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19章 活过来了?

第219章 活过来了?

        对于异瞳经常会不起作用、或者侦测不到异常的这一情况,一直以来,沈星其实已经有了部分猜测。

        这其实与自己的异瞳能否起作用的关键不大,而是与异常本身的特性有关。

        比如某个异常的特性,如果一直呈现在外,不管什么时候观察都有特性出现,这个时候异瞳能够很轻易就看见和辨别出这是异常。

        而如果某个异常的特性并非一直显现,而是在某个特定的情况和条件下、或者它本人的意愿之下才会出现的话,异瞳这个时候是没有办法发现的。

        因为异瞳发现异常,就是基于对方特性的显露。

        就好像姚童,在平常时候她只是一个精神分裂患者,她的黑暗异常停留在梦境中,此时的异瞳是怎么也发现不了的。

        而好像假洪斌这种异常,这家伙本就是真洪斌的一个模仿者,本身的存在就是以异常特性展露的形式,所以如果用异瞳观察的话,一看一个准。

        所以现在虽然沈星用异瞳看了一眼男孩木偶,没有见到红色气息,但这只代表当前的木偶没有什么可疑,却并不是最终结果。

        关闭异瞳后,沈星去了菲菲的卧室,将她的门关了过来,然后进入自己的卧室,也将门关上,只是都没有反锁。

        这样的话,不管那男孩木偶有没有问题,自己心里都能有个安稳。

        ……

        同一天晚上。

        凌晨三点十分。

        永建大厦37楼的复式住宅内,整个屋子静悄悄地,屋里一片黑暗,只有客厅内从窗户处传进来一些微末的光。

        白天的时候,在工人将夏红玉订制的木床送过来后,夏红玉将储物室的门打开,检查了一番那假人,发现并没有异样,假人的表面也没有被金毛给咬坏,所以她顺便就让工人们将假人搬运到了二楼自己的陈列室。

        这精致小巧的陈列室中,不仅有自己出售的各种医疗器械的微缩版,还有各类医学书籍?    以及一些自己喜爱并收藏的物品。

        那上次在沈星店中购买的眼瞳木雕?    就放在其中。

        至于刚刚拿回来的面壁人木雕,则是因为在外面通风静置的原因并没有放进去?    而是仍摆放在一楼客厅的窗户处。

        上次的假人移动事件?    经过治安官后来的判断,应该是金毛造成的?    因为在假人的衣服上发现了犬齿印。

        虽然衣服没有破裂,而且假人的皮肤也没有被咬破?    但假人脸上的口水?    以及衣服表面的犬齿都可以说明,金毛确实拖曳了假人。

        只是最后夏红玉说自己亲眼看见了假人在储物室的门口往内移动,但那个时候的金毛是在自己身后的,后来分析应该是当时假人并没有完全掉地上?    有一部分挂在了门上?    并且在夏红玉看见它的时候,挂着的那一部分正好掉落,导致像是往门内移动了一些。

        后来治安官还特意检查了一下假人本身,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不过饶是如此,夏红玉还是将储物室门关闭?    一直到工人们将自己订购的木床送来,放进了陈列室?    这才打开储物室。

        想来应该是自己多疑了,两名工人将这假人平放在木床上?    其中一人好奇还多嘴问了几句,夏红玉也耐心解释了一番。

        在吃了晚饭后?    她还去了陈列室?    翻开一本解剖学的书?    从这假人的身上拿出来了某些内脏器官,仔细研究了一下。

        这种感觉,让她想起了早年在医学院学习的日子。

        说实话,夏红玉本人其实胆子挺大的,当年第一次练胆量的时候,就在解剖室外和同学们点了叉烧饭一起吃,福尔马林混合着叉烧饭的味道,那种味道她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研究了一个多小时,她将所有拿出来的内脏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盖上这假人肚子上的皮肤。

