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90章 新一轮周杀!(54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90章 新一轮周杀!(5400字,求订阅求月票!)

        沈星拿过花梨木,把房间门关上后,回到屋中,将花梨木放在窗户前的桌上。

        在此期间,他从洗浴室的门口经过,下意识的往里面瞥了一眼,但什么也没看见。

        将背包打开,拿出里面的雕刻工具套装,这是一卷仿佛像牛皮卷的工具袋,解开橡胶绳,摊开牛皮卷后,里面插满了各种型号的平口刀和圆弧刀等工具,要取出来也非常方便。

        因为右眼暂时失明,沈星一时不怎么适应,干脆眯着右眼,将所有工具摆放好,花梨木拿出来。

        他之前还没有试过用一只眼睛完成木雕的情况,这是第一次。

        当然,这个时候要更加小心一些,木雕本来就是个精细活,现在只有一只眼睛来观察打磨,手上的力度和用刀的角度都要谨慎,否则可能会出现歪斜和失手的情况。

        脑海里浮现出上次见过种婆iii后的模样,因为有了上次的制作经验,这一次实际上是凭借感觉进行复制,所以耗时会短一些。

        但加上右眼看不见,缩短的时间又会被延长,也就是没有什么增减了。

        他倒了一杯温水过来,坐下后开始正式雕刻种婆iii。

        此时天快要黑了,但沈星的心里一直有种紧迫感,毕竟本周的周杀还没有结束,他不得不防种婆的来临。

        这一坐,一个半小时很快过去,即便眼神不太方便,但沈星还是将种婆的大概模样雕刻而出,下步只是需要打磨和精细化处理。

        但现在他有种左眼发痒的感觉,一直在流泪,可能只有这一只眼睛保持对木雕的关注,已经用眼过度了。

        打了个哈欠,沈星摘下手套,他此时手上有汗,也不敢直接揉眼睛,起身后去洗浴室的洗漱池前照了照镜子,发现左眼有些发红,并浮现出细微的血丝。

        将双手洗干净后,用电热水壶烧了一些开水,然后又去洗浴室取了一张干净的毛巾,用开水烫了一下毛巾后,这才闭上双眼,用热烘烘、甚至有些滚烫的毛巾轻轻敷了上去。

        坐在雕刻木雕的桌前,沈星仰着头,就这么敷着眼睛一动不动。

        那洗浴室的洗漱池前,刚才打开了水的水龙头,此时还有水滴在滴落,仿佛没有被拧紧。

        不过很快,一缕黑色长发出现,搭落在洗漱池内,然后更多的长发从水龙头内涌出,使得水龙头里再没有一滴水滴落,全部是大量长发,一股股狂涌,仿佛那边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加压。

        无声无息,不一会儿,黑黢黢的头发已经填满了整个洗漱池,而此时的黑色长发的最后一点也从水龙头里涌出。

        大约半分钟后,满满一洗漱池的头发开始涌动,如同流动的水面,随即一个脑袋从大量头发中凸起,满满显露出额头,然后是双眼。

        她的双眼,全是眼白。

        被温热的毛巾热敷片刻后,沈星有了一些舒适感,感觉眼睛润润的,没有了干涩,也没有了疲惫。

        在毛巾的温度降低后,他取下毛巾,再次把身旁放着的电水壶倒了一些滚烫的热水上去,轻轻揉了两下,折叠好,又一次敷在了双眼上,仰着头,静静地坐着。

        洗浴室的门口,此时一个女人光着脚走了出来。

        这女人年轻貌美,穿了一件贴身的黑色睡衣,长发黢黑,但发丝极其顺滑且布满在她身体周围,如此多的发量,一眼看去,让人顿时心生恐惧。

        她的脸蛋看上去很漂亮,但多看几眼后,搭配着那只有眼白的双眼,却会产生一种古怪的感觉。

        她走出洗浴室后,没有任何停顿,对着坐在椅子上仰着头的沈星缓缓靠近。

        因为这女人没有穿鞋,加之房间里铺着厚厚的地毯,使得她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不过沈星虽然在热敷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但在这女人走出洗浴室的瞬间,他的心脏却微微扯动了一下,一股久违的心悸感降临。

        这种心悸的感觉,对于他来说实在太熟悉了。

        之前的种婆iii    到来时,那女人站在公寓楼的对面雨中,伸手指着自己。

        在这一幕之前,沈星就有这种心悸的感觉,似乎是对种婆靠近后自然而然的条件反射。

        他当即全身绷紧,没有立刻移动,也没有马上取下盖在眼睛上的温热毛巾。

        全身对外的感官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仿佛被开启了潜能。感知中,似乎真有一个什么身影正在靠近自己,无声无息。

        这一刻沈星敢肯定,多半是种婆来了!

