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00章 面壁人:雯雯

第200章 面壁人:雯雯

        “特性了解程度25%?”

        沈星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眼前这女人不是异常,但通过对这叫雯雯的女人的推测,却可以了解面壁人的特性。

        这一点有些出乎意料了。

        或许,这才是对面壁人最好的攻击方式,用精神冲击让自己进入面壁人的其中一个形态空间,然后找机会攻克这雯雯,可能就会破除掉面壁人利用雯雯的该形态。

        等于是断其一臂。

        特性了解了这么多,现在就看怎么破除了。

        “雯雯,快过来,二叔有些话要跟你说。”沈星轻声开口,不过没有再上前。

        黑暗中要不是雯雯穿的是白色的居家衣服,说不定沈星还看不见她的具体方位。

        只是不管他怎么说,这雯雯依旧站在墙角不动,真的是已经有了成为异常的特质,而且和面壁人的特征很符合。

        “有什么好自卑的?谁会笑话你?”沈星再次说道。

        “所有人。”

        这一次,雯雯终于开口回答,声音很小且嗓音模糊,有种囫囵不清的感觉,如果不是卧室里很安静,沈星也根本听不清楚。

        “他们……为什么要笑话你?”沈星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询问。

        毕竟现在他没有这具身体的记忆,所以暂时不了解雯雯为什么会自卑,但直接开口询问的话,有可能会穿帮。而此刻这种问法,既有询问的意思,也带着一丝责备的意味,算是一语双关。

        “每个人都在说我,暗地里笑话我,我不敢再出门。”雯雯再次开口。

        “我不会笑话你,你的家人也不会笑话你。”沈星道:“现在转过身来,我们好好谈谈。”

        “你确定,你不会害怕?”雯雯问道。

        这一刻沈星有些肯定,雯雯这姑娘自卑的原因是出在自己的长相上,只是看样子她已经二十多岁了,如果长得太丑,要自卑也是从小开始,活到现在应该已经有很强的抗压能力了,怎么现在才会开始对自己容貌自卑?

        这当中肯定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沈星略一沉吟,摇头道:“不存在怕不怕的问题。”

        “你迟疑了。”雯雯的声音带着一抹哭腔,“你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你心里还是害怕,只是为了安慰我才这样做。”

        沈星露出微笑,“迟疑的原因是我之前见过你的样子,所以有心理准备,但你现在问我会不会害怕,很明显就是你现在的模样比起以前肯定有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才会愣一下,这并不是迟疑。不知道我说的对吗?”

        房间里陷入沉默,沈星见雯雯的身体又动了动,应该是在点头,但因为头发是黑色的,与白色衣服存在着强烈反差,所以只能隐约看见她的动作。

        片刻后,雯雯开始转身。

        一见到她转身,沈星几乎是下意识的全身开始绷紧,就如之前见到已经成为面壁人的雯雯在转头时的感觉,他总有种错觉似乎雯雯转过来后,对自己会有什么不利。

        不过很快沈星发现自己依旧掌握着身体的控制权,没有出现什么范围压制,自己的脑袋也没有跟着转向,一切正常。

        目光中,隐约可见已经完全转过来的雯雯。

        雯雯虽然留着长发,但因为长期的自卑加上睡眠严重不足,脱发厉害,发量并不多,所以她的脸并没有被长发挡住。

        虽然没被挡住脸,但沈星发现自己还是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只因为这屋里实在太黑了。

        就在此时,转过身来的雯雯往前走了一步,靠近沈星一些,一股酸臭的气息扑面而至。

        这姑娘已经两个星期没有洗澡,除了去卧室隔壁上卫生间,基本没有接触水源,身上的味道可想而知。

        沈星立刻憋住气息,使自己尽量少呼吸,忍住没有后退。

        不过随着雯雯靠近过来,他已经能够依稀看到眼前这张脸的大致模样。

        说实话,这种脸颊的长相沈星只在恐怖片中才见过,仿佛有人刻意这么化妆才能出现如此恐怖的样子,一个人天生是完全无法长出这种模样出来的。

        那稀疏的头发下,额头的头皮一块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起来,使得眉毛高耸,眼皮被拽起来,使得雯雯根本无法眨眼。

