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20章 木偶和假人

第220章 木偶和假人

        看到客厅里的这一幕,现在这男孩木偶是真的有些古怪。

        是不是异常还是两说,但至少这家伙的到来,可能并不是偶然。

        也就是沈星此刻已经排除了木偶店的伙计装错木偶再寄出来的可能,或许这男孩木偶取代了那长歌小姐姐的木偶,是有意为之的。

        至于是哪个人有意为之,暂时还不得而知。

        难道有人认识自己?可自己是随机在路上下的车,然后找了一家木偶店进去挑选的啊!

        沈星心里揣测,走向这站着一动不动、穿着紫色西装的男孩木偶。

        他弯下腰,凑到对方的面前,鼻尖几乎都要对上了男孩的鼻尖,一眼不眨的盯着这小家伙。

        从这个位置看去,能够很清楚的看见男孩脸上的纹理,非常流畅,就如一个真人脸上的毛细孔一般自然。

        可这家伙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即便沈星开启了异瞳,依然没有看见什么红色气息。

        他没有移动这男孩,而是去检查了客厅的门锁,然后又将关上的窗户看了一遍,都是锁上的,没有任何被打开的痕迹。

        现在暂时排除有人进屋来,故意将小男孩摆成现在的这个姿势,而自己昨晚睡得还不错,没有醒来,也没有听见其他声音。

        沈星转头对菲菲问道:“你昨晚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菲菲摇摇头。

        沈星道:“快去洗漱,不然一会儿赶不及去学校了。”

        菲菲很认真的看了这男孩木偶一眼,快速往卫生间走去。

        沈星则是将这男孩放回了沙发上坐下,把掉在地上的枕巾捡了起来,随手放在茶几上。

        不多时菲菲换好了校服,背上了小书包,沈星也准备完毕,拿上小摩托的钥匙,把放了两个种婆木雕的背包单挎在肩上。

        快要离开家时,菲菲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男孩木偶,对沈星道:“沈叔叔,我决定了,这木偶不要了,长歌小姐姐的木偶也不要了,你直接退货吧。”

        沈星略一迟疑,没有再说什么,点头道:“好。”

        两人关门离去。

        将菲菲送到学校后,沈星没有立刻去开店,而是直接返回了家中。

        他站在家门外?    拿出钥匙?    用极快的速度将门打开,一眼看向那男孩木偶的方向。

        出乎意料?    这男孩仍旧坐在沙发上?    保持着刚才自己离开家时的动作,并没有任何反常。

        沈星在家中呆了一会儿?    随后才又离开去了木雕店。

        现在他随身将两个种婆的木雕放在背包里,带在身上?    以防随时应对新一轮的周杀。

        目前为止?    种婆iii和种婆iv沈星都遇到了,这俩种婆都不是省油的灯,必须小心应对。

        如果可以的话,他准备直接用制作好的木雕将两个种婆都吸收?    但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是否还有更高级的种婆v?如果还有种婆v?    在前面两个都被自己吸收之后,她出来的几率将会大大增加。

        到时候万一无法应付的话,那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所以,他现在带着两个种婆的木雕,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怕会出现危及自己生命的状况发生,到时候迫不得已就只能先吸收其中一个种婆再说。

        哪怕会在下次惹来更高级别的种婆?    这也比立刻丢掉性命要好。

        来到木雕店后,沈星继续开门做生意?    顺便将店里的摆放的木雕位置整理了一遍。

        刚刚忙活完,就接到了李乃婧通过特调员专用手机打来的电话。

        接通后?    李乃婧问道:“这两天在忙什么呢?一直没见你来治安厅。”

        “你不是在忙着跑赵文博的事情吗?”沈星回道:“怎么?    是不是有结果了?查出什么原因没有?”

