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84章 分裂(三)

第184章 分裂(三)

        这就是梦!?

        乍一见到这四个字时,沈星顿时一懵,随即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你说……现在我们在梦里?”他不得不重复问一遍。

        阿柴蹲在地上,抬头看着他,随即快速点头,伸出食指又在地上画了起来,片刻后又是一行字出现。

        【我以为主人也能在别人梦里随意出现,所以刚才我出来后,还感到很纳闷。】

        此刻的沈星,感觉身遭周围的所有事物都变得不真实,全部是虚幻,连带自己都有种虚幻的存在感。

        如果现在的情况真如阿柴所说的那样,自己在梦里,是什么时候进入梦里的?为什么自己并没有发现?

        这一切想来,细思极恐。

        这是沈星有史以来第一次碰见如此诡异的情形,他大口呼吸,想要找个地方坐下。

        很快他就感觉到呼吸通畅,没有什么异样,走到窗户往外看去,凌晨的街道上路灯较暗,但街上安安静静,看不到一个人,见不到一辆车。

        扭头看向床上已经熟睡的人,沈星迫使自己放缓呼吸,平静心情,开始认真回忆。

        他记得自己的确是动用异瞳后,从酒店那边发现对面这栋楼里,代表了异常的红色气息较多,且主要集中在姚杰夫妇和姚童所在房间内。

        所以沈星认为这应该是姚童这异常最活跃的时期,所以决定趁这个机会过来看看。

        他仔细回忆所有经过,当时没有背背包,而是把两支笔插在裤兜里,一摸裤兜,笔还在。

        关上了酒店的房间门后,自己就直接乘坐电梯下楼,来到街上,当时还有一辆空闲的出租车见到自己从酒店出来,准备靠边停下。

        后来发现自己不像是在打出租车,那出租车司机这才又将车开走。

        穿过街道,抵到对面这栋老楼后,沈星记得他发现这栋楼下的一个窗户旁边的小门没有关,所以直接打开门走了进来。

        一楼的光线较暗,而且好像声控灯也坏了,他是打开手机电筒后,悄无声息的上了楼。

        等到了这一层后,发现姚童所在的这个房间客厅门是直接打开的,站在门口一看,姚童盯着方桌上的一个八音盒在发呆。

        那八音盒已经坏掉,无法再运转,然后自己走进了房间,表明来意。

        想到这儿,沈星忽然升起了疑惑,“不对,自己上了楼就到了这里,但这里是第几层来着?”

        他当时从酒店对面看到代表了异常的红色气息最多的有两间房,都在这栋老楼的第四层,不过记忆中,自己完全不记得到底上了多少层了。

        肯定是在这里就出了问题,沈星不相信阿柴会找这个理由骗自己,毕竟现在自己是他的主人。

        但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了梦境中,这一切又过渡的非常自然,使得沈星完全没有任何异样感。

        要不是自己召唤出能随意出现在别人梦境中的阿柴,怕是这一切都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发现。

        所以刚才阿柴出现后会感到诧异,会急于告诉自己真相。

        想到这儿,沈星对自己的身体目前处于什么样的境况有了一丝担忧,他立刻对阿柴问道:“我现在是不是在这床上躺着的女孩的梦里?”

        阿柴点头,随即又摇头,继续用手指在地上写字。

        【这里是她的意识,类似于普通人的梦境,但这层意识很稳固,很强大,我暂时不知道和普通人梦境有多大区别。】

        沈星略一沉吟,“也就是说,外面这女孩的父母,同样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这姚童的梦境意识中?”

        【应该不知道,但也不排除是这叫姚童的女孩凭借意识自己创造的父母。】

        “我擦,这么强大!”沈星暗自咂舌。

        经历了这么多异常,他感觉自己已经够小心的了,可在这从没遭遇过、不了解其特性的异常面前,谁知道还是着了道。

        趁着这个机会,心里面将对姚童的特性认知又完善了一遍,不过现在即便自己推理很成功,面对这种处于序列链中的强大异常,仅靠推测依旧不起多大作用。

        【姚童,当前特性了解程度15%。】

        目前沈星不管再如何推理,对其特性了解程度的提升值也非常缓慢。

        这并不是说自己没有推测正确,而是即便推测正确,也只是停留在猜测的层面上,到了这种程度的异常,需要深度接触才行。

        刚才经过阿柴提醒,使得沈星已经知道自己是在梦境里,但却发现对姚童的特性了解程度仍然只提升了2%。

        想了想,沈星道:“阿柴,在梦里你比我有经验,告诉我该如何才能现在醒过来?”

