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92章 尽职尽责的阿柴

第192章 尽职尽责的阿柴

        经过了姚童的事件后,现在对于沈星来说,这阿柴已经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帮手。

        这主要体现在阿柴的能力方面,总的来说,这家伙非常适合在暗处做事,既能进入别人梦境,又善于隐藏自己。除此之外,还能清除各方面的痕迹,不管是现场留下的,还是虚拟信号类。

        并且,如果不是在特别厉害的异常面前,这家伙隐藏自己的能力,人类根本无法发现。

        最最重要的是,阿柴很怂,这与他的能力简直是绝美的搭配!

        做这种事情,不需要大胆,不需要莽,只要在时刻隐藏和将自己怂住的基础上,努力完成就好。

        这一点在上次姚童在沈星胸口雕刻十字架时,阿柴即便很怂但也同样很勇敢的用八音盒砸姚童、吸引对方注意力就可以看出。

        所以现在看来,沈星对阿柴算是偏爱有加了。

        “行动时自己要注意一点,那帮人有很多方法对付异常。”沈星又叮嘱道:“不过他们这次的目标是我,你小心一点,应该没有问题。”

        阿柴点点头,立刻走到房门前,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大约五分钟左右,敲门声响起,这是那第一次送木雕的店员到来了。

        因为已经是下班时间,所以这一趟算是他加班,沈星也没有难为他,直接多付了一些运费,然后检查并收下了花梨木。

        暂时没有时间雕刻种婆iv的木雕,沈星将之前种婆iii的木雕和这块花梨木包好,连同其它雕刻工具全部收齐,放进背包里。

        坐在屋中等候片刻,阿柴在半个小时后返了回来,穿过门缝来到沈星面前。

        “怎么样?外面有多少人在监视?有没有清除监控中的信息?”沈星问。

        阿柴蹲在地上快速写字回答。

        【主人,外面的监控坏了,应该是被之前那些人动了手脚,不过我已经将最开始你进入酒店的监控视频抹除。酒店外监视你的有两个人,这两人都不是对付异常的,我刚才已经让他们睡着,现在随时可以走。】

        “你还可以让他们直接睡觉?”沈星问。

        阿柴似乎在露出微笑,但脸色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我可以进入别人的梦境,让他们睡一会儿,这很简单。只要留意这些人的意识空隙,在他们神智有那么几秒钟放空的瞬间,我插入进去就可以主导睡眠了。】

        “感觉见缝插针就是你的强项。”沈星忍不住笑道。

        话落,就见阿柴的黑影扭动了一下,从影子身体内拿出了一大盘炒面和一双一次性筷子,炒面热乎乎的还在冒着热气。

        沈星诧异接过,就见阿柴写道【主人,你一直没吃东西,这是我刚才在厨房找来的,刚刚炒好没多久,你快吃。】

        沈星眼睛一亮,肚子顿时咕咕作响,但随即又看了看阿柴那黑漆漆的肚子。

        阿柴赶紧把黑漆漆的肚子全部敞开,写道【空的,这里面都是空的,干净得很,不脏。】

        沈星见那炒面上也没有什么脏东西,反倒香气扑鼻,这是因为加了肉肠的原因。

        他顿时食指大动,掰开一次性筷子,三下五除二将炒面快速扒拉干净。阿柴趁这个机会走到一边给他倒了一杯水过来。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眼力劲儿不错,观察细致,尽职尽责,服务主人细心周到,是个称职的狗腿。

        等阿柴将沈星吃剩的餐具接过后,沈星感觉自己的右眼有了一点变化,似乎已经开始恢复视觉。

        右眼中能够看到一些模糊的画面了。

        他记得当时看见的启动异瞳的副作用大概是六个小时内,现在失明了四个小时不到,看样子应该在恢复了。

        换了鞋,拿好背包,乘坐电梯下了楼,而阿柴则是直接从窗缝离开,到酒店外等候他。

        来到前台办理了退房,沈星很快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去,期间阿柴一直隐藏在他的背包缝里。