        当初监控拍到是赵文博去禁闭室将“顾问”给释放了出来?    但赵文博自己却又在同一时刻被麻晕在了监控室。

        虽然如此,他还是逃不了被怀疑,所以李乃婧一直在忙着为他洗脱嫌疑。

        “没有找到原因,但郭组长决定保他!”李乃婧道:“现在除了那监控里发现是被一个和赵文博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放走了报纸异常,就再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这件事与赵文博有关系。”

        顿了顿,李乃婧继续道:“而且特调组调查了他和他亲人的朋友账户,没有发现收到什么可疑款项,没有证据显示他在为夜隐这种组织服务。”

        沈星的眼睛眯了起来,李乃婧的话,仿佛冥冥中也在提醒着自己。

        “只要没事就好,我也相信赵文博是无辜的。”沈星点了点头。

        他当然知道“顾问”能够被释放出来,肯定是因为与释放他的人完成了某种交易。

        这交易是什么暂时无法得知,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个人是谁,“顾问”也不会告诉沈星。

        但至少沈星可以猜测到,这人多半出现在调查组里,甚至范围扩大一点,是在治安厅里。

        就在此时,李乃婧继续道:“没事的话,你这几天还是来一趟组里吧。我们的特遣队已经配备到位,总共有八个人,专门听从我们的调令,或许你也要熟悉一下。”

        沈星记得之前听郭天志组长说过,说是鹤山大市那边已经配备了专门供特调组行动的特遣队,要尽快去争取早日给云谷市也配备上。

        没想到这速度还挺快的,这么快就已经配到位了。

        这样的话,特调组的人员得到了很大充实,且这一部分人是专门处理异常的人员,经过了专门培训,对于特调组对付异常的帮助非常大。

        沈星感觉自己今后怕是出场才几率会越来越少了。

        “好的,我下午的时候过来一下,你们都在吧?”他回道。

        “这段时间没有什么异常案件,大家都在。”李乃婧道:“不仅我们这里异常案件少,就连鹤山大市那边,听说案件也少得可怜。”

        “这些特遣队这么牛吗?”沈星诧异。

        李乃婧摇头,“与他们关系不是太大,是异常案件本身在这段时间似乎有减少的趋势。”

        交谈片刻,挂掉电话后,沈星试着与“顾问”说了几句话,试图看一下它是否在这里。

        不过半个小时后都没有反应,他不再继续尝试。

        近期感觉总有些怪异,一个是异常的出现频率似乎在变化,有时候很多,有时候普通,有时候就像现在一样,出现的频率很少。

        此时沈星有一种冲动,直接进入夜隐组织内部,或是想办法去鹤山大市这一级别之上的特调组,看看他们组织内部关于异常的收集信息。

        这样的话,至少会让自己了解异常的历史,或者找到关于异常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答案。

        至少说起来,这对了解自己的记忆,以及找到叶听的下落肯定都有不小的帮助。

        而对可以让自己找到叶听的“顾问”,说实话,沈星此刻根本拿不准那家伙到底会不会骗自己。

        因为经过了面壁人的事件,他已经看清楚了“顾问”的嘴脸,这家伙的本质里其实透出一股满满的邪恶,是一个极其自私自利的异常。

        当然,今后如果有机会,沈星还会和这家伙过过招,再试一次。

        因为“顾问”的确有它的本事,对于信息的了解极其强大,必须好好利用。

        到了下午时分,天色逐渐转暗,天空聚集起了几朵乌云,不一会儿就稀稀落落的下起了小雨。

        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什么顾客,沈星把背包挎在肩上,拿出平时放在店里的雨伞,暂时把店门关了,打着伞往治安厅的方向走去。

        ……

        永建大厦37楼。

        夏红玉一觉醒来,看向窗外,发现天色已亮。

        放在枕边的手机此刻正传出震动,且伴随着清脆的鸟鸣声。

        正是这昨晚睡觉前调好的闹钟将她从睡梦中唤醒,而此时的夏红玉微微一愣,五指收紧,发现手上抓着的竟然是被褥。

        再一感应,自己竟然躺在床上,并不是记忆中昨晚坐在地板上、斜靠在卧室门后就睡着的那一幕。

        “怎么回事儿?”她感到诧异。

        仔细一想,难道是自己快睡着的时候,出于本能迷迷糊糊的自行爬上了床?

