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98章 面壁人:选择

第198章 面壁人:选择

        现在虽然没有见到任何关于面壁人的疑似人影,但沈星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异常就是面壁人。

        准备的常规对付异常的手段是其次,他站起身,拍了拍衣兜内侧那折叠好的报纸。

        这报纸,才是抓住面壁人的手段,否则无法将面壁人交给“顾问”,完成与“顾问”之间的第一次契约。

        而且一旦“顾问”的要求被满足,它将会回报沈星一个多出来的信息查询。

        慢慢走到房间门后,往猫眼中看了一眼外面的走廊情景。

        不知道此刻阿柴藏到了哪条缝里,走廊外安安静静,连以往这个时间段过来塞小卡片的人都没看见一个。

        想起这些小卡片,沈星回头看了一眼电视机柜的柜子上面,那里被阿柴整整齐齐堆了近百张各种印有电话的年轻女子卡片。

        用它们进行拼图和打牌,这是阿柴这几天唯一消遣的娱乐。

        在目光从这些卡片上划过之后,沈星忽然感觉屋里有些不对劲,这种不对劲,是他下意识的从心里产生的不适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总之就是感觉哪里怪异。

        他当即将注意力放在房间里的各个角落,还有床下和卫生间内。

        站在门口,往屋里走了两步,看了看打开门的卫生间,里面亮着光,但一眼看去,什么也没有。

        沈星歪着头,顺便也看了一眼卫生间门的后面是否有人,但同样没有。

        他再次将目光投向大床的另一边,慢慢走到床尾,往四周看了看,还是什么也没看到。

        但此刻心里的古怪感觉却更加强烈,这有些类似于周杀降临时、种婆出现的那种感觉,只是没有心悸感,而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多时,他将目光定在那刚刚拉上的窗帘上。

        刚才窗户关上后,他顺手就把窗帘全部拉上,此刻在窗户旁边靠近墙角的窗帘后,似乎比起之前里面多了一个什么物体,使得这一片的窗帘有些微微凸出。

        沈星不记得那个地方的窗帘后面放了什么东西,不过好像刚才那里是空的。

        虽然心里有了怀疑,但他并没有走过去。

        如果那窗帘后真的有什么异常,特别是面壁人的话,就这么走过去,肯定会惊动对方,使得那家伙转过身来。

        因为这屋里非常安静,虽然外面有隐约的嘈杂声传来,但反而与屋内的环境形成了强烈反差,稍微传出响动就能察觉。

        就这么站着,沈星感觉疑惑,如果窗帘后是面壁人,那这异常是怎么进入房间的?

        好像就这么凭空出现了!与刚才自己看见楼下那商务车停车后,没有任何东西出来、但这家伙已经进入酒店很相似。

        似乎面壁人有种特殊的手段,可以直接出现在某个它想要接近的地方。

        不过应该有范围限制,否则刚才这家伙就不会借用那尸体开车过来,而是直接就隔空找来了。

        面壁人的能力,还没有大到自己无法想象的那么离谱。

        但已经足够让沈星引起高度重视。

        现在这家伙直接出现在7088房间里也好,至少不会在上楼的过程中伤害到其他普通人类。

        只是此刻的沈星有些被动,他没有把握在掀开窗帘的那一刻,立刻将报纸盖上去,困住这面壁人。

        而且现在报纸是放在衣兜里的,如果拿出来再摊开的话,肯定会弄出声音,在这安静的房间里,这些声音足以让面壁人引起注意从而转身。

        到时候报纸还没抻开,恐怕危险就已经降临了。

        随即沈星想到了第二个方法,就是用钢笔电击的方式,先对窗帘的那家伙来个先发制人,给自己准备报纸留出时间,再一举将这面壁人困住,交给“顾问”。

        只是他没有把握这电击是否能够让面壁人被暂时困住。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至少当初在用超强电流攻击整张皮女子时,对方是会受到伤害并且知道躲避的。

        沈星再次往前走出两步,落脚很轻,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就在此时,一阵轻微的哭声传来,就在这屋里。

        沈星的目光专注在窗帘那凸起的部位,虽然那个地方没有动,但这声音明显就是来自窗帘后。

        左手将银色的钢笔拿出,同时右手伸入衣兜慢慢抽出折叠的报纸,一直没有弄出任何声响。

        那细微的哭泣声的确来自窗帘后的墙角位置,并且还在传出,在这房间里回荡,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沈星拿不准后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面壁人,听声音和他之前在序列板中看见的那面壁人的模样应该不一样了。

        走到了窗帘前,刚刚用抓着钢笔的手触碰到窗帘时,那哭泣声戛然而止。

        沈星动作一顿,脖子处忽然传来了异样感,这是一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下一秒,他根本没有掀开窗帘,而是直接激发了钢笔的超强电流。

        啪嚓一下!