        出租车转到大街上后,阿柴的手从背包缝里悄悄伸出,指了指酒店对面的一栋楼。

        这栋楼看样子应该属于一家公司,而刚才阿柴就是在这栋楼里发现了两个人在沈星房间那层楼的正对面,用高倍望远镜在监视着他。

        这望远镜甚至还带有热感功能。

        不过现在那俩监视的人正在呼呼大睡,什么也不知道。

        除此之外,阿柴没有在其他地方找到可疑的人,他确信监视沈星的就是这俩个。

        出租车直接往石城的市中心驶去,这是沈星特意这么做的,大隐隐于市,在人多的地方更方便隐藏自己。

        目前他暂时不会离开石城,也不愿整天被夜隐的人盯着,否则不仅行动不便不说,极有可能还会在自己表示不答应加入他们后、这些人直接下杀手也不一定。

        所以暂时尽量远离,等解决了面壁者,再来与这些人周旋。

        此时正是傍晚八点,进入石城的城区后,车辆多了起来,显得有些拥堵。

        这情景与云谷市差不多,这个点交通要拥挤一些,一般过了晚上十点钟后,情况就会好很多。

        “师傅麻烦你找一家小一点的宾馆,私人自己开的那种最好,谢谢!”沈星对出租车驾驶员道。

        这驾驶员在后视镜中看了沈星一眼,见他一身打扮并不起眼,还以为只是单纯的因为价格原因沈星才要找一个小宾馆,当即点头。

        “没问题。”

        进入城区花了半个小时,出租车进入一个较为繁华却狭窄的街道,这里是单行线,出租车驶进去后因为道路窄、行人较多的原因,走得很缓慢。

        此时驾驶员指着前方不远处,说道:“那边全部是私人开的小宾馆,因为这附近以前是客运站,后来客运站搬到了城边,不过这些宾馆却还保留着,只是生意没以前那么火爆了。”

        沈星点头,看了看车窗外,这个地方很繁华,居住的人既杂又多,容易隐藏自己。

        不多久,他付了车钱直接下车步行,而出租车则是在一个岔路口拐了出去。

        这附近的几幢大厦灯火辉煌,外墙全部是霓虹灯的小招牌,各种小宾馆应有尽有,从大厦二楼开始一直往上,小酒店和宾馆招牌错落有致,几乎无法分辨出哪个招牌到底对应的是哪一家。

        不过沈星也注意到,这些名称都似乎……有些暧昧。

        比如“爱之窝酒店”、“比翼双飞情侣酒店”、“等你哦民宿”、“鸳鸯戏水情侣酒店”、“网红的秘密商务宾馆”,还有一个更厉害的,直接叫做“爱巢”。

        不过这些地方价格很便宜,人员流动较大,不容易引人注意,倒是非常适合自己潜伏起来。

        找了一家看起来稍微正常点的、名为“朵兰”的酒店住了进去,在前台登记的时候,沈星故意告之自己没带身份证,能不能住,结果前台那胖妹子直接把一本登记薄和一支笔丢他面前。

        “自己登记名字、电话号码和身份证号码就可以了。”

        沈星愣了一下,没想到竟然管理得这么松懈,他随便在上面写了一个临时编好的名字,电话号码也是编的,身份证号更是编的,而且好像还写少了一位数。

        那前台胖妹接过去看都没看,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下,很快刷了一张房卡递给了沈星,“7088房间,从这里过去右拐直走,再左拐就看见了。”

        沈星跟着指引,如同在迷宫里走了片刻,找到了7088的房间,不过这房卡和这酒店一样破旧,似乎磁性有些失灵,刷了半天才终于打开门。

        进去后屋里充斥着一股很久没开窗户的浊气,他立刻打开窗户,保持空气对流,让阿柴从背包里出来,到四处看看安不安全。

        阿柴尽心尽责,先是将屋里检查了一遍,没有见到针孔摄像头等之类的东西,然后从这7楼窗户缝钻了出去。

        大约四五分钟后,他又从房间门缝外挤了进来,直接在墙上写下很长一段文字。

        【我把附近包括楼上楼下全部检查了,你左边的房间没人住,右边房间有两个男的。对面那房间是一男一女,男的满身汗,正在喝水,女的躺床上玩手机。楼上房间同样是一男一女,正在小声争辩,那男的说刚刚明明讲好了380,怎么临时加价?女的嗤之以鼻没回答。下面房间有个女的在洗澡,外面男的可能想上卫生间,一直在催促她快点,说是憋不住了。】

        沈星:(ΩДΩ)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阿柴很是小心,很是负责任,但没想到这也太特么负责任了,简直事无巨细啊!

        再给他点儿时间,怕是可以将刚才的所见所闻通过说书的形式展现出来。

        最主要的是,这家伙在用文字表达的时候还一本正经,其实往细处一想,感觉每一句话、每一段描述其实都值得深思,让人各种脑补,无限遐想。

        这家伙描述完后,如同发呆的看着沈星,等候他指示。

        “好了好了,这里很复杂,没我指示现在不要去其他房间乱窜。”沈星挤出微笑,顿了顿,道:“对了,右边房间那俩男的在干什么?”

