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89章 狂暴和分身

第189章 狂暴和分身

        将姚童的木雕放在身前,沈星仔细看了片刻。

        不多时,他的心里忽然产生一种极度不舒适的感觉,差一点就达到恶心难受的程度。

        而木雕中那分裂后的姚童黑影,似乎仍在影响着这周围的一切,包括自己。

        沈星立刻决定先将其特性吸收,而不是等到将种婆的木雕重新制作出来之后。

        而且这东西要是不尽快吸收其特性,放久了有可能还会生出其他变故。

        深吸一口气,目光再次投向姚童的木雕,耳边隐隐约约似乎能够听见一阵阵凄厉的吼叫,就如狂风肆虐耳旁,不断起伏。

        脑海中一行文字浮现。

        【已达到吸收姚童特性的条件,吸收特性可提升宿主身体强度,并有一定几率获得潜技能,是否现在开始吸收?】

        对于这种序列等级的异常,沈星目前已经知道,仅像以前那样靠推测特性就达到吸收条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唯有直接将其收纳在木雕内。

        因为在收纳的过程中,自己和异常属于深度接触,不仅仅只是靠推测,而是直接参与了特性的作用发生,所以这比推测更为强烈。

        一旦将该异常收入木雕内,几乎就达到了吸收条件。

        不过沈星猜测,或许越往序列等级之上,今后更高等级的异常恐怕即便用制作好的木雕去触碰对方,怕是也无法一次性就吸收进去。

        高等级的异常或许还会有更多的触发条件才可以。

        “吸收!”

        心中默念过后,眼前的姚童木雕发出熟悉的震动,随即停止。

        不同于以往,沈星的脑袋嗡的一下,一股股狂暴、霸道、肆虐、嫉恨、凶残的气息涌入脑海中,有那么一秒钟,沈星的双眼一道道血丝浮现,布满眼瞳,整个人变得狰狞恐怖,犹如一头忽然暴怒的狂狮,连头发都微微竖立起来。

        不过很快这种难以抑制的感觉就平息下去,他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还以为刚才是错觉。

        只见自己的皮肤变成了微红色,皮肤之下一道道青筋凸显,这一刻正在慢慢平复。

        而在刚才狂怒的时候,沈星感觉有种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破坏这房间里所有物品的冲动。

        他立刻起身走到镜子前,发现自己的脸颊都有点微微浮肿,看上去好像是一块块凸显的肌肉,虽然正在消褪但依然让人感觉惊恐。

        连脸上都有肌肉,没想到吸收了分裂的姚童、也算是黑化后的姚童的特性,会产生这么个恐怖效果!

        这效果不知道是在吸收特性的这一刻才有,还是今后也会出现,如果今后也出现且不受控制的话,那就有些棘手了。

        沈星所想的是,即便今后自己会狂暴,但至少也是在生气的时候,或者自己能够控制的时刻最好,否则这就不是特殊能力,对自己而言只会是一场灾难。

        为此他特意开启异瞳,认真审视了一番镜子中的自己,果然此刻体表外升腾起一股淡淡的红色气息。

        这是刚才狂暴过后,身体里残留下来的异常气息,目前正在快速挥发。

        在如今的状态下,沈星感觉自己越来越像异常了!

        再看了看眼皮底下的身体强化度,显示为:凡体520%。

        多么有寓意的数字,看见这个数字后,脑海里不知不觉浮现出了叶听的影子。

        他已经开始严重怀疑自己根本不是夺舍重生来的,或许本来就是土著,而一直心心念念的叶听,根本就是自己的正牌女友也不一定。

        不管怎样,这次如果能顺利搞定面壁者,下一个与“顾问”的契约,自己提出的要求,肯定就是要先搞清楚自己的记忆问题。

        因为刚才受到狂暴原因的影响,这一刻凡体加强了一百多的百分值,但从身体表面并没有看出有多大的反常现象,比如浮现更坚实的黑筋保护膜。

        反而是被狂暴所带来的红色皮肤和暴露的青筋所完全覆盖。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文字信息从脑海中弹出。

