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10章 面壁人:无法承受之重

第210章 面壁人:无法承受之重

        这小孩子的动作极快,几乎眨眼之间就来到了沈星眼前。

        他的手指变成了尖细状,指甲尖锐而细长,且前端闪动着黑色光泽,身形之灵动就如一只山魈。

        但此时沈星的身体反应不是在那精神世界里,而是现实之中,所以他猛地一躬身,躲过了小男孩的一扑。

        全身大量黑筋保护膜出现,将身体迅速覆盖,转身面向一击不中已经攀爬在身后墙上的小男孩。

        “我多管闲事?我好端端的一个人呆在酒店你就来了,到底是谁在找谁的麻烦?”沈星冷笑道。

        小男孩不再说话,双腿再次一弹,看似要扑到沈星头上,咬他的额头或者脸。

        沈星再次闪身,往左侧躲了过去,哪知小男孩的目标并不在此,而是中途直接转向,仍旧扑向沈星。

        猛的将他抱住,一口咬向沈星的脑袋。

        沈星立刻伸出右手一把抵住了小男孩的下巴,不让他咬下。

        但现在他的精神抗体只有两个进度条了,已经无法释放出狂暴状态,力量无法达到极限。

        这小男孩的攻击力量却出奇的大,即使抵着对方的下巴,可他的下巴依然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靠近沈星。

        而且同一时刻,沈星感觉背上一疼,小男孩那尖锐的指甲直接将他的黑筋保护膜都刺破,两道冰冷的感觉从刺破的位置传遍全身,带起一股冷颤。

        不多时,又有两道指甲插入皮肤中的痛感出现。

        现在沈星知道,自己的黑筋保护膜在这小男孩的面前,根本无法抵抗。

        他当即左手伸向口袋,迅速掏出了金色钢笔,先是在自己的身上按下静电场开启,然后有贴着这小男孩的手臂,按下静电场。

        原本静电场对异常具有隔绝作用,他对自己激发静电场,也有暂时隔绝小男孩的意思。而在对方的身体开启静电场,则是一种直接攻击。

        哪知这小家伙只是身体轻轻一颤,随即恢复正常,继续把下巴压下来,要咬沈星。

        而沈星的身体虽然被一层静电场笼罩,但对方视若无睹,依旧能找到他这个攻击目标,还是没有用。

        沈星此时不敢使用银色钢笔,否则开启强烈电流后,两人靠得太近,自己也会被电,这等同于自杀。

        他想要直接动用力量强化,施展出刺拳,再消耗一些模因值将刺拳的力量加强后反击这小男孩。

        这样的话,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应该有比刚才的反击更大的几率将对方的攻击打断。

        至于能不能使得这小男孩受伤,则没有把握。

        不过正要实施时,沈星放弃了这个念头,这样做虽然可能会取得效果,却只是暂时的,要想彻底解决掉小男孩,或许还是要按之前的那一套方法。

        也就是精神攻击。

        心中的念头快速变换,他放弃了利用模因值加强刺拳进行攻击的打算,再次消耗倒数第二个进度条,直接进行了一次精神冲击。

        因为此刻与这小男孩的距离很近,精神冲击在下一秒就直抵小男孩的脑海,只见他整个身体一晃,出现了喝醉酒的感觉。

        不过让沈星诧异的是,自己并没有进入黑暗中,这一次精神冲击没有使得小男孩放弃抵抗力,不过却暂时阻止他攻击自己。

        趁这个机会,沈星直接往地上一趟,右脚上抬,踩住了小男孩的肚子,猛地一蹬。

        小男孩那陷入他脊背肌肉的尖锐指甲,此刻有两只被拽了出来,整个人松开了一些。

        沈星牙一咬,消耗了最后一层精神抗体,当前最后的一道精神冲击对着这男孩的脑袋轰然冲去。

        不仅如此,为了以防这最后一次攻击仍然无效,沈星同时抓住了那支银色钢笔。

        一旦证明攻击无效的话,等待他的肯定是这男孩更为凶狠的反击,所以到时候他会不顾一切的开启强烈电流,只求最后一搏!

