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09章 面壁人:救赎(5200字,求月票!)

第209章 面壁人:救赎(5200字,求月票!)

        眼见镜子在摇晃,后面明显有人在藏匿,沈星立刻横移一步,探头往镜子后方看去。

        只见后面果然蹲着一个人,身穿灰色居家服,正是刚才趴在特殊病房的床下的那人,也就是心理医生左闻宗。

        左闻宗脑袋埋在双膝之间,身体一个劲儿的颤抖,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躲藏在这里后,竟然还是会被黄坤给找到。

        最开始按照院长的吩咐,左闻宗专程从心理门诊科过来,给黄坤做一个心理评测,哪知道黄坤早有预谋,早就已经解开了困住自己四肢的束缚带,随后将左闻宗给打晕。

        然后黄坤将两人的衣服进行了互换,再将左闻宗塞进了床底下,左闻宗好不容易才醒来,并且一直昏昏沉沉的。

        他醒来后立刻小心摸索着从床下爬出,并且按照记忆摸到了房门,打开后逃了出来。

        他不知道黄坤还在不在那特殊病房中,因为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所以逃出病房后,左闻宗玩儿了命的跌跌撞撞的冲到了走廊上,哪知他出来那会儿走廊上没人。

        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想着先藏起来别让后面追出来的黄坤找到了,所以左闻宗慌不折路的跑进了护士的值班室。

        哪知千算万算,竟然还是没有逃过黄坤的魔掌!对方还是找过来了!

        看着整个人抖得像个筛子似地左医生,沈星现在很清楚他在害怕什么,也不敢说更多的话刺激他,只是开口道:“你快走,我怕待会儿又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左闻宗惊恐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后赶紧又收回目光,什么话也不敢说,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从镜子后走出来双腿一软,自己栽倒在地上,挣扎半天,这才又慢慢爬起。

        沈星干脆往后面退了几步,害怕再次吓着他。

        左闻宗见他似乎意识很清晰,开口道:“黄……黄坤,你现在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存在吗?轻轻的握拳,我看看。”

        在他想来,此刻黄坤能让自己走,说明意识清醒,没有失去控制,或许正处于发病的间隔期。

        而这个时间段,是最能够让病人在自己的引导下平静下来的,这是左闻宗作为一名医生的本能,趁着这个机会就想替沈星解决他现在的麻烦。

        沈星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挥了挥手,“暂时别想着治我的病,快走!”

        话落的同时,他的心里再次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感,就见左闻宗忽然对着自己露出一个冷笑,从嘴里迸出一句,“那你就留下来慢慢等死吧!”

        随即转身就要离去。

        “你说什么?”沈星一愣,无名火腾的一下冒了起来,“我让你走,是为了你好!别不知好歹!”

        一边说着,一边几步冲上前,一把将左闻宗的肩膀掰了过来。

        等将对方身体转过来时,沈星蓦地一震,就见左闻宗转过来面对自己,竟然还是后脑勺,并没有看到脸。

        他立刻再次将左闻宗的身体转了过去,但发现依旧还是后脑勺,仿佛刚才那张脸已经不见了。

        不过此时从这没有脸的脑袋上,却传来左闻宗诡异的笑声,声音仿佛是从密闭的空间里传出,瓮声瓮气,完全找不到准确的方位。

        沈星当即松开了他肩膀,快速后退,脚后跟碰到了一张放在床边的木凳,他下意识的弯腰抄起了木凳,就要对着左闻宗的脑袋砸去。

        木凳高举过了头顶,就在这一刻,一道从没有过的警觉升起,沈星整个人一愣,停止了动作。

        他抬起头,看着自己高高举起的右手,手里死死的攥着这把小木凳,只差一点就要对这眼前那诡异之极的左闻宗的脑袋上落下。

        沈星此刻终于反应过来,他把手放下,诧异的低头看着这具身体,回忆刚才那一刻,自己完全被一股无名火包围,脑袋里什么也没有想,就想着要直接砸掉这让人生厌、整天无处不在的异常!

        这……其实并不是他本来的想法,而是就在那一刻突然冒出来的,连沈星自己都没有这个意识。

        好在在最关键的一刻停下了!

        沈星将木凳扔在地上,抬头看向那诡异的、没有脸庞的左闻宗,发现左闻宗此刻勾着腰、双手前伸护着脑袋,正一脸惊恐而又无比畏惧的盯着自己。

        他那刚才还失去的脸颊,此刻明明就在自己眼前,根本不是只能看到后脑勺,而是完全正常的。

        沈星感到自己脑子开始出现一团浆糊的感觉,耳朵嗡嗡作响,眼前也变得有些模糊。

        刚才自己遭遇的诡异场景还在脑海里回荡,但很明显,那应该是错觉,这真正的左闻宗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诡异感,除了对自己的恐惧。

        这么一想,沈星陡然一惊。

        如果这一幕是错觉的话,那刚才自己在厕所里用金属簸箕将那男医生脑袋打破,极有可能对方也根本就是正常人,只是在自己眼中变成了异常。

        进一步推测,自己看到的所有异常情况,比如那病房里插着氧气的老者,被自己一脚踢断了鼻骨的另一名病患,还有那伏案写日志的护士,以及那叫焦娜的背上长出一只眼睛的护士。

        所有这些异常现象,其实全部都来自自己的幻觉!