        没想到这一周才刚刚开始没多久,竟然这女人就已经到来,沈星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还特么让不让人省心了?

        他的全身肌肉凝结,皮肤被一层黑筋保护膜覆盖,因为覆盖的速度太快,发出了咔咔咔的响声。

        记忆中,桌上刚刚雕刻了大部分的种婆木雕就在距离自己不远处,如果左手快速抬起,身体前躬,应该就能立刻抓住。

        而那危险的感觉此刻仍在疯狂临近,沈星在全身被黑筋保护膜覆盖的下一秒,猛地站起,左手一把抓向种婆木雕。

        同时,他的身体一弯,下意识在躲避那潜伏而来的种婆攻击。

        与计划中一样,左手很快抓住了种婆iii的木雕,同时搭在眼睛上的湿毛巾掉落,左眼目光投去,眼前的一幕让他猛地一震,脸色大变。

        与他感应到的一样,自己身前果然有一个人影,而且这人也的确是个女人,只是却从来没有看见过。

        这女人,根本不是那上一次出现过的种婆iii?!

        随即沈星感觉双脚脚踝和右手手腕处一紧,已被大量黑色长发缠住。

        他几乎是同一时刻,将手里抓住的木雕对着这女人掷去。

        目前不敢肯定这女人是不是种婆iii,如果是之前那位,她会不会每一次出现都会变成不同的模样?现在沈星根本不知道。

        如果不是之前的种婆iii,那这木雕即使碰到她的身上,也不会将其吸收进去。

        总之情况紧急且木雕在手,怎么也要试一下。

        这木雕脱手而出后,不偏不倚,正好砸中女人的额头,发出咚的一声,就如撞到了钢板,但随即就掉在了地上。

        这女人抬起头,露出苍白脸颊,特别是那两只眼的眼白,这一刻看得清清楚楚。

        “没用!”

        沈星一惊。

        也幸亏这木雕是用坚硬的花梨木制作,如果是普通木料,恐怕就这一下猛烈撞击已经直接被那女人的脑袋给磕坏。

        在他的猜想中,如果这木雕没效果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这女人根本不是种婆iii,而是其他的种婆。

        第二种就是这女人依然还是种婆iii,只是她的特性中有可以变换自身的能力,每一次出现的模样都不同,所以根据之前那个样子雕刻出来的木雕,现在才会不起作用。

        就在此时,一股大力袭来,沈星的双脚被那卷住的长发猛地一拉,他整个人瞬间翻转,被拽得凌空而起。

        赶紧一把抓住房间里的那张宽大桌子的桌脚,整个人被拉扯悬空,扭头看去,就见这女人周身的长发此刻微微膨胀而起,对着自己露出一个黑漆漆的空间,就如一个黑洞。

        那强大的拉扯力正是要将自己拉入这蓬松起来的头发中。

        如果被拉扯进去,恐怕全身都会被这些坚韧的黑发缠住。

        哗啦!

        厚实宽大的木桌被沈星扯动,他不敢放手,全身的黑筋保护膜凝结而出,特别是脚踝和右手手腕的部分,堪堪阻止了缠绕的黑发陷入肉里,否则此刻自己的双脚和右手腕恐怕已经被这些细丝给勒断!

