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07章 面壁人:处处都有诡异

第207章 面壁人:处处都有诡异

        本来沈星有去照片墙上看一下这个科室的医生介绍的想法,哪知那里的信息根本不全,也没有找到关于自己的介绍,不知道是本来就不在这里,还是因为照片墙坏掉的原因被撤下来了。

        他瞥了一眼这护士的姓名牌,上面写着:焦娜。

        沈星随手一指某个方向,道:“焦护士,麻烦你找其他护士问问,去我办公室帮我拿一下手机过来,我现在急需检查一位病人,暂时走不开。我办公室在那边,具体方位你一问其他人就知道了。”

        话落,他装腔作势的上前两步,往最近的一间病房走去,推门而入的同时,对焦娜继续道:“麻烦你了,可能院长会打电话给我,因为待会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这叫焦娜的女护士虽然此刻很忙,但还是点了点头,“好的,左医生,不过要等我去9号病床把输液瓶换了。”

        沈星一手拉着病房门,一边点头,目送焦娜的背影快步离去。

        就在此时,他微微一怔,就见焦娜那苗条的背影后方,衣服下有什么东西蠕动了一下,仿佛里面藏着一只巨大爬虫。

        从腰部的位置开始,缓慢的在她衣服内往上爬行,来到了脊背处,随即后颈的衣领动了一下,被什么东西给撑开了一些,一个凸起的眼球露了出来,其他什么也没有,只有这一只眼球,眼睛大大的睁着,凝视着沈星。

        “这么大一个东西在她背上爬,焦娜不知道吗?”沈星一愣。

        只是看见那只眼睛,根本不能得知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她身上。

        只不过现在一看,似乎这医院都有些古怪,不仅单独关押那矮小面壁人的病房古怪,现在自己一连看到的两名护士似乎都是异常,或者至少是被异常给附体了。

        “怎么回事儿?难道这一次的面壁人形态很重要,导致他附近发生了大量异常现象?”沈星暗自揣测。

        此时他已经走进了假装要看病的这间病房中,外面已经是夜晚,过了探病时间,病人家属也没有逗留在病房内。

        这间病房有三张病床,中间的一张床是空的,左右两边的床上都躺着病人,只不过靠近门边的这张床上的病人已经没有用药,而且似乎在休息,将被褥盖上已经睡着。

        最里面的那张床上的病人是一个老头,似乎病情要重一些,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并且仍然还在输液,看上去差不多七八十岁的年纪,身体瘦弱,头发稀疏。

        沈星不准备靠近任何一位病人,他只是呆在病房门口,等焦娜过来后,不管找没找到这左闻宗医生的办公室,她肯定要给自己反馈。

        如果找到了办公室,说明自己就是这个科室的医生,然后再从这护士口中套出自己办公室的位置。

        而如果找不到办公室,则说明自己不属于这里,这样的话行动起来就不会出现自己原本是精神内科医生却不认识其他医生同事的情况。

        在留意门外动静的同时,耳边传来那最里面病床上老头粗重的喘息声,似乎这病人的呼吸已经很不通畅,即便插了氧气管也还是如此。

        不多时,就在沈星将注意力放在门外的时候,那病床上的老人忽然发出了啊的一声。

        沈星扭头一看,因为病房里有睡着的病人,所以灯光开得较暗,只有那老人的方向墙角亮着灯。

        此刻老人眼睛紧闭,但嘴唇张开,似乎无意识的发出了声音,不过有可能是因为疼痛的原因。

        就见他慢慢伸出手,应该是想要拿什么东西,但行动明显不便,根本够不着床头或者病床旁边的柜子。

        沈星略一迟疑,轻轻走了过去,来到这老人的病床边,弯腰看了他一眼。

        老人应该住院很久了,靠近后能够明显闻到身上有一股轻微的酸臭气息,那是有很久没有洗澡才会形成。

        沈星皱了皱鼻子,见这老人是醒着的,只是可能病情较重的原因,眼睛没有完全睁开,半睁半闭的看向自己,随即他的右手又动了一下,似乎想要摸自己的枕边。

        沈星歪着头看了一下他的枕边,没有见到有什么东西。

        “你是不是要拿什么东西?在枕头下吗?”他开口轻声询问。

        老人依旧张着嘴,但说不出话来,只是明显听懂了沈星的话。

        他的脸颊消瘦,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眼窝深陷,无法完全睁开的眼皮中,只能看起一抹漆黑的眼瞳,看不到任何眼白。

