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08章 面壁人:凶手

第208章 面壁人:凶手

        与其他人一起冲进病房,就见两个病人倒在地上,一个老人一个中年人,就是沈星刚才碰见的那两人。

        老人是从病床上摔下来的,被子也掉了下来,那中年人整张脸似乎都在流血,但并没有看见那诡异的肉触角。

        中年人也只是在地上来回滚动,不断哼哼,站不起来。

        沈星仔细一瞧,发现这两人好像都恢复了正常,他快步走到那老人的病床上,掀开枕头,什么也没有,而且枕头是完好的,没有损坏的迹象。

        “何爷爷可能自己想要行动,从床上翻下来了,他的输液针还被挣脱,扎在了他的手臂外侧。”刚才在门口呼救的那名护士道。

        “你们不觉得这里有很多可疑和诡异之处吗?”沈星开口问道。

        “可疑?”

        其他人面面相觑,片刻后,那高大医生分析道:“有极大可能,这两个病人刚才遭遇了那从特殊病房里逃出来的黄坤。所以必须尽快让保安抓住那家伙,否则还有人会受到伤害。”

        话落,他又对其他人吩咐道:“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那家伙随时可能动手伤人。”

        沈星满脸疑惑,蹲下身查看了老人的后脑勺和他的嘴巴,发现除了有点口臭和身体因为没洗澡而有些臭气以外,其他都是正常的。

        他立刻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白大褂。

        因为刚才在与老人的肉触角搏斗时,被肉触角中的粘液沾染了一部分在外衣,哪知此刻一看,竟然什么都没有!

        此时其余人将两名病人做好安顿,通知外科医生赶过来救治,沈星趁着这个时候不动声色的离开了病房。

        回到走廊上后,其他护士和医生都在有序的检查病房,他快速走到走廊一侧的卫生间内,四处一看,卫生间内暂时没有其他人。

        沈星站在洗手池前方的镜子前,盯着镜子中的自己。

        现在情况似乎越来越变得诡异,自己能够看见这里有很多人包括护士和病人都产生了异常,但其他人仿佛都没有发现。

        难道是集体被异常同化?

        还有那刚才躲藏在特殊病房床底下的面壁人黄坤,后来高大医生和那名保安前去病房中搜寻,并没有看见那家伙,说明他已经跑出来了。

        但刚才那两名病人却是被自己打伤的,和黄坤没什么关系。

        这跑出来的黄坤,此刻肯定躲藏在某个地方,找机会离开。

        盯着镜子中这张属于左闻宗医生的脸,沈星长长吁了口气,每一次进入面壁人其中一个形态的精神世界后,所面临的情况都不一样,连番下来,现在他有种疲于应对的感觉。

        现在看来,要完全解决掉面壁人,困难果然不是一般的大,自己必须打起精神来。

        镜子中的左医生瘦瘦小小,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面颊也有些清瘦,就这副身子骨的一名心理医生,说实话,用来面对面壁人的话沈星并不满意。

        本来现在自己什么能力都没有,要是连普通人的力量都差一大截,待会儿要是撞见黄坤后该怎么对付?

        而且听那高大医生说,这家伙不仅有暴力史,还习惯了一直呆在黑暗里,就连他的房间都不通电,就是为了便于他的病情恢复。

        说明黄坤对黑暗中的行动,已经非常熟悉,肯定异于常人。

        就在此时,厕所门打开,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他进来后并没有看沈星,而是直接走进了厕所隔间。

        走进后隔间门也没有完全关闭,而是虚掩着。

        沈星见到有人进来,自己现在只是站在洗手池前照镜子,对于旁人来说可能会有猜疑,所以装模作样的洗了洗手,转身离去。

        快要走到卫生间门口时,微微一愣,从那男医生走进厕所隔间后,好像一点声音都没有传出,这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样,总要拉裤子拉链吧,总要撒尿吧,如果是大便的话,脱裤子同样会有窸窣声。

        但沈星什么都没有听见。

        略一迟疑,沈星保持着沉默,往刚刚那男医生走进去的厕所隔间靠近。

        隔间门的确是虚掩着的,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他伸出手,轻轻推动隔间门,让其开大一些,不过很快就露出错愕表情。

        眼前的隔间内,空无一人。

        “没有人?”

