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97章 他来了!(感谢盟主小空空,周末加更)

第197章 他来了!(感谢盟主小空空,周末加更)

        深夜时分。

        朵兰酒店7088房间。

        正在熟睡中的沈星忽然产生一阵发烫的感觉,做梦仿佛靠近了一个巨大的火炉,很是燥热。

        很快他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昏暗,窗外的街上灯火通明,虽然已经拉上了窗帘,但仍有部分光亮进入房间内。

        一把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沈星坐起来低头看去,胸口部位隐隐有种发烫的感觉。

        他将衣领拉低一些,就见胸口那曾被姚童用刀划伤的地方,此刻一个不成比例的十字架图案发出微红,就如这一块皮肤被烙铁灼烧烫红了一般。

        在他醒来后,这微红的光芒正在褪去,刚才睡梦中的发烫感觉也渐渐消失。

        不过沈星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原本他以为这还没刻完的十字架随着姚童的异常特性被吸收,已经逐渐痊愈。

        哪知伤口虽然肉眼看不见,但其实依然还在自己身上,今晚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会在自己睡着后忽然出现,而且传出滚烫感。

        这很可能是一个对自己不利的信号。

        沈星下了床,撒上拖鞋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站在那里,目光投向楼下的街道。

        虽然此刻已经是凌晨,但这里的街上依旧人来人往,不过以年轻人居多,楼下街边的小吃摊贩也多不胜数,极为热闹。

        甚至还有穿的火辣的年轻女人三三两两聚在街头,一边抽烟,目光不时在来往行人中瞄来瞄去,如果碰见一个正在看自己的,立刻大抛媚眼。

        沈星扭头一瞧,阿柴坐在窗外最边沿的位置,独自一人默默地看着远处的城市夜景,似乎楼下的嘈杂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沈星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刚才微微凸起并发红的部位,此刻已经恢复如初,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地。

        他再次看向阿柴,问道:“你在干什么?”

        阿柴知道沈星已经起床了,没有回头,而是伸手在面前的虚空中随手写字,显然用这种方式与沈星交流他已经非常熟悉。

        【想一个人。】

        “想谁?”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的气息,她很漂亮。】

        “你还能喜欢人类?”沈星有些惊讶,“你是不是死后变成这样的?”

        阿柴摇了摇头,写道【我不是你们所说的鬼。从我有记忆以来,一直就是现在的模样,从没有改变过。】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出现在这世上的吗?”沈星感觉自己似乎在这一刻开始探索异常起源的秘密。

        不过他明白,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就搞清楚。

        果然阿柴再次摇头,继续写道【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出现的了,但我好像有一个父亲,有记忆的时候,记忆中就有这个父亲。只是,我只见过他一次。】

        沈星一愣,暗道这家伙的父亲可能就是序列链中的异常。

        对于异常的父亲,只能说阿柴有可能就是他的父亲异常所创造,不一定就是生出来的。或许,他的父亲同时拥有很多孩子,阿柴只是这当中很平凡的一个。

        “那你父亲呢?”沈星问。

        【他不在很久了,不过我所吸取的恐惧,他会拿走一半。】

        沈星一惊,扭头四处瞧了瞧,问道:“他随时会出现在你左右?然后拿走你吸取的恐惧值?”

        【不是,只要我吸取了恐惧值,它们会自动减少一半。嗯,我知道是被我父亲拿走了,他一直都这样,从来不会和我交流,只知道从我这里擭取。】

        沈星点头,提醒道:“如果哪天他来了,你要提前告诉我。”

        阿柴有些诧异,写道【你会杀了他吗?】

        沈星笑了一笑,“打不打得赢都还是未知,不过……”

        他扭头看向窗外边沿坐着的阿柴,“我与他为敌与否,得看你的态度。”

        阿柴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感谢。

        【我只知道我生来就渴望恐惧,我喜欢那些经常散发恐惧的人类,所以会一直呆在他们身边。而我一直思念着的那个女孩是个胆小鬼,所以最开始我一直缠在她左右。】

        沈星看着半空浮现的文字,脸上保持微笑,没有说话。

        【后来我发现她太可爱了,比如看见路上有一只青蛙,会吓得直跳脚并且哇哇乱叫,比那只青蛙的叫声还大。她睡着的时候如果手指忽然碰到了毛茸茸的东西,比如玩具熊,也会突然惊醒,并一脚将毛熊踢开。她的恐惧,对于我来说与其他人都不一样,不仅仅是惊悚和害怕,还透出一种温柔、醇和的感觉。】

