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86章 分裂(五)

第186章 分裂(五)

        行走的过程中,沈星探头往楼梯下看了一眼,下方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他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照着脚下的台阶,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下走。

        很快就拐了几个楼梯口,按照记忆,自己应该到了一楼。。

        但让沈星吃惊的是,他发现自己还在下楼梯,似乎这楼梯永无止境。

        抬头看了一眼自己下楼来的方向,上面已经陷入黑暗中,同样看不清楚来路。

        因为提前知道自己肯定会碰到什么古怪,所以沈星并没有惊慌,再次顺着楼梯快速而下。

        又走了片刻后,他确定从这个方向无法再出去,于是转身往楼上返回。

        出乎意料,只是走了不一会儿就重新回到了四楼。

        这老楼大概有六层高,沈星没有在四楼停留,而是继续爬楼梯,往五楼而去。

        诡异的一幕再次发生,他爬了快有五层,依然上不到楼顶,而且每一层的走廊都变成了楼梯的转角处,使得他无法在这些楼层停留。

        如要停下,则还是在楼梯中,这与下楼的情况一模一样。

        决定不再上楼后,沈星转身往楼下返回,转了两个楼梯拐角后,很快就抵达了四楼。

        现在看来,这四楼作为姚童一家所居住的楼层,被姚童的意识创造出了一个完全隔离的空间,四周就是无形的墙壁,使得自己无法出去。

        而且姚童对于这一层楼已经非常熟悉,所以她在意识中具现出来的物品都显得非常真实,与现实中没有什么差别。

        不过自己就真的无法离开这里了吗?

        沈星抬头看着斑驳发黄的墙壁,他慢慢往姚童那开着的房间门口走去,在经过其父母居住的这一边房屋时,沈星没有再前进,而是径直拐了进去。

        走到客厅的窗户处,他一脚踩上了沙发,将窗户玻璃打开,露出外面霓虹闪烁、安安静静的街道。

        随即沈星钻出窗户跳了下去。

        这里的窗户没有安装防盗窗,这是他选择从这里跳窗的原因,而姚童所在那边的房间窗户,全部都被她的父母安装了防盗窗,以防她分裂症发作后,会有跳楼的可能。

        不仅如此,沈星跳楼的行为在之前完全没有征兆,看似他已经放弃了寻找出去的途径,但实则在返回的过程中,出其不意的用另一个方法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跳出窗户的瞬间,沈星听到了隔壁那间房屋中的窗户内、传来了姚杰和黄桂萍的惊呼声,因为这个时候这两人仍在注意窗外,留意沈星提到过的异常。

        哪知竟然就看见沈星跳窗的一幕。

        沈星低头看向自己脚下,那安安静静的街道越来越近,下一秒,双脚落地。

        与他想象中不一样,原本他还准备利用黑筋保护膜发力护住双腿,但实际上脚掌落地后,传来的反馈感很低,远远达不到在现实中从楼上跳下的程度。

        站在街上,沈星抬头看向四楼,发现已经看不到姚杰和黄桂萍的身影。

        他轻轻呼吸了一下,很顺畅,完全没有阻碍,只是整条街道虽然灯火辉煌,但一片死寂。

        沈星原本以为顺利跳出那栋老楼后,应该就算脱离了姚童的梦境,但现在看来,她的意识中虽然没有完全模拟这条街道,但这个地方依然属于姚童的管辖范围。

        只是沈星隐隐又有些感觉不太一样。

        他下意识的四下瞧了瞧,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只见对面商店门口的垃圾箱旁边,蹲着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泛黄的白色裙子,没有穿鞋的脚丫,淤青爬满了脚踝,长发油腻腻的搭在肩膀上。

        这人正是姚童。

        在沈星见到她的一刻,姚童缓缓站起,长发下的双眼看过来,她那一身原本是白色的长裙,此刻正在缓缓的变化颜色,越来越深。

        在她对着沈星走来时,那一身白裙已经变为黑裙,连带整个人也笼罩在一股阴霾当中,微低着头,目光往上倾斜,就如一头即将攻击的猛兽。

        这一幕神情,与刚才在屋中相比,完全是换了一个人。

        沈星往后退了两步。

        姚童立刻开始加快速度,对着他小跑冲来。

        沈星伸出没有受伤的右臂,一层黑筋保护膜显现,说明还是运转正常的,他不再后退。

        等姚童快速靠近后,一记刺拳打出,不过并没有进行加模强化,拳头正中姚童肩膀。

        而姚童在同一时刻伸出手臂,五指猛地一抓,抓住了他的一片衣袖,哗啦一下将袖子撕扯下来,但整个人同时被沈星一拳打飞了出去。

        身影飞出,撞翻了她刚才蹲在后方的那垃圾箱,垃圾箱瞬间破裂,被她落下的身体带着往后翻滚了好几下,随即没有了动静。

        沈星看了一眼,正要顺着这条街继续往前走时,那被破烂垃圾箱盖住的黑衣姚童,身体忽然动了一下,手臂伸出,撑在地面,双脚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将她的身体完全撑了起来。