        一道如同闪电般的亮光在屋里亮起,近距离下,这股电流瞬间穿过了窗帘的遮挡,击中了目标。

        脖子处的异样感消失,一把将窗帘掀开,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陌生女人背对着自己,形影消瘦。

        而此刻这女人似乎正在往自己的方向转头,但因为被强大电流击中的原因,其内特性遭到了部分影响,整个人保持着刚刚转头的姿势,全身电流乱窜,一时并没有消散。

        沈星很清楚,刚才脖子上的异样感,肯定与这女子转头有关,但这一刻被暂时抑制,他没有犹豫,快速将报纸铺散开,对着这女子的脑袋当头罩下。

        肉眼可见,原本一米六多点的女子,在被这报纸覆盖之后,身体周围所在的空间被迅速挤压而下,女子直接跪坐在地上,身体被一股无形压力挤在了墙角,脖子耷拉下来,脑袋歪着无法移动,脸颊也微微变形,四肢更是无法动弹。

        因为被报纸遮盖了部分的原因,这一幕沈星只能依稀看见一部分,不过有一点是好的,报纸的三分之一空间果然发挥了作用,将面壁人困住了。

        “顾问,我抓住它了!”沈星当即开口,往房间四周看去,“你在不在?”

        话落,看了一眼覆盖了面壁女子的报纸,发现这报纸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崭新,而是微微出现了一些皱褶。

        按照“顾问”的说法,如果等到报纸由新变旧,也就是它失效的时候。

        而在此之前,必须要让“顾问”见到这暂时捕获的面壁人,并完成它的事,否则自己的契约也就无法完成。

        实际上沈星也没料到自己会这么容易就控制住面壁人,似乎这家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

        要是自己准备充分的话,提前准备好木料,现在就是雕刻面壁人的木雕的最佳时机。

        这个念头出现后,沈星一愣,他忽然发现这好像根本不可能,因为他不知道这女人的长相。

        要知道她的长相的话,很简单,转到她的正面去看一眼,或者将这女人的脑袋掰过来瞅瞅,也能得知。

        只是,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不对!”

        在这一刻,沈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这女人转头就是自己危险降临的时候,也就是自己根本不能看她的脸,如果无法看她的脸,那还怎么做木雕?

        凭空想象吗?

        况且这面壁人的信息提示中也很清楚,它每一次的形态都不同,这一次自己看见的是一个女人,难道下一次它还会是这样子?

        所以属于面壁人的木雕到底是什么样的?不可能每一种形态都雕刻一个木雕出来吧!

        这么一细想,别看好像已经捉到面壁人了,但此刻沈星要想处理它,竟然根本无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报纸失去效果。

        该如何收拾掉面壁人,或许待会儿可以问问“顾问”,相信那家伙可能有什么办法。

        又瞥了一眼覆盖着女人的报纸,这张报纸的颜色进一步变深,慢慢有了泛黄的状态,所以它的作用正在持续降低。

        沈星当即再次开口:“顾问,面壁人就在这里,赶紧出来办你的事!”

        这一次话刚落,就在那被困住的面壁人的头顶上方墙角的位置,一个印刷体文字显示而出。

        【好。】

        大约又过了五六秒,文字变幻,重新显示了一行。

        【待会儿不管你看见了什么都不要诧异,也不要阻止,我会采集一些面壁人的血液。而在此之后,它就是你的了。】

        沈星微微一怔,开口道:“在你采集它的血液后,我需要得知暂时甩掉这面壁人的办法,或者其他一些能够收拾它的方法。”

        这一次,“顾问”却并没有回答他。

        沈星等了片刻,发现墙上的字体一直没有显现,而在黑漆漆的床下,此刻反而传出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奇异响声。