        这股力量同样让她的鼻子也被提高,但拉起来的幅度非常惊人,就像是黑暗童话中的女巫,沈星怀疑那鼻尖的脆骨怕是不小心就可能戳破皮肤直接露在外面。

        再一看雯雯的下巴,整个往她的右边歪斜,上下颌严重不对称。

        难怪刚才说话模糊不清,她的嘴巴根本不能正常的张合,说话就产生一种大舌头的感觉。

        这副恐怖面孔,再加上她身上那又酸又臭的气息,使得沈星几乎本能的升起一股厌恶感,这厌恶感之强烈,差点就没能压住。

        “二十四万,花了这么多钱,结果现在变成这个样子!”雯雯的眼泪从那向上提拉的眼眶中滚出,情形看上去颇为诡异。

        听了她这句话,沈星有些恍然大悟,心中的猜测一瞬间全部贯通了。

        联系刚才在外面见到的雯雯的父母的模样,这俩口子的颜值本来就不高,甚至雯雯妈妈是朝天鼻,五官扁平,而雯雯她爸小眼睛、厚嘴唇,可以归为长得很平淡的系列。

        由此来看,现在自己掌控的这具二叔的身体,模样应该也好不到哪儿去,这对于沈星这种骨子里臭美加自恋的家伙来说,一时还有些不太习惯。

        而这雯雯应该是从小就完美继承了父母的诸多缺点于一身,一直以来心里就极度的自卑,只不过虽然丑一点,但好在不影响正常生活,最多就是交友、特别是交男朋友的时候要费点儿劲。

        不过给沈星的感觉,即使雯雯再继承了父母的所有缺点,应该也不会丑得要去做整容手术那么离谱,这其中可能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按照雯雯的计划,等正式上班之后,她就准备存点钱去整个容,把自己最不满意的眼睛和鼻子、嘴巴修整一下。

        哪知一个整容手术下来,加上父母资助的钱,一共花了二十多万。花钱也就算了,可才一个月以后,她的五官直接整体崩塌。

        割的双眼皮睡觉时无法闭上,要多吓人有多吓人,且几乎整天都在流眼泪,眼睛干涩,只能不停滴眼药水。

        鼻子里面垫的软骨也因为滑动而完全变形。

        嘴巴更是整个歪斜,几乎处于脱臼的边沿,吃东西的时候苦不堪言,对正常进食造成了严重影响。

        其实这些都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对雯雯自身心理的影响,比起没整容以前带来了更多的恐惧、担心、自卑、忐忑甚至是想起自己现在这模样时的惊悚。

        这使得她的精神几乎快要崩溃。

        现在她的羞愧和自卑已经史无前例的强大,为此父母还专门跑去找到那家整容院,结果发现对方因为资金问题已经关门跑路,审判院的人也正在到处追查。

        二十多万对于这么个普通家庭来说,不是小数目,现在如果要这家人再花相同甚至是更多的钱来修复雯雯的面容的话,这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达成。

        而等待雯雯的将是日复一日的崩溃峰值来临,最后彻底沦为面壁人的其中一种形态。

        沈星不知道这种形态是通过何种方式形成的,但看现在这样子,如果不及时制止的话应该也距离不远了。

        虽然心中本能的对眼前的雯雯产生抗拒,但沈星依然伸出双手,握住了她的双肩,在黑暗中的目光直视着对方。

        “我知道你很难受、很痛苦、很懊悔为什么去做这手术,早知道会成这样不如就保持以前的样子也挺好。但现在事已至此,我们只能面对。”沈星尽量将声音放得柔和,“你要知道,你的父母还有二叔我,都很爱你,我们都是和你站在一起的,不管有什么困难和问题,我们都会陪你一起面对。”

        “我……我支持不下去了!”雯雯此时更多的眼泪流出,整个人开始颤抖,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沈星赶紧将她稳住,准备扶她到床那边去坐下。

        不过雯雯立刻强忍着站直,拼命摇头,“不去,我不去。”

        沈星一愣,“为什么?去床上坐着或者躺着,你先放松一下。”

        雯雯轻声道:“床那边好像总有人。”

        “哪里?”沈星扭头看向床的方向。

        “有时候在床下,有时候在被窝,有时候又在窗帘后面,总之那边很怪。”雯雯有些神经质的快速说道。

        “那你看见什么了吗?”沈星问:“还是只是感觉到了不对劲?”

