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87章 分裂(终)(6000字,求月票!)

第187章 分裂(终)(6000字,求月票!)

        胸口传来疼痛的第一反应,沈星立刻就意识到肯定是现实中的自己身体出现了状况。

        就这种疼痛感,怕是这会儿真有人正在自己胸口上进行雕刻。

        他一把将冷水壶扔在地上,扯开衣服扣子低头看向胸口,就见胸膛正中间的皮肤位置,此刻一道血痕显露出来,还有血液顺着胸膛流下,传来皮肤的割裂感。

        床上正在睡觉的姚童,在被他一壶冷水灌在头上后,当即惊醒过来。

        此时姚杰和黄桂萍也跟着沈星进了卧室,在发现沈星直接将冷水全部倒在姚童的头上后,姚杰顿时大怒,一把将沈星推开,黄桂萍则是跑过去,赶紧扶起被惊醒、正在大口喘气的姚童。

        不过两人很快就是一怔,看见沈星的胸口出现一道血痕,且仍在延伸,就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刀刃,正在割裂他的皮肤。

        沈星一声痛哼,往后退了一步。

        见到姚童清醒后,他立刻喝道:“是不是你正在现实中伤害我?”

        话落往前跨出两步,对着姚童一把抓去。

        姚童惊恐万分,赶紧往黄桂萍身后躲藏。

        黄桂萍则是立刻张开双手,想要护住女儿,沈星一把揪住了黄桂萍的衣领,旁边的姚杰当即抓着他的手臂猛拽。

        沈星此刻已将黑筋保护膜布满全身,但因为空间不同,依旧无法阻止胸口出现第二道血痕。

        他左手一甩,将姚杰直接掀翻,抓着黄桂萍衣领的右手一提,将她提起来,一拳对着黄桂萍的脸颊击去。

        “不要!”

        身后的姚童猛地一声尖叫。

        哗啦啦——

        这间卧室的空气为之一个震荡,所有物品发出震动,玻璃杯和花瓶等物,全部碎裂掉落。

        沈星的拳头停顿的在半空中,目光斜视原本躲藏在黄桂萍身后的姚童,而此时的黄桂萍整个人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保持着惊恐的模样,一动不动。

        再看刚刚被自己掀翻的姚杰,人刚刚落在地上,同样保持着摔倒的姿势,就如被这个空间给瞬间凝固。

        这夫妻俩,此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识和感知。

        沈星放开了抓着黄桂萍的衣领,冷冷地看着姚童,他的嘴角微微扯动,那是因为身体仍然传来的疼痛。

        此刻胸口的第二道血痕仍在延伸,与第一道血痕一起,正好形成了一个十字架的图案。

        “还不住手吗?”沈星冷冷问道。

        姚童摇了摇头,“我控制不了,在我睡着后,她会自行出来走动,保护我,保护我的父母。”

        沈星低头看着胸口的血痕,虽然伤口不深,但自己的身体正在受到伤害却是不假。

        “醒过来,现在马上醒过来!”他厉声道。

        “不!”姚童快速摇头,表情倔强,“不能醒,我不能醒!”

        话未说完,她的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滚下,疯狂摇头,倔强的语气转变为了哀求。

        “我……不能醒!”

        ……

        阿柴从来没想过,自从跟着沈星以来,这还是主人第一次将自己请出来做事,哪知却会这么凶险无比!

        现在那拿着厨刀的姚童在返回隔壁房间后,他虽然稍稍松了口气,但这主卧室里的一幕,依然让阿柴目瞪口呆。

        主卧室中的床上,厚厚的被子下盖着两个人,只是露出两人的脑袋。

        不过这两人的脸颊干枯,仿佛已经失去了身体的水分,皮肤和肌肉下陷,使得嘴唇微张,早就死去多时。

        阿柴小心翼翼的将被子揭开,当这两名穿着睡衣的男女完全呈现在眼前时,他终于敢确认他们的身份——姚杰和黄桂萍!

        仅凭这个样子,根本无法判断两人的死亡时间,他们的尸体并没有腐烂,而是诡异的在往干尸的方向转化,身体水分大量流失,全身变得枯瘦。

        阿柴还注意到,黄桂萍的脚踝处皮肤,留有清晰而变得乌青的手指印,应该是在死前还被某人的手死死的抓住。

        再一看姚杰的脖子,同样也有手指印,应该也曾被掐过。

        不过这并不是致死的原因,因为掐过的痕迹不算很深,倒是床头柜上有一个倒在一旁的药瓶,瓶口旁还有几颗白色药丸。

        这是安眠药!

