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11章 面壁人:最初的形态

第211章 面壁人:最初的形态

        这声音的出现毫无征兆,能够听见但却没有见到人。

        沈星即使身处上帝视角也感觉有些奇异,他四处看了看,目光可以抵达屋中的所有地方,但还是没有见到任何人。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光是听那嗓音就会让人心生恐惧,因为感觉这并不像是一个人在说话,而是某种奇异的生物在学着用人类的器官和语气发声。

        果不其然,小森的身体一个剧烈的颤抖,差点就要转身逃跑。

        不过他很快稳住了身体,因为他知道逃跑的严重性,对于父亲的严厉来说,眼前这诡异莫名的声音似乎还无法超过他对父亲的恐惧。

        而且沈星也知道,既然这小家伙能够说出“不要过来”的话,说明之前他肯定看见过这黑暗中的东西。

        “你快走!我不怕你,我也不想……和你说话。”小森对着墙角不停的摇头,他不敢挪动脚步,只是不断的拒绝着。

        那声音再次响起,说道:“我只想告诉你,不要离开了。”

        小森继续摇头,没有回答。

        “我知道你其实很喜欢一个人呆在墙角里。呵呵,如果不是这里实在太暗的话,你可能会呆一整天。”那声音笑道:“出去有什么好?每天写不完的作业,听不完的课,那还是你吗?不,你只是傀儡!你父母的傀儡!”

        小森抬起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而那声音似乎越说越是气劲。

        沈星此刻注意到,在小森的脚下似乎有什么黑影在游走,但这东西没有实体,就像是一个影子,而且就连影子都不成形体,看不出到底属于什么。

        “其实在这里,你才能找到属于你自己的世界,其他的,都是你父母强加给你的。”那声音继续道。

        小森努力的摇头,但什么话也不说。

        沈星想着再靠近一些看清楚一点,但最多只能处于这个角度观看,无法再靠近小森,或者他脚下那影子的方位。

        “不要喝牛奶,下次她把牛奶给你的时候,你直接就在她面前把牛奶盒捏爆!”

        “不要学习,学习那么多有什么用,你不过是你父母的替代品。他们是自私的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满足自己没有考上大学的遗憾,妄想把所有这些遗憾都强压在你的身上,让你这个替代品来代替他们完成夙愿!”

        “不要……”

        那声音喋喋不休,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没有说完。

        而在此过程中,沈星也在努力寻找和定位那家伙的模样,但根本无法得出。

        一会儿感觉那是一条长影,一会儿又发现说话声似乎在窗帘后,但很快连声音的来源都找不到了。

        片刻之后,小森的妈妈来到了卧室门口,站在门外也没有进来,开口轻声说道:“小森,时间到了,可以出来了。”

        话落转身离开,似乎她正在厨房准备饭菜。

        那喋喋不休的声音忽然间停止,小森的身体动了一下,没有转身,而是慢慢后退了一步。

        很快那声音再次响起,“记住,如果实在不想学习了,就回来。随便找个没人的角落,我会一直等着你。”

        小森转身往卧室外走去,快要走出卧室门口时,他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站立的角落。

        沈星发现这小家伙歪着嘴角,陡然间心头一震,一个猜测浮现出来。

        几乎是同一时刻,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忽然响起。

        “你是在找我吗?”

        沈星当即扭头四处看去,什么也没有,但刚才那声音却清清楚楚出现在耳旁。

        ‘呵呵……’

        冷笑声传来,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不过感觉那东西似乎还是在自己身遭四周游荡。

        “竟然能够看得见我。”

        沈星一个念头出现,自己的视角当即变幻,不再停留在卧室中,而是回到了客厅。

        没有见到小森的身影,再次变换,来到了小森自己的卧室,发现他从主卧室面壁出来后,径直进入了自己的卧室,此刻已经趴在书桌上一笔一划的写起了作业。

        他的父亲则是半靠在小森的小床上,刷着手机,不时抬头,随时在监督着他的学习情况。

        沈星身旁那诡异声音不再出现,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无法离开主卧室的原因,他暂时也没想过立刻回去再查看查看。