        “没看见。”雯雯摇头,“但就是很怪,我很害怕。”

        “那你不可能一直不上床睡觉吧,这样怎么休息?”

        沈星此刻感觉,雯雯应该从小就和这二叔关系很好,有什么事也会跟二叔讲,反而不会将这些秘密告诉自己父母。

        雯雯道:“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去墙壁那儿站着,这样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连恐惧都少了不少。”

        沈星感到诧异,看了看这屋里四周的墙壁,如果要面壁的话,刚才的卧室房间门后,以及衣柜旁的那一面墙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为什么雯雯会有这个面壁的想法?

        “你为什么想着去面壁站着?”沈星直接问道。

        雯雯回忆了一下,道:“每当我担心、害怕、疑神疑鬼的时候,脑海里总有个声音告诉我,去那边站着,站一会儿感觉就会好很多。”

        说到这儿,她指着刚才沈星观察的那两处适合面壁的地方,继续道:“然后我试着这样做了,在面对墙壁站着时,果然心情有了舒缓,也不再胡思乱想,感觉能够掌握很多东西。长期以来的那种害怕别人嘲笑我的恐惧感,在那一刻好像都感觉不到了。”

        “你就站在这里先等等我。”

        沈星说了一句,转身走到那张小床前,把床上乱七八糟的被褥理顺,重新折叠起来,没有见到任何异样。

        然后他转头对雯雯道:“能不能开一下灯,我看看床下。”

        雯雯立刻摇头,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拼命的摇头。

        她对自己的容貌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特别讨厌光亮的地方,所以心中本能的抵触。

        沈星道:“那我现在可能要打开手机的电筒光,不过不会照射你,而是只会照一下床底,你看行不行?”

        雯雯站在那儿,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没有任何表示。

        沈星道她是默许了,摸了摸裤兜,摸到了这二叔身上带着的手机,拿出来后,幸亏手机没有设密码,打开点亮了手电筒,然后趴在地上,手电筒光往床下照射进去。

        在光幕照射床下的一刻,沈星也立刻看去,不过在看见床下的一幕后,他猛地一个震颤,手机都差点掉落,心脏狂跳不已。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准备,比如床下藏匿了一个人,或者出现别的什么东西,但在手机电筒光中,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熟悉的脸。

        眼皮被拉扯着往上提,鼻尖异常突出快要突破皮肤,下巴与上颌完全错开,不对称的面向着自己。

        这副面孔根本就属于雯雯!

        而此刻床下的这张面孔虽然同样丑陋无比,但可以看出透出一股浓浓的惊恐之色,气息微喘,那无法闭上的眼睛正睁得大大的,瞪着沈星。

        床下趴着的人,身穿同样的白衣,竟然也是雯雯!

        而就在此时沈星感觉到身后刚才与自己说话的雯雯,此刻似乎已经走了过来,就站在自己身后,一动不动。

        床底下的雯雯面色恐惧,拼命将自己四肢蜷缩在一起,注意力已经从沈星的身上转移到了他身后那双靠近的双脚。

        沈星此刻心脏也是剧烈跳动,他万万没想到,竟会闹这么一出!

        床下的雯雯看得出来明显很惧怕外面的那位,而外面站在自己身后默不作声的雯雯,此刻很显然已经不对劲了。

        在惊讶过后,沈星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作为一种本能,他自然而然的准备启动黑筋保护膜。

        哪知念头起来,全身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在这二叔的身上,自己的能力似乎都不能使用了,刚才的异瞳是,现在的黑将保护膜同样如此。

        下一秒,沈星感觉到身后的雯雯似乎弯下腰,在靠近自己,而且能够听见一种古怪的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

        他来不及多想,身体就这么趴在地上,估摸这女人站着的大概方位,一脚踹出,正中对方的小脚部位。

        这一击沈星使出了全力,但同样没能激发任何力量强化,而是以普通人的力量施展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