        沈星一愣,又推开其他隔间的门,发现全是空的,刚才进来的那男医生仿佛根本不存在。

        仔细一回忆,他从镜子里看见的这男医生走进来时还听见了脚步声,且还看到了对方的侧脸,不可能会看错。

        这男医生并不是刚才他见过的那些医生,看上去很面生。

        不过沈星自己也知道,他一个心理医生在这神经内科楼层内,其他医生对他同样较为陌生。

        只是刚才的确有人走了进来,此刻却诡异的消失了!

        就在此时,卫生间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正好走进。

        沈星抬头一瞧,面色更是惊讶,因为刚才从镜子中才见过,所以此刻他一眼就认出,这走进卫生间的男医生正是进入隔间后消失的那位。

        这一次,这男医生同样没有与沈星打招呼,而是径直往与洗手池并排设置的小便池走去,没有选择进入隔间。

        沈星也没有说话,再次返回洗手池前,故意打开水龙头洗手,侧头看向这人。

        同一时刻,他发现这正在撒尿的男医生目光斜视,虽然在撒尿,但也在同时盯着自己的方向。

        卫生间里的氛围变得有几分诡异。

        “你看我做什么?”沈星开口问。

        男医生没有回答,但也没有收回目光,就这么一直盯着。

        沈星目光下移,发现他已经没有尿了,但还是一动不动。

        或许这家伙也是被异常附体的其中一个医生,沈星暗自猜测。

        现在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理会为什么这里会有那么多异常,原本刚才的计划是先确定自己的身份,然后叫人进特殊病房帮忙抓黄坤。

        但黄坤已经逃跑,此刻所有人都在搜寻,他的唯一目标也是快速找到黄坤,可以说也算计划完成了一部分,所以还是尽快抓到黄坤再想办法解除对方的心魔再说。

        瞥了那疑似异常的男医生一眼,沈星转身再次走到门口,正要拉开卫生间门出去时,他忽然心生警觉,扭头又看了一眼站在小便池前一动不动的人。

        这一幕,像不像是面壁人?

        虽然男医生的前方有一个小便池,但他已经没有撒尿了,却还是这么站在那里,这等同于面壁的动作。

        沈星转过身,从门后面拿起一把扫帚,握在手中试了两下,感觉扫帚太轻,杀伤力可能不强,遂慢慢又放下,将扫帚旁边的一个金属簸箕提了起来。

        这簸箕连把柄都是金属制成,拿在手中很有分量,如果要当做武器的话,肯定比扫帚本身要强多了。

        他提着簸箕不动声色的走了回去,慢慢来到这男医生的背后。

        而眼前这家伙果然就与面壁人的行为一模一样,一直面对着小便池这里的墙壁,刚才还是撒尿的动作,现在已经完全站直,双手放下。

        沈星将握着的金属簸箕慢慢举起,就见这男医生开始缓缓将脑袋转过来。

        不过还好,在他转头的过程中,自己并没有身体被束缚而无法移动的感觉,也没有脖子跟着对方转动的强迫感,依然可以举起簸箕。

        随着男医生转头过来时,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对方的侧脸,这家伙正咧着嘴,嘴里漆黑一片。

        沈星不再犹豫,一簸箕对着他脑袋砸了下去。

        咚的一声,那家伙脑袋歪斜,整个人完全转了过来,仿佛受伤并不严重,对着沈星猛地一扑。

        沈星早有准备,快速后退,同时又是一簸箕砸在对方的头顶。

        男医生整个人扑在了地上,不再动弹,沈星低头一看,见这家伙的脑袋里流出黑色的血液,还伴随了大量泡沫,明显就很不正常。

        他将簸箕放在一边,蹲下身把男医生的脑袋掰过来对着自己,然后仔细辨认了一下他的面孔,的确很陌生。

        只是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过面壁人的真正模样,所以不知道黄坤到底长什么样子,刚才在特殊病房的时候,那家伙躺在床下,加上四周太黑,自己也看不清楚。

        想了想,他伸出左后手的拇指,在趴着的男医生脸上使劲揉搓了两下,脸皮是正常的,并没有被任何东西覆盖,所以不是伪装。

        不过这个动作似乎反而让沈星意识到了什么,他站起来走到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将双手洗干净,盯着镜子中这左闻宗心理医生的清瘦脸颊,伸出右手到食指和中指,轻轻按在自己脸上,然后开始慢慢搓动。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眼皮似乎有了一些松动,诧异之下,两根手指加大力量,捻起了右眼皮上面的皮肤。

        这个动作,使得他忽然感到了一阵皮肤紧绷过后的舒适感。

        再一细看,右眼皮竟然是被胶水粘连着的!此刻粘连的部位被拉开,使得这一部分的皮肤整个松垮下来,但自己也感觉到了舒适。

        移开手指,沈星一愣,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右眼附近的部位和左眼附近的部位,此刻已经形成了鲜明对比,脸颊的左右两边竟然完全不同。

        自己……易容了!?

