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06章 面壁人:医生

第206章 面壁人:医生

        再次回到熟悉的酒店7088房间。

        眼前的胖子已经完全转过身来,他满脸的笑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站在墙角注视着沈星。

        不过很快,他那全身肥肉被体内的另一股力量给挤压开裂,大量裂缝布满全身,快速产生变化。

        一个矮小的男子身影缓缓浮现,面向着墙角,背对着沈星,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仿佛已经站了很久很久。

        而在看见这男子背影的一刻,沈星面色一变,这男子的背影和他之前在γ-6序列板中看见的那男子背影一模一样,就连穿的衣服也是灰色的居家服。

        “这是面壁人的本尊?”沈星一愣,心中有了猜测。

        就见男子的身体动了动,再次开始扭头。

        已经有了经验的沈星没有犹豫,将剩余的三个进度条的精神抗体,再次消耗了一个,一股精神冲击快速涌向这矮小男子。

        眼前的场景又一次变幻,不过这一次,四周漆黑的环境却没有再亮起来。

        沈星站在原地,又等了片刻,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儿。

        按照前面两次的精神冲击所产生的效果,现在自己应该就进入面壁人处在该形态的精神世界中,或者是该形态所经历过的某个时空中。

        但现在好像没有动静,四周完全黑暗,没有什么新的场景出现。

        “嗯?”

        沈星能够感觉到自己在呼吸,似乎并没有困在某个位置的空间里,而是与真实世界相同的地方。

        他试探着挥了挥手,行动不受阻碍。

        随即往前走了一步,这时才感受到脚下踩着的是坚硬的地面,拥有触地后完整的反馈感。

        说不定自己已经进入某个新的时空内,只是这个地方完全黑暗,所以导致自己以为没有进入。

        沈星不再站在原地,而是伸出双手,就在这黑暗里到处摸索起来。

        不多时,他的手指碰到了一片冰冷,这似乎是一块金属,顺着金属往前延伸摸去,很快沈星确信自己此刻摸到的应该是一张金属床。

        进而他推断出,这个地方应该是一间完全密闭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金属床,这金属床的床头靠着墙壁,而且床脚下还有滚轮的设置,只不过此刻四个滚轮都是被固定的。

        也就是说,这是一间可以活动的推床,这种床一般只出现在某些特殊的地方,比如疗养院、医院、法医室、殡仪馆等等。

        一般的公共场所,通常是不会有这种东西的。

        沈星没有发出声音,再次摸向床面。

        床上有枕头和被褥,而且被褥似乎有点乱,只是并没有人躺在床上。

        等他摸到被褥下方时,微微一怔,触手之处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还有余温。

        也就是说,这床上刚才应该还躺了人,这会儿人不见了,或许才刚刚起床没多久。

        有了这个推测后,沈星的心里忽然莫名一寒,头皮有些微微发麻。

        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有一件长外褂,衣服的料子不是很厚实,但很像风衣。

        平时没有谁会这么穿,除非医生、实验室人员以及家具店的搬运工这少数的一类人。

        再结合这带有滚轮的小床,自己目前的身份应该是医生的居多,而现在自己摸索的是医院里的病床,这个房间,应该就是医院中的某间病房了。

        “不会是精神病院吧?”

        沈星暗自揣测,伸手摸了摸靠近自己这一头的床头床尾,没有摸到捆绑精神病人那种类似的束缚带。

        可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为什么会在这种房间里,即使现在是医生的身份,也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已经如同禁闭室的病房中。

        像这种病房内住的病患,肯定不简单,有极大地概率就是这一次他要来寻找的目标,也就是那瘦小男子的病房。

        而床上还有余温,说明这瘦小男子应该刚起床不久,只是不知道还在不在这完全黑暗的房间里。

        如果不在还好,自己只要找到出口,出去寻找到他就行了。但要是此刻对方同样在这黑暗无比的屋里……

        想到这一层,沈星感到自己手脚都有些变得冰凉。

        “先找到出口的门在哪儿!”

