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12章 面壁人:解脱(终)(5300字,求月票!)

第212章 面壁人:解脱(终)(5300字,求月票!)

        对于异常的形成和来源,沈星一直以来都认为这是一个天大的迷。

        而如今,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在自己遭遇了面壁人之后的这一刻,他终于发现似乎在接近某个真相,接近异常是如何形成的谜底。

        父母的压迫,导致小森逆来顺受,但实际情况是这样吗?

        实际的情况是小森内心的反叛越来越严重,看似在被压抑,实际上父母的行为已经在迫使他走上另外一条谁也无法意识到的诡异道路。

        在现实生活中,自己既然无法左右自己的生活,只能听从父母的摆布,那就找到一个自己能够逃避的空间,形成独立的意识世界。

        而可以让小森逃避和暂时获得安全感的空间,正是面壁的这个范围,在这个范围内,他的意识世界慢慢形成,也就是那与沈星对话的异常。

        除此之外,一旦离开了面壁空间,脱离了自己形成的世界,他又会陷入被父母完全掌控的、不属于自己的生活中。

        只是沈星很清楚,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最终这面壁的空间会替代他被压迫的现实,取代现实中逆来顺受的自己,形成一个诡异的、畸形的、完全无法再用现实来衡量的异常。

        也就是,这个异常就是此刻正在进行意识转换的小森,而并非鬼魂,并非某个未知的不可名状的异物,并非沈星之前所理解的任何奇异事件或者生物。

        当小森的意识空间完全转换时,就是他真正成为一只异常的时候,而现在和沈星谈话的那个无形的异常,则可以理解为只是小森当前的意识所形成的最初形态。

        这已经是苗头。

        “你怎么还没走?”

        在小森那还没有形成异常的黑暗意识,问出这句话之后,沈星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对其进行了反问。

        “你喜欢这样吗?”

        小森的黑暗意识在大约十秒之后才回答,“喜欢,我大爱这种感觉,谁也无法从我这里带走它!”

        “可白天你的本能却在拒绝它的出现。”沈星提醒道。

        “那只是本能,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也不能真正的表明我的态度。”黑暗意识想都没想的回答。

        “那你的本能拒绝表明了什么?”沈星又问。

        “它是我之前懦弱的延续,嘿嘿……”

        小森的黑暗意识似乎已经形成了一套自我完善的理论体系,如果想着要通过这套体系攻破对方,让他露出漏洞的话,可能会非常困难。

        沈星心如电转,估摸着这样下去,说服不了这孩子,因为长期的生活压力已经让他的心思变成畸形,有一种另类的、极端可怕的强大。

        “嘿嘿……所以从现在开始,这是我的世界,我不会再那么懦弱,那么无助,那么让人随意摆布。”黑暗意识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现在只要我想,我可以让那些我痛恨的人,立刻去死!”黑暗意识的声音在房间的四周游荡,来来去去,很快响彻沈星耳边,“甚至是你。”

        沈星立刻调换了停留的方位,出现在客厅中。

        不过同一时刻,耳边的声音继续响起,“现在屋里都是黑暗,他们睡着了,这是独属于我的空间,我的世界!你……那儿都别想去!”

        “我可没想逃走。”沈星笑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父母是否真的睡着,否则他们看见你这个模样,可能会气急攻心,有性命之忧。”

        话落,周围的空气明显一震,似乎小森的黑暗意识在这一刻有了松动,可能也有了担心的情绪出现。

        不过随即那种无形的压力再次形成。

        沈星知道他的黑暗意识已经变得极为强大,自己短短几句话不可能起到改变他想法的决定作用。

        他再次开口道:“如果如你刚才所说,你可以让你痛恨的人立刻去死,那请问,你恨你父母吗?”

        此话一出,那让人窒息的气氛再次震动,片刻后,小森的黑暗意识回道:“不关你的事。”

        沈星继续开口:“你恨他们,只是暂时没想过要对他们动手,但请你相信我,这只是暂时的。你已经开始积压这种情绪,等哪天积压不住的时候,就会爆发。而那个时候爆发的后果,对你将会是毁灭性的。”

        顿了顿又道:“或许到了那天你会感到很爽快,但在此之后就会陷入无休无止的内疚中,没有什么回忆会比这更为难过,相信我。”

        小森的黑暗意识没有回答,仿佛已经离去。

        但沈星知道,他还在附近,因为那诡异的氛围一直都没消失。

        “或许,你可以尝试换一种方法,与他们沟通。比如,直接告诉他们你要休息,你已经承受不了繁重的学业和各种兴趣班培训,你需要放松,需要快乐……”

        “不,不可能!不!”

        沈星的话没说完,已经被小森的黑暗意识给打断。

        “你试过了吗?”

        “不用试,不用试我都知道,不用试!”

