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16章 解剖教学的假人

第216章 解剖教学的假人

        眼前站着的女子,是沈星开店以来的第一个贵客,夏红玉。

        也就是上次、也是第一次买走眼瞳木雕的人。

        沈星有印象,因为收银台的抽屉里还放着夏红玉当时给自己的名片,他记得对方是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总经理,至于是那公司叫什么名字则忘记了。

        这一次夏红玉穿了一套老红色的女士西服,九分裤,高跟鞋的鞋跟依旧很高,头发还和之前一样,一个大大的波浪卷。

        这女人手里的包则换了一个,不再是驴牌,不过依旧是名贵品牌。

        “稀客稀客。”沈星放下手中的活,把手套脱下,站了起来。

        夏红玉则笑眯眯的道:“没有打扰你吧?”

        “没有,没有。”沈星摆了摆手,“在哪儿都是工作,店里没客人的时候,我闲不下来就会一直做木雕。”

        夏红玉指着木架上正在静置通风的那面壁人木雕,道:“这件作品……的创意是什么?”

        沈星抬头看了一眼,回道:“这是我刚刚完成的木雕,才上蜡,主要想表达的是生活中不同的人复杂的内心世界,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是对生活的纠缠,或者人性的复杂和难以理解。”

        顿了顿,沈星笑了起来,“其实我只能算是抛砖引玉,或许每一个人看见它,都有自己的理解。”

        夏红玉若有所思的点头,仔细的打量着这些重合在一起的身体。

        片刻后,她默默开口道:“我所感觉到的,是一种用畸形的复杂体,代表了每个人心里最深处的扭曲。”

        沈星拍了拍手,赞道:“这个理解很深刻,而且点出了人性的事实。”

        这个马屁必须拍,而且还要拍得刚刚好,毕竟眼前这女人可是一个当初购买眼瞳木雕时、连价格都不还的金主。

        沈星还记得,自己当时要价一万五,本来想着等对方还个价,最后一万二卖掉也很理想。

        哪知夏红玉直接没还价,让他包好就拿走了。

        “这个作品卖不卖?”夏红玉问道。

        “卖,当然卖了。”沈星点头。

        走到一旁给夏红玉泡了一杯茶,让这金主坐下慢慢聊。

        “是什么原因让你想着制作这样的作品的?”夏红玉饶有兴致的问。

        沈星道:“一些经历。”

        夏红玉拿起茶杯轻轻吹了一下,但因为茶水还很烫,所以并没有喝,而是又放下,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沈星呵呵一笑,没有回答,问道:“夏总,到这里之前你是不是去过我以前那个老店的位置?”

        夏红玉点头,“看见那老店门面旁边贴了一张你留下的告示,所以跟着找来了。不过那告示基本快脱落,字体也有些模糊不清了。”

        “没事,老顾客差不多都知道这个位置了。”沈星笑道:“你是最后一个。”

        夏红玉抿嘴微笑道:“常年在外出差奔波,很少有时间闲下来。这不一有时间,就想着到你这儿来看看。对了,刚刚我们说的这件木雕,叫什么名字?”

        沈星略一沉吟,“没有名字,因为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会一样。”

        “那你总不会胡乱叫吧?”夏红玉道。

        沈星摇头,“不会,每一件作品我都有自己的叫法。”

        “好吧。”夏红玉耸了耸肩,将稍微变温一些的茶水送入口中,轻轻喝了一小口,问道:“多少钱?”

        “两万。”沈星早已做好了定价。

        夏红玉这次同样没有还价,而是继续问道:“现在拿走可以吗?”

        沈星点头,“让它再静置片刻,一会儿我给你打包好,你回家后小心拿出来放在通风的地方,多放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好的。”夏红玉起身又走到那面壁人木雕前方,仔细端详。

        看得出来,这女人可能是因为曾经学医的原因,对于人体部位的兴趣非常大,特别是该部位如果透出一种荒诞、诡异的元素时,她更是爱不释手。

        比如此刻店里还有其他带有灵蕴的木雕作品,比如面具、衣柜、楼梯等等,特别是楼梯下方的小水池,在注入清水后还能冒出大量白雾,但夏红玉却看都没看。

        与沈星又闲聊了片刻,夏红玉能够感觉得出,沈星的个人经历其实非常丰富,并不是一个整天宅在家里,闷头琢磨怎么做木雕的人。

        虽然她又看了一下沈星正在制作的种婆iv的木雕,感觉更是有些惊异。

        种婆iv那大量长发几乎已经拖地的造型,让夏红玉惊叹沈星的想象力,这种婆木雕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从电影里走出的人物,透出神奇和诡秘。

