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21章 追杀

第221章 追杀

        保姆有些诧异的看着陈列室那条门缝,仿佛里面的黑暗中站着一个人影,但看不出来到底是谁。

        因为知道楼上只有夏红玉一个人,所以保姆的第一反应是,夏红玉没有进卧室去睡觉,而是跑到了陈列室里,而且并没有开灯。

        “难道是灯坏了?”保姆立刻有了猜测。

        转身走到陈列室门前,将门推开一些,开口道:“红玉啊,你不是要睡觉吗?这房间的灯怎么呢?”

        屋里那人没有回答,不过能够看出仍旧站在那里。

        保姆再次叫了一声:“红玉?”

        随即她伸手进屋里,摸到了门边的电灯开关,准备试着摁下去。

        哪知还没有用力时,一只冰冷无比的手掌忽然落下,按在她的手背。

        刺骨的冰凉传递过来,这种感觉证明对方根本不是一个有体温的人,保姆顿时吓了一跳,立刻缩回手,哪知抽不回来,手掌被对方紧紧的捏住。

        保姆全身颤抖,几乎是下意识的,手中的吸尘器就要对着门内的黑暗砸去。

        不过就在此时,被捏住的手一松,她一个踉跄,往后方倒下,就见那陈列室门内的黑暗中,一个苍白且僵硬的面孔露出来了一小半,竟然是个男子!

        见到这一幕,保姆手脚冰凉,连思维都瞬间停止,只知道仓惶的爬起来转身就往楼下跑去,什么也顾不上,踉踉跄跄跑到一楼。

        她感觉那古怪的男子一直在跟着自己,就在背后已经伸出手来,还差一步就要抓住自己。

        这种感觉让保姆更是惊恐无比,她想要大叫,但声音到了嗓子眼却变成了咕噜声,沙哑无比,根本无法叫出来,跑到客厅门前拉开门,疯了一般的冲了出去,连门都没有关上。

        客厅里静悄悄地。

        她的身后根本没有人,客厅里也没有其他人?    只有那躲藏在狗窝和猫窝中的一狗一猫。

        大妞将身体缩成了一团?    露出两个眼睛,盯着跑出去的保姆背影?    而金毛则是连脑袋都埋在自己的肚子下?    什么也不敢看。

        二楼陈列室的门口处,此时一个假人正站在那里?    他果真没有去追那保姆,而是慢慢地走出陈列室?    往隔壁的主卧室走去。

        这假人走路的动作很机械?    双臂也不摆动,连迈动的步子间距也都一模一样。

        他来到主卧室外的门前站定,伸出手握住了门把手,一点一点的压了下去。

        刚才保姆就在外面打扫卫生?    屋里有人在?    所以夏红玉进屋时并没有将房门反锁。

        假人悄无声息的扭开了门,缓缓走了进去。

        他的皮肤采用了特殊的橡胶材质制成,有些类似于人类皮肤,但更为柔软,所以即便在屋里走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不过假人的体重较重?    如果卧室里没有铺厚实的地毯的话,他同样会传出脚步声?    至于能不能将夏红玉吵醒则不得而知。

        来到床边,此时夏红玉已经熟睡?    窗帘也是拉上的,使得屋子里的光线很暗。

        假人就这么一直站在那里?    没有了其他动作。

        因为是白天?    加上夏红玉昨晚一直受到惊吓?    根本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吓自己,还是做噩梦,或者是真的这假人有诡异。

        总之此时家里有人在,又是白天,她睡得比昨晚安心了很多。如果实在不行,既然对这假人感到畏惧的话,大不了待会儿起来后就叫人把这东西拖出去人道毁灭了。

        毕竟这东西很像真人,如果直接丢垃圾桶里怕是会吓到不少人,所以只能找个没人的地方直接烧掉最稳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假人就这么站在床边,低着头,看着床上睡着的人。

        夏红玉虽然没有发现,不过很快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为“亮姐”。

        这亮姐正是那刚刚跑掉的保姆。

        这保姆一直失魂落魄大脑空白,刚才乘坐电梯下到了楼下的大厅,见到了保安后这才反应过来,所以赶紧给夏红玉打电话。

        手机在持续震动着,夏红玉的身体动了动,开始有了要清醒的迹象。

        大约数秒钟后,她睁开了眼睛,往床头柜看去,同时伸手摸向正在震动的手机。

        摸到手机后,还是迷糊状态中的她,还以为是手机闹铃响了,等见到来电显示之后才发现这不是闹铃,而是有人打电话给自己,进而再次发现这电话是保姆“亮姐”打来的。

        夏红玉有些疑惑,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边,嗓音还有些沙哑的开口道:“喂,姐?”