        阿柴仔细看了一下,猜测这可能是导致姚杰和黄桂萍双双身亡的原因。

        他们应该是自杀,而脚上和脖子上的掐痕,应该是在死亡之前,姚童的精神分裂所制造出来的异象袭击他们所留下。

        至于自杀的原因,可能与这俩口子无法再承受女儿所制造的异象、导致精神崩溃有关。

        当然这只是阿柴自己的猜测,实际情况也有可能是这两人经历了更加恐怖的事,或者是因为旁人根本不知道的某些原因,这才死在了床上。

        想到这儿,阿柴忽然愣了一下,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刚才姚童解开沈星胸膛的衣服那一幕忽然浮现在脑海中,阿柴一惊,当即快速钻过两道墙缝,来到隔壁姚童所在的房间,立刻往卧室的方向飘去。

        刚刚靠近门口,就见姚童弯着腰,手中拿着那把厨刀,正在床上躺着的沈星胸膛上划着。

        这把厨刀刀尖锋利,而姚童并没有完全用力,只是闭着眼睛,手法精准的用刀尖割开沈星的胸膛皮肤,露出血痕并留下一道血液。

        这一幕,使得阿柴全身一颤,他无法大叫,立刻转身,抓起方桌上那坏掉的八音盒,对着姚童的脑袋扔去。

        嘭的一下,正好砸中姚童的后脑勺。

        姚童顿时停止了动作,手中握刀,转过身体,她根本不用观察什么,而是闭着眼睛对着阿柴冲了过去。

        阿柴当即钻入门缝中,在门缝中发现旁边的墙壁也有一条裂缝,立刻又转换了藏匿的地方,钻入墙缝中。

        下一秒,那尖刀如期而至,快速插入门缝内,随即姚童猛地一剐,门缝被撑裂,发出破裂声。

        她仿佛知道阿柴的位置一般,拔出厨刀,又是一刀,直接插入阿柴所在的墙缝。

        而此刻的阿柴早就学聪明,已经从墙缝的另一端钻了出去,然后立刻又钻入不远处的墙缝。

        只怪这栋老楼年久失修,很多墙面都已经破裂,有裂痕在所难免,但却给了阿柴极好的藏身地点。

        姚童歪着脑袋,似乎在倾听,又仿佛在“观察”,她慢慢抽出插在墙上的厨刀,泛着青色的刀尖,此刻对阿柴构成了强烈威胁。

        阿柴虽然躲藏在墙缝中,但他已经决定,不管怎样都要制止姚童继续伤害沈星。

        刚才他匆忙中看得很清楚,沈星的胸口已经被划出一个类似于十字架的图形,不知道这疯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姚童走出了卧室,沿着墙壁一路在感受,慢慢的移动,厨刀刀尖正对着墙面。

        作为序列链中的异常,她同样能够感受到恐惧,而来自于阿柴的恐惧虽然不一样且非常淡,不过姚童依然有感受。

        梦境中。

        沈星发现自己胸口的伤口已经不再延伸,而那十字架图案的一竖,并没有被划完,很显然现实世界那边应该被中断了。

        此刻时间紧迫,而梦境中的姚童明显有了精神快要崩溃的迹象,这对于自己来说比较有利。

        他一把抓住姚童的胳膊,将她拽过来,看着她的眼睛道:“你为什么不能醒?”

        姚童只是不停的摇着头,眼泪流下,不敢看沈星的眼睛。

        沈星侧头看向那被定在这空间中,一动不动的姚杰和黄桂萍夫妇。

        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夫妻俩,是由姚童的意识所创造,他们属于这个梦境,所以会被姚童的意识很轻易将他们固定在某处,断绝思考和行为。

        片刻后,沈星收回目光,对姚童道:“你的父母,是不是已经过世了?”

        “没有!他们没有!他们活得好好的!”姚童不停的摇头,眼泪哗哗而下,不时抬头看一眼一动不动的夫妻俩。

        “既然他们活着,为什么会凝结在那里?”沈星道:“那你放开他们,让他们站在你身旁,我有话说。”

        姚童低下头,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不停的说着:“他们没死,他们没死,我爸爸妈妈没死……”

        “你不敢释放他们,害怕他们在这里会意识到其实自己已经死亡,这一切……只不过是你的梦境?!”沈星弯着腰,凑近姚童的面颊,盯着她的眼睛。

        就在此时,那凝结的姚杰和黄桂萍,忽然身体一松,两人直挺挺的倒在地板上,虽然不再是凝结状态,但也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沈星道:“虽然他们是你在梦境中创造出来的,但是你想想,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其实早就已经死亡,这对于一直处于梦境中的他们来说,是不是折磨?”