        这也不是不可能,或许是坐在地板上睡了一觉,醒来后觉得冷,迷糊中就爬到床上,盖上被褥继续睡觉。

        闹钟的时间较早,原本夏红玉是准备一早去鹤山大市出差的,但遭遇了昨晚上的事,她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再出去,只想赶紧处理好家中的麻烦,也就是那个刚刚买来的假人。

        从床上坐起来后,她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还没有睡够,但此刻一想到家中的诡异,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看了看床边的拖鞋,只有一只掉在地板上,而且并不整齐,很显然是自己无意识蹬掉后才造成这个样子。

        而另一只拖鞋昨晚跑上楼时跑掉了,此刻应该还在楼梯上,或是楼下的客厅中。

        夏红玉一手撑床,慢慢站起来,发现昨晚放在兜里的防狼电击器竟然还在,随手拿出来放在了床头柜上。

        她穿好拖鞋,光着一只脚走到卧室门前,扭动门锁后发现仍是反锁的,随即扭开反锁扣打开门走了出去。

        走廊上静悄悄地,隔壁的陈列室门也是关闭的,与往常一模一样,仿佛从来就没有被打开过。

        夏红玉手里攥着手机,原本准备出来看看,如果发现情形还是不对的话,再打电话报治安官。

        她迟疑片刻,还是伸手扭开了陈列室的门,轻轻推开,随即伸手进去按下了电灯开关。

        在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后,她的表情变得讶异,只见陈列室中间的那张木床上,规规矩矩的躺着那假人,仿佛一直都在那里,从来没有移动过。

        夏红玉有些畏惧的走进陈列室,小心翼翼的走到假人的木床旁边,低头看去,发现假人并没有什么变化,和昨天自己研究解剖时的情形一样。

        她仔细查看了对方躺着的位置,似乎在这木床上就没有移动过。

        “难道我真的在做梦?但鞋子真的跑掉了啊?”夏红玉低头看了一眼另一只光着的脚。

        她离开了陈列室,往楼下走去。

        还没下楼就看见金毛的嘴里叼着自己的拖鞋,在客厅里正欢快的跑来跑去。

        “毛毛,把拖鞋给我!”夏红玉立刻斥道。

        金毛吐出拖鞋一头钻进了狗窝,不再出来。

        夏红玉将拖鞋捡起来,去卫生间用清水冲洗了一阵,穿好后返回客厅,发现大妞仍是趴在沙发背上,目光如同从前,静静地盯着自己,无动于衷。

        客厅里的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东西掉落,或是被弄乱的痕迹。

        此刻夏红玉有些搞不清楚了,昨晚到底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她感觉脑袋更加昏沉。

        现在这个样子,再去出差肯定不行,所以夏红玉回到楼上的床上,拿出电话给公司助理打了过去,告知对方今天的行程取消,改天再去鹤山大市。

        电话刚挂没多久,楼下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然后是熟悉的脚步声,自己聘请的保姆到来。

        这保姆五十多岁的年纪,算是夏红玉的一个远房亲戚,不过人家很懂分寸,知道虽然与夏红玉有亲戚关系,但从来不拿这一点说事,仍旧如同一个普通保姆一般,该做什么做什么。

        而夏红玉也没有亏待过她,可以这么说,仅凭保姆一个人在这里工作,夏红玉给的报酬养着她们一家人三口人。

        夏红玉并没有下楼,而是走到二楼楼梯,对下方道:“姐,我再睡会儿,昨晚没睡好。你把客厅清扫一下,我看到毛毛又在掉毛了。”

        “好的,你快睡吧。”保姆在楼下点头,“我打扫完卫生后,给你炖一小锅香蟹粥,等你起床了都还热乎着。”

        “嗯。”夏红玉转身进厨房,关上门继续睡觉。

        保姆立刻忙碌起来,不过既然知道了夏红玉要休息,所以她得手脚虽然利索,但力度轻了很多,一举一动都生怕吵到屋里的主人。

        她先是将狗粮和猫粮换了新鲜的,然后给它们的食物盒里加了纯净水,然后把吸尘器打开,调整为静音模式,花了四十分钟将一楼几乎所有角落和地面都清扫了一遍。

        在此期间金毛和大妞都很老实,只是呆在原地,没有到处跑来跑去。

        很快保姆拿着吸尘器走向二楼,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扫除,一直到了二楼,然后是二楼的地板。

        来到走廊上后,她正要进入衣帽间整理衣物时,身后的一个房间门忽然传来嘎吱一声,扭头一瞧,发现刚才好像是关上的陈列室门,此刻打开了一条门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