        “红玉!快……离开房间!”保姆的声音既惊恐又快速,说道:“你……你屋里……有人!有个陌生男人!”

        听见这番话,夏红玉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刚才还迷迷糊糊的感觉,这一刻陡然清醒,心跳加速。

        她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保姆口中的“陌生男人”指的是什么。

        原来自己昨晚并不是在做噩梦,也没有自己吓自己,更不是因为劳累而产生幻觉,而是真的,那假人真的在移动。

        就在刚才她接听电话的时候,虽然有些模糊,但总有种感觉这屋里有什么不对劲,此时经保姆一提醒,夏红玉立刻目光斜视,往床边看去,就见那假人正站在床的右手边,一动不动。

        夏红玉一声尖叫,快速坐起来。

        几乎是同一时刻,一直站在床边没有动的假人忽然往前扑来,双手伸出,一把往夏红玉的脖子掐去。

        夏红玉脖子本能的一缩,就地一滚,躲开了假人的攻击,从床上摔落下来。

        连同她一起滚落下来的还有个枕头,夏红玉一边尖叫,一边把那枕头对着假人扔了出去,爬起来就往卧室门口跑。

        刚刚跑到门口时,右脚被什么给勾住,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咚的一声往前扑在地上,全身摔得瞬间没有了知觉。

        哗啦一下,被拉住她脚踝的假人往后方拖去。

        夏红玉此时才感觉全身疼痛,不顾一切的翻过身,那只没有被抓住的左脚抬起来,对着身后就是一脚。

        这一脚正好踹中假人的脑袋,因为情急之下,她使出了全身力气,所以这一脚力量极大,将假人的脖子都踹折了过去。

        被抓住的脚踝微微一松,夏红玉又是一脚。

        不过这一脚踢中的是假人的手臂,右脚终于脱离出来,夏红玉赶紧反转身体,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卧室,对着楼梯口快速跑去。

        她感觉到自己小腿肚都在打颤,身后传来急速的脚步声,那假人紧随而来。

        咚咚咚……

        夏红玉三步并作两步,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下楼的,一路上竟然没有摔跟头,这简直是奇迹。

        不过刚刚踩到一楼的地板,肩膀上又是一紧,已经被追来的假人给抓住,夏红玉赶紧一缩,那只抓住她的假手从她的肩膀上滑脱,却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

        夏红玉此时已经被吓得三魂丢了七魄,她虽然很质疑这假人为什么会动,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一个真的人藏在了假人的体内,故意惊吓自己。

        但此刻此刻根本来不及细想,往前猛地一挣脱,头发被拽掉了一把,却没能往打开着的客厅门方向跑去,而是被拽这一下,往沙发的方向侧倒,重重的摔在地上。

        也幸亏沙发这边一侧的地板上铺了一层地毯,虽然摔得很惨,但并没有伤及要害。

        夏红玉赶紧往前方快速爬动,那假人的脚步声从楼梯口走下,紧跟而至。

        夏红玉爬了几步,抓住沙发的扶手,顺势站起来,从茶几上面抓住一个精致的茶壶,对着追来的假人猛地掷去。

        啪的一声,茶壶砸在假人的脸上,又掉在地毯上,竟然还没有摔坏!

        趁此机会,夏红玉再次后退几步,将窗台旁的小花盆也双手抱起,对着假人的脑袋砸去。

        哗啦一下,花盆直接碎裂,里面的土壤散落,这假人的脑袋更是歪斜在一旁,但丝毫不影响他前进的速度。

        夏红玉此时几乎快被吓哭,抡起盛放吊兰的大约有半人高的竹篮,对着靠近假人疯狂的砸着。

        只是几下,这竹篮就被砸坏,而此时假人一把抓住了她其中的一只手,夏红玉手臂一疼,假人的五根指头已经快陷入她的手臂肉里。

        而她整个人直接被假人提了起来。

        情急之下,夏红玉另一只手抓住了某件东西,来不及看清楚,对着假人的脑袋又是狠狠的一下砸了下去。

        在砸中假人的下一秒,所有动作静止。

        假人抓着她的手不再用力,而是整个身体往后倒去,夏红玉也被拽着往前扑倒,手里抓着的东西再次砸在假人的脑袋上。

        此时她才有时间看清楚,自己手里抓着的,正是上次从沈星的木雕店里买回来的那个有些内涵、由四个重叠身影组成的木雕。

        其中一个人影的手掌,正好插入了假人的脸颊中,戳破了那层特殊橡胶制成的皮肤,不过却诡异的让这假人竟然不再攻击,而是再次变得没有了生命力!