        “那我现在帮你拿,你不要动,小心身体。”

        沈星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过去,慢慢将老人压着的枕头一端揭起,他的动作很轻缓,因为害怕动作幅度大了,会弄伤老人。

        将枕头掀起来一部分后,什么也没看到。

        想着是不是老人将什么贵重东西放在了靠枕头中间的位置,所以他再次稍微用了一点劲儿,老人的脑袋也因为枕头被掀起来的缘故,微微侧向一边。

        还是什么都没看见。

        沈星问道:“老人家,你是不是记错了?你枕头下面没有东西。”

        此时他想要直接伸手到枕头底下去摸,这样的话,既不会再掀枕头,让老人感觉不舒服,也可以将那完全压在枕头下的东西直接摸到后取出来。

        不过就在伸手时,沈星当即感觉到了不妥,停止了动作。

        两秒之后,就见那枕头下方忽然钻出来一个尖尖的肉触角,表面拥有大量的粘液。

        这肉触角出现在沈星眼皮底下后,似乎察觉到了被人注视,很快又缩了回去。

        沈星当即将抓住枕头一端的左手放开,快速后退一步。

        随即他发现这老人的脑袋轻轻抽搐了一下,嘴唇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动,不过沈星不敢再靠近他,只是凝视了一眼,发现似乎和刚才看见的东西一样,也是一个疑似肉触角的物体。

        很快他就发现这老人想要摸枕头,似乎并不是为了拿出枕头下的什么东西,而是后脑勺可能已经穿孔,与枕头连在了一起,刚才那肉触角直接从后面穿过枕头出现在自己眼前。

        “又是异常?!”

        沈星感到非常吃惊,怎么这医院里到处布满了异常?仿佛已经被异常完全入侵了!

        不能再呆在这病房里,得尽快出去!

        沈星当即有了决定,扭头看了一眼第一张病床上那正在侧卧入睡的病人,哪知一看之下,发现那床上空无一人,被子已经被掀开。

        “嘿嘿……”

        同一时刻,自己的左后方忽然响起了一道阴冷笑声。

        沈星当即转身,发现那刚才还在病床上睡觉的男子,此刻竟然正站在自己身侧,头发凌乱,脸色苍白,一脸阴笑,两只眼睛瞪得滚圆。

        两人刚刚对视,这男子立刻伸出双手,掐住了沈星的脖子。

        沈星一惊,来不及后退,但觉呼吸一滞,对方的手劲非常大。

        他当即下蹲,对着这男子的裤裆中间部位一拳击去,这一拳用尽了全力,正中目标。

        男子猛地一个颤抖,掐着他脖子的双手放开,但立刻就弯腰扑来。

        沈星就地一滚,他能很清楚的看见这男子的嘴巴张开,准备咬自己,连那上下两排牙齿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牙齿完全不是常人的平整牙齿,而是尖锐无比,交错有致,且这男子的嘴里还传出阵阵臭气。

        咔的一声,上下两排牙齿对撞,发出清脆响声,被沈星躲开了这一口。

        他立刻侧身,对着男子的左小腿一个侧踢,因为这左医生身体同样矮小,沈星担心自己的攻击力量不足,所以每一击都是用尽全力。

        男子站立不住,啪的一下摔在地上,沈星立刻站起来,对着他的脸就是一脚。

        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踢中男子的鼻梁,虽然自己穿着软底休闲鞋,但这一击的力量同样强大,就听见骨头咔嚓一声,男子的鼻子顿时血流如注,一时无法再站起来。

        不过同一时刻,沈星的脖子再次一紧,一股冰凉感传遍全身。

        他当即伸手摸向缠绕自己脖子的东西,发现粘稠无比,滑溜溜的,但这物体表面软趴趴的似乎是肉,随即十指用力,指甲完全陷入缠绕自己的肉里面。

        微微转头,这才发现是床上的那诡异的肉触角从枕头下伸出,缠住了自己。

        这肉触角大概有手臂粗细,看不到另一端是什么样子,但缠绕自己的这一段强劲有力,被沈星的手指戳进肉里后,流出了一些黄色的脓液,但依然静静箍着他不放。

        沈星已经无法再呼吸,他情急之下,伸手一把抓住床上这老人手上插着的输液针,又将他的氧气管也直接拽掉。

        脖子上的肉触角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沈星当即拿起那拔出来的输液针,一针插进了肉触角里,将输液的量开到最大。