        不过这一次,夏红玉没有再在这假人的身上搭盖任何东西,就让他这么直挺挺的躺在木床上,一眼就能看出是假人,这样反而不会有其他渗人的想法。

        锻炼完后,她早早上床休息,准备明天和公司的人出差去鹤山大市。

        这一觉,睡到凌晨三点十分忽然醒了过来。

        隔壁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打声,断断续续,正是这个声音将夏红玉吵醒的。

        她的意识清醒之后,微微愣住,因为自己卧室的隔壁就是陈列室,此刻那断断续续的敲打声,正是从陈列室中传出来的。

        不仅如此,夏红玉还听见了若有若无的呜咽声,这声音来自金毛,平时那家伙就经常发出这种声音。

        自己从陈列室出来的时候,虽然关上了门,但并没有反锁,所以金毛依然能够打开。

        夏红玉有些恼怒的从床上坐起,挠了挠睡得有些蓬乱的头发,穿好拖鞋下了床。

        正要打开床头的灯时,忽然听见卧室外的走廊传来了响动,仿佛有人在走路,但仔细听来却又不太像。

        她没有打开灯,而是立刻来到关闭的卧室门前,透过门下的缝隙,能够看见走廊外的感应灯此刻是亮着的。

        夏红玉暂时没有打开卧室门,而是蹲下来,看向这卧室门下的缝隙。

        此时那响动声再次出现,有点像是脚步,又有点像是拖行的声音,总之无法仔细分辨。

        夏红玉没来由的心脏突突直跳起来,皮肤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没有出声,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盯着门下的缝隙处传进来的走廊灯光。

        不多时,那声音消失,走廊外的感应灯也很快熄灭,不再亮起。

        夏红玉依旧能感到自己心跳加速,她好一阵子才缓和过来,慢慢站起,走回床头柜前从里面拿出防狼电击器,握在手中。

        然后又将手机放进睡衣的衣兜里,这才转身再次来到卧室门前拉开门走了出去。

        她并没有注意到,自从自己起床之后,隔壁那断断续续的敲打声已经不再响起。

        走廊外的感应灯立刻亮了起来,夏红玉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走廊四周,没有见到异常情况。

        她紧紧的捏着手里的防狼电击器,又看了一眼隔壁的陈列室门,果然是打开着的,只是里面此时没有亮灯,朦胧的黑暗中看不清楚是什么状况。

        她站在陈列室门口,想要叫一声“毛毛”,迟疑了片刻,还是没有出声。

        扭头看一眼通往一楼的楼梯口方向,那里安安静静的,也没有听到楼下有什么动静。

        收回目光,再次投向眼前的陈列室房间,夏红玉伸手进去打开了房间里的电灯。

        只见放在陈列室中间那张木床上,此刻空无一物,那假人又不见了!

        夏红玉此时认真回忆刚才听见的走廊传来的古怪声音,不像脚步声,却应该是什么东西拖行的声音。

        这么一想,难不成那假人又被金毛给叼住衣服拖走了?

        看来自己选择买这假人回来是一个错误,金毛似乎对这家伙比自己对它都还要感兴趣。

        在陈列室里仔细看了一遍,的确没有见到假人的踪影,应该刚才是被拖了出来,说不定已经下楼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夏红玉感到无语,来到楼梯口往下一瞧,下面一片昏暗,也看不清楚,楼梯的下方更是黑暗。

        她打开了楼梯口的电灯,一路走了下去,没有见到假人的影子,探头往一楼楼梯口下方看了一眼,猫舍中此时发出一声猫叫。

        通常大妞听见有人下楼的时候,都会叫一声,算是打招呼或者提醒下楼的人,它现在在窝里。

        而再一看金毛的狗舍中,一条金黄色尾巴露了半截在外面,显然金毛也在狗舍中。

        这一猫一狗竟然都在自己的窝里,难道金毛这么快就把假人拖下来扔到哪儿去了?

        难不成这家伙根本就没上楼?不可能。

        夏红玉将客厅的灯打开,往厨房和客厅房门方向的地上瞅了一眼,什么也没看见。

        当她转过身来,面对沙发和窗户的方向时,陡地一愣,眼睛瞪得滚圆,盯着前方。

        只见那假人背对着自己,站在沙发的一侧,面朝着窗户,仿佛正在观看窗外的夜景。

        这一幕将夏红玉吓了一跳,她的目光立刻注视假人的双腿。

        这假人的双腿中同样采用了有腿骨支撑的设计,只是腿骨是仿制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硬,但仅仅只是支撑自己身体的话,问题不大。

        反应过来后,夏红玉立刻看了看这假人身旁四周是否藏匿了什么人,否则假人根本不可能自己站起来。

        什么也没看到,夏红玉已经有了头皮发麻的感觉,她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假人的背影,不敢发出声音,只是感觉这假人似乎在喘气,身体微微起伏,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真实的一幕。

