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91章 请加入我们

第191章 请加入我们

        那长发帅气的服务员面色一怔,随即哑然失笑,“不会吧,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一直在酒店上班,现在也才是第一次看见你。”

        “是吗?”沈星也露出微笑,“难道我在机场外发现穿着风衣的人不是你?”

        “什么风衣?”服务员摇摇头,神色很自然,“我可从来不穿风衣。”

        “好吧。”沈星不再多说,问道:“你吃饭了没?”

        “还没有,酒店员工的就餐时间统一在8点之后。”服务员回答。

        “我请你吃饭,把这盘海鲜炒饭吃了吧,我另外点一份。”沈星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房间门口,将房门关上并反锁。

        转身回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已经拿出一支金色的钢笔,笔芯有意无意的对着这男服务员的方向。

        男服务员一愣,表情顿时变得惊恐,问道:“先生,你为什么要关门?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请你吃饭啊?”沈星笑道:“你把这碗海鲜炒饭吃掉,然后就可以离开。”

        “不,不。”服务员赶紧摆手,“我们有规定,工作的时候不能吃东西,而且这还是客人预订的食物。”

        “没关系。”沈星摇头,“是我请你吃的,而且特意关上门,不让其他你的同事看见。快吃吧,一会儿冷了。”

        “不行。”服务员仍是摇头,“先……先生,你吃,我不打扰你了……”

        “你吃不吃?”沈星手中的钢笔扬了扬。

        这服务员原本准备离开,见状后立刻下意识的停下,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正要准备再次离开时,被沈星挡住。

        “你知道这钢笔是做什么?”沈星笑眯眯的道。

        “这不是……钢笔么?还能是什么?先生请你让开,我要出去工作了。”服务员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那好吧。”沈星耸了耸肩,让到一边,钢笔的笔尖依旧对着服务员的方向,说道:“走,你走。”

        此刻这服务员反而不敢挪步,戒备的盯着他,目光有意无意的在那钢笔上转悠。

        “不说实话的话,我只能先让你睡会儿,再通过一些手段慢慢从你嘴里问出我想知道的东西。”沈星先是瞥了一眼桌上那摊开的各种雕刻刀具,随即作势要往钢笔笔帽的位置按下。

        这男服务员立刻后退,开口道:“别!我说,我说!”

        “你是这里特调组的?”沈星直接问道。

        男服务员当即摇头,“我一个人,不属于任何组织。”

        不过听他语气,显然知道特调组是什么。

        “为什么跟踪我?”沈星又问。

        “发现你身上很特别,有些好奇,所以跟过来看看。”服务员道。

        “有什么特别?”沈星低头看了看自己。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经常接触到异常后,那种独特的气息,我对这方面一向较为敏感。”男子道。

        沈星笑了笑,摇摇头,瞧了一眼手中的钢笔,说道:“我还没试过,如果人类被这超强麻醉剂射中后,在没有医疗救护的情况下,会支撑多久才死亡。不过我想我应该马上就会知道了。”

        “你想干什么?我已经说了。”男子心中一紧,往后退了两步,背部抵在了墙上。

        “如果下一句我还没听见你说实话,这支麻醉针将会立刻射进你的脖子,你自求多福。”沈星露出冷笑。

        男子的眼珠子快速转动,明显变得紧张起来。

        片刻后,他似乎权衡了利弊,开口道:“好,我说。”

        “哪个组织的?”沈星问。

        “我……不是特调组的人,也不是治安厅系统的。”男子回答。

        “哪个组织?”沈星将笔尖扬了起来,“我想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夜……夜隐。”男子迟疑开口。

        沈星双眼微微一凝,但依旧面无表情,“为什么会盯上我?”

        男子再次迟疑,不过在见到沈星的大拇指在钢笔笔帽上摩挲后,他很快回答,“我们也在暗中观察那个有精神分裂症的女孩。”

        “姚童?”