        他当即有了计划。

        目前看来,这个黑暗的房间太过危险,不知道还暗中隐藏些什么情况,还是先离开这里。

        只要找到有光的地方,就能谋划下一步行动。

        现在不知道这个病房到底有多大,沈星只得准备摸到床头的墙壁后,沿着墙壁往前走,这样怎么都能绕这房间走上一圈,只要小心翼翼不惊动什么,应该能找到出去的门窗。

        毕竟床上还有余温,说明疑似那矮小男子的人可能起床没多久,有一定的几率这家伙还在房间里。

        如果在黑暗中两人撞在一起,在自己完全不熟悉这房间设置的情况下,又没有特殊能力加持,必定不是对方的对手。

        刚好摸到床头时,他忽然听见这张床的床下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响动,有点像是衣服在地上摩擦的响声,又仿佛是某个人在无意识的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

        沈星一愣,停止移动,慢慢蹲下身,使得自己与床底更接近,然后不动声色的倾听着。

        又是什么声音响起,的确是从床下传出来的,很缓慢,就如趴着一个人,正在移动身体,衣服与地面发出极为轻微的窸窣声。

        听清楚后,沈星慢慢站了起来,他此刻连呼吸都放缓,大气也不敢出,幸亏脚下穿着的是软底舒适的休闲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慢慢的摸到床头,摸到了墙壁,然后顺着墙壁往前摸索而去。

        一路上他尽量小心脚下,不要踢到什么东西,一路走到了一处墙角的位置,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不过很快就摸到了一个小的金属柜子。

        沈星当即停下,右脚差一点就踢了上去,如果踢中这金属柜,弄出来的响动妥妥的会暴露他的位置。

        这柜子大概只有半人高,柜面上没有摆放什么,如果有药瓶的话应该都装在了柜子里面,柜子似乎还无法拉开,应该上了锁。

        沈星摸索着绕过这金属柜,继续一只手按着墙壁慢慢往前走。

        不多时,他摸到了一处墙面凹陷下去,这是一个门。

        沈星心头一喜,伸出两只手慢慢地摸索,很快就摸到了门把手,这是医院那种常见的圆形门把,中间凸起的部位按下去后,可以将门反锁。

        因为担心扭动把手的过程中会弄出响动,沈星轻轻吸了口气,右手握紧慢慢开始扭动。

        他一举一动都很小心,现在自己可是与普通人无异,在这黑暗密闭的房间里,一旦被异常发现,几乎必死无疑。

        好在这门可能经常有人进出,扭动门把手的过程中没有生涩感,而这门也没有被锁住,一切都很顺利。

        不多时,握着的门把手微微一轻,很显然门被打开了。

        沈星当即将身体贴近门口,将门拉开,立刻目光投向门外,这里是一条走廊的最里端,走廊以乳白色基调为主,外面没有见到人。

        他当即将门拉开大一些,一步跨了出去,唯恐身后有什么东西发现自己已经打开了门,从而追过来。

        不过在走出这病房的一刻,他借着走廊外的灯光,扭头看了一眼病房。

        目光投在病房中的那张床上,随即下移,看到床下果然趴着一个男子,这男子似乎身材较瘦,穿着一身灰色的居家服,仿佛已经睡着或是昏迷,但在无意识的移动手臂或是双脚。

        刚才自己听见的那窸窣声应该就是这样发出来的。

        不管怎样,好在那家伙还在床底下,没有被自己惊动从而追过来。

        下一秒门关上。

        沈星长长吁了口气,同时感到心里一阵焦热,非常不舒适。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装扮,果然披着一件白大褂,里面是纯蓝色的短袖和九分裤,的确是医护人员的打扮,只是头上并没有戴那种圆形的帽子。

        不过这医生的个子似乎并不高。

        沈星快速沿着走廊往外走去,这一次他有种感觉,这疑似最后一个形态似乎非常危险,要顺利处理掉的话,可能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刚才兴许是自己去特殊病房查看那穿着灰色居家服的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导致病房中的灯光全部熄灭,而那家伙也钻到了床底下。