        对于那种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的男子,对这种造型的木雕,应该是非常符合他们的欣赏角度的,不愁卖不出去。

        当然,夏红玉不知道沈星并不打算雕刻种婆的木雕用来销售,他制作这玩意儿纯粹是为了自己保命。

        在木雕店里待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沈星用一个泡沫箱子替夏红玉装好了面壁人木雕,并为她送到停在街边的车上。

        夏红玉驾车离开,一路向云谷市的永建大厦驶去。

        位于永健大厦的家,是夏红玉在离婚之后买的,那个时候她依靠自己经营的医疗器械公司赚了一笔钱,想着今后要对自己好点,一咬牙买了位于大厦37楼的住宅。

        这是一个复式住宅,面积很大,装修富丽堂皇,家里面的家具同样价值不菲。

        夏红玉平时因为工作很忙的原因,很少回家,她并没有孩子,一个人住在这里,为了让家里不至于太过冷清,养了一条狗和一只猫。

        平时请了保姆定期过来打扫家务,并给猫狗喂食和清理卫生。

        在大厦的停车场停好车,乘坐电梯回到家里,此时保姆已经离开,不过在厨房里留了晚上的饭菜。

        这些饭菜都是按照夏红玉提供的食谱制作,讲究了营养的同时,饭菜的量也不多,避免了浪费。

        等她要的时候,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后就可以吃。

        夏红玉将沈星为她装好的泡沫箱拿进家中,这东西并不重,她一个人用一只手就可以提起来。

        进了家门后,一条硕大的金毛跑了过来,在她脚旁上蹿下跳的欢迎,而那只灰色的短毛猫却没有靠近,而是蜷缩在沙发靠墙的一角,抬起头看了这边一眼,轻轻叫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夏红玉害怕金毛把木雕的泡沫箱撞坏,赶紧把箱子放在鞋柜上方,这才换好鞋子。

        此时她抬头看了一眼客厅,发现里面的地板上摆放了一个巨大的盒子,大概有一人多长,看样子似乎里面就装了一个人。

        走了过去,拿起盒子上的一张留言卡片,夏红玉认真看了看,上面是送货上门的留言,应该是保姆让放在这里的。

        这大盒子里的确躺着一个人,不过却是一个假人,是夏红玉上个月在网上订购的一个专门用于解剖学教学应用的一比一的仿真假人。

        出于对医学的热爱,就好像喜欢沈星雕刻的身体部位的木雕一样,夏红玉同样喜爱研究和收藏这些在旁人看来与众不同的东西。

        她先去换了一身舒适的居家服,然后拿了一把剪刀过来,先将从沈星那里买来的木雕箱子打开,然后将木雕小心取出,放在窗户旁一个花盆架上,固定好,以防掉落。

        这里较易通风,而且那只短毛猫“大妞”从来都不会攀爬花架,算是较为温顺的类型,除了有历来不怎么理会主人的这个缺点。

        然后夏红玉将目标放在那仿真假人的大盒子上,将这巨大盒子的封条用剪刀慢慢剪开,打开后取出了里面的大量泡沫,再解开透明包装袋,露出了里面一个完整的人体。

        这是一个男人的身体,表面穿了一套灰白色的短袖短裤,面部五官并不太像真人,毕竟这只是一个用来教学的假人。

        假人的身体结构与常人无异,且肚子是用磁性贴合的,可以随时打开,肚内的五脏六腑一应俱全,可以单独的拿出来,就连后脑勺也都可以揭开。

        这假人很重,夏红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将他整个取出,平放在木地板上,随即将装运过来的包装盒和填塞在盒子空间内的废纸装好,打开客厅门抱出去放在了外面。

        这种纸盒子是保洁员的最爱,因为收走后还可以卖点钱,所以通常放在门外后,很快就会被他们拿走。

        不仅如此,保洁员还会顺势将住户的门外打扫干净,算是一种回报。

        回来后,夏红玉又用一张湿毛巾将仿真人的表面擦拭了两遍,确保上面没有蒙灰后,这才让其规规整整的平躺在客厅沙发前的毛地毯上。

        自己的收藏间在二楼,但她自己力气小,无法将这沉重的假人运上去。

        不过夏红玉曾在家具公司订做了一个专门拜访这种假人的木床,说是明天送货过来,到时候正好可以让送货的工人帮忙把假人抬上去放好。

        在她去洗手休息的时候,那条金毛狗屁颠颠的跑到假人的一侧,到处嗅来嗅去,不一会儿就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夏红玉出去后见到这一幕,没好气的道:“毛毛,不准舔!老娘好不容易才擦干净,现在上面全是你的口水。”