        “对。”男子点头,“最开始组织怀疑这家人遭遇了异常,准备实施抓捕,所以封锁了他们的消息,以防被特调组得知。后来暗中动用一些很自然的常规手段将那里剩余的住户搬迁,然后发现这异常有些诡异,因为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它的本体。”

        “后来我就出现了?”沈星皱眉问。

        “是的。”男子没有否认,“我们有人24小时监视那个地方,看见你从酒店出来,进入姚家的老宅。中途你回了一次酒店,拿了什么东西,而几个小时的功夫后,等你再出来那些治安厅的巡逻车就赶来了。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就是治安厅调查员,只是之前没见过你。”

        “你们在查我?”沈星大概已经猜测到了。

        男子点头,“嗯,以我们的能力,能够很轻易查到所有人的信息。在对你进行调查过后,发现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你并不是治安厅的人员,只是他们的特聘员。”

        “那也是在为治安厅特调组服务。”沈星冷笑道。

        “我们的组织中同样一直有人在为治安厅服务。”男子摊手。

        沈星知道他的意思,在治安厅中存在着夜隐组织的内应,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处理姚童事件的过程中,会被夜隐组织给盯上。

        主要是夜隐事先已经盯上了姚童,这件事连特调组都不知道,所以沈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得知。

        “我叫吴俊贤,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闹成这样。”这男子露出微笑,看上去似乎想要表现出友好。

        吴俊贤?

        这名字与他那郑伊健似地长发倒是相符,一个很港综的名字。

        不过在他报出自己的名字后,沈星就嗅到了一股浓浓的想要结交的气息。

        “沈星先生,原本我是准备请你到一个地方后,再和你谈一下接下来的合作事项的。”吴俊贤甩了一下长发,终于在沈星面前找回了一点自信,“但没想到你太警觉了,所以我现在不得不提前对你坦白。”

        沈星指了指那盘已经在冷却的海鲜炒饭,“里面放了什么?”

        “一些带有安眠成分的东西,不过对身体并没有什么影响。”吴俊贤解释。

        “既然只是想让我昏睡而不是杀了我,为什么不直接用钢笔?”沈星把手里的钢笔在中指上转了一圈,“我相信这特调组的武器,你们组织肯定也有。”

        吴俊贤微笑道:“这样做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而且因为会留下针眼,到时候要是你被特调组怀疑,这将难以解释。”

        “为了我吗?”沈星笑了笑。

        他很清楚,吴俊贤的解释是其中一个原因,但这当中恐怕还有别的原因,比如在饭菜里面放的东西,可能是某种麻醉毒药,既可以将人麻醉,也可以通过过量纳入该药而直接使人中毒。

        到时候如果自己醒来不答应他们的合作要求,恐怕就不会得到解药,也就不可能还回得来了。

        按照夜隐的一贯作风,这些家伙寻求合作的对象如果拒绝了他们,他们很可能真会将对方给干掉。

        只不过如今治安厅特调组内,也的确有人暗中与他们合作,比如最开始自己知道的郑瑞军,还有周道身边的那个助手李先。

        当然,这在特调组中只是极少部分的存在,且都是为了一个字——钱。

        可见夜隐对跟他们合作的人,开出来的价钱绝对不低,并不只是高价出售给他们想要的异常那么简单。

        只是有一点还好,夜隐抓捕异常,虽然手段非常规,方法还可能简单粗暴,但从某种方面来说,同样干的是与特调组一样的事——让潜伏在这个世界各个角落的异常变少一些。

        至于要不要与夜隐合作,沈星心里其实很抵触,毕竟这些人为了得到异常根本不理会普通人以及治安官的死活,一切以利益至上。

        “合作是不可能的。”沈星摇头,“不用谈了。”

        吴俊贤略一犹豫,道:“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们不会强迫你去做非法的事,一切以你的行事准则进行,我们都不会干预。只要你能给我们提供想要的异常,我们都会付出高价购买。有时候完成我们给出的任务,获得的报酬会更高。”

        “得到一只异常还不够我自己吸收特性的,会卖给你?”沈星表面没什么,心中却是暗道。

        不过很快他转念一想,与这些人合作是不可能的,但打听叶听的信息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最开始叶听中了枪,还是在衣柜异常的附近,这明显就是有组织的犯罪,与夜隐可能关系密切也不一定。

        也许就是夜隐的人开的枪,这同样也有可能。

        “合作的事以后再说,我现在很累,想要休息。”沈星故意松了口。

        吴俊贤一听有戏,立刻笑容满面的道:“好吧,等你考虑好了,给我电话。”

        话落,递给沈星一张纸条,上面只是写了电话,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随即他又提醒了一番,“这是一个一次性的号码,别把这个电话告诉其他人,特别是特调组。不过如果你说了,在特调组准备调查这电话号码之前,我就会提前知道。”

        言下之意治安厅里有我们的内线,如果那边有妄动,自己领先一步就会收到消息。

        沈星点头,没有说什么,接过纸条放好。

        吴俊贤又提点了一句,“人生在世,谁不想发达,你想好后尽快告诉我,这石城就有我们需要的异常,到时候大家也可以开展第一次合作。”

        话落,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那姚家的异常,你怎么处置的?”