        “他们不会知道的。”姚童默默回道。

        “是,如果他们不小心发现真相,你可以直接抹去他们的记忆,让他们焕然一新,重新在这里生活。”沈星点头,“但是,你骗得了你自己吗?用父母这副假的躯壳,迫使自己相信,他们没死,他们会永远陪着你?”

        姚童的眼泪一颗颗往下掉落,开始轻声抽泣,“我爱他们!也不想他们再受到伤害,但我无法控制,那些东西会一直在我们身边出现,不断的使得他们受到惊吓,让他们长期处于担惊受怕中……”

        沈星点点头,准备赌一把,伸手轻轻按在她的肩上,试探着说道:“我明白,不过即使到他们死亡的一刻也没有选择直接离开你,我想,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说明,他们放不下你。”

        “他们……是被我……吓死的!”

        这一刻,姚童泣不成声,脑袋埋在双臂之间,身体因为哭泣而剧烈抽搐。

        沈星一愣,一时无话。

        他虽然猜到了姚童的父母可能已经死亡,而且在死亡之前也没有放弃这女孩,但却万万没想到夫妻俩竟是被这女孩因为无法控制而直接给吓死的。

        这对于姚童的伤痛,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导致她不相信这个事实,不相信父母已经过世,不知不觉用意识主导了梦境,将父母在自己的世界里生生再造了出来。

        为了害怕他们再次消失,她潜意识里再次分裂,黑化出另一个自己,保护这个空间不受伤害,并且在现实中自己这个真正的异常,同样也在保护房间内的领域不受外界侵犯。

        并且因为她意识强大的原因,这再造的父母也无法知道他们其实是在梦境中,,这让姚童重新感受到了来自父母的爱,重新感受到了之前和父母在一起的生活。

        沉默片刻,沈星斟酌着要说的话,再次缓缓开口,“我知道你是无意的,但事已至此,我们不得不面对,不得不直面这个即使现在看起来也很难接受的结果。”

        话落,他发现地上的黄桂萍身体缓缓飞起,悬浮在半空,慢慢靠近泣不成声的姚童,这一切显然是姚童在支配。

        在靠近自己的母亲后,姚童伸手双手,一把抱住了沉睡的母亲,让她落到自己的双腿上,眼泪扑簌簌的滴下,轻声道:“妈妈,对……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爸爸,对不起……你们……”

        “你是不是这段时候没有再**神分裂的药了?”沈星忽问。

        他还记得自己看到的摆放在客厅桌上那瓶药,既然梦境和现实中一致,那这种药在现实中对姚童的精神分裂肯定还是会起到抑制作用。

        姚童点头,看着母亲的目光中透着爱怜、悔恨、依赖与不舍。

        她嘴唇蠕动,盯着母亲的脸,喃喃自语,“吃了药,我就再也看不到他们了啊!”

        此话一出,沈星忽然感到鼻子发酸,连带眼睛也有些微红。

        他慢慢站起身,目光扫向这间屋子,从黄桂萍和姚杰的身上扫过,最后定在姚童的身上。

        顿了顿,缓缓开口:“即使他们因你而死亡,也从来没有放弃过你。”

        听到沈星的这句话,姚童身体微微一颤,涣散的目光缓缓聚焦,抬头看向他。

        片刻后,她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用细弱蚊蝇的声音说道:“请你……杀了我。”

        嘭!

        沈星眼前的整个画面瞬间支离破碎,这间卧室、坐在床上抱着母亲的姚童、躺在地上的姚杰等,这一刻统统在他眼前分裂成无数碎片。

        精神一个剧烈的恍惚,天旋地转。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胸膛的衣服被扯开,胸前正在流血,那血痕组成的十字架赫然在目。

        而这张床的旁边,一把厨刀掉在地上,姚童正站在床前,满脸泪痕的看着自己。

        见到沈星醒来后,她转过身,快速走到摆放药瓶的柜子前,拿起写着“奥通单抗受体”的药瓶,猛地扭开,倒出来一把,至少有十一二颗,全部塞入口中。

        等沈星从床上爬起来时,姚童已经瘫坐在地上,一边咀嚼着药片,不停的吞下,一边口中含糊不清的说着。

        “爸爸,妈妈,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再也……见不到了……”

        在她吃药的过程中,外面的客厅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走路声,随即一道阴恻恻的笑声响起,似乎姚童精神分裂后某个臆想中的异常,仍然还在来临。

        只不过这种异常在她的控制范围内,而且随着姚童刚刚吃药,不久药效就会发挥,使得这些异常症状会不同程度的减轻,但是再次制造梦境却不可能了。

        她扭头看向沈星,苦涩开口:“杀了我。”