        这金毛似乎听得懂主人的话,立刻收口,走到一旁,就在假人的脑袋前面趴下,抬起头伸出舌头,注视着夏红玉。

        夏红玉则是去了厨房,准备用咖啡机煮一些咖啡,正在往机器里面倒咖啡豆时,客厅外沙发上方的那只名叫大妞的短毛猫站起来,两只前爪前伸,屁股一撅,全身上下的毛慢慢竖起,又缓缓落下。

        伸了个懒腰后,它跳下沙发,迈着优雅的猫步从金毛旁边走过。

        这一猫一狗彼此都已经很熟悉了,那句“猫狗之仇不共戴天”的俗语,在它们这里完全无法灵验。

        金毛撇头看了大妞一眼,就见大妞微微一跳,跳到了躺着的家人胸前,鼻子轻轻耸动,在假人的肚子和前胸嗅了起来。

        当然,在这假人的身上刚才已经留下了金毛的些许狗味,这种味道大妞非常熟悉。

        它继续嗅探着,似乎有一种让它无法停止的东西。

        当嗅到这假人的下巴时,忽然之间,大妞仿佛触电一般一弹而起,发出一声惨烈的猫叫,落下时已经跳到了通向二楼的楼梯台阶上,看都没看,快速跑上了二楼。

        听见这猫叫声,夏红玉微微一惊,快速走出厨房看了一眼,就见金毛仍旧趴在原地,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

        夏红玉纳闷的看着这一切,没有见到大妞的身影,但刚才听声音的确是大妞在叫。

        “毛毛,你是不是欺负大妞了?”

        在她想来,这一猫一狗已经很久没有打过架了,可以说彼此之间关系已经很融洽,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啊,除非是在抢食物。

        “嗷呜——”

        金毛发出一声委屈的嚎叫,站起身甩了甩尾巴,有苦说不出的掉头离去。

        夏红玉走到躺在地上的假人前方,看了看二楼的方向,没有见到大妞,又看了看被冤枉了的金毛,发现那家伙已经钻进窗帘下,只露出一抹金黄色的尾巴。

        她笑了笑,回到厨房继续煮咖啡,然后又将自己的食物放进微波炉里热了热,给一猫一狗做了两小盆的猫粮和狗粮。

        分别抬出去,放在楼梯下,那里是这俩家伙吃饭和睡觉的地方。

        不一会儿就见大妞从二楼跑了下来,钻到楼梯下面,开始享用美食,而毛毛也才窗帘后跑了出来,对着夏红玉摇了会儿尾巴,这才跑去吃东西。

        有了这俩家伙在屋里,夏红玉感觉到了不少快乐,离婚前的那些不愉快的事,如今她很少才会想起。

        自己吃了东西,把碗碟洗干净,然后倒了被咖啡坐在客厅看了会电视,又刷了片刻手机。

        外面的天色慢慢黑暗下来,夏红玉打开私人健身房中的跑步机,调至快走模式,然后开始锻炼。

        金毛不时会跑进来看看,然后一晃又没了踪影,而大妞则是吃饱后一直是猫舍里卧着,偶尔会起身去厨房里转转。

        等夏红玉锻炼完后,刚好回到客厅时,就见金毛又在舔那假人的脸颊,弄得到处都是口水,湿黏黏的。

        夏红玉立刻一声娇叱,吓得金毛一抖,夹着尾巴就跑。

        夏红玉无奈,拿了赶紧的湿毛巾过来,又给假人的脸上擦拭干净,想着这样肯定不行,她担心可能不到第二天金毛就会把假人的皮肤给咬破。

        想了想,起身去找了一块平时很少用的薄毛毯,过来给假人的全身都盖住,然后将毛毯的边沿折过来,用力塞入假人身下,以防被金毛用嘴扯开。

        做完这些后,夏红玉起身看了看,感觉应该没问题了,转身时,一股异样感忽然填塞心间。

        她回头再次看了一眼被毛毯盖住的这假人,粗略一看时,地上的场景竟然像极了停尸房中用白布搭在死人身上的一幕。

        夏红玉没来由感觉到了一阵冷意,一个激灵,扭头就走,又去找了一张大一点的被子抱过来,整个搭在了这假人的身上。

        这么后退两步看上去,虽然还是有人形的凸起部分,但好在没有了刚才看见时的那种惊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