        饶是如此,沈星很快发现这几个部位的保护膜还是露出了龟裂的痕迹,一条条裂缝蔓延开,就要承受不住而直接破裂。

        不对,这女人的攻击方式都与上次的种婆iii完全不同,且只是一个用头发缠绕的攻击动作,使得自己施展当前最强大的防御竟然都无法抵抗,而是直接被物理压迫,连带保护膜都要碎掉。

        沈星心急之下,皮肤发出了微微红色。

        手腕和脚踝上的发丝,因为强大的拉扯之力,已经发出咯咯咯的紧绷声,另一边那厚实的木桌,因为连着嵌入墙壁的衣柜,属于一体式家具,此刻虽然同样有了松动,但还能维持片刻。

        又僵持一会儿,沈星的全身皮肤变得更红,一根根青筋暴跳而起,将皮肤拱起。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脸颊都已被肌肉塞满,显得有些浮肿,全身上下更是变大了两圈,一种狂暴的、肆虐的、想要毁灭所有的意识在脑海中爆开。

        “死开——”

        一声暴喝,因为此刻喉咙同样变粗,使得他的声音雄浑了不少,一开口连自己都是一惊。

        嘣嘣嘣……

        大量缠绕自己的发丝被这股狂暴力量崩断,沈星双脚猛地一蹬,挣脱出来,落地站稳,右臂肌肉虬结,将穿着的短袖也都崩裂,那一根根青筋在皮肤下拱起,犹如蠕动的蚯蚓。

        很快右手再次崩断发丝挣脱出来,沈星满脸通红、双眼布满血丝,下盘站稳后,右手捏拳,对着这女人一记刺拳击去。

        发丝一断,这脸色白皙的女人立刻后退,她后退的方式很是古怪,双臂并不摆动,而是紧紧贴在肚子前方,如同东瀛女人那样低着头快速退走。

        满头黑发往前滑落,将她的脸全部遮住,很快退入洗浴室的门内,不再出现。

        一拳击空后,沈星知道自己此刻被引发了狂暴,索性乘胜追击,大步冲进洗浴室,四处一瞧,发现这诡异女子竟然已经不见。

        正在纳闷她到底是不是种婆,属于哪一类种婆时,一道文字信息在脑海里浮现,提示了本次周杀结束。

        【遭遇到来自种婆iv的致命一击!】

        【右手腕和双脚脚踝黑筋保护膜破裂,预计七天后恢复。】

        【激发一次无任何加模效果的附带技能——刺拳。】

        【被动引发一次狂暴,本次狂暴导致皮下毛细血管破裂,四肢出现大量片状红斑,预计十五天后恢复。】

        【抵挡1次来自种婆iv的致命攻击,获得模因值5点。】

        沈星有些吃惊的内视着脑海中的第一行文字信息,没想到这一次攻击自己的种婆果然不是之前那个,而竟然是种婆iv出马了!

        这女人比之上周的种婆iii还要高一个级别,难怪只是仅靠发丝就差点让自己玩完?

        这次的黑筋保护膜的受损程度比上一次要更加厉害,上次的种婆iii过后,沈星恢复保护膜用了五天时间,而这一次却要七天,而且是双脚和手腕同时受损。

        至于那狂暴状态,看来算得上自己的一种被动保护能力,只不过好像副作用也较大,会导致皮下组织出现损伤,且恢复时间更长。

        这玩意儿,看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引发狂暴最好,否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现在自己凭借狂暴状态再次抵御了来自种婆iv这意想不到的强大异常,虽然只是挡了对方的一击,但获得了5点的模因值。

        之前抵御种婆iii时他获得了3点,后来使用了1点,现在总共还有7点模因值。

        通过模因值可以对技能进行效果加成,所以这东西非常重要。

        如果在狂暴状态下再添加模因值,沈星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椅子上坐下,沈星呼呼的喘了会儿气,狂暴状态再次褪去,不过脚踝和右手手腕则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看了一下,这三个部位均出现了大量片状红斑,有一点浮肿,暂时不能用手碰,否则会有刺痛感。

        此刻眼睛也只有一只看得见,让人有种雪上加霜的感觉。

        这一天的连番遭遇,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已经开始打退堂鼓,考虑回去休养好了再来处理面壁者。

        但沈星不会这么想,现在反倒激起他的斗志。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第二轮周杀竟然不是种婆iii,而是更高一级的种婆iv,要不是自己刚刚有了狂暴强化,恐怕这一次凶多吉少。