        这一招似乎有些凑效,就见这整只肉触角轻轻一个颤抖,沈星趁机将它抓住,双手用力拽动。

        床上躺着的老人直接摔了下来,脑袋首先触地,露出后脑勺一个黑森森的洞口,不过他的手依然想要移动。

        等老人摔下来之后,缠绕沈星脖子的肉触角终于松了一下,沈星立刻往地上一趟,双手抓着肉触角拼命挣扎,挣脱了出来,来不及站起来直接往前爬了几步,这才爬起往病房门口跑去。

        气喘吁吁的来到门口,扭头一瞧,就见刚才那缠绕自己的肉触角,此刻正没有方向的四处摆动,而那被针扎的地方,已经肿起来一个大包。

        似乎这家伙对药液有些过敏。

        再瞄了一眼那被自己踢中脸部的男子,同样抱头倒地,一直在哼哼,已经没有了反击的能力。

        沈星不再犹豫,拉开病房门冲了出去。

        来到走廊外,差点与另一个正在走廊上散步的病人撞个满怀,赶紧避开后,扭头瞧着病人,见对方正一脸惊讶的盯着自己。

        沈星没有停留,直接往护士站走去。

        现在这间医院里到处都充斥着异常,说明这个地方已经很危险,而且这里还有病人,一旦任其发展,后果将无法想象。

        所以不管那护士站内的护士有没有问题,至少应该还有人是正常的,沈星必须尽快通知这些人,让她们快速疏散。

        刚刚走了几步,一名穿着白大褂身材高大的医生从他身后小跑而过,然后是一名手持橡胶警棍的保安。

        这医生一边跑过,一边快速对他身后的保安说道:“你去通知其他保安,如果事情变得严重,我建议直接报治安官。我现在让护士加强防范,将所有病房的门锁好,避免那家伙溜进哪个地方藏起来。”

        沈星一愣,追上去开口道:“是不是那特殊病房的病人跑出来了?”

        这高大医生来不及回头,回道:“就是那叫黄坤的曾有过暴力史的病人,刚刚我去病房例行检查,发现病房里已经没人。”

        “床底下看了没有?”沈星问。

        “看了,因为那家伙怕光,所以那间病房的线路是切断的,一直保持着黑暗。我和保安用手电筒全部看了,没有见到任何人,就连床上固定的四肢束缚带也都被解开。”高大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快要走到护士站。

        话落,他回头瞥了沈星一眼,“你是心理门诊室的医生?”

        沈星恍然,终于敢肯定自己这副身体不是这神经内科的医生了,而是属于这家医院的心理门诊科。

        只是他刚才并没有发现那病床上竟然还有对病人四肢的束缚带,可能是没有触碰到病床的边沿的原因。

        想到这儿,他点了点头,正要继续说话。

        那高大医生此时已经来到护士站前方,大声说道:“特殊病房的病人逃走了,请所有护士现在去查看并封锁病房,三个人一组。马上就会有更多保安上来支援。”

        沈星刚才留意了一下那名保安的装扮,发现对方穿着一件战术背心、黑色的多功能校官裤、脚踩作战靴,这身打扮根本不像是一个普通保安。

        看得出来,这家医院并非什么小医院,而是有一定的特殊背景。

        听到了通知的护士们涌出了护士站,她们虽然有些慌张,但三个人一组,立刻从挨着护士站的病房查看过去。

        沈星不知道刚才低着头写日志的是哪一个护士,因为没有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不过他看见了另外那叫焦娜身材高挑的护士。

        而且对方也看见了他,但因为此刻事态紧急,焦娜只是对他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刚刚给病人换了输液瓶回来,还没来得及去问他的办公室并拿来手机。

        沈星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示意不用再去拿了。

        就在此时,一道尖叫声响起,高大医生、沈星以及身旁的两名护士扭头瞧去,就见一名护士站在一间病房门口,对着其他人焦急说道:“这里有两个病人受伤了,很严重,快来帮忙!”

        沈星一看,这病房正是自己刚刚出来的那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