        这一刻,沈星只感到脑袋发懵,整个人仿佛身处在两个世界,一个是真实的世界,一个是虚幻世界,但对于自己的感受来说,那虚幻世界比真实世界还要真。

        这是一种混乱的认同感,明知是错的,但却无法相信这个结论。明知自己有问题,但却认同自己最开始的判断和认知。

        这种感觉,让沈星整个人手脚发麻,思维陷入僵局,全身在这一刻无法动弹。

        他忽然想要找个地方,找一个没有人的黑暗之处,独自静静地面对着墙角,什么也不要管,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人都不想再见,就只有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独处。

        这种感觉让他整个人的心态在这一刻都快要炸裂,沈星有种冲动,立刻就找到这种地方,藏着再也不出来。

        就在此时,那左闻宗见他似乎陷入了思维混乱中,立刻转身哆哆嗦嗦的冲到门口,一把扭开了门,冲到走廊上,高声喊叫:“黄坤在这里,快来人帮忙!”

        不多时,密集的脚步声响起,不少人从其他地方快速赶来。

        沈星只是听见了大量声音,但他没有将这些声音与人群正在赶来联系在一起,他的思维依然很混乱。

        整个人就好像变成了真正的疯子,一个孤僻的精神分裂者,一个无法逃出自己混乱思维的囚徒。

        吧嗒一下,他跪在的地上,双手抱着头,面容扭曲,难受至极。

        下一秒,大量人员从走廊外涌进了护士值班室,一见沈星双手抱头跪坐在地上,这些人都是一愣,不再前行,只是戒备的盯着他。

        沈星此刻正在深切的感受着作为面壁人黄坤此时的精神世界,他无法分心,也暂时无法理会这些人的到来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这种感觉,在最开始自己还没有完全意识和理解到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但现在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思想很不对劲,已经将这颗隐藏在脑海里的肿瘤完全引爆。

        现在就要看他自己收不收得住,要如何制止,并且又该如何收场。

        片刻后,大脑混乱无比的沈星默默地将抱着脑袋的双手放下,整个人有气无力的跪坐着,仿佛已经虚脱一般。

        大约过了十多秒后,他有了动作,双脚开始用力,双手撑地慢慢站了起来。那些戒备的保安和医生们立刻后退,其中有两名保安挥舞警棍,就要上前将他制服。

        但那高大医生和左闻宗立刻制止了他们,高大医生摇了摇头,示意保安暂时别动,但并没有说为什么。

        站起来的沈星似乎重心也变得不稳,摇摇晃晃,仿佛喝醉了酒一般。

        他转过身,往后方窗户旁边的墙角走了过去,好不容易走到墙角位置后,不再移动,就这么一直站在那里。

        左闻宗和那高大医生对视了一眼,左闻宗道:“他的心理干预出现了。”

        “此刻应该算是暂时变得稳定。”高大医生微微点头。

        而面对着墙角的沈星,此刻视线内全是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不仅看不见,就连周围的声音也被他全部自动隔绝,犹如独自处在一个无人的世界里。

        这个世界中只有他自己。

        在这黑暗之中,他一直在往前走,永远的走,没有路线,也完全看不到终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出现了一个身影的模糊轮廓。

        沈星继续往前走,距离那身影也越来越近,很快他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模样,这人的面容似乎很熟悉,自己一定在哪儿见过,但他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了。

        此时这人也在看着他,表情很轻松,甚至还在对着自己微笑。

        “很痛苦吗?”那人忽然开口问道。

        沈星前行的道路被他挡住了,不得已停下,但此刻他很混乱,不想说话,只是摇摇头。

        片刻之后他似乎才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什么,又点了点头。

        “是不是感觉每一个人都在害你?都在想办法对付你?没有一个人对你真心诚意的?”那人又问。

        沈星抬头看着他,半响后这才开口,声音仿佛是从嘴里说出去的,但又好像是脑海里在产生共鸣,又好似从天上的某处钻出了自己的说话声,连他自己都无法准确定位。

        “你怎么知道?”

        那人笑了一下,“你的所知所想,我都知道。”

        “你也想害我?你也是异常?”沈星不解问,随即生出了警觉心。

        “我不是。”那人摇头,“我只是感觉你,很可笑。”

        “为什么?”沈星盯着他的眼睛。

        “你不猜忌别人,这些人就不会成为你眼中的异常。”那人缓缓说道:“他们成为异常的前提,仍旧是出自于你的原因。”

        “异常……很可怕!”沈星忽然不寒而栗,打了个寒颤。

        “其实异常一点也不可怕。”那人语气变得更加柔和,“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很友好的对待它们,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

        “不……不可能!”沈星摇头,快速的摇头,感觉脑袋都快甩下来,“它们会进入我的身体,窥视我一切,觊觎我的灵魂,操控我的言行,只要是对它们有利的,它们都会让我去做,不会顾及我的生死,不会管我愿不愿意,更不会容许我反抗它们!”