        【获得潜技能:意念分身

        方式:主动技能

        效果:可生成一个完全按照宿主意愿行动的分身

        消耗:三个进度条精神力

        副作用:有一定几率分身失败,失败的后果为意识分裂到附近某人的身上,暂时夺舍该人,夺舍维持的时间视该人意识强度大小决定。在此期间宿主的原身会呈黑化状态,并随机模仿出其所接触的异常(木雕)。】

        看着这个最新获得的潜技能,沈星心中一振,暗道竟然可以直接生成一个自己能够控制的分身,这与当前那家中的二货完全不一样。

        这个意念分身是自己能够直接控制的,等于说自己在危险场合中,拥有了两条命。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有时候就完全可以交给意念分身去试探,这同样相当于自己在经历。

        不过这个意念分身的副作用委实让人有些担心,如果分身失败,就会像姚童那样,产生意识分裂。

        这样也就算了,意识分裂的结果竟然是自己不得已附身他人,而自己的原身会黑化,并且模仿异常?!

        光是想想就感觉这种副作用足够离奇。

        站在镜子前,直到自己全身的皮肤恢复正常,又细看了一遍确信没有了其他情况,沈星返回桌前,将姚童的木雕收好,然后去床上躺下。

        看了看时间,不知道那木艺市场的送货员要多久才能将自己订购的木料送到。

        虽然身体的强度再次变强,但昨晚只睡了5个小时,沈星很快就产生了睡意,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不一会儿睡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在他睡着后不久,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出现在房间外的走廊上。

        这男子留着长发,皮肤白皙,面容冷峻,长得英俊帅气,还是个长腿欧巴。

        他走路很快,双脚踩在走廊外铺就的柔软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快步走到沈星所住的房间外,这男子略一停顿,似乎倾听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继续往前走去,消失在电梯口。

        不多时,沈星房间中的洗浴间,那装修豪华的洗漱池前,水龙头中发出啪嚓一声,就好像停水很久忽然来水、有水流被接通后快要涌出来一般。

        不过这声音出现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沈星睡在外面的大床上,轻轻翻了个身,并没有被这很轻微的响声吵醒。

        大约十分钟后,水龙头再次传来声音,不过这次的响声更小,仅仅在洗浴室里才能听得见。

        不多时,在这一声响起后不久,水龙头里滴下几颗水珠,一缕黑色头发跟着滑出,发尖顺着水龙头吊在了外面,拖到洗漱盆中。

        不过很快,这缕黑色长发忽然抽动了一下,如同活了过来,嗖的一下重新回到水龙头内,不见踪影。

        沈星这一觉睡到下午才醒,而且还不是他自然醒的,而是被手机震动给吵醒。

        睡眼惺忪的拿过手机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接通后,那边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喂,请问是沈先生吗?”

        沈星道:“是的,你是木艺市场的……”

        “对,给你送木料过来了。”那中年男子道,随即询问了沈星的房间号,并表明自己已经到了酒店楼下,马上就送上来。

        挂断电话,沈星伸了个拦腰,从床上坐起。

        随即他一愣,揉了揉右眼,使劲眨了两下,然后又轻轻揉了揉。

        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的右眼竟然看不见了。

        略微的慌乱过后,很快反应过来,右眼的失明莫不是和刚才动用了异瞳潜技能有关?

        毕竟异瞳的副作用中就说的很清楚,使用该技能后,有一定的几率会使得眼睛失明,不过在六个小时内可自行恢复。

        沈星坐在床上,轻轻按了按这右眼的眼眶,没有察觉到疼痛,也没有任何不适感,但就是这只眼睛什么都看不到。

        这应该是自己在使用异瞳之后所带来的副作用,并不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

        他眨了眨左眼,发现这只眼睛没有什么问题,依旧看得很清楚。

        现在虽然右眼失明,但左眼还是正常的,顶多这个样子给自己造成了一定的不适应,但在平时行动的过程中小心点并没有什么。

        不过现在这个状况肯定不适合立刻去接触面壁者。

        房间门很快被敲响。

        沈星撒上拖鞋,刻意放慢脚步走了过去,以便适应视力上的不便。

        “谁?”