        夏红玉记得很清楚,刚才自己不管用什么东西击打对方,这假人都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依旧对自己穷追不舍。

        但用这木雕只是打了对方一下,假人似乎就忽然定住了,然后这最后一下彻底使得他变回了一动不动、没有了生命的状态。

        心有余悸的夏红玉好不容易才放开手里的木雕,任凭其插在假人的脸上,坐在一旁惊恐的盯着没有了生命的假人。

        没过多久,打开的客厅门外响起了几个人的脚步声,那保姆惊慌失措的带着楼下的两名保安赶了回来。

        见到地上的假人后,这赶来的三人都是一惊。

        “红玉,你没事吧?”

        保姆见假人已经不再动弹,赶紧跑向夏红玉。

        夏红玉怔怔的摇头,目光转移,定在那插在假人脸上的木雕上。

        ……

        在治安厅第一次见到所谓的特调组的特遣队精英们,这些人给沈星的感觉还不错,一个个体魄强健,训练有素,不是赵文博那种体型的弱鸡。

        不仅如此,这特遣队的装备也比沈星想象中齐全很多,都配备了两支笔,打鬼伸缩棍一人配备了两支,除此之外还拥有寻常治安官的手枪,甚至沈星还看见了他们腰间别着的战术手雷。

        而且这些人带着的头盔也有独特的设计,据说可以直接抵御一部分精神攻击。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精神力都那么强,这些特遣队员虽然比常人的精神力要强一些,但也达不到像真正的特调员那种可以直接对抗异常的地步。

        所以他们需要头盔进行精神冲击的隔绝辅助。

        不过最让沈星感兴趣的装备,却是这些家伙身上穿的多功能战术背心,这简直不要太帅!

        如果拥有一件战术背心的话,自己除非不带木雕,否则那些武器都可以直接放进战术背心当中,很是方便。

        这特遣队直接听命于组长郭天志,和李乃婧、赵文博是平级关系。

        当有任务要执行时,郭天志可以临时授权给李乃婧等人对特遣队进行调配。

        在治安厅里,沈星除了与特遣队的人认识了一下,还与李乃婧和赵文博一起交谈了一阵。

        赵文博现在很是郁闷,他感觉郭天志自从那件事之后,虽然没有最终处理自己,但对自己已经有了隔阂,这使得他的工作现在很不好开展。

        甚至这家伙已经开始考虑申请调换一个岗位,实在不行的话,换到其他城市去也行。

        快到菲菲的放学时间时,沈星从治安厅出来。

        此时已经不再下雨,他把伞收好,骑着小摩托去了学校,把菲菲接到后,也没有再返回店里开店。

        毕竟这种天气一直阴雨绵绵的,到了晚上生意更不好,所以两人决定早点回家。

        将小摩托在楼下的充电位置停好,菲菲一蹦一跳的在前方进入了电梯,沈星拿着头盔跟在后面。

        两人上了楼,来到家门口,菲菲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房门,随即一愣,并没有进去。

        沈星凑过去往屋里一瞧,发现今天早上还在沙发上坐着的那男孩木偶,此时再一次不在原位置,而是站在了菲菲得卧室门口,面对着卧室内。

        菲菲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扭头看向沈星,“沈叔叔?”

        沈星把屋里的灯打开,使得光线充足些,走过去瞥了这男孩木偶一眼。

        这家伙就如同是被人特意放在这个地方,站在菲菲的卧室门口没有移动过,仿佛一直就是这样。

        沈星把目光收回,看向菲菲,“我刚刚做了个决定。”

        “什么决定?”菲菲仍是站在走廊的门口,没有进来。

        “这男孩木偶,不退了。”沈星看着她,“我现在就拿出去,烧掉!”

        菲菲一愣,随即目光下移,表情变得吃惊,说道:“沈叔叔,他的手里有一把剪刀!”

        话刚落,就见这男孩木偶的右手一动,抓着的那把锋利剪刀,忽然对着沈星的脖子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