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17章 寄错了?

第217章 寄错了?

        将假人的身体上盖了两层后,此时夏红玉算是不再担心金毛咬坏假人的皮肤了。

        只是这么一覆盖,夏红玉反而时不时会注意地上躺着的东西,心里总是有种渗人的感觉。

        接下来的时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也无法专心,目光总会不自觉的瞄向那覆盖的假人,她干脆关了电视,直接进了二楼的卧室。

        卧室里也有电视,只不过夏红玉已经没有心情看,靠在床上看了一会儿医疗器械方面的书,又随便捡起一本人生哲理类的散文翻了一阵,这才去卧室的卫生间洗漱,然后回到床上关灯睡觉。

        以前最开始一个人居住的时候,因为刚刚离婚,心里还处于伤痛的恢复期,她在睡觉时会把猫猫狗狗放进卧室,让这俩家伙趴床上,感觉有了陪伴,心里也算找到了慰藉。

        但后来夏红玉发现这俩货实在是不能纵容,大妞没事会用它那锋利的猫爪将被褥划破,划破也就算了,有时候还会钻到里面去,再撒泡尿出来。

        而金毛倒是要老实些,最多会撕烂被褥被套,还不至于在床上留下印记,不过这家伙脱毛的速度太快了,虽然经常洗澡,但那一身黄毛脱得更快,弄得夏红玉时不时嘴里就会出现几根毛。

        后来她将这俩货赶了出去,睡觉也提前把卧室门给关上。

        只是金毛和大妞刚开始没有帝皇级待遇了还不太习惯,每晚在卧室门外金毛呜咽个不停,大妞则是用爪子挠门。

        夏红玉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总算把这俩家伙给教会在楼梯下自己的家里睡觉。

        但她的卧室基本都是关着的,因为保不准哪天不注意打开后,这一猫一狗立刻就会往向往已久的床上跑。

        毕竟论柔软程度,那猫窝狗窝哪里有这种大床舒服。

        一觉醒来,夏红玉是被狗吠声给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睁开眼,记得刚才金毛叫了好几声,但因为自己是从睡梦中惊醒,暂时分不清楚金毛是在门外叫,还是在一楼叫。

        夏红玉的第一个反应是金毛和大妞之间又闹情绪了,肯定想进卧室睡觉,此刻又在卧室门外乱吠。

        她有些恼怒的从床上坐起来,撒好拖鞋走到门边,因为金毛这货站起来有一人多高,而且平时会用狗爪子下压开锁,所以夏红玉关门后一般都是反锁起来。

        她先是打开卧室的灯,然后扭开反锁扣,打开门,低头一瞧。

        外面静悄悄地,没有见到任何东西。

        夏红玉把脑袋探到走廊外,左右看了看,这走廊里是感应灯,只要有人或者动物经过,它会自动亮起,而并非声控。

        但此刻走廊的灯在她探头出去后才亮了起来,说明之前一直是关闭的状态。

        没有听见金毛跑动的声音,这家伙不可能这么一会儿就从二楼跑到了一楼。

        夏红玉来到走廊上,下意识的走到通往一楼的楼梯位置站定,低头往一楼的宽敞客厅看去,因为走廊上有灯光,此时照射了一部分楼下的客厅,这使得她大概可以看见客厅中间位置。

        只见沙发前那豪华大茶几的旁边,原本摆放着解剖教学用的假人位置,此刻覆盖在上面的被子已经掉落在一旁,没有看见假人的身影。

        夏红玉感到诧异,稍微挪动了一下站着的位置,看向客厅的另一边,发现距离被子的不远处,那原本搭在假人最里面一层的薄毛毯,此刻同样掉在地板上。

        夏红玉的第一个反应是,假人肯定被金毛给拖走了!

        她心中一惊,生怕金毛咬坏这价格不菲的假人,其实价钱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是这东西本来就不在市场上公开销售,是自己好不容易托了关系才买到。

        如果被损坏,可能再也买不来第二具了。

        这么一想,夏红玉立刻噔噔噔噔的跑下楼去,在楼下楼梯口的位置打开了客厅的电灯,充足的灯光瞬间使得房间一片明亮。

        她立刻扭头四处寻找,同时开口喊道:“毛毛,你把假人拖哪儿去了?快出来!”

