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96章 幸存者

第196章 幸存者

        面对着墙壁站着的人,看上去个子矮小,四肢枯瘦,大概只有一米六的样子,且头发乱糟糟的,似乎很久都没有洗了。

        而那刚才还在四处狂奔、活力满满的螃蟹人,此刻整个身体已经反转,那些反转到上面正在抽搐的下肢关节,昭示着这家伙可能受了很严重的伤。

        或许,根本活不成了。

        吴俊贤被这教室里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强化后的目光使劲眨了眨,确信那背对着自己的是一个人类,而在他身旁的不远处,那刚才还凶猛无比的螃蟹人,正在进行垂死前的挣扎。

        很显然,这看似人类的人,完成了刚才他们几个组员都无法完成的事。

        不过他并没有抓住螃蟹人,而是直接出手杀了它。

        整个教室里没有其他声音,显得很是安静,只有那螃蟹人因为重伤抽搐而发出的咝咝声,这声音听来完全是无意识的,而且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就在吴俊贤将身体直立起来以便能够看得更加清楚时,这短短十秒不到的时间,那正在抽搐的螃蟹人渐渐地不再动弹。

        吴俊贤注意到,螃蟹人的身体下方,一大团黑色粘液从体内流出,弥漫开来,还有零星的刚才在狗舍中见到的那种小肉蟹,纷纷脱离螃蟹人的主体后,趴在地上抽搐几下就不再移动。

        慢慢地,螃蟹人的下肢关节开始变得僵硬,整间教室里,再也没有任何声音,除了门口处,从吴俊贤的鼻息间发出的沉重呼吸声。

        没有办法,黑化后的他已经形同半只野兽,不仅肌肉增长、攻击力增强,就连呼吸也都变得粗重,无法遮掩。

        在螃蟹人真正死亡之前,那面对着墙角站着的瘦小男子,一直没有移动过,仿佛就那么站着睡着了。

        但在螃蟹人终于不再抽搐并变得僵硬之后,这面壁的男子肩膀微微动了一下,脖子扭了扭,对着教室的门口、也就是吴俊贤的方向缓缓转了过来。

        吴俊贤并没有意识到他转头过来的动作意味着什么,而是立刻心生戒备,十指屈拢,指甲长出了三公分,且尖锐无比,如同盯着猎物一样,盯着正在转头的瘦小男子。

        不过即便以他经过强化的眼睛,在这瘦小男子转过头来时,也并没有看见对方的模样。

        因为此时吴俊贤忽然发现,自己的脖子竟然诡异的跟着往后方扭去,这一幕完全无法阻止。

        在那瘦小男子将头扭过来时,他的脑袋也已经跟着往后方、也就是教室外的走廊扭了过去。

        但是在此过程中,脖子以下的身体部位却保持着不动,这不是吴俊贤不想动,而是在脖子开始扭动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法移动了,除了脖子。

        因为此时已经扭转了一百八十度,脖子发出咔咔咔的声音,也得亏这家伙此刻已经被黑化,关节异于常人,即便脖子扭了一百八,只是发出磨合后的剧烈响声,并没有被折断。

        但吴俊贤很清楚,这他么还是人扭的角度吗?

        普通人扭到九十度之后就已经很困难了,他却发现自己扭了一百八十度之后,竟然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脖子仍在旋转!

        咔咔咔……

        剧烈的响声更加密集的出现,吴俊贤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他想要大口的吸气,但喉咙的位置似乎打结,所有东西都被堵住。

        他想要张口叫喊,但除了能够听见自己脖子的响声以外,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连溺水的那种咕噜声都无法发出。

        黑化后的身体想要拼命反抗,但却找不到任何着力点,仿佛一拳用力的打出,却打了个空,身体很难受。

        数秒之后,吴俊贤听见自己的脖子发出剧烈咯嘣的一声,脑袋顿时嗡的一下,产生强烈的耳鸣,视线全部消失,意识也跟着快速流逝。

        不过在视线消失的前一刻,吴俊贤仅有的意识告诉他自己,脑袋已经转了一圈,直接三百六十度又扭回来了!

        映入眼帘的,是那刚才还在面壁站着的瘦小男子的正面,而在看见他正面的一刹那,吴俊贤整个人栽倒在地,快速从黑化状态退化下去,变为普通人类的模样,但已经没有了气息。

        听见倒地的声音,刚刚爬上三楼的那以速度著称的长短脚微微一愣,目光投去,因为这建筑物的里面实在太黑暗,他什么也看不见。

        略一思索,长短脚并没有打开身上的手电筒,而是摸索着走廊墙壁,对着刚才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蹑手蹑脚,悄无声息的走去。