        现在的她已经有些无法正常思考。

        而此时的大妞和毛毛已经在自己的窝里,大妞不出现很正常,但通常如果夏红玉在这个时候来到一楼,金毛是不会还呆在狗窝中的,而是早就跑出来摇头摆尾了。

        现在看来,的确很反常。

        夏红玉将防狼电击器死死的握在手中,因为心中紧张,手指不自觉的微微用力了一些,按下了电击器的按钮,发出啪嚓的一道电击声。

        她吓得一个哆嗦,现在别说靠近那站立着不动的假人,就是再呆在客厅里的勇气都已经没有,忽然转过身,快速往楼梯上跑去。

        跑得用力了一点,右脚的拖鞋直接甩飞到了楼梯下,什么也顾不得了,夏红玉快速返回卧室,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迅速反锁了门,并且不放心的用脊背将门死死的抵住,生怕还会被人打开。

        呼呼的喘着气,夏红玉感觉到脊背、额头和手心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她此刻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无法再正常思考。

        片刻之后,忽然又开始担心此刻仍在窝里的一猫一狗起来。

        如果那假人会动,会不会伤害它们?

        这个念头刚刚起来没多久,一道走动的声音在二楼的楼梯口响起,有人上楼了。

        这声音夏红玉因为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外面,所以听得很清楚,由远及近,脚步声很缓慢,但一直在走,逐渐靠近了这个方向。

        此时她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感觉呼吸困难,似乎心脏都不再跳动。

        这是人的脚步声,不是狗,不是来自任何动物,而的的确确是人在走动!

        脚步声没有停留,在经过卧室门外的时候,径直走了过去,一直在走廊最里面响起,那个方向还有一间卧房,只是被作为客房平时没有人睡里面。

        夏红玉躲在卧室门后,听着脚步声走过去,她吓得慢慢的蹲了下来,但脊背依然抵着卧室的门,就这么一动不动。

        现在她想象不出外面的人,除了是那假人以外,还会是其他什么人。

        她可以想象得出那假人走路时的模样,表情生硬,肢体僵硬,走路的时候甚至连双脚都不会弯曲,情形诡异恐怖。

        这脚步声走过去后,似乎再也没有返回。

        夏红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由蹲姿改为了坐姿,直接坐在门后的地板上,脊背抵着门,她想要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报治安官。

        但又害怕碰到上次的情形,实际上可能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假人根本没有移动过。

        “会不会是最近太劳累、精神紧绷后的缘故?”夏红玉胡乱的猜测。

        否则假人怎么会走路?那又不是鬼!又不是妖怪!

        脑袋里一团乱麻,她感觉自己晕晕乎乎的,不过却再也没有听见走廊外出现脚步声,仿佛刚才发生的真是一场幻觉。

        渐渐地,坐在地上背靠着门的夏红玉有了迷糊的感觉,眼睛闭上,因为被惊吓过度后慢慢放松的原因,她竟然直接睡了过去。

        ……

        天色渐亮。

        手机悠扬婉转的闹铃将沈星从睡眠中唤醒。

        沈星伸了个拦腰,缓缓睁开眼,伸手过去,将闹铃给关闭。

        竖着耳朵一听,此时自己有着生物钟的菲菲通常已经自行起床了,并且正在卫生间里洗漱,可以听见洗漱的声音。

        但沈星听了片刻,什么也没有听见。

        “难道这小丫头的生物钟不灵了?”

        沈星抿嘴一笑,坐了起来,他能够想象得到这会儿自己过去把菲菲叫醒后,她一阵忙碌的样子。

        起床后打开卧室门,随即沈星愣住,就见菲菲早就已经起来了,此刻正站在客厅当中,侧面向着自己,面对着沙发的方向,一眼不眨的盯着什么。

        他一步走出卧室,转头看去,就见那原本坐在沙发上头上盖着一张枕巾的男孩木偶,此刻是站着的,且面向着这个方向,几乎与菲菲保持着对视。

        菲菲似乎表现的很镇定,没有表现出很害怕得样子,只是说话声不可避免的透出惊惧,开口道:“沈叔叔,我一出来,就发现他是站着的,你昨晚动过他吗?”

        “没有。”沈星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