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23章 巧合?

第223章 巧合?

        因为心中有所担心,所以此刻的沈星专注力非常强,雕刻的动作也很迅速。

        且他害怕周杀完成的提示一直没有来,会不会说明本次周杀根本没有结束,还有其他种婆会来,所以无法放下心。

        高度的专注力加上小心翼翼,使得眼前的种婆i的木雕栩栩如生,精雕度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快到凌晨十二点钟时,刚才在楼下垃圾箱前才见过一眼的女人完整呈现在眼前。

        因为刚才楼下的光线较为昏暗,这也导致这女人木雕的脸庞和衣服有一部分也呈现出一种暗淡的光泽,配上她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面孔,顿时有了几分独属于种婆的异样感。

        沈星仔细精修了一遍,来不及上蜡,直接开始吸收这女人的特性。

        他将暂时吸收了种婆i的空气罐拿过来,出入口对准木雕前方,按下了释放键。

        不多时,那女人扭曲的黑影被木雕瞬间吸纳了进去,如果不是沈星有了前面的经验,提前有了预判,根本看不见黑影被木雕吸入进去的一刹那。

        他立刻低头看向自己腰间的位置,看看刚才那被三根手指插入进去的地方是否有了变化,会不会从这原本有伤口的位置再次出现三根手指,然后随着种婆i被木雕吸纳后而跟着从自己体内出来,进入木雕。

        不过仔细看过和感应过后,他发现没有任何变化。

        那三根手指进去的地方没有改变,看上去皮肤平整,也没有伤口,但也没有手指要出来的迹象。

        “还在皮肉里?”

        沈星一愣,抬头看向手里拿着的木雕,发现木雕里面正是刚才那女人的黑影,而此刻这黑影的右手,仍旧有三根手指是断指状态,看得清清楚楚。

        这么一看,似乎这三根已经融入自己身体的断指,是出不来了,因为离开了种婆i本体的原因,也无法被木雕所吸收。

        脑海里还是没有完成本次周杀后得到的奖励提示。

        沈星现在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完成周杀,这么一来弄得他提心吊胆的,这一周内可能都要提防其他种婆是否会来继续杀自己。

        看了看木雕里的种婆i黑影,沈星略一犹豫,直接启动了吸收的指令。

        眼前的木雕微微一个震动,属于种婆i的特性瞬间消失,沈星立刻开始感受本次特性吸收后的变化。

        哪知感觉了半天?竟然没有任何变化。

        “这位种婆的特性?不会低得这么离谱吧?”沈星仔细感觉着。

        直至过了十分钟后,他算是彻底相信自己的猜测了。

        现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虽然看似这位种婆的特性被自己吸收了?实际上,这种特性并没有在自己身上发挥效用。

        想了想?可能是吸收不全面的原因,也就是那三根断指还在自己体内?并没有进入木雕后被自己吸收特性?所以导致本次特性的效用无法发挥。

        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不可能把身体挖开一个洞,将那三个似乎已经融化的手指给抠出来。

        将种婆i的木雕放下,沈星仔细思考了一阵?虽然有很多猜测?但暂时无法得知答案,他索性只得走一步算一步。

        去卫生间洗漱完,然后返回床上躺着,一直挨到凌晨两点才睡着。

        现在有一点倒好,就是沈星在睡着后不会担心种婆来追杀自己?可能是因为同种姓异常一种独特的搜寻机制的原因,这导致目标如果睡着后?会处于暂时消失和无法搜寻的状态。

        如此可以证明,种婆找到沈星?并不是用眼睛看,或是通过沈星留下的什么蛛丝马迹等信息?这有着本质的区别。

        所以在没有除掉所有种婆之前?哪怕沈星藏入地底三千尺?到了周杀的时间,这种婆还是会准确无误的出现在他的周围。

        沈星在迷迷糊糊的最后睡着的一刻,脑海中的念头只有一个,今后像这种一个链条中的同种姓异常,自己还是少碰为妙,否则极有可能惹到最低序列的一个,但却惹怒最高序列的那位。

        目前为止,按照一个序列链中五个异常的机制,还有那种婆v是自己没有见到过的。

        当然,按照特性强度随着序列递增的趋势,可能见到这位种婆后,他再没有机会见到任何人也有可能。

        这一觉睡得很熟,沈星是被摇晃醒的。

        醒来后一瞧,床边站着已经洗脸漱口的菲菲,脸上露出有些惊诧的表情看着他。

        “叔叔,你昨晚多久睡的?”菲菲惊讶道:“如果你还想睡觉的话,我自己出门打车去学校吧,也很快的。”