        一路上他尽量抬起脚,以防看不见地面有什么障碍物而踢中,从而弄出响声。

        小心翼翼约摸着走到了走廊的中段位置,此时来到其中一间教室的门口,借着建筑物外照射进来的些许光芒,隐约可以看见地上有一个人影。

        长短脚立刻蹲下身,迟疑了一下,伸手摸去,看那人的脸庞轮廓,似乎与吴俊贤有些相似。

        数秒钟后,他确定这躺在地上的人就是吴俊贤,且明显已经气绝身亡。

        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长短脚以为吴俊贤是被那螃蟹人给暗中杀害。

        他不敢一人再呆在这里,否则连吴俊贤这黑化的人都不是对方的对手,自己一个人根本无法抵抗那螃蟹人。

        长短脚立刻起身,不过在站起来的一刻,他感觉这走廊里似乎多出了一个人。

        这人刚才一直默默地站在教室门口的走廊旁,导致他根本没有发觉。

        发现有人后,长短脚不再隐藏,因为对方既然一直隐藏起来的话,明显就已经知道自己到来。

        他立刻打开了随身带着的手电筒,调成暗光模式,使得光线的集束范围只是在自己身体周围的两米以内,不过这个范围已经足够看到那人影的方位和模样。

        一看之下,发现眼前只是个背影。

        而这面壁的人已经不是那瘦小男子的模样,而是一个肥胖的男子,因为衣服是深灰色,与墙壁几乎融为一体,导致长短脚刚才一直没有发现他。

        看清楚这古怪的面壁人后,一股莫名其妙的惊悚感顿时爬满长短脚全身,他顿时将吴俊贤的死亡与这古怪家伙联系起来,来不及思考,转身就跑。

        不过在他转身的前一刻,已经看见那肥胖人的脑袋正在扭转过来。

        长短脚感觉头皮发麻,疯狂的往来时的路跑去,很快冲到楼梯口,疾步而下。

        听见楼上传来的快速跑下楼的脚步声,正好赶到一楼楼梯口的鸭舌帽、棒球帽、黑口罩和眼镜四人一愣,不知道这跑下来的人是谁,这么急促,难道现在是反被那逃走的螃蟹人给追杀了?

        正在诧异时,速度奇快的长短脚几步跳跃之下,已经来到了一楼。

        不过他好像刹不住脚,径直撞在眼镜的身上,将这家伙的眼镜都撞飞了出去,往后仰倒。

        棒球帽一把稳住了这长短脚还要前扑的身子,跟着往前跑了两步,正要开口询问,忽然一惊,就见这长短脚的脑袋一百八十度转到身后,明显已经气绝!

        他冲下来的一刻,完全是惯性使然。

        或许在最后的楼梯拐角处,还尚存了仅有的一点意识,直至完全跑到一楼。

        强大的前冲惯性被棒球帽阻止后,长短脚的身体立刻变得软趴趴的,慢慢往地上歪倒下去。

        所有人面面相觑,都感到骇然!

        抬头顺着楼梯口往楼上瞧去,上面漆黑一片,仿佛一只怪兽张大着嘴,正等着自己上去。

        “老仙(吴俊贤)呢?那刚才已经黑化的老仙不是冲在最前面吗?”黑口罩惊恐道。

        就在此时,站在距离楼梯口最近的鸭舌帽忽然全身一震,扭头看去,能够模糊见到一个黑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一楼楼梯下面的墙角处。

        那个黑影出现的很突然,鸭舌帽在发现时只是下意识的有一种感觉,仔细一看,果然是一个女子的身影面对着楼梯角下的墙站立,背对着众人。

        与刚才在三楼时吴俊贤见过的那面壁者不同,也与长短脚在走廊外所看见的面壁者不同,这一次的面壁者,是一个身材普普通通的女人。

        这女人一袭白衣站在那里,虽然所在的位置较为黑暗且在楼梯底下,但因为衣服的颜色原因,依然被鸭舌帽注意。

        “可能老仙……已经遭遇不测了!”鸭舌帽轻声开口,同时拍了拍身旁的黑口罩,眼神向楼梯口示意。

        此时眼镜把自己被撞掉的眼镜拾起来戴上,并且已经打开了电筒,直接照向那楼梯下的角落。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那个方向。

        鸭舌帽将手中空气罐的喷嘴对上了面壁女人的背影,棒球帽掏出特制手枪,黑口罩也拿出一把手枪。

        眼镜却是按了一下自己眼镜框上的某个细小按钮,眼前的一幕在这一刻被眼镜片所过滤,那女人所在的方位呈现出一种墨绿色的不规则图案。

        这副眼镜有一个特别功能,对于异常在镜片中可以按照三种色彩划分,一种是亮灰色,这是普通人的反映出来的模样。一种是暗红色,这是不入序列的异常,有点类似于沈星的异瞳所展现的颜色。

        还有一种则是惨白色,这是入了序列的异常颜色,只是能力可高可低,仅靠镜片无法判断。

        不过眼镜从来没有哪一次见过镜片过滤后呈现墨绿色的异常,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

        略一诧异,眼镜的表情慢慢开始了变幻,由诧异变为惊恐,当即开口:“不要过去,释放困压气体,我们走……”