        从沈星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她的腰都已经被折断,但却保持着这个姿势,脑袋往后折叠,搭在左边的小腿肚上,扭着头看向自己。

        不仅如此,其中右脚呈内八字往内拐,几乎快转到了正后方。

        姚童保持着这个模样,头发凌乱,双眼大大的睁着,但眼瞳却变得一片漆黑,张开嘴,对着沈星的方向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她的牙齿也都变为了黑色,满嘴黑漆漆的,在发出叫声的同时,一道道黑色粘液流下。

        咚咚咚……

        迈着诡异的步伐,整个人歪东倒西的对着沈星再次靠近,且越走越快,几乎快呈小跑的趋势。

        “这女人,根本打不死!”

        沈星心中猜测,因为这里就是姚童的梦境,在这个梦境场景中,她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恐怕都是不死之身。

        即便自己将她打成一滩烂肉,怕是这滩烂肉都能在地上蠕动爬行。

        “沈先生……”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从沈星的头顶响起。

        沈星抬头一瞧,就见那老楼四楼的窗户中,姚童的脑袋伸出来,对着他不停的招手喊叫。

        这个姚童,穿着一身泛黄的白色长裙,与街上这个身体已呈畸形的黑裙姚童形成了强烈反差。

        且她看着沈星的神情关切,带着焦急和紧张。

        沈星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投向正对着自己靠近的畸形黑裙姚童。

        “不要离开这栋楼,外面危险!”

        头顶的白裙姚童再次出声。

        沈星转身准备打开通往老楼楼梯的街边小门,哪知这门纹丝不动,根本无法打开,就如同被电焊已完全焊死。

        在姚童的意识中,这栋楼根本就是出不去的,所以小门没有被打开的可能。

        “你等等!”

        楼上的姚童说了一声,头缩了回去,可能在屋子里四处找起了绳子,或是准备用床单捆成条状再放下来。

        不过沈星却是直接一翻身,施展出三倍力量强化后带来的“粘连”技能,身体表面皮肤变得有粘性,如同蜘蛛侠一般,手掌直接按在墙面上,顺着老楼墙壁往上爬去。

        这项技能是与刺拳一同被激发的,后来沈星自己暗中试了一下,感觉这差不多就是一种攀爬技,只不过可以无视任何障碍。

        他曾试过自己可以直接挂在外墙那光滑的玻璃上,作用很强大。

        只是在沈星攀爬了一多半的时候,那追来的畸形姚童也来到墙角,手脚并用,如同一只扭曲的蜘蛛,同样沿着墙面快速爬了上来,一边爬,一边发出凄厉叫声。

        沈星攀住窗沿,一个翻身,跃入屋内。

        此时姚童仍在卧室捆床单,而正不知所措的姚杰夫妇俩见到沈星竟然直接爬了上来,他们立刻冲到窗户前,合力将窗户快速关上,按下锁扣。

        姚童听见响动,跑出了卧室。

        此时,窗外啪的一声,那追来的畸形姚童撞在玻璃上,就见那奇形怪状的身体整个趴在玻璃外,那张恐怖的脸死死的贴在窗户上,眼睛瞪得老大,一动不动的盯着屋里的一切。

        这一幕,吓得姚杰都忍不住大叫起来,黄桂萍更是躲在姚杰身后,全身颤抖。

        “你……怎么上来的?”姚童却没看那窗外的另一个自己,而是走出卧室,对沈星吃惊的说道。

        “直接爬上来的。”沈星仔细看了她一眼,发现眼前的姚童表现都很正常,又问道:“你多久醒的?”

        姚童有些诧异,“我睡着了吗?”

        沈星:“……”

        “爸,妈,你们去我房间那边,那边有防盗窗,什么也进不来。”姚童对父母道。

        姚杰夫妇二人赶紧点头,相互搀扶着出了客厅,往隔壁跑去。

        此时那窗外贴着的畸形姚童,在怔怔地看了屋里的沈星片刻后,再次蠕动身子,往楼上继续攀爬而上,不见踪影。

        沈星把目光投向眼前的白裙姚童,似乎在组织语言,片刻后说道:“外面的那人,是黑化后的你?”