        此时小森的黑暗意识中,仿佛已经看见父亲那张愤怒的脸,他还能感觉到屁股的尾脊骨、刚才被父亲踢中的地方此刻仍在微微作痛,脸上的巴掌也还有火辣辣的疼痛感。

        此刻他的黑暗意识,还没有完全形成与父母的指令展开对抗的状态,还只是一种本能的抗拒,这种抗拒是悄悄地,不过已经在积累和慢慢变得强大。

        沈星很清楚,现在或许是小森最后回头与转折的机会,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一个叫“面壁人”的异常会最终成型。

        在灭掉其双亲后,还会不断的吞噬其他有相同境遇,或者是相同情绪的人,将他们转变异常,转变为自己的其中一种形态。

        “有的时候,你不试一下,永远不知道其实你能够做到!”沈星语气坚定而缓慢的道:“你以为面壁就是最好的逃脱压力、逃脱控制、让你感到放松的方式吗?这只是你的借口,是你不敢面对困难、不敢解决问题的表现,是一种极为懦弱的选择!”

        黑暗意识没有说话,显然在思考着。

        沈星继续道:“现在选择了懦弱,它将会陪伴你终生。你想想,即便是你的父母,他们这么培养你,难道会是让你最终变得更加懦弱?他们只是想要你变得强大起来,只不过方法用错了,这才造就了现在的你。这一点希望你自己要有清醒认识,而不是在他们错误的压迫下甘于堕落,一错再错。”

        “我……我要怎么说?”黑暗意识迟疑片刻,忽然开口。

        “直接告诉他们,说你已经受够了,你将会有自己的思考和选择,而不是完全按照他们的命令去做。”沈星语气郑重,“告诉他们,从现在开始你要选择自己的生活和学习方式,而不是完全按照他们规定的所有要求,最后活成他们的傀儡,一个除了学习、没有任何快乐、没有任何想法、整天只会按部就班的废物!”

        此话一出,周围黑暗中的空气一荡,那诡异氛围瞬间消失无踪,房间里安安静静,落针可闻。

        沈星的视角转换,回到小森的卧室中,见他不再是面壁站立着,而是已经转过身,泪流满面。

        他哭得很伤心,就如刚才无意中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人告诉他,自己必须坚强去面对,而不是选择在逼仄、狭小的空间里躲避来自父母那滔天的压力。

        说实话,在没有与刚才梦中那人对话之前,来自小森的想法中,一股想要灭掉生活,灭掉所有的想法已经在萌芽。

        而此刻这想法,却暂时被那人用他的话给压了下去。

        小森并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黑暗意识与沈星有过交流,他只认为是自己做了个梦。

        梦中醒来,自己和以前一样,站在面对墙壁的角落里,孤零零的一个人。

        小声的哭泣着,他的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虽然没有披外衣的确有点冷,但现在最冷的地方,却是小森的心脏。

        他一边哭着,谨记着梦中那人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一边挪步往小卧室的门口走去,身体因为哭泣而颤抖抽搐,来到门口后,走向客厅。

        此时小森止住了哭声,那是迫于对父母的恐惧所造成的本能行为,不敢弄出声音害怕吵醒他们。

        但他的眼泪依旧在不停的滚落,满脸都是泪痕,略有些婴儿肥的脸,一片通红。

        一步步走向父母的卧室,卧室门并没有关,此时心中有一个声音升起,似乎在叫他放弃,赶紧转身回去,千万不要去触碰父母的霉头。

        小森站在主卧室的门口颤抖着,不停的颤抖着。

        沈星位于高空注视着他那弱小的身影,看着那微微发颤的衣襟,目不转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森终于忍住了心中想要返回去的想法,往前一步,走进了父母的卧室。

        “爸爸,妈妈……”

        他嘴唇微张,喊出了声,同时眼泪哗哗流下,带着明显的哭腔。

        其父母猛地一惊,双双醒来,母亲惊讶道:“小森,你这是怎么呢?是做噩梦了吗?”

        父亲也满脸惊讶,猜测着同一个原因。

        小森摇着头,开口道:“不是,妈妈,爸爸,有……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们,我……我……”

        “你什么?”父亲不解问。

        他的第二个猜测是,这小子可能做了什么错事,睡着后内心不安,所以才起来坦白。

        难道是将家里的什么贵重东西损坏了?

        可钱基本全花在孩子的教育上了,家里有贵重东西吗?

        小森依旧在摇着头,嘴唇打着哆嗦,好半天才理顺,颤颤惊惊的道:“我想……做自己。”

        “你说什么?”父亲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母亲也从床的那头撒好拖鞋,绕着床走了一圈,来到小森的旁边。

        “你要做自己什么?”

        小森终于有了勇气,虽然本能的在面对父母时感到恐惧,但他依然说道:“我想,自己选择学习什么,我不要……你们给我安排……”

        “你是不是没有睡醒?”母亲把卧室灯打开,走过来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也没有发烧啊!”