        “你不一定会死,或许只是以另一种形式……活着。”沈星下了床,看了一眼窗外。

        此时虽然依旧是凌晨,但街上不时就有汽车驶过。

        “我很快回来,在屋里等着我,我会帮助你。”

        沈星说了一句,胸口泛起黑筋保护膜,将那十字伤口完全遮掩,随即往屋外走去。

        墙缝中的黑影阿柴当即挤出一半的身子,准备跟着他离开,被沈星用眼神示意,让他继续留在这里,以便照看此时已经完全崩溃的姚童。

        阿柴虽然仍旧有些害怕,但并没有违令,而是立刻将身子缩回墙缝。

        沈星出去后,发现客厅外那刚才传来诡异笑声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这是来自于姚童精神分裂后的产物,就站在电视机柜旁,一动不动的盯着沈星。

        不过沈星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出房间,来到走廊,很快沿着楼梯快速下了楼。

        回到酒店房间,他将背包里随身背着的雕刻工具套装拿出,这里除了电动牙机这种大一点的东西不好带以外,其他手动雕刻的工具基本都有。

        此刻虽然没有木料,但他没有犹豫,直接拿出早先基本完成的种婆III的木雕,在这个木雕的基础上进行改小、打磨和深度修整,直接将其改成了姚童的模样。

        这是考验沈星雕刻功夫的时刻,不过因为不用在原木表面进行重新打磨,只要技艺在线,其速度比起用原始木料从零开始雕刻,实际上还要更快。

        因为保持着完全的专注,加上手速惊人,花了四十分钟不到,作品几近完成。

        原本的种婆III木雕在变为姚童的木雕后,因为外观完全被改变的原因,整个木雕生生变小了一圈。

        沈星一只手就可以握在手中,仔细端详片刻,感觉与姚童的相似度已经有了九成七八的样子,他不再犹豫,再次离开酒店,返回了对面的老楼。

        此时的老楼内,一片寂静,没有传出任何异响。

        沈星走上四楼,本来要进入姚童所在的房间,哪知阿柴却正站在姚童父母的房间门外,黑影缭缭。

        见到沈星过来后,他立刻蹲在地上写下一行字。

        【她进入父母的卧室了,她的父母已经死亡。】

        沈星点点头,拿着木雕走了进去。

        很快站在了卧室门口,就见床上躺着两具尸体,一床厚厚的被子已经被掀开,姚童整个人趴在父母的身上,轻轻的抽泣着,不时用脸颊蹭着母亲那干涸的脸庞。

        另一间屋子那刚才的中年胖子已经不见,其他异常状况都已恢复正常,这是她刚刚吃药后,产生了抑制作用的效果。

        沈星没有说话,没有打扰她,就这么站在门口,静静地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身后忽然有脚步声传来。

        沈星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个陌生的年轻女子走进了屋,并且自行在沙发上坐下,抬起头,露出诡异微笑,就这么盯着自己。

        来自姚童的分裂症状,又一次开始出现。

        虽然她平时一直在吃药,但显然这药效已经越来越短,使得分裂症状越来越不受控制。

        “杀了我。”姚童的声音响起。

        听见她的说话声后,沈星回头,发现姚童已经离开了父母的尸体,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看向自己。

        “把它抱在怀里,试试。”沈星将手中的木雕递了过去。

        姚童微微有些惊讶,因为她发现这木雕很像自己,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依言将木雕拿在手中,并且双手抱住,贴在心口位置。

        下一秒,她整个人脸色陡然变得苍白无比,并且开始一阵剧烈的颤抖,肉眼可见,一个漆黑无比的身影从她的灵魂深处被拉扯出来,随即被怀里的木雕疯狂吸入。

        一声凄厉惨叫!

        这是姚童本体无意识的挣扎与那分裂而出的黑影的哀嚎。

        随着那黑影完全被吸入木雕中后,抱着木雕的姚童整个人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支撑,咚的一下倒在了地板上。

        沈星扭头看去,发现刚才坐在沙发上的诡异女人早已不见踪影。

        他立刻走进卧室,在倒地的姚童鼻间试了一下,还有呼吸,只是很微弱。

        不过此刻那分裂后的另一个姚童,已经被吸入木雕中。

        将木雕从姚童怀里拿起来,看着仿佛已经熟睡过去的女孩,沈星知道,从现在开始姚童前半生的记忆将再也不会回来。

        也就是说,现在的她,所分裂出来的另一半已经永远离开了她。

        只是这当中的代价,很沉痛。

        不过有一点尚好,分裂所带走的,还有对姚童前半生记忆的剥离,之前所经历过的那些悲痛和伤害,她永远不会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