        这番话让对面的人微微愣了一下,片刻后,他微笑摇了摇头,问道:“是不是异常,曾让你有过非常不好的遭遇?”

        话落,那人仰起头,嘴里嗯了一声,“我想,这应该就是你的病因了。”

        “异常,它们无所不用其极!”沈星咬牙切齿。

        不过话刚刚出口,似乎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左右看了看,表情小心翼翼,明显害怕自己这番话传出去。

        不一会儿,他又看向眼前这人,压低声音道:“告诉你,如果你不看、不想、不听,一个人悄悄地、静静地呆在黑暗里,它们没有那么多精力来理你,这样就会感觉很舒服。嗯,我现在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哦?是这样吗?”那人有些错愕,“你是不是以为,这样你就已经摆脱异常对你的控制了?”

        沈星立刻疯狂点头,表情有些歇斯底里,脸上带着狰狞,仿佛控制不住自己。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这只异常,它或许本身就很喜欢面壁呢?”那人再次补充了一句。

        沈星猛地一愣,神情先是变得诧异,随即慢慢的转为了惊恐,猛地摇头,“不会的,站在角落里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异常。”

        “谁说不是?”那人冷哼道:“你自以为是的解脱,对所有异常的抵抗,其实恰恰就是深陷异常的表现,是对异常的服从,对异常的妥协,这反而会让给你越陷越深,再也无法回头!”

        嗡!

        沈星后退了一步,仿佛站立不住,不停的摇头,口中喃喃自语。

        “不会的,不会的,我一直躲避着它们,它们虽然很想抓住我,但已经被我很小心的躲开,不会……”

        “我也希望不会。”那人道:“但事实就是,你已经被它进一步的控制,却还自以为是的认为是自己的行为,自己的想法,每一步都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在执行。”

        沈星猛地抬头看着眼前的人,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那人略一沉吟,回答:“学会……和异常共处。”

        沈星大惊,快速摇头,“不,不可能,它们很坏,无法……共处……不可能……”

        “不试一下,你怎么会知道呢?”那人嗓音温和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下定决心试一下,即便认为眼前的人是异常,但也勇敢迈出第一步,用平常心和不要过激的行为接触对方看看。”

        沈星抬起头,满眼都是迷茫。

        “试试?”

        就在此时,眼前的人忽然间变得很陌生,那说话的人似乎自己并不认识,是一个从没见过的人。

        而他的面孔这一刻完全换成了黄坤的模样,至于站在他身前那黑暗中的人,却是沈星。

        “试试?”

        黄坤在这一刻,仿佛第一次才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双脚,眼中的疑惑慢慢地在变幻,越来越有色彩,越来越变得灵动。

        墙角处正在面壁的他,缓缓抬起了头,眼前的黑暗完全消失,映入眼帘的是从没见过的墙角、窗帘,一个陌生的地方。

        黄坤转过头,看向屋子里的所有人,此刻这些人全都惊讶的盯着他。

        只有那高大医生和左闻宗医生两人,目露惊奇,竭力的想要从他眼中看出到底黄坤刚才出现了什么变化。

        黄坤走向这些人,在他的视线范围内,这些人一个个张牙舞爪,看起来都不是人的模样,或是诡异的冷笑,或是没有面孔,全是头发,或是全身流出脓液,或是猥琐的蹲在地上,下半身全是触角。

        看见这些人的模样,一股强烈的不适感来临,不过这一次,黄坤狠狠地憋住,不停的吞口水,想要借此压下心中的烦躁。

        一团无名火在体内升腾,燃烧着整个胸腔,他的双眼欲要喷出火焰,使劲的咬着牙关。

        片刻之后,眼瞳中的愤怒被抑制,黄坤慢慢对着所有人弯下了腰,深深地鞠了一躬,虽然看得出来他很不习惯,但是仍从嘴里迸出了三个字。

        “对……不……起!”

        话刚出口,一股强烈的撕裂感从他全身上下传来,仿佛什么东西正在快速剥离他而去,整个过程非常粗暴!

        黄坤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全身颤抖,不一会儿直接晕了过去。

        屋里的其他人立刻涌上,七手八脚将他抬了起来。

        而那高大医生与左闻宗医生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讶之色。

        “似乎……有转变了!”

        ……

        沈星睁开了眼。

        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酒店的7088房间。

        不过这一次,站在身前不远处的人,并不是黄坤那瘦小的身影,而是一个陌生的小孩。

        而且这小孩并没有背对着自己,他面向沈星,蹲在墙角,双手抱膝,下巴也放在膝盖上,眼睛完全是黑色,没有眼白,就这么恶狠狠地盯着沈星。

        四周空气在这一刻降至了冰点。

        沈星明显看见自己靠近墙角的桌子和窗帘布上,快速凝结出一层薄薄的冰霜。

        这小孩猛地张开口,露出同样漆黑的嘴巴,对着沈星凶狠的吼道。

        “多管闲事!”

        双腿一弹,迅速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