        就在此时,身后又传来了厕所门被推开的声音,一名保安走了进来,这保安应该是肚子疼,捂着肚子走得有些急。

        不过在刚刚走进厕所后,他就发觉情况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瞧,地上躺着的人使得他惊呼一声。

        此时沈星也匆忙中往地上瞥了一眼,正要开口给那保安解释,忽然身体一震,就见那趴在地上的男医生,此刻脑袋破裂了一道豁口,大量鲜血流出,不过血液根本不是黑色,而是鲜红色。

        不仅如此,可能因为受伤较重的原因,他的身体还在微微抽搐。

        那保安一见这个场面,先是震惊,然后才反应过来,捂着疼得厉害的肚子,右手去抓别在腰间的警棍,想要制服沈星。

        沈星来不及多想,一个侧肩撞向这保安,正好又撞到了他的肚子,就听见一声惨叫,保安将捂着肚子的手改成捂住了屁股后面的裤裆,整个人往后仰倒,撞在其中一扇隔间门上。

        咚、噗,啊——

        沈星已经推开卫生间门跑了出去。

        他没有去管身后发生了什么,因为紧张和身体虚弱的原因,踉踉跄跄往前跑动,穿过走廊,推开了一间办公室的门,没有细看是什么办公室,他立刻反手将门关上。

        看了一下这间屋子,是一间值班室,且好像是护士的值班室,最里面还摆了两张床,屋里没有人,只在床沿挂了几件女士的衣服。

        沈星将门反锁好,依旧心跳如鼓,他万万没想到,事情可能出在自己的身上。

        看了一眼,最里面的床铺旁边有一个临时立起来的简便穿衣镜,应该是女护士们平时用来打扮妆容的。

        他快步走去,同时卷起自己两只手的衣袖,仔细一看,手肘的内弯处有多个针孔,应该是被注射过镇定剂,而手背此刻终于有了一种紧绷感。

        用手指使劲将紧绷的位置扒拉开,原来手背皮肤也同样被胶水粘连了一些,这么一撑开后,左右两只手的手背都露出了好几个曾输过液的针眼。

        站在穿衣镜前,沈星将左眼眼皮部位的皮肤再次掰开,皮肤顿时松弛而下,没有了紧绷。

        最开始接触这具身体时,他并没有这种紧绷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刚刚接管这具身体,还不太熟悉的原因。

        但哪里知道竟然会出现如此严重的错觉。

        伸手仔细在脸上一摸,嘴角两边也有不适,立刻用手指撑开,不过这一块皮肤似乎粘合剂使用了较多,一小块皮肤都被撕破,流出一点血,被沈星随手擦掉,但也终于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貌。

        从镜子中看去,这张脸虽然与之前有一些相似,但变化仍旧极大,此刻的自己两只眼睛眼角狭窄,看上去透出一股莫名的邪恶。

        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笑,但配上眼睛和脸皮的松垮,反而给人一股更加阴冷的感觉。

        看着这张脸,沈星加剧的心跳慢慢开始恢复平静,同时从嘴里迸出了一个字。

        “艹!”

        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通过精神攻击直接进入了面壁人位于该形态的本尊身体中!也就是,自己就是黄坤!

        仔细一推测,在接管黄坤的身体时,这家伙或许刚刚将那真正的心理医生左闻宗给打晕,并且与对方互换了衣服,然后将心理医生塞进了床底下。

        黄坤这家伙在黑暗中行动很熟悉,可能为了逃跑早就藏匿了强力胶水,就在黑暗中进行了部分易容并将手背的针眼掩盖,加之精神内科的人都对那心理医生不太熟悉,所以自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以蒙混过关直接走出病房。

        而后来高大医生和保安发现特殊病房里没有了人,可能是那真正的心理医生醒过来后跑出了病房,但不知什么原因,他并没有立刻通知其他人。

        或许,那家伙此刻正藏在哪里也不一定。

        念头刚起,忽然感觉这穿衣镜后方动了一下,连带镜子也跟着微微摇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