        这并不是沈星考虑不周,毕竟现在只是遭遇周杀的第二轮,没有之前的比较,谁也不会知道下一轮是谁来。

        现在有了第二次经历后,他已经不排除下一个出现的有可能会是种婆iii,或者今天这个种婆iv,要不就是种婆v也有可能。

        现在看来,这种特殊同种姓序列的异常,等级最高不会超过五级,就如同γ-6序列中从“姚童”到“他是谁”同样为五等。

        而且目前沈星已经看到了两个种婆,他不会白白浪费这绝佳的机会。

        拿起手机,给刚才离开的那送货员打了电话过去。

        这送货员已经回到店里,并且正在打扫卫生,准备关门回家。

        看见来电号码后,他一愣,接通电话道:“喂,沈先生?”

        “嗯,你回店没有?”沈星问。

        “在店里,正准备打烊。”送货员回答。

        “现在立刻给我再拿一根花梨木过来,同样要最好的那种。”沈星道:“我给你双倍运费,现在就要。”

        那送货员略一犹豫,道:“我马上告诉老板,你稍等,货还有的。”

        这一次他的行动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沈星挂掉电话,将刚才狂暴后撑裂开的衣服换了下来,躺在床上休息。他忽然间有种直觉,近期怕是暂时不要使用黑域技能,比如隐藏东西,或者使用闪回。

        否则……

        脑海中浮现出黑域的副作用说明:有极少极少极少概率惊动黑域使者,请注意!

        这什么黑域使者绝对不简单,恐怕比目前为止自己见过的任何一只异常都要恐怖,即便是刚才的长发种婆。

        就近期自己这倒血霉的姿势来看,要是启动黑域,怕是黑域使者会直接蹦出来在自己面前摆造型也有可能。所以沈星暗自告诫自己,隐藏的方法有很多,千万别下意识就启动了黑域。

        也让袁阿婆和阿柴在卡片里多呆一段时间,能不动,暂时就别动。

        其实本次周杀的收获也有,至少目前自己掌握了两只种婆的模样,如果真要凑齐了其他种婆,不说可以像收集七龙珠后可以召唤出神龙那样,至少也能在今后周杀来临的时候,来一个种婆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收一个。

        至此沈星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不管自己获得了什么技能,这些技能都有一定的副作用,几乎没有例外。

        往深了说,技能来自于每一个特性不同的异常,这些异常始终还是异常,自己要使用它们的能力,没有产生副作用似乎也说不过去。

        在等待第二根花梨木送来的过程中,沈星给酒店客服打了一个电话,叫了一份海鲜炒饭。

        随即又给此刻已经吃了晚饭的菲菲打了每日的例行电话,而菲菲这个时候都会与沈星煲一会儿电话粥,兴致勃勃的告诉他二货叔叔这一天下来又做了哪些傻事,一边说一边咯咯咯的笑。

        听了菲菲在电话那头那叽叽喳喳的童音,沈星没来由心里的烦恼消除了不少,脸上一直带着笑意,说话的声音也柔和了很多。

        打电话的这段时间,是他离家在外时最佳的消除压力的时机,与菲菲闲聊比独自蒙头睡一觉还要解压。

        不久之后,酒店房间的门铃响起,沈星点的海鲜炒饭送了上来。

        叮嘱菲菲待会儿早点睡,沈星挂断电话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一个长相帅气、身材高大、留着另一个记忆中郑伊健那种长发的男服务员推着送餐车站在门外。

        “先生,您点的海鲜炒饭,还有一碗我们酒店赠送的银耳汤。”

        “进来吧。”沈星转身走了进去。

        身后的男服务员目光立刻下移,看了看他双脚脚踝部位,目光随即快速移动,很快又定在沈星甩动的右手腕处,这三处身体部位在他看来,都有淤青之色。

        把送餐车推进了房间,揭开金属餐盒的盒盖,食物抬出来放在桌上,这男服务员道:“先生,欢迎您到石城,请问您是来旅游的吗?”

        “嗯。”沈星点头,露出微笑,“我有点好奇。你从我离开机场后,就一直跟着我,现在竟然还能利用服务员的身份来给我送餐,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