些端倪。

        夏红玉这人很爽快,眼见沈星答应后,她立刻把私家侦探的联系方式给了沈星,并直接转了20万到沈星的卡上,完全不担心他会携款逃走。

        事情谈妥后,夏红玉问道:“沈先生,你出去的这段时间,我可以帮你照看菲菲。”

        之前两人交谈过,所以她也知道菲菲是沈星收养的孩子,对于这么个有爱心的人,刚才她才会放心的先将20万转到沈星的账户。

        沈星原本准备故技重施,让二货出来再照顾菲菲几天的,可现在听夏红玉一说,如果自己拒绝,等走了两天后,说不定夏红玉就会跑来看看菲菲。

        到时候忽然见到二货,反而会惹来麻烦。

        既然如此,不如这次就干脆将菲菲交给这女人照看,反正夏红玉生活条件又好,肯定不会亏待菲菲。

        现在唯一看的就是菲菲自己愿不愿意。

        不过沈星感觉菲菲应该也没问题,对于夏红玉这里,那小姑娘表现得还算亲切,没有明显的排斥。

        倒是上次的富家女苏彤过来买木雕时,菲菲对她的警觉性反而挺高的,这一点沈星虽然有所感觉,但完全不明白其中原因。

        有时候只能是说两人之间的磁场不对路吧。

        两人说定到时候菲菲直接由夏红玉负责接送,并且不回大湖公寓,就在夏红玉的家里住几天,等待沈星回来。

        沈星对此倒是不担心,他很清楚,这女人照顾小孩怕是比自己照顾起来要好很多。

        而且有人照顾菲菲,相信那二货也不会出现。

        这是沈星总结出来的规律,也是二货选择是否会出现的规律。

        晚上的时候,沈星将本次的计划告诉了菲菲,不过只是说临时出去办点事,几天就回来,而夏阿姨说是很想她,想要接她过去正好住几天。

        沈星将菲菲送过去的途中,菲菲拿着装着日常用品的小袋子,一个劲儿的嘀咕。

        沈星听了好半天才算听清楚,菲菲嘀咕的是:拙劣的借口。

        听了这话,沈星忽然有种让菲菲少看点课外读物的想法,因为这小姑娘的语气,有种越来越倾向于成年人的感觉。

        夏红玉的家很大,导致菲菲一直念叨着的“拙劣的借口”五个字,在她进入夏家的客厅时,立马就闭嘴了。

        在偌大的屋子里走了一圈后,菲菲表情坚定,语气坚决,对沈星道;“沈叔叔,我决定了,既然夏阿姨一个人住挺孤单的,那我就多陪她几天,你不用担心我。”