        “然后你吸取恐惧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开始关注这女孩的一举一动?”沈星微笑道。

        阿柴摇头。

        【不是,不止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我关注所有与她相关的东西,她碰过的每一件东西,接触的每一个人,喜欢的每一件事。并且,我从那时起就没有再吸取她的恐惧了。】

        “那你怎么办?总不可能不吸吧?”沈星道。

        【所以我转移了目标,决定离开她。因为长期的吸取某人的恐惧值的话,那人的精气神会一点一点的消失,直到精神失常。这么久以来,我从来没有让哪怕一个人精神失常过。】

        “你是一个好……异常。”沈星点头。

        【但是我必须定期吸取一定量的恐惧,否则我能感知到,我的父亲可能会灭杀我。】阿柴此时快速写出这番话。

        沈星思考了一下,点点头,“每隔一段时间,你可以出去吸取那些人在梦中的恐惧,不过范围只限定在恶人当中,比如你可以选择从监狱里下手,或者我指定的人。”

        阿柴再次慢慢点头,这是他表达感谢的一种方式。

        【主人,我能感觉到,虽然你控制了我。但这种控制感,每一天都在逐渐降低,而且我能看出你并不是一个无情的人,控制我并不只是单纯为了利用我给你服务。】

        关于控制降低这件事沈星倒是很清楚,自己每将阿柴闪回一次,闪回的总次数就在下降,所以自然而然自己对他的控制感在降低。

        只是没想到,阿柴的感觉竟然很灵敏。

        沈星笑了笑,“其实最开始,我控制你时就是想着让你替我做事来的。”

        【我最开始也这么想,但经历了姚童的事件后,我改变了看法。因为我发现,你是真的在帮助她,而不是只想着摧毁,毁掉所有。】

        “每一个人都不一样,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与那些人不一样。”沈星道。

        【你是说那些邀请你加入他们的人?】

        这句话刚刚浮现在沈星眼前的半空时,楼下此时一辆车缓缓驶来,停靠在街边。

        这个地段到了晚上基本都是行人,很少有这个时间点将车子开进这条狭窄的道路上来的,而且这里并不能长时间停车,因为会阻挡到行人通行。

        所以当这辆车停靠街边又没有移走后,立刻引起了部分路人的注意和不满,一个个说着什么,说话声逐渐开始增大。

        沈星低头看去,见那车子停下后并没有人出来,而且车子也没熄火,就这么亮着车灯,似乎在等人。

        不多时,那些行人开始围着车子指指点点,甚至有人上前拍打车窗起来。

        从车顶看去,沈星感觉这辆车的车身似乎有些长,应该是一辆商务车,他扭头对阿柴道:“你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如果是一个正常人的话,即使把车停在这里不下车,但也经不住那么多行人指指点点,如果有人当面拍打车窗,要不这人早就开走,要不就是摇下车窗对骂过去,难得有这种默不作声的反应。

        阿柴直接钻进窗缝里,沿着外墙快速而下,不一会儿就来到一楼窗户缝。

        不过他没有出现,就这么观察和倾听着众人的谈论。

        一直在酒店里呆着,沈星本来已经有些无聊,此时没有了睡意,就这么趴在窗户那儿,看着下方吵吵闹闹的人群。

        这商务车本身就很大,停在这条狭小拥挤的道路上,的确影响了部分摊贩做生意,旁边的人一怂恿,事情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有人去拉车门,没想到车门并没有从里面上锁,一拉就开,越来越多的人挤到驾驶员车门旁,对着里面激动的说着什么。

        但沈星听不太清楚,不过很快这些人的声音开始变小,忽然间,那围着驾驶员位置的几个人哗啦一下散开,一个个注视着驾驶室位置,惊恐万分。

        人群中发出惊讶声,这个地方顿时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沈星在楼上,看不见车上是什么情景,但见这些人的反应,料想情况肯定不简单。

        他探出头也看不到阿柴的黑影。

        就这么又过了两分钟,期间见到有围观群众拿出电话开始拨打,几个嗓门大的人在说话,还隐隐听见说到“救护车”、“治安官”等字眼。

        这一来,沈星更是好奇,不知道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那车里的人受了伤,或者是……通缉犯,被围观的群众认了出来?