        “直接消除了。”沈星道。

        “你这……可惜了,好几百万啊!”吴俊贤啧啧叹息。

        听他这话,仿佛抓住一只异常很轻松,伸手就能来钱似地。

        不过沈星很清楚,这夜隐组织的人,损失在抓捕异常上面的人手肯定也不在少数。

        现在自己还有其他待办的重要事项,否则说不定沈星会立刻跟这夜隐组织周旋一下,看看能不能挖出一些有用的线索。

        “走的时候把餐车连同这海鲜炒饭全部拿出去。”沈星提醒。

        吴俊贤露出抱歉的微笑,将食物重新放回餐车,推出了房间。

        沈星当即将房门关上。

        吴俊贤推着餐车很快来到楼梯间,此时楼梯间的门慢慢打开了一条缝,一个人打开门将他的餐车拉了进去。

        吴俊贤紧跟而入,昏暗的楼梯上躺着一个昏迷的服务员,此刻依然没有醒。

        在这昏迷服务员的旁边,还蹲着一名身穿风衣的短发青年。

        这人神色阴鹜,先是掀开餐车下的空间,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什么都没有。

        “人呢?”

        吴俊贤道:“玛的,被他发现了。不过我已经在房间里和他谈好。”

        “他怎么说?”阴鹜青年问道。

        “他说他要考虑下。”吴俊贤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上的服务员外套脱下,用黑色塑料袋包裹好,准备待会儿带出去扔掉。

        “他是不是在敷衍你?”这阴鹜青年猜测,“如果他没有合作的想法,今晚我就做了他!免得留个尾巴在这里,碍手碍脚。”

        吴俊贤当即摇手,“慌什么你?这是治安厅特聘的人才,我刚才故意说了一个异常可以在我们这里卖好几百万,只要不是傻子,谁会跟钱过不去?再等等,这几天多观察一下,如果在他离开石城之前都还没有答复我们的话,再动手也不迟。”

        阴鹜青年微微点头,不再说话,从裤兜里拿出一把纤细的弹簧刀,按下弹簧按钮,尖锐的刀刃从刀柄中弹出,就要对着那昏睡的服务员脖子捅去。

        吴俊贤一把抓住了他,“严鹏,你特么疯了是不是?他一出电梯就被你打晕了,又没看见我们,杀他干什么,是嫌治安厅找我们不够快吗?”

        这叫严鹏的青年悻悻的收回弹簧刀。

        “监控处理干净没有?”吴俊贤问。

        严鹏点头。

        两人不再说话,沿着楼梯快速下去,从已经撬开了u型锁的消防通道很快离开。

        不过这酒店外面已经专门派了人员监视,沈星的一举一动都离不开他们的视线。

        酒店房间内。

        沈星关上房门后,当即换掉睡衣。想了想,他有些犹豫,不够还是考虑再三,试着启动了闪回。

        在启动闪回之后,他立刻快速在屋里走了一圈,没有见到黑域使者。

        不过已经有一团黑影站在房间的正中间等候着自己。

        这黑影正是阿柴。

        这一次将阿柴释放出来后,沈星准备一直使用他,暂时不让他返回去又变成一张卡片。

        这样可以减少使用黑域的次数,避免黑域使者出现的可能。

        这一次还好,在最近自己有些霉运当头的情况下,再次闪回出阿柴,还并没有惹出黑域使者,算是万幸。

        说他霉运当头一点不假,现在又被夜隐组织给盯上,各种麻烦接踵而至,让沈星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这些麻烦稍微有个处理不慎,可能就会把小命撂在这儿。

        “这里有人监视我。你去房间外面看看,找到监视我的人的具体位置,然后清除所有监视我的信息,包括电子信号。”沈星吩咐道:“我们今晚就离开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