        但并没有见到金毛的身影,也没有听见狗吠。

        “毛毛!”

        夏红玉气急败坏,一边喊,一边跑到狗窝那儿看了一眼,的确没有见到金毛。

        走出来一抬头,就见大妞蹲在那落地窗旁的沙发背上,全身的猫毛微微炸起,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没有任何表示。

        夏红玉知道大妞平时特立独行,对谁都爱搭不理的样子,也别指望它能帮上自己什么忙。

        她当即去客厅门口看了一眼,没有发现,转身又去厨房走了一圈,还是什么也没见到。

        随即对着通往储物室的那条小走廊走去,走廊的感应灯立刻亮起,在亮起的瞬间,夏红玉当即见到一双裸|露的脚在储物室的门口位置,然后忽然一动,这双脚明显往里面平行移动了少许。

        她蓦地一惊,叫道:“毛毛,别拖了!松口!不然我不给你吃东西!”

        话落,又见那双脚再次往储物室里平移了一些,夏红玉气不打一处来,快步走了过去,低头往有些黑暗的储物室中看去,黑暗中似有似无看见了假人趴在地上的身体,但看不见金毛。

        她立刻伸手到门边,打开了储物室的灯。

        灯光亮起的瞬间,夏红玉微微一愣,只见假人的确趴在地上,此时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拖进了储物室内,不过假人的四周并没有见到金毛的身影。

        抬头仔细看了一眼储物室中的场景,这储物室并不大,大概十五平米,一眼就可以看遍所有角落,都没有见到金毛。

        夏红玉想着这家伙可能听见自己走过来了,所以躲在某个行李箱的后方,正要步入房间里查找时,她身后不远处的走廊口,忽然传来一阵窸窣声。

        扭头一瞧,只见金毛站在那儿,尾巴微微摆动,歪着脑袋盯着自己。

        夏红玉初始感觉惊讶,只是盯着金毛。

        随即就见这家伙忽然张嘴汪汪汪的叫了三声,也不过来,就在那里摆动着尾巴。

        就在此时,一个念头从夏红玉的脑海中冒出。

        “如果金毛在走廊口,那刚才是谁把假人拖进储物室的?!”

        她刚才明明亲眼目睹这假人的身体在往内移动。

        这个想法一出现,夏红玉想都没有多想,立刻一把抓住门把手,将这储物室的门猛地关上,仓促之下,连储物室里的电灯都还是打开的。

        她当即对仍旧站在走廊口的金毛道:“毛毛,去……去……拿钥匙,茶几……抽屉里。”

        金毛似乎能听懂她的大部分话,转身就跑到茶几前,先是在其中一个抽屉前嗅了嗅,然后伸出爪子在这抽屉前方刨了好几下,却无法打开。

        “呜呜——”

        呜咽了几声,金毛又跑回了走廊口,对着夏红玉“汪汪”的连续叫了两下。

        夏红玉意识到它打不开抽屉,心急如焚,又不敢放开门把手。

        她深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耳朵贴到储物室的门上,仔细一听。

        没有听见里面有任何响动,夏红玉当即双腿弯曲,做出跑步的姿势,快速放开门把手冲向了客厅,来到茶几前方一把拉开装钥匙的抽屉,将一串屋里房门的钥匙拿出来捏在手中,迅速又转身冲向储物室。

        到了储物室门前时,先是一把抓住了门把手,以防里面有人打开门,然后才把贴着储物室标签的钥匙插入锁孔中,迅速反方向扭了两转,发出两次咔哒声,终于将门反锁。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做完这些后,夏红玉这才提心吊胆的回过神来,感觉双腿有些发软,全身开始止不住的轻微颤抖。

        此时金毛摇着尾巴走了过来,低头在储物室的门口到处嗅来嗅去。

        夏红玉准备去拿手机报治安官,但还是先趴在门上听了片刻,里面和刚才一样,没有一点声音传出。

        可刚才自己明明看见了那假人在往储物室里移动,最开始还以为是毛毛在里面拉扯,结果发现毛毛竟然站在自己身后,这让夏红玉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现在直觉认为,那储物室中可能藏着一个小偷或是其他人,不知怎么为什么要将自己刚买的假人拖进去。