        “不用。”沈星摇摇头,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手机。

        他发现手机闹铃竟然已经响过了,但被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直接按停,可能当时很迷糊,以至于做出这个动作后再次睡着。

        “你要是休息不好,骑摩托车也很危险。”菲菲还是不放心。

        “那不骑摩托了。”沈星道:“我打车送你过去。”

        菲菲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但沈星对自己的关心她却能深刻的感受到,所以没有再多说什么。

        睡眠不够,沈星起床后还是感觉有些晕沉,这种状态的确不易骑摩托车。

        做好准备,将装了两个种婆木雕的背包单挎在肩上,他现在随时带着背包对于菲菲来说已经习惯了,所以根本不会多问。

        反正在菲菲看来,沈叔叔也不是一个正常人。

        两人出了门,在街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学校后就在校门口沈星给菲菲买了一个卤好的鸡蛋,为她剥好后,等她一口一口吃完进入了学校,这才转身离开。

        菲菲很喜欢吃卤鸡蛋,因为小时候在味觉还没有消失之前,她就喜欢吃这种味道的鸡蛋。

        这导致在味觉消失后,那种味觉记忆停留在了脑海里,即使现在舌头感觉不出来那种味道了,但她依然喜欢将卤蛋塞入嘴里咀嚼着,脑海里充斥着卤味香气的感觉。

        沈星没有打算去木雕店,他要回家补瞌睡,而且现在不确定周杀是否结束,有可能在开店的过程中,下一个进来的顾客就是其中一位种婆也不一定。

        在本周还没结束之前,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好。

        回到大湖公寓,进入房间后沈星继续倒头就睡。

        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他忽然醒了过来,感觉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睁开眼四处看了看,没有什么异状。

        随即摸到自己的手机,拿到眼前一瞧,上面显示着有一个未接来电。

        因为刚才他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所以手机根本没响,但沈星虽然没有听见响声,却靠着一种奇怪的感觉醒来。

        打开手机,显示的是一串陌生的手机号码,沈星感觉可能是房产中介之类的,正要放下电话,忽然屏幕再次亮起,又是这相同的号码出现,对方又打来了。

        略一疑惑,沈星没有挂断,而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喂,是木雕店老板沈先生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见过。

        “对,我是。”沈星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女子道:“幸亏我上次留了一张你的名片,嗯,我是夏红玉,还记得吗?”

        沈星恍然大悟,微笑道:“当然记得,你可是我的重要顾客。有什么事吗?是不是需要订制木雕?”

        夏红玉那边听起来似乎有些吵闹,好像她正在街边,说道:“我现在就在你的木雕店外,见你今天没开门,这才打过来的。请问沈先生,你今天还要过来吗?我这里有点急事找你。”

        沈星原本打算要么不去,要么即使要开店也要等到下午些的时候,回道:“不一定来,有事你可以在电话里说。”

        “不,电话里说不清楚。”夏红玉有些为难了,顿了顿,这才开口,“要不……沈先生你在哪儿?我过来找你。不好意思,这件事真的很重要,要当面才能讲清楚。”

        沈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但听声音对方又的确很急切。

        他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你来大湖公寓,到了公寓门口后打电话给我,我下来接你。”

        “谢谢,谢谢!”夏红玉挂了电话。

        沈星知道她自己开了车,可能很快就会过来,而且木雕店距离公寓这边并不是太远,所以他也立刻起了床。

        将房间的窗户打开,等它通风,然后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将屋里的卫生简单收拾了一下。