        就在此时,窗户7楼的缝隙内钻出来了阿柴,阿柴的黑影直接飘在窗外,一手撑着外面的窗沿,用另一只手写道【下面那车子的驾驶员,死了。】

        沈星大概猜到就这么几个结果,问道:“怎么死的?”

        他刚才亲眼见到这商务车开过来,且稳稳地停在路边,哪知道驾驶员死的这么快,这才多久就撑不住了?

        谁知阿柴快速摇头,继续写道【死了很久了,那刚才打开驾驶室门的人当中,有人摸了一下驾驶员的手,说已经冰冷,根本没有了温度。】

        沈星一愣,双眉顿时皱了起来。

        “你确定那人是这么说的?还有没有其他人说什么?”

        【有,第二个人也摸了一下驾驶员的额头,说的确皮肤是冰冷的,然后他们开始打电话叫治安官和救护车。】

        “进来!关窗户!”沈星忽然间神色变得严厉,继续问道:“那驾驶员的样子你之前见到过没有?”

        阿柴仔细回忆,随即摇头,快速钻进屋子,不再出去。

        沈星关上窗,拉上窗帘,屋里陷入一片昏暗,但楼下嘈杂的声音仍然若有若无的听得见。

        沈星略一沉吟,吩咐道:“现在去走廊外面,隐藏在楼梯口和电梯间附近,发现有什么不妥弟弟昂,立刻想办法过来通知我。”

        阿柴见他神色忽然变得很严肃,心里咯噔一下,不再多问,立刻走向房间门,正要从门缝钻出去,就听沈星在身后又道:“自己注意安全!”

        阿柴转身点头,快速从门缝处消失不见。

        沈星立刻将身上的睡衣脱下,换了一身便于行动的休闲衣,穿上袜子和运动鞋,将东西整理后放入背包,伸缩棍插在腰上,两支钢笔放进裤兜里。

        刚才那商务车靠街边停下后,虽然一直没有人下车,但事实证明那驾驶员已经死亡多时。

        一个死掉的人不可能还能开车,且开得这么稳。

        而且现在那人呈现出死亡了一段时间的状态,也就是那控制他的异常离开了。

        虽然没有见到任何东西下车,但这异常显然很强大,肯定有常人不知道的某些行动手段。

        而刚才自己的胸口一直在发烫,这是姚童留下来的,姚童属于序列链中的最末一位,并且已经被自己清除。

        如果她留下的东西还在发生作用,那就有可能与这整条序列链有关。

        沈星猜测,那黑化的姚童在自己胸口留下的图案,可能是某种吸引或是提示该序列链中其他异常的方法,刚才图案显现,胸口发烫,或许就是一种暗示。

        而这石城里,与姚童处于同一序列链且能够感受到的异常,用屁股想也知道,只有面壁人一个。

        所以如果有异常过来,最大几率可能是面壁人本尊。

        这么一推测,感觉似乎都说得通了。没想到自己不去找它,这家伙竟然首先就找上门来了。

        只是如今沈星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显得有些被动。

        趁着现在早一步发现了异样,且外面有阿柴看着的情况下,他立刻将面壁人的信息再次调出,认真看了一遍。

        【名称:面壁人

        序列等级:中高等序列

        序列类比:第二类

        序列来源:恐惧

        诱因:极度羞愧

        该类描述:它是一个矛盾综合体,渴望得到人们的认可,又害怕见到任何人。它的出现形态每一次都不同,一旦有人看见当前的背影,它将会如影随形,直至该目标转变为它喜欢的模样。记住,不要试图让它转身,否则后果自负!】

        “不要试图让它转身!”沈星重复了一句。

        他认为这一点非常关键,背后的隐喻就是,一旦面壁人转身,将会极难极难对付。

        如果不要让它转身,那唯一可能的办法就是,尽量不要引起它的注意,避免任何在它身后发出声音、触碰或者惊动它的可能。

        想到这一点,沈星自然而然的在脑海里升起了应对面壁人的办法,其中最有效的就是启动黑域,将自己隐藏在另一个空间中。

        只是黑域并不能每次都启动成功,这也得靠几率,否则每次在接近异常之前都用这种方法隐藏自己的话,这项技能将会是他最逆天的技能。

        当然,还有一件事他不得不考虑,那就是黑域使者是否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