        “沈先生,我刚刚给您打了电话,送木料过来的。”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

        沈星走过去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男子个子不高,大概一米六的样子,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夹克和黑色长裤,腋下夹了一个摩托车头盔,右手提着一个结实的塑料袋。

        “这是您要的货,我们店里最好的货品,这一件328块,算运费您给350得了。”这男子道:“机场这边属于城郊了,我骑着摩托车中途被堵了好几趟车,好不容易才绕过来的。”

        沈星点点头,接过塑料袋,这里本来不是在城市中心,对方将木料运送过来,确实要走不少路程。

        “您看您是付现金,还是扫码支付?”中年男子问。

        “扫码吧。”沈星准备拿出手机,不过在拿手机之前,他瞥了一眼塑料袋里。

        “嗯?你这不对。”沈星露出狐疑,伸手从塑料袋里拿出一块四四方方的木料。

        这木料大概有半臂长短,两只手臂合并的宽度,木料外还包裹了一层白色的软纸,不过可能是在路途中被边角磨破了软纸,导致木料露出来了一些,所以沈星才一眼就发觉了不对劲。

        中年男子面露愕然,问道:“哪里不对了?”

        沈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这层软纸全部撕开,他现在只有一只眼睛可用,这样撕开后可以看得清楚一些。

        “我订的花梨木,应该纹理细密,色泽光亮,且花梨木具有较强的合蜡性,这样便于我在完成木雕作品后上蜡保存。你这木料看起来似乎色泽光亮,但全是手工磨出来的,并不是自然生成,虽然表面纹理够细,实际上……”

        说到这儿,沈星伸出大拇指在手中木料的表面摩挲了一下,看似没有用多大力,但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份力量的大小。

        就见那摩挲过的地方,一层打磨过的表皮卷起,露出木料里面粗糙的纹路。

        凑在鼻下一闻,沈星露出冷笑,“用清淡的香水就想取代花梨木的自然香味,花梨木的香带有药气,除非你用药汤来熬制,否则无论如何也取代不了那种气味。”

        一通话,将门口的中年男子说得目瞪口呆,本来有心想要狡辩的他,这会儿已经哑口无言。

        沈星又道:“我要的是上品花梨木,你就想用这种几块钱都没人要的烂木头骗我的钱?”

        “这……”中年男子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笑容,说道:“原来……原来这位先生,你是做木雕的,难怪……”

        沈星没有理会他,道:“就你们店里在网上挂出来的那种花梨木,到底有没有?没有就请你把这东西收回去,我现在就给你们老板打……”

        “有!有!”中年男子立刻点头,“我放在楼下摩托车后箱里了,马上就拿上来,对不起先生!”

        看来这家伙是想赌沈星不懂,直接偷梁换柱,既骗走沈星的钱,又扣下店里让他送来的原始木料,然后再重新找个卖家给卖掉,赚双倍的钱,哪知在沈星这里却栽了。

        像这种顶级花梨木,偷偷卖掉后赚个零花钱还是没有问题的,主要是沈星本来的需求也不大,如果是要买更大一点的木料,这中年男子还想着能多赚点。

        在他下楼去重新取货时,沈星暂时将门关上。

        他有些不放心,生怕在这个时候会遇见种婆的到来。

        返回去倒了杯水,喝了半杯后,敲门声再次响起。

        “沈先生,沈先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这会儿听这送货人的声音明显带着一种讨好的意味,因为他害怕沈星直接一个电话打到店里面去,如果被老板知道,那可就什么都凉了。

        打开门,沈星什么话也没说,接过他递过来的木料,撕开白色软纸仔细一看,又凑到鼻下闻了闻,随即点头。

        “这才对!嗯,现在你收多少钱?”

        他故意这么问,就是看这家伙怎么回答。

        这中年男子扭扭捏捏的挠了挠后脑勺,开口道:“那我不要运费了,您就给货费328行了,当我免费给您送过来的。”

        沈星不想和他多扯,不再说什么,扫码支付后将门关上。

        留下这送货员站在门口一阵后悔,一边离开一边叹息,心中腹诽,“唉,早知道这人这么懂行,就不贪这点小便宜了!不过……”

        说到这儿,送货员抬起头,似乎在回忆,“他身后洗浴室门口站着的那位女士,虽然长得漂亮,但脸色好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