        话未说完,就见那女人已经缓缓转头。

        鸭舌帽当即释放困压气体,但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脑袋开始不自觉的偏移。

        同一时刻,所有人都发现了自己脖子传来的异样感,已经不听使唤。

        不过就在同一时刻,棒球帽抓住时机,扣动了扳机。

        子弹射出,正中面壁女的后背,但就如被一颗普通子弹射中,根本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随即所有人的行为都被静止,无法再动弹。

        只有鸭舌帽和棒球帽在动作一滞过后,两人体内的异气荡出,将这种静止的平衡状态打破,棒球帽艰难的再次射出了第二发子弹。

        而鸭舌帽则是好不容易将空气罐按钮调整为吸收状态,拼命按下按钮,但此时他因为脑袋转动,目光已经看不见前方,只能斜视。

        一股吸力顿起,那面壁的女人身体微微一颤,当即加快了转头速度。

        同一时刻,所有人的脑袋被疯狂扭转,全部超过了一百八十度,咔嚓一下,皆尽断裂。

        而这面壁的女人此时转过来的头,竟然还是后脑勺!没有看见脸。

        在这几人脖子断裂纷纷倒下的同时,一把弹簧刀飞驰而至,噗的一下插入这女人的后脑勺内,没入只剩下刀柄。

        面壁女人的脑袋微微晃动,注意力放在了教学楼外的石阶上,那手持另一把弹簧刀的严鹏身上。

        唰!

        又是一把弹簧刀飞至,速度奇快,带着破空声直奔女人的脖子。

        严鹏刚才看得清清楚楚,这女人的脖子很诡异,转过来后竟然还是后面,并没有看到她的正面,所以这一刀直接杀她的脖子。

        噗嗤一声。

        眼看弹簧刀进入了这女人脖子,不过同一时刻,严鹏的喉咙一阵剧痛,同时一股冰凉感传遍全身,伸手摸去,发现自己的喉咙处,同样被一把弹簧刀贯入,只能摸到刀柄。

        咕噜噜……

        喉咙里发出涌血的声音,大量鲜血顺着伤口和从嘴里涌出,严鹏一惊,就见这女人伸手抓住了她自己脖子上的刀柄,慢慢转动起来。

        同时,自己的脖子再次有冰凉感传出,那弹簧刀仿佛被一股无形力量推动,跟着转动,直至绕了脖子大半圈。

        此刻严鹏的整颗脑袋都快掉下,身体却诡异的站立着,没有任何动作。

        随即这面壁女放开了握刀的手,严鹏这才犹如失去了支撑,轰然倒地。

        学校的围墙处,那墨镜男子此刻早就摘掉了墨镜,傻愣地盯着这一幕,吓得全身发软,差点失声大叫。

        因为这栋教学楼就在学校围墙的不远处,使得他能够借着车灯看得清楚。

        在严鹏脑袋断裂整个人倒地之后,他一个激灵,快速站起来,往商务车的方向踉跄跑去。

        一把拽开车门,将自己的身体使劲塞进驾驶座,他立刻按下商务车的启动按键,在发动机运行的刹那间,这家伙整个人一怔,盯着车内的后视镜。

        只见在商务车的最后一排中间位置,此时坐着一个小男孩。

        这小男孩看似坐在车内的座椅上,实则是背对着驾驶座的方向,只能看见一个背面和他的后脑勺。

        “嘻嘻……”

        小孩的笑声在车里忽然响起。

        吓得这墨镜男一个冷颤,想要逃走,却又诡异的不敢移动。

        “叔叔。”

        小孩的脑袋转了过来,因为墨镜男是坐在驾驶座通过后视镜看着男孩,所以实际上他也是背对着对方。

        此刻在小孩的脑袋转过来的同时,墨镜男跟着转头过去,下一秒,他看到了这孩子的正面。

        这是他们这一组当中唯一一个,通过这种方式与面壁者面对面的人。

        在双方眼神对视的一刻,这墨镜男身体轻颤,又缓缓转回头,脸上浮现出诡异微笑。

        而后座中间位置的那小男孩却已经消失不见。

        商务车的方向盘被向右打死,车子开始调头,倒了几次,这才缓慢沿着来时的路驶离。

        整个废弃的校园周围,再次恢复一片死寂。

        大约五六分钟后,在某处围墙的下方,一堆废料石砖的后面,全队员中唯一的幸存者小罗这才悄悄抬起头,注视着那商务车离去的方向。

        就在刚才,他看都不敢看那接连发生的恐怖场面,只是紧紧低着头,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反而成功的没有引起面壁者对他的注意。

        脑海里回忆起刚才的一切,细思极恐。

        小罗心里暗忖:“刚才那异常,自己开车离开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