        这最后一道精神冲击释放出去后,如沈星所愿,他眼前的所有场景快速消失,整个世界一暗。

        “进入精神世界了!”沈星一喜。

        而此刻的他,在现实世界中依然保持着与小男孩搏斗的动作,两人靠得很近,男孩的手指甲仍有部分插入他的脊背中。

        整个画面变得很缓慢,仿佛电影中那一帧一帧往前播放的影像。

        ……

        沈星眼前的黑暗慢慢变得明亮起来,等周围景物能够看清楚后,他发现自己的视角竟然处于房间天花板的一角,好像变成了一个监控探头。

        不过这个位置的视线极好,几乎将房间的所有角落全部看清楚。

        沈星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他没有看见任何身体,看到的只是所在房间角落垂直下方的景物,那是一排沙发。

        此刻所在的这房间应该是某个家庭的客厅,装修一般,屋里的家具也很普通,但沙发、电视机和柜子、空调、餐桌、普通的装饰摆件一个不差,应该也算收入中等偏下的家庭。

        就在此时,客厅门打开,三个人陆续进入客厅,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小男孩。

        沈星眼神一凝,这小男孩穿着一身校服,背着一个蓝色的书包,应该在读四五年级的样子,他不是别人,正是此刻在现实世界中趴在自己背上疯狂咬自己的那小家伙。

        不过此刻这男孩看上去则是老实多了,埋头换鞋,一直不敢抬起来,身后跟着的应该是他的父母亲,两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女。

        母亲眉头紧蹙,似乎有些忧心忡忡,但走在最后的父亲则是阴沉着脸,反手将门关上。

        小男孩换了鞋,似乎在躲藏着什么,转身就想进自己的卧室。

        他的父亲立刻在后方厉声道:“把书包放下,不要走,我问问你。”

        一边说着,自己一边换好拖鞋,走到沙发前坐下。

        那小男孩不敢动,走也不是,把书包放下也不是,就只是僵直的站在那儿。

        他妈妈见状,害怕自己丈夫发火,轻轻推了男孩一把,轻声道:“小森,快去爸爸那里。”

        小森这才慢慢挪动脚步,走到沙发前,把书包放下来,提在手中低着头一言不发。

        “知道自己错在那儿了吗?”他父亲嗓音严厉的问。

        小森没有说话。

        这男子站起来,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

        小森书包没有拿稳,直接掉在了地上,埋着头,全身变得更为僵直,仿佛已经不再属于自己,思想已经游离出去。

        “知不知道自己错在那儿?”男子再次提高了音量。

        女子走了过来,伸手碰了碰小森,开口道:“说,你快说啊!”

        小森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

        啪!

        脸上顿时露出了五个手指印,一股火辣辣的感觉升起。

        “我听不见!”男子怒气上涌。

        小森吓得全身剧烈颤抖,嘴唇快速蠕动,终于说出一句话,“没……没……没做……作业……”

        “为什么没做?”男子继续问。

        “忘……忘了。”

        话声刚落,屁股又挨了一脚。

        这一脚似乎踢到了尾脊骨,小森一声痛叫,眼泪顿时流了出来,小手不停的在屁股上揉。

        女子见状有些心疼,但只是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

        “老子花了多少钱送你去补习的?”小森父亲咆哮道:“家里一个月收入一万块不到,给你报了三个补习班,两个兴趣班,老子整天吃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你明不明白父母的辛苦和对你的期望?”

        小森使劲的抿着嘴,一言不发,豆大的眼泪不停的滚下,可能屁股是真的疼了,小手无意识的还在尾脊骨的位置扒拉着。

        小森母亲在旁边说道:“妈妈知道你学习也很辛苦,但你要知道,苦过这段日子,好日子就会在后面等着你。那些孩子一天到晚出去玩,你别看他们现在玩的高兴,将来哪个会有出息,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这不,妈知道你很辛苦,每天给你准备那么多有营养的食物,你多吃点就补回来了。”

        小森忽然打了个寒颤,开口道:“妈,我……不喝牛奶了。”

        “为什么?”他母亲诧异询问。

        “你一天给我喝五次……牛奶,我现在闻……闻到牛奶,就想吐。”

        “你个小崽子!我们小时候连牛奶是什么都没见过,你现在身在福中不知福,还吐?不喜欢这种口味就换一种,牛奶一定不能断。”小森父亲厉喝道。

        话落,他再次问道:“昨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到底是忘记了,还是有意没做?”