        这即将到来的女人很是讲究,这一点沈星非常清楚,看对方的穿着打扮就能知道,所以既然对方有事来找自己,总不能给人一种邋里邋遢的不好印象。

        好在平时他自己也爱干净,菲菲同样如此,所以屋里不是很乱。

        大约六七分钟后,沈星电话再次响起,是夏红玉打来的,言明已经到了公寓内。

        因为她那极其强大的亲和力,说服了门口的保安,使得除了特殊情况才让车子进入公寓的内部规定,临时给夏红玉开了特殊的通行权利。

        那五十多岁的单身老保安,在盯着夏红玉的车尾灯在公寓内部的转角处亮起时,还露出了一抹属于一个老男人迷之自信的微笑。

        沈星下楼来,此刻夏红玉也刚好下车,这一次她的车子已经换了一台淡红色的舒适轿跑,不是沈星最开始看见的那台偏商务型的。

        “沈先生,你住楼上吗?我们上楼去谈吧。”夏红玉看来没有打算在户外与沈星说事儿。

        这让沈星更进一步怀疑,此次她过来和订制木雕什么的,可能没有多大的关系。

        两人上楼进了屋,夏红玉还反手将门给关上,弄得沈星心里七上八下的。

        眼前这女人穿着一身米白色的包臀裙,拿着价值不菲的白色手包,脚蹬一双红色过膝长靴,曼妙的大腿在丝袜的衬托下,极其吸睛。

        她粗略扫视了一下沈星家的客厅,没有过多表示,走到沙发前坐下,将手包放在茶几上。

        沈星过去倒了一杯刚刚烧好的白开水,放在夏红玉身前,“屋里的茶刚好喝完了,还没时间去买。”

        “没关系,喝水就行。”夏红玉点头,随即有种欲言又止的神态。

        沈星一愣,问道:“夏女士,你想说什么直接开口,不用顾忌。”

        夏红玉点了点头,问道:“我想问的是,你卖给我的木雕、或者说是你店里的木雕,是不是都开过光?或者在销售之前做过什么特殊的辟邪的手段?”

        沈星摇头,“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我这些木雕都是纯观赏性的,没有什么辟邪功能。”

        夏红玉也没有隐瞒,直接将这几天以来自己的遭遇悉数讲了一遍,在说到行走的假人时,沈星注意到她的身体和嘴唇都在微微颤抖,虽然想要竭力克制,但明显这是徒劳的。

        期间他一直没有插话,直至夏红玉将所有遭遇全部讲述完,此时沈星已经心跳如鼓,脸色微微变化,脑海里浮现出的,是昨天晚上刚刚烧掉的那男孩木偶的模样。

        听着夏红玉口中那假人的行为,感觉和男孩木偶如出一辙,区别只是假人的行为更加怪异,而男孩木偶似乎才刚刚开始,就被自己及时遏制并一把火烧掉。

        至于夏红玉为什么要来找自己的原因,正是因为最后是沈星卖给她的面壁人木雕起的作用,将那假人的疯狂行为遏制。

        所以这女人才会想到来找沈星了解情况。

        “你报治安官没有?”沈星问。

        夏红玉摇头,“我的保姆亮姐说,这假人是被鬼附身了,所以才会变得像真人一样,想要杀了我,借尸还魂。所以我听了她的建议,花了一些钱,请她和大楼保安一起,将拆成几大块的假人运了出去,一把火烧掉了。”

        虽然事情复杂了些,但最后夏红玉选择的处理结果和沈星一样,都是一把火把挥动的假人烧掉。

        沈星摩挲着下巴,问道:“你在哪儿买的这种医学用途的假人?”

        夏红玉道:“一个朋友介绍的,本来对方只提供给医学院或者医院购买,后来通过这层关系我才顺利买到。”

        “现在能不能联系一下你那位朋友,问问他购买渠道来自哪里?”沈星问。

        夏红玉拿出手机,很快拨出一个号码,说了几句后,那朋友显然和她很熟悉了,不多时发了一条地址信息过来,说是那医学用的假人是从这个地址生产并寄出的。

        沈星凑到手机屏幕前一瞧,发现地址是:京州,平安市,平安第十七巷第208号,莫氏手工作坊。

        “果然,都是来自京州的平安市!”沈星心中豁然明了。

        这个地方肯定有什么鬼,但却突然与自己和夏红玉有了联系。

        自己能够发现男孩木偶诡异,那是因为曾经经过那里乘坐飞机回家,算是偶然与平安市有了联系。

        而夏红玉能够和平安市扯上关系,却是因为购买了医学用的假人。

        现在看来,大家都是偶然得,只是碰巧自己和夏红玉相识,所以得出了平安市的木偶有诡异的结论。

        现在暂时不能确定这木偶与异常有多大联系,或者这木偶是不是本身就是异常,不过其被异常控制,却是沈星几乎可以肯定的了。

        “我准备去一趟京州的平安市。”夏红玉在得知了朋友提供的地址后,忽然开口道。

        她平时养成了老板的派头,此刻语气坚定,说话掷地有声,让人毫不怀疑她的决定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