        就这么在小卧室里看了半天,期间除了吃晚饭以外,小森几乎一直在做作业。

        而他的父母则是轮番守候在小森身旁,各种作业、兴趣练习一直持续到快凌晨零点。

        此时在沈星看来,小森明显已经支撑不住了,哈欠连天,一直在揉眼睛,都已经快睁不开。

        “好了,今天就暂时到这里。”他父亲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而小森的母亲则是去了客厅,不一会儿手里拿着一盒牛奶走了进来,把吸管打开,插入牛奶盒中,递到小森面前。

        “快喝了,补充营养后立刻就上床睡觉。”

        小森本来已经睡眼惺忪,怕是挨着枕头就可以睡着,可在一看见那盒牛奶后,他顿时整个人焉了下去,一张脸皱成一团。

        同时小森的喉咙里发出咕咕声,是那种想要作呕的声音。

        但他母亲似乎没有注意,守在那里,要看着小森喝完才离去。

        沈星皱了皱眉,就见小森什么也没说,慢慢将吸管放进嘴里,闭着眼睛,快速大口的吸允着。

        感觉他不像是在喝牛奶,而是在喝中药,而且还是不放红糖的那种。

        一分钟不到,一盒牛奶被喝完,小森立刻吐出吸管,往卫生间小跑而去,说是要漱口洗脸。

        沈星心念一动,视角切换到卫生间的天花板角落。

        此刻卫生间的电灯被小森打开,他快速走到洗脸池前,打开水龙头,让水流声大一些,然后把马桶盖掀起来,趴下去,连催吐的动作都没有做,直接一张口哇的一下,刚刚喝的牛奶几乎全部吐出。

        在呕吐的同时,沈星见他的身体止不住在颤抖,那是因为恶心和来自内心深处的拒绝所导致。

        可见小森对于喝牛奶这种事,已经达到了内心极度嫌恶的地步,只是迫于父母的压力在一直忍受着。

        他快速吐完后,立刻按下冲水键,然后开始漱口洗脸,仿若无事一般。

        因为动作很快,花了差不多五分钟连脚都洗好,倒掉洗脚水后,小森没有立刻离开卫生间,而是忽然静悄悄地走到卫生间门后面的墙角处,站立起来。

        这里光线充足,卫生间内因为面积狭小的原因,没有任何阴暗的地方,站在这里完全不同于站在那昏暗无光的卧室墙角处。

        所以小森虽然喜欢一个人以这种方式独处,但依然会挑一个让他舒适的环境,至少也要感到安全。

        就在他站立后没多久,沈星只感到这卫生间内的氛围忽然一个震荡,似乎被一种诡异的东西所占据。

        但此刻灯依然是亮着的,房间里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变化,就连面壁而站的小森都没有移动过。

        可沈星很清楚,这里已经有了某种异常变化。

        静静地观察了半天,虽然能够感觉到这种异常变化,但具体变化了什么,沈星也说不上来。

        而且他并没有看见或者感受到那刚才在卧室里出现的、可以发出沙哑声音的黑影。

        或许那黑影只是在黑暗中才会出现,此刻虽然小森也在面壁,但这种面壁方式是让他感到自在自由的,而不是出于黑暗中的恐惧。

        所以那黑影可能不会在这里出现,只是虽然它没有出现,但沈星这会儿所感受到的异样,应该同样来自小森这面壁的行为。

        这种感觉……就仿佛一只极为恐怖的怪兽正在形成!

        “小森?”

        母亲的声音在卫生间外响起,随即敲了两下门。

        从小森进入卫生间已经有十多快二十分钟,他母亲发现时间有些久了,怕他太晚睡觉休息不好,所以直接敲门询问。

        在外面的声音响起的下一秒,沈星立刻感受到那充满了卫生间的诡异氛围,立刻消散无踪,说不出的异常变化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小森从面壁的门后倒退了两步,原本僵直站立的姿势,此刻全部松了下来,开口回答。

        “好了,我洗好了。”