        “忘记了。”小森回答。

        “为什么会忘记?那你有没有忘记没有做作业的后果?”男子嗓音再次拔高。

        小森摇头,颤颤惊惊的回答:“爸爸,我真……真的忘记了,数学作业一张卷子,语文阅读理解三篇,英语对话练习和一篇作文,练琴半个小时,书法四十五分钟,小主持人背诵十五句经典语录。我真的……没有想起来,老师还布置了听写……”

        话没说完,小森赶紧补充道:“听写,我在学校里写完了,我全部写完了才出来的!”

        小森的父亲露出冷笑,“那是你应该补的,我不会谅解,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就范了。本来每天有半个钟头休息玩游戏的,但很抱歉,今天你没有了。”

        话落,对着主卧室的方向努了努嘴,“去屋里的墙角面壁思过半个小时,好好想想你今天犯下的错误,是怎么犯的?为什么会犯?今后应该怎么避免?如果再犯该怎么处置?”

        小森蓦地一抖,开口道:“爸爸,我能不能,在面壁的时候……开灯。”

        “不行!如果你害怕,就想着今后不要再犯错!”父亲严厉拒绝。

        本来小森母亲的神情有了一些松动,但见自己丈夫的态度和语气都很坚决,她嘴唇动了动,没有说什么,而是撇过头,装作没有看见小森投来的求助目光。

        “赶紧去!”父亲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是六点半,面壁思过到七点钟才能出来吃饭。”

        话落,恨铁不成钢的又道:“不要以为我在害你,等你有一天长大了,将会对我感激都来不及。”

        处于上帝视角的沈星,见到这一幕后彻底无语。

        小森的父母说的一些话,说实话他记得自己小时候似乎也曾听说过,即便不是来自于自己的父母,也听见隔壁邻居都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而这些话中,一些语言暴力对孩子的心理创伤极大极大,至于疯狂的为孩子报补习班和兴趣班,却恰恰扼杀了孩子这一生本该获得的最重要的东西——童真童趣。

        说到底,一些极端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行为,只是家长本身将自己的遗憾试图在下一代的身上进行弥补的企图。

        而现在看来,小森父母的这些行为,才是他成为最后那个样子的最直接原因。

        沈星往那主卧室的方向看了看,虽然卧室门是开着的,但里面的确光线很暗,从这个位置什么都看不见。

        应该那个房间的采光很不好,所以进屋后都会开灯,而马上要面壁的小森很显然不止一次被要求这么做过。

        他很害怕,知道里面很黑,一个人静悄悄地站在墙角,会让他感到更加无助和恐惧。

        但迫于父亲的强势,他无力抵抗,只有顺从。

        畏畏缩缩、一步一步往主卧室走去,每走一步,小森的心里似乎都在挣扎,好不容易挨到卧室门口,畏惧的盯着没有开灯的里面空间。

        此时他父亲在后方又是一声厉喝。

        小森赶紧加快步伐走了进去。

        沈星的视角一转,跟着进入了主卧室内,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去的,只是升起这个念头,立刻就转换了视角。

        也就是说,在现在这个精神世界里,自己只是旁观者的角色。

        眼前这间屋子虽然很暗,但他依然能够看得清楚,见小森走进卧室后,很熟练的走到其中一个墙角,面向墙角站着,全身都在轻微颤抖,再也没有移动。

        沈星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感觉不到时间在流逝。

        直至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明显能够看见小男孩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还能够听见他牙关打颤的声音。

        不过他的父母却一直没有进来看一眼。

        不多时,那牙关打颤的声音消失,沈星听见小森似乎说了一句什么,他开始自言自语。

        仔细听了听,似乎他在背诵英语,又好像是背诵什么所谓的主持金句语录。

        沈星想着要听清楚一些,他的视角立刻再次移动,直接转移到了小森面向那墙角的上空,这一次终于可以听清楚。

        就听小森压低声音,畏惧的说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沈星一愣,不知道他是在自言自语,还是与谁在对话。

        或者,此时的小森已经开始变得不正常。

        正在猜测时,忽然一道极其沙哑、透着莫名的阴冷之意的嗓音响起。

        “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