        此时不认生的金毛正在小姑娘的脚边嗅来嗅去,摇头摆尾,而菲菲也乐呵呵的看着它,显然很是喜爱。

        好吧,沈星感觉这一大一小,外加一猫一狗看上去似乎都很对脾气,的确不用担心她。

        夏红玉为他订了一张明天中午的机票,而菲菲当晚就直接在夏家休息,方便第二天夏红玉开车送她去上学。

        沈星回到家里,将种婆iii和种婆iv两个木雕放进背包,其他必备的对付异常的工具一一装备齐全,全部准备好后,这才去睡了觉。

        第二天夏红玉将菲菲送去了学校,然后又来了一趟大湖公寓,和沈星交谈一阵,顺便将他载去了机场。

        因为走得较为匆忙,没有买到直达平安市的机票,而是等到了京州后再转乘其他飞机。

        上了飞机后一路无话,中途等了半个小时,转乘第二架飞机很快抵达目的地。

        从平安市机场出来,沈星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事先已经订好的一家酒店。

        这酒店的选址他特意经过挑选,距离最繁华的销售木偶的市场不远,并且上次自己停车购买那长歌木偶的店,相距酒店同样不远。

        在酒店入住后,沈星休息片刻,没有直接去平安十七巷第208号的莫氏手工作坊,那里距离酒店有一段距离,乘坐出租车要十五分钟左右才能抵达。

        他首先选择去了上次自己购买长歌小姐姐木偶的店,那个地方他还有些印象,走进街道,很快就找到了这家店。

        此刻还没有到晚饭时间,胖胖的店主贾老板正坐在店中喝茶,见到沈星进来后,他并没有认出来是谁,只是起身招呼。

        沈星快速扫视了一遍这店中的木偶,果然没有发现那叫长歌的女孩木偶。

        也就是说,就像这贾德高老板讲的那样,长歌的确是卖给自己了,但他也不知道寄出去的货在沈星那里就变成了另一只木偶。

        “贾老板,还记得我吗?”沈星开门见山的道。

        贾德高眯着眼睛仔细一看,此刻脸上的肥肉挤压,连他的眼睛都快消失。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实在是上次只有一面之缘,这么多天了,这家伙的记性也没有那么好。

        “我订购的长歌,结果收到了这个。”

        沈星拿出手机,点亮屏幕,打开了当初拍下的男孩木偶的照片。

        贾德高顿时恍然大悟,快速点头,“原来是你啊!你把那男孩木偶带来了吗?可那小子不是我店里的,我退不了啊。”

        “不,货,我不退了。”

        沈星摆了摆手,把手机打开,当着贾德高的面,取消了退款申请,然后直接点击了付款。

        贾德高见他一番迷之操作,顿时一脸迷惑,抬头看着他。

        在贾德高想来,沈星跑这么远过来,难道不是为了退货,而就是为了在自己面前表演收货过程?

        沈星将手机收好,这才说明来意。

        “那男孩木偶其实我也挺喜欢的,这次出差正好经过,所以顺便想了解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导致我和那男孩木偶结下不解之缘的。”

        他故意避重就轻,就是为了不让贾德高等人引起怀疑,这样将不方便自己接下来的行动。

        贾德高见对方既然喜欢,并不是来追究自己的,也不是为了换货,加上看见账款也收回,他顿时一颗心放下。

        立刻让伙计给沈星泡了杯茶,这才耐心解释道:“我这里出货单都是长歌木偶,绝对不会错,这样,我让当天负责打包装运的伙计详细跟你说说。”

        “不用了。”沈星摆了摆手,“如果你能将装运时的监控找给我看看就可以了,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怪你,我只是很好奇而已。”

        贾德高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那监控视频是快寄公司的,当时我们也想过,应该有吧!这样,我现在就去联系,你在这里喝会儿茶,如果有的话,我让他们传过来。”

        交易做成之后,这贾老板的态度都变得很热情,当即答应去做,让一个年轻伙计守着店门,自己去了里面。

        沈星端着茶杯,就在店里走走停停,浏览着其他的木偶。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贾德高和另一个伙计走出来,这伙计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此刻正打开着一个视频,视频有些昏暗,不过画面的清晰度还是不错。

        “找到了,当时的装货画面就是这一段。”贾德高指着视频对沈星道:“幸亏你来的早,那边快寄公司说,如果明天你来要的话,这视频就已经被自动删除了。”

        沈星没有说话,只是认真看着视频画面。

        画面中,一个穿着快递公司制服的男子将要装运的货品,一件件拿上了货车尾箱。

        此时那年轻人指着其中一件打包规整的货品,道:“这就是先生你要的木偶长歌,那天是我送过去的,将东西打包好之后,我见快寄单被贴在这货品的外包装上才离开。”

        话落,他指着其中那件打包规整的货品道:“喏,就是这件,这快寄单上还写了我的字。”

        沈星看了看,果然如这年轻人所说,应该就是这件。

        不过直至那搬运工将货品搬上货车,也没有出现被调换的迹象,很快所有要运送的货都被装完。

        那搬运工拍了拍手,离开了监控范围,可能是去喝水了。

        就在此时,画面中出现了一个人,这人正是此刻拿着平板电脑的年轻伙计。

        在见到自己出现在画面中时,这伙计猛地一愣,吃惊道:“那是我?我什么时候回去得?我记得我已经走了啊!”

        沈星见这家伙的表情不似作假,这一刻,他忽然对这一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