        只是刚才沈星注意了一下,他并没有看见那病房中有其他诡异身影,似乎只有那男子和自己在。

        一边走,他一边摸了摸兜里,没有摸到手机,现在先去护士站通知一下,然后可能要叫上保安,再返回那病房去看看。

        走到这条走廊的另一端,推开双向活动的过道门后,沈星站在另一条走廊上,这里已经有其他医务人员在通过,一个个或是盯着手里的文件夹,或是拿着药快速经过,一片忙碌。

        沈星抬头看了看指示牌,找到了护士站的箭头方向,往走廊左边走去。

        一路上还有医生和护士推着刚刚进医院的病人走过,沈星立刻站在一旁,让他们通过后再继续前行。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在白大褂上的名牌,上面写着“左闻宗”,这是这具身体的名字。

        不过好像名牌的别针歪了,导致有些不稳,不注意的话可能会弄掉。

        就面壁人所寻找的人,多以极度自卑、羞愧,或者不与旁人交流为主,而那穿灰色居家服的男子应该也属于这一类,或许还表现有其他精神症状。

        但此刻自己这位左大夫,应该就是专门治疗精神类疾病或者是心理医生一类。

        反正自己没有任何这具身体的技能与记忆,让他假装能看病也装不来。

        感觉在这一层楼里似乎绕了快一半,终于看到了护士站的区域,沈星快速靠近。

        此时护士站的里面,有两三名护士在药房里配药,另有一名护士正坐着写值班日志。

        沈星刚刚靠近那正在写日志的年轻护士时,他忽然感到一阵烦躁,一股毛焦火辣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这种异常感觉使得他立刻停下,不再走过去。

        目光投向那伏案写日志的女护士,就见她把头紧紧的低着,只能看见一个鼻尖,几乎看不到容貌。

        这个写字的姿势很诡异,双眼如此近距离的靠近纸张,沈星怀疑她是否还能看得见。

        就在此时,吧嗒一下,一团带着血液的唾液从这女护士的嘴角流下,滴落在日志薄上,但这护士似乎没有发现,仍旧埋头继续写着。

        “异常?”

        沈星一惊,立刻后退两步,躲在了护士站旁边一处通往厕所的拐角处。

        如果这值班的护士是异常或者被异常附体的话,自己此刻过去,那就是自投罗网了,根本无法去叫更多的人帮助。

        他背靠着墙,走廊上不时有人从自己左侧经过,这些人中有病人家属,有和自己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其他医生,还有推着小车走过的保洁阿姨。

        如果无法靠近护士站的话,那就只有直接去通知保安了。

        到底自己一个人要不要重新回到刚才那间特殊病房,然后见机行事?

        沈星思考着其他计划,毕竟现在他不知道自己办公室在哪儿,否则可以暂时叫上同办公室的其他医生过来帮忙。

        回去的话,风险实在很高,因为那藏在床下身穿居家服的男子明显看起来就已经变得很不正常,这一点不容忽视。

        正在思索时,一个穿着粉色护士装、头戴护士帽、身材苗条的护士正好从他左侧经过。

        因为距离不远,沈星仔细一瞧,发现这位护士似乎看起来很正常,且可能因为忙碌的原因,额头上还有汗珠。

        “喂,这位同事。”沈星略微提高一些音量,开口道。

        那路过的护士一愣,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他。

        “麻烦你过来一下。”沈星招了招手。

        通常情况下,医生叫护士过来帮把手很正常,而且除非是护士长或者老一点的护士,否则医生的地位比护士历来就高一截,临时让护士帮个忙,基本没有谁会拒绝。

        那护士快速走了过来,目光诧异的看着他。

        沈星见她在注视自己衣服上的名牌,随即问道:“不认识我吗?”

        护士摇了摇头,露出微笑,“不好意思,我刚来两天,对我们科室的医生还不太熟悉。”

        沈星点头,不太熟悉就好,否则自己有可能还装不来这左闻宗医生的一言一行。

        他刚才看了看,这里是神经内科,自己或许是神经内科的大夫,也或许是专门的心理医生,只是临时到神经内科来诊断那面壁人也不一定。

        总之可能性有很多,必须一一排除。

        “走廊那面的科室医生介绍图,怎么有很多空白?”沈星问道。

        “听说好像让广告公司重新制作去了,以前有很多插照片的透明框都坏掉了,照片插不进去。”这护士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