        小森仿佛下定了决心,不再胆怯,伸手打掉了母亲摸自己额头的手,嗓音也提高了几分,“妈妈,我要自己决定学什么,你们……不能一直……给我压力,我受不了,我快要疯了……”

        “你再说一次?”父亲的脸色顿时阴沉起来。

        小森一惊,内心深处那熟悉的寒意涌起,但他当即表情变得坚定,想起梦中那人对自己说的话,开口道:“我真的……受够了,我也有自己的思考和选择,不是傀儡!不是每天按部就班的学这样,学那样,完全没有选择权,只有每天不断的学学学。”

        “你这个年龄段,不学习还能干什么?”他母亲反问,皱着眉头小心的瞥了身后的丈夫一眼。

        “那你们是希望,我成为一个除了学习、没有任何快乐、没有任何想法、只是整天学习的废物?”小森倔强的挺起小胸膛,虽然身体仍在颤抖,但这一次他没有退缩。

        “好,从现在开始,你每天可以多休息半个小时。”他的父亲沉声道,同时心里有些对儿子这番表现刮目相看的感觉。

        “不是这样!”小森没有妥协,而是反而往前一步,豆大的眼泪滚滚而下,“爸爸,妈妈,你们知不知道,我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好好睡觉了?每天晚上醒来都会发现自己站在墙角,我不知道我是多久起床的,为什么要站在那里?你们关心过吗?没有发现我正在变得越来越奇怪吗?我的压力好大,时时刻刻我都不敢放松。你们对我的关注,我的爱,已经让我无法呼吸……”

        一边说着,小森一边扯着自己脖子上的衣领,神情透出可怜、后怕,带着一抹歇斯底里的疯狂,而更多的是完全的无能为力。

        此刻的他,已经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

        他的母亲惊慌失措,扭头看向自己丈夫,见对方同样面色惊恐,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在他们的印象中,这孩子虽然有时候有点恍惚,但算是很听话的孩子,能够完美按照自己的要求完成布置给他的任务。

        万万想不到,原来小森的心里承受力竟然已经到了如此糟糕的地步!

        每天晚上会自己一个人起来,面对着墙壁站立,这不是梦游症是什么?

        已经被自己夫妻俩逼出了梦游症?

        “你们从来都是自作主张,从来没有问过我一句,可以吗?从来没有!我有时候感觉我就像是一个死人,没有自己的想法,没有自己的行动,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一旦不满意,爸爸就打我。我害怕,我害怕他打我,害怕你们不高兴,所以我只能这样做。我现在,已经忍受不下去了!”

        小森此刻早就不管不顾,哆哆嗦嗦的,一边哭泣,一边将自己埋藏在心里好久的话断断续续的讲了出来。

        场面凝固。

        母亲看着父亲,父亲则是低着头,盯着小森那双微微颤抖的脚,脸上的阴沉已经被一股沉默的反思所取代。

        “今天我一定要告诉你们,你们在这样下去,我真的会疯掉,这虽然不是你们所期望的,但却是你们造成的!”

        话落,小森抹掉眼泪,身体颤抖着转身离开了父母的卧室,回到自己的小卧室中。

        母亲看了一眼父亲,立刻跟了出去,进入儿子房间,将房门关上,不一会儿传来了轻柔的说话声。

        而小森的父亲则是一直坐在床沿,微低着头,一言不发。

        大约四十分钟后,等小森母亲从小卧室里出来时,见到自己的丈夫站在客厅,将那一大摞课外辅导的书籍捆在了一起。

        “你干什么?”她问。

        “烧了。”小森父亲道:“我想通了,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把儿子给逼死。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哪怕他以后活得不如人意,但只要能够好好活着就行。”

        “爸爸。”小森的声音在小卧室的门口响起,他站在那儿再次开始抽泣,嘴唇颤抖着道:“我只要能自己选择,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学习,也会选择我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去了解。”

        “唉——”

        一道长长的叹息从父亲的嘴里传出,这个大男人猛地抹掉即将掉下的眼泪,蹲了下去,对小森伸出双手,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小森身体微动,很快就往前跑了几步,冲到父亲的怀里,父子俩抱在一起。

        小森的耳边响起了父亲愧疚的耳语,“爸爸太自私了,爸爸对不起你!”

        轰!

        沈星眼前的画面全部分裂为无数小块,整个场景消失殆尽。

        他的脑海中同时浮现一行文字提示。

        【面壁人,当前特性了解程度100%。】

        酒店7088房间里的熟悉场景再次呈现在眼前。

        自己仍旧保持着与诡异的小男孩搏杀的动作,竭力的想要抵住他不断靠近自己脖子的下巴。

        不过整个动作在这一刻静止,沈星能够看见这近在咫尺的小男孩表情痛苦,已经放弃了攻击。

        事实就是事实。

        当初的事实已经经历,即使沈星将这小男孩的精神世界改变,也终究无法挽回他变为面壁人的事实。

        父母对自己做出的种种举动,已经无法只通过精神世界的改变而挽回,而沈星所能挽回的,也只是唤起了小森最初的心境。

        而小森,依旧还是面壁人,一个被沈星100%掌握了特性的面壁人。

        这面壁人完全放弃了攻击沈星,佝偻着瘦小的身影,趴在地上,脸仰起来,只是有哭的表情和颤抖的动作,但已经没有了眼泪。

        【对面壁人的特性了解程度已达100%,可以锁定面壁人,是否现在进行?】

        沈星盯着面壁人,喃喃自语,“不再继续现在这样,或许对你就是最好的解脱。”

        话落,他与仰脸起来的小男孩深深的对视了一眼,心中默念道:“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