        略一考虑,现在没有办法,只能先报治安官来了再说。

        让金毛在这储物室门口守着,夏红玉快速跑上楼,先是抓住自己的手机,然后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防狼电击器,按了一下开关,发出噼啪的电击声,这才往楼下而去。

        一边下楼,一边拨打了电话。

        大约十分钟左右,两名男性治安官到来。

        不过在夏红玉将储物室门打开后,治安官并没有在里面发现其他人员,除了地上一直趴在那儿的假人。

        对于这个假人,夏红玉做了好一番解释,言明自己是做医疗器械生意的,这个假人是用来平时展示给客户医疗器械的使用方法。

        两名治安官检查过后没有过多询问,并顺带将夏红玉家里的其他房间都检查了一遍,一路上除了金毛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以外,那大妞还是趴在沙发背上,静静地盯着所有人的动作,只是此时它已经没有再炸毛。

        大约半个小时,两名治安官排除了有人非法入侵民宅的可能,给报案中心做了回复,又对夏红玉交代了一番一个人居住的注意事项,这才离去。

        在他们走后,夏红玉还是将储物室连同那假人一起反锁在里面,暂时没有去碰。

        准备等第二天自己预订的木床到了之后,再将这门给打开。

        ……

        第二天。

        沈星选择提前关了木雕店,和菲菲一起回到家里。

        这两天开店后,生意再次开始兴隆起来,并没有因为他开店的时间断断续续而受到影响。

        再加上昨天才以两万的价格将面壁人木雕卖了出去,沈星不是那种以赚钱为首要目标的人,兜里有了一些富余的钱后,他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除非在店里制作木雕,一时投入进去忘记了时间,否则接了菲菲回家做饭,晚餐后两人再出去溜达一圈,回来选择继续做木雕,到点了倒头就睡,这才是沈星当前想象中的美好生活。

        不过今天选择早点回家还有一个原因,那是因为给菲菲购买的礼物,也就是那大人偶终于邮寄来了。

        到来的时间足足比沈星预计的晚了两天。

        菲菲高兴坏了,连书包都没放下,就将沈星手里抱着的大人偶拖了下去。

        这人偶稍微有些沉,但菲菲还勉强拿得了,把人偶放在客厅地上,拿来一把小剪刀将外包装小心翼翼的剪掉,生怕伤到了里面的人偶。

        沈星见她仔细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回到自己的卧室,将已经完工的种婆iv木雕放在工作台上,然后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准备去厨房把里的菜洗了切好。

        等待会儿吃了饭散了步,再回来把面壁人的特性给吸收了看看,能不能再提升点能力。

        可刚刚走出卫生间时,沈星忽然见到菲菲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小姑娘背上的书包此时已经放了下来,站在那里,用一种哀怨的小眼神看着自己。

        “发生什么事了?”沈星微笑道。

        菲菲往旁边移了一步,让出身后,指着后方的人偶说道:“你不是说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吗?怎么是这样的?”

        沈星瞧去,整个人愣住,只见眼前坐在地上的人偶并非之前自己购买的那个,而是一个黑色短发、穿着淡紫色西服的男子人偶。

        这男子五官清秀,看样子非常年轻,应该不足二十岁,且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不过这的确不是自己购买的那美丽的、且还穿着古装的女孩人偶——长歌。

        通常一个人偶的衣服上还会有吊牌,上面写着该人偶的名字和一些参数,但这男子人偶的身上并没有吊牌,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沈星靠近几步,仔细凑到这人偶的面前,看了看他的面部线条和身上的衣服。

        这男子人偶的做工同样非常精细,且手法应该也是出自那叫莫图的精雕大师,沈星作为这方面的行家里手,一眼就能辨别出个大概。

        只是自己明明见对方把那叫长歌的女孩人偶拿进了商店里屋,应该是去打包去了,可为什么现在收到的会是这男子?

        难道是那店家给邮寄错了?或是欺骗自己,故意用另一个质量差一大截、会产生恐怖谷效应的人偶来故意以次充好?

        看着眼前的这男孩人偶,做工同样非常精细,其那身西服面料也不差,就这种品质,沈星直觉认为不比那女孩长歌差到哪儿去。

        “可能店家真寄错了,等我问问他。”

        他安慰了一句菲菲,回卧室去找从那人偶店铺拿回家来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