        阿柴可能是想模仿一下,往床上爬去,正准备撅屁股,沈星忙抽自己嘴巴,阻止道:“诶诶,停,停!是我多嘴了!停下停下!今晚一定不准碰我的床,特别是我睡着的时候。”

        【为什么?】阿柴在墙上写道。

        沈星道:“你就别多问了,总之不行。从现在开始,没事别去其他房间!”

        不过这里有一点尚好,所有房间隔音效果都还不错,他并没有听见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整顿完毕,阿柴没有了沈星的吩咐,也不敢再直接出去,一个人在这屋里的各种缝里钻来钻去的玩儿。

        沈星则是用温水洗了脸后,站在窗前试了一下右眼的视力,发现都已恢复。

        其实刚才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就基本能够看见了,只不过那时他不敢直接用手揉眼睛,害怕在恢复的过程中会产生感染。

        此刻闭上左眼,只用右眼观察时,发现已经和往常一样。

        随即他拉上窗帘,把刚才在楼下药房买的消肿止痛喷剂拿出来,对两只脚踝和右手手腕喷了一些,这样或许能让伤势好得快点。

        然后将种婆iii的木雕和那块还没开工的花梨木拿出来,放在电视机前方的柜子上。

        因为这酒店的条件就这样,没有单独的书桌,沈星只能在这里开干。

        这个地方灯红酒绿,到了晚上更是人声鼎沸,外面的嘈杂声很大,沈星不得已将窗户全部关上,尽量让心情保持平静。

        脑海里浮现出那拥有大量黑色长发、仿佛一个毛人般的种婆iv的形象。

        这位种婆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比之种婆iii的清秀模样又要年轻了一些,看上去肤色透出一股病态白,且那穿着睡衣的身体也很纤瘦,只不过看上去要比之前的那种婆可怕,因为她的眼瞳全是白色。

        至少在大湖公寓出现的种婆iii看起来,反而是如今出现的种婆中最像人类的一个。

        拿出雕刻工具,沈星忍着手腕处不时传出的刺痛感,放慢雕刻速度,精雕细琢的慢慢工作。

        因为对种婆iv仍处于印象极为深刻的时候,如果换做在以前,怕是最多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就能雕刻出这女人的基本形态。

        但现在不行,一来手腕不方便,二来他需要分散一部分注意力到附近,而且似乎阿柴有些好动,在房间里呆不下来。

        毕竟要是在平时,这家伙早就跑进哪个人的梦里,贪婪的吸取恐惧去了。

        直至到了凌晨两点,沈星感到疲惫了,这才收刀。

        此刻的种婆iv大概完成了一半,主要是这女人的发丝很多,沈星为了追求现实中的那种自然和顺滑,几乎精细到了表层头发每一根的地步,只有被遮住的里面部分的长发,这才被他一刀带过。

        睡觉前叮嘱阿柴,让他一定要站好岗,不能去其他房间吸取恐惧,沈星昏昏沉沉的睡去。

        一觉睡到天亮,他起床后没有下楼,而是用手机点了外卖,直接送到房间里。

        继续忙活种婆iv木雕,一直到了下午时候才总算全部完成,上蜡要等回了家后再做,而现在木雕的这个样子,如果再碰到这俩种婆,已经足够应付。

        如果所料不差,同种姓异常序列只有五个等级的话,最高的应该是种婆v,现在沈星反而期望在破除面壁者后,准备充分点,再遭遇一次这最高等级的种婆,这样自己就可以直接消除这个序列的同种姓异常了。

        当然,这只是想一想而已,即使到了现在,他也不敢真正的收复其中一只。

        毕竟留下自己能够应付的种婆,这样可以拖延时间,便于自己成长,等足以对付最高等级的种婆后,才会考虑开始用木雕正式吸收她们。

        随后沈星将γ-6的序列板拿出来,盯着那代表了面壁者的地图节点,陷入沉思。

        不多时阿柴靠近他,并且塞了一叠五颜六色的名片到沈星手里,名片上面印有不少年轻mm的图像,一个个姿势撩人、表情暧昧。

        阿柴在一旁写道【这是昨晚到现在从门缝里塞进来的名片,一共31张,名片上有72名女子,其中有9人是重复的。还有3个身上散发出劣质香水味的女子分别在凌晨2:41分、3:06分以及3:18分敲过门。不过我怕吵着你,所以将敲门声进行了信息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