        他想起了刚才“顾问”说的不管发生什么自己都不要去阻止的话,所以并没有去干涉。

        过不多时,那窸窣声越来越近,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正在从床下爬出。

        又是七八秒后,沈星略一低头看向床底,就见一只硕大的老鼠从床下爬了出来,这家伙身躯肥胖、体型巨大,长得肥头大耳,身后的尾巴几乎有自己的大拇指那么粗大。

        不过沈星敢肯定,自己的床下之前绝对没有这东西,这只老鼠的出现本身就是异常。

        胖老鼠出现后,没有停留,一摇一摆的对着墙角被困在那里的面壁人爬去。

        沈星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任凭这胖家伙靠近被挤压在三分之一空间里的面壁人。

        不多时,胖老鼠爬到了报纸下,它的身体在报纸空间的相同挤压之下,同样开始变形缩小,不过几乎是同一时刻,这老鼠张开嘴巴,露出两颗非常醒目的大门牙,一口咬在那女人正跪伏着的小腿上。

        女人没有任何反应,实际上,在被挤压到如此狭小的空间后,她也无法动弹。

        这一口下去,沈星看见了有黑色的液体流出,那应该就是面壁人的血液。

        这些血液流了部分到老鼠的嘴里,但更多的却是流淌在了地上。

        而且这个时候的胖老鼠已经步入了面壁人的后尘,被自己的三分之一空间给快速挤压成了瘦老鼠,整个都已经完全变形。

        只是让沈星感到惊奇的是,这家伙虽然变形,但行动似乎并不受到挤压的影响,在咬了一口面壁人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退出报纸的覆盖范围。

        就在沈星的眼皮底下,它完全退了出来,因为挤压而变形的身体再次开始恢复,如同气球般慢慢膨胀。

        转过身,一摇一摆的往床底下爬去,直至完全看不见。

        沈星猜测因为报纸是“顾问”给的,所以它所指挥的这只老鼠才能够不受三分之一空间的影响,从容离开。

        “可以了吗?”

        沈星知道这老鼠的任务应该是完成了,开口询问。

        这一次墙上出现了“顾问”的回答。

        【可以了,现在这面壁人任由你处置。】

        虽然沈星对“顾问”为什么要取面壁人那黑色的血液很好奇,但此刻他更关心的是,自己在没有木雕可利用的情况下,该如何有效摆脱或者收复眼前这女子。

        “你刚才没有听见我说什么吗?”他直接问道:“要怎么才能收拾掉这面壁人?或者怎么摆脱它?”

        这一次“顾问”的文字出来的晚了些,而且并没有回答沈星的问题。

        【我当初答应你,在我达成目的后,给你一个重新提出要求的机会作为没有找到叶听行踪的补偿。请问你现在所提出的,我需要回答吗?】

        见到这些文字,沈星一愣,随即心里头升起了一股无名火,冷笑道:“原来如此!这如意算盘,原来你早就打好了!”

        【没有啊,只是你我的每一项要求,都需按照契约的形式进行,就算我赠送了你一次,但你现在所需要的答案,就已经涵盖了这次契约的赠送。请问,我需要回答吗?】

        不管“顾问”回不回答该如何才能处置面壁人,沈星现在都很清楚,这家伙就是以所谓的契约为目的,想要问他问题很简单,只要以契约的形式就行。

        不过这次的问题是“顾问”之前答应补偿的,所以本次不算新的契约,而是仍旧属于之前寻找叶听未果后的那个,只是如果“顾问”回答了,就算它做了补偿了。

        换句话来说,沈星此时就会因为面壁人而浪费掉这个寻找自己记忆之谜的机会。

        但如果这一次不问“顾问”该如何处置面壁人,那就要自己来摸索。

        对于这种中高序列的异常,除了一击就撤退的种婆以外,沈星之前从来没有遇见过。

        如果不是报纸的三分之一空间在起作用,这会儿如果硬杠对方,他将有很大的几率不是对手。

        所以应该可以找到方法破除面壁人,重点是“顾问”给出自己提示,而要是单靠自己摸索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扛到找到方法的那一刻。

        权衡一番利弊后,沈星认为“顾问”这家伙有些类似于中立邪恶阵营,除了邪恶之外,不管做什么事都是为了自己。

        只要今后还要和这家伙合作,自己就还有机会找出记忆之谜和叶听的失踪之谜,所以他当即有了选择。

        扭头一看那张报纸,已经变得更为泛黄,仿佛随时就会破烂,无法在继续维持三分之一空间了。

        “回答我,怎么解决面壁人?”

        【哈哈哈哈,恭喜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一行字体很快显现在对面墙上。1603372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