        姚童面色复杂,咬了咬嘴唇,“那就是我。”

        “精神分裂后的你。”沈星指了指沙发,“你先坐下,别多想,我只是想确认一下。”

        话落,他去将房门关上,又给姚童倒了杯温水过来,让她慢慢喝下。

        现在沈星大概已经猜测到了。

        在现实中,精神分裂后的姚童会使得自己的想法产生异象,这可以说是异常,但那些产生的异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异常。

        而久而久之,从最开始这些异象只有自己才能看见,到最后随着姚童精神力的强大,使得她的父母也都开始看见。

        当然,这些异象仍旧只是异象,不是真正的异常。

        但她的父母却不这么认为,并且经常被吓得够呛,已经严重影响了生活,却又无法让女儿摆脱这种状况。

        这使得姚童自己在心里也产生了抵触,所以她自然而然创造了自己的梦境。在这梦境中,父母也存在,但她将分裂后的那一部分自己给隔绝在了这栋建筑物的外面。

        当然,这种隔绝并不是纯粹的,这老楼内有时候依然会出现某种异况,但这些都在姚童自己的可控范围内。

        对于这点异况来说,不会影响正常生活,不会让父母时刻担心受怕,完全不知所措,这比外面的现实世界,要好了太多太多。

        拿来一张木椅,沈星在白裙姚童的前方坐下,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喝着温水,楼外面那畸形的姚童已经不知踪影。

        不过此时楼内的走廊外却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就如一个刚刚去上班的女人,迈着优雅的步子,越走越远,直至在楼梯口的方向声音才消失。

        沈星没有理会,这些都是在姚童可控范围内的小异况。

        他盯着姚童道:“不管怎么说,这里始终都是梦境,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你的父母也都不是真实的。你的症状更是不可能以这种方式就可以解决。”

        姚童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他的眼睛。

        沈星继续道:“你在这个梦境中有多久了?没想过要出去看看你真实的父母?在这里,你始终是在逃避,永远也无法解决问题。”

        在沈星想来,如果每一个闯入她梦境中的普通人,都无法出去而被困死在这里的话,这姚童所在的老宅简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说不定之前已经有人被困,或者产生了其他一些无法想象的后果。

        只是姚童的梦境,说不定只有到了现实世界中的夜晚,才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听了这番话后,姚童摇了摇头,露出苦笑,似乎很无奈,又仿佛是在自嘲。

        就在此时,沈星发现她放在腿上的两只手各有两颗指甲慢慢地变成了灰色。

        同一时刻,姚杰和黄桂萍回到姚童住的房间后,关上房门,站在客厅中间,远离那虽然已经安装了防盗窗的窗户。

        他们同样听见了门外的高跟鞋声渐行渐远,似乎在楼梯口的尽头处消失。

        不多时,姚杰的目光落在半开着门的卧室方向,他忽然露出狐疑神色,开口对黄桂萍问道:“桂萍,刚才童童从卧室出来时,你又进卧室了吗?”

        “没有。”黄桂萍摇头。

        “怎么……那里……”姚杰更是目露惊诧,盯着卧室内。

        从他这个方向,正好可以看见卧室的床上,而此刻那张床上正躺着一个瘦弱的身影。

        姚杰当即上前一步,就见那躺着的人,正是姚童无疑。不仅如此,就连睡姿似乎都没有动过。

        “啊!童童还在床上!”姚杰顿时一惊,“那刚才我们见到的童童……”

        咚!

        隔壁突然传来一声沉重的撞击声,随即一道凄厉的叫声响起,与那在屋外的黑裙姚童的叫声几乎一样。

        咚!

        又是一道沉闷响声传来,吓得姚杰夫妇跟着一抖。

        沈星忽然从外面推开门大步而入,他看上去略有些狼狈,脖子上还有五个指印,不过脖子皮肤却是被一层黑筋保护膜所覆盖。

        进入房间后,沈星一手抄起桌上的冷水壶,大步走入卧室,一边说道:“竟然是故意入睡,根本不是安眠药的作用!这小家伙,居心叵测!”

        话落,拧开冷水壶的壶盖,对着姚童的脑袋倒了下去。

        不过就在此时,沈星忽然感觉胸口处传来疼痛,那是一种用刀在自己皮肤上戳出来的痛感,就好像他本人是一块木雕,此刻正有人用刀子在他身上进行雕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