        “那就赶紧出来睡觉了。”母亲在外面吩咐。

        关了卫生间的灯,打开门出去,沈星的视角也跟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小卧室。

        卧室床头的灯光已经被调为柔和模式,父亲去卫生间洗漱,母亲则为小森理好床上的被褥,等待小森爬上床后,为他盖好,压紧四周的被子,然后这才关灯关门离去。

        小卧室里陷入黑暗,蜷缩在被窝中的小森一动不动,很快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沈星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以一种什么形态在这里,但他感觉不到任何倦意,也没有其他触感,只有听觉和视觉。

        升起去主卧室看看的念头后,整个人就已经再次来到了主卧中,视角依然是天花板一角的位置。

        其实在来之前他还有些担心,怕这主卧室中可能会上演一场男女混合战,不过好在这小森的父母似乎也累了,没有了哪方面的想法和精力。

        从卫生间出来后,两人先后换了睡衣倒在床上并关掉了电灯。

        “我们单位小魏家的孩子,听说全市红宝石杯数学竞赛拿了个三等奖,小魏这两天一到单位就提这事儿。”小森父亲侧卧在床上,忽道。

        小森母亲嗯了一声,没有说其他。

        “你说,要不要我们也给他报一个下个季度的红宝石杯数学竞赛?”父亲说出了心中想法,“反正他的数学补习班有个附加课程,就是红宝石杯数学竞赛单元的强化训练,只要多交几百块钱就行了。”

        话落,他似乎已经做了决定,“嗯,就这么定了,钱是小事,再怎么也不能让咱孩子比别人差。”

        小森母亲忽然轻轻叹了声气,说道:“你说,小森会不会长大后也一直恨我们?”

        父亲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顿了顿,这才道:“就算他恨,我也要做,以后只要他出人头地,就算恨我们一辈子我也愿意。”

        这番话出口,房间里很快沉寂下去。

        沈星等了片刻,直到这两人的呼吸声变得有些粗重之后,知道他们睡着了,随即在这房间的各个角落到处游移,企图找到刚才在这里和自己说话的那异常。

        其实说实话,那异常连什么模样自己都没看清楚,似乎根本没有形体,只是却看得见自己。

        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

        沈星试着说话,他敢肯定自己的话小森的父母无法听见,但如果那异常还在这卧室里的话,却一定能够听见。

        “在不在?”

        等了很久,还是没有反应。

        难道去那小森的卧室你了?

        沈星纳闷,念头一起,来到了小森的卧室上空,在各个角落之间游移,寻找,同时也在开口说话。

        但还是什么也没碰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现在自己这个模样,对于沈星来说,他根本不存在无聊的念头,也没有度日如年的感觉,只是眨眼间就到了半夜。

        而就在此时,侧卧在床上睡得正酣的小森却忽然醒了。

        他在清醒之前没有任何征兆,直到他动了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沈星立刻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

        本来以为小森起床是去撒尿,哪知他坐起来后打开灯,然后撒好拖鞋走到了小卧室的一面墙壁前,笔直的站立着,一动不动。

        不多时,沈星立刻有了在卫生间里的那种异样感,仿佛什么诡异情形正在形成,但自己却无法观察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他快速在屋里游走,找遍每一个角落,但都无济于事。

        以这小森正在面壁为中心,他周围的范围内,这种诡异分为正在缓慢的延伸,而此时的小森已经面壁了半个多小时,纹丝不动。

        沈星怀疑他可能会一直站到天亮,直到父母来叫他起床之前才会躺下。

        而这个时候的小森,不知道是熟睡梦游状态,还是清醒状态,总之他的眼睛是睁开的,但眼瞳不怎么转动,显得较为浑浊。

        就在沈星纳闷时,这屋子里的灯光忽然一暗,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压下了亮光。

        一道声音在他耳旁响起,“你怎么还没走?”

        这声音正是沈星最开始听见的。

        沈星左右看了看,周围除了小森以外,没有见到任何可疑的人影,他心中的猜测再次被印证了几分。

        不再东张西望,而是缓缓低下头,看向仍在面壁的小森,开口道:“原来是你,形成了面壁人?!”

        这还是沈星第一次,真正看见一只异常是如何形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