        现在自己在姚童的梦境里,处于很被动的局面,不管是进一步了解姚童,还是离开这里,这都很不利,所以沈星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必须先醒过来。

        而且他的身体目前处于什么状况也不清楚,如果这会儿自己的身体处于某种危险之中,那岂不是糟糕透顶?

        总而言之,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他需要立刻取回主动权。

        阿柴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在地上写道。

        【如果姚童的潜意识控制不是很强的话,你需要弄疼自己,让自己对这个环境出现极度的不适应,这样才有机会清醒。】

        沈星点点头,扭头看了一眼床头柜,拉开柜子抽屉,然后又到卧室的其他地方找了片刻,没有见到任何尖锐物品。

        可能是因为姚童本来患有精神疾病,其父母担心家里如有锋利尖锐物品的话,会伤害到她,所以全部收走藏了起来。

        这导致在姚童的梦境里,这些东西同样也是不存在的,不得不说,这女孩在梦境意识中的还原程度很高。

        自己一直没有分辨出梦境与现实,这不是没有原因。

        片刻后,沈星放弃了寻找,把目光投向床上的姚童。

        此刻的姚童依旧处于熟睡状态,对于这一幕,沈星很是迷惑,既然现在自己处于姚童的梦境中,说明这女孩在现实里应该是睡着的。

        也就是说,她现在在自己的梦里竟然又睡着了,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梦中梦?

        那些梦里具现的东西,其实是她梦中的东西?

        换句话说,在现实中,姚童可能根本不具备这种具现其他异常的能力,这都是她在梦中完成的。

        如此一来她最强大的能力,反倒是将别人毫无防备的纳入自己梦境意识中的能力。

        沈星试着使劲掐自己的大腿,能够感觉疼,但远远达不到让自己疼醒的程度。

        他扭头看去,发现阿柴已不见了踪影。

        正在纳闷时,阿柴从关闭的卧室门缝里挤了进来,嘴巴一张,从嘴里吐出一把菜刀。

        【主人,用这个,我在隔壁找来的。】

        顿了顿,阿菜又问。

        【外面坐着的那两个人就是姚童的父母吗?我刚才看了看,他们有自己的思想意识,与你差不多,应该不是姚童自己凭空创造出来的。】

        沈星将菜刀捡起,点了点头,他也猜想姚童父母的遭遇与自己应该差不多,思考一番后,道:“如果我现在砍自己一刀,比如砍中大腿,或者自己的胳膊,那我在现实中会不会受伤?”

        阿柴蹲在地上,快速写着。

        【如果是普通梦境,你随便砍,要是在现实中破点皮都算我输。但当前这个梦境意识不一般,所以有一定的几率,可能会在现实中造成伤害。如果你现在砍自己大腿一刀,现实中那部分腿上的肌肉会疼,或许会显现相同的刀伤,但或许也只是梦里的条件反射使得肌肉疼痛,现实并不会出现伤口。】

        “那还是要注意一点才行。”沈星大概明白了。

        拉过卧室里唯一的一张木椅,坐下去后,右手拿着菜刀,对着自己左臂就是一刀。

        不过他没有用砍的形式,而是直接割开的。

        衣服瞬间破裂,手臂肌肉翻起,血液涌出。

        沈星也没有去管鲜血是否会沾染衣服和裤子,一阵剧烈的疼痛感来袭,他嘴角一扯,低头看了一眼伤口。

        因为要达到剧烈疼痛的效果,所以这一刀割得有点深,几乎快看到骨头。

        阿柴站在一旁,似乎有些诧异,左右看了看。

        鲜血还在流淌,沈星虽然痛的呲牙咧嘴,但他还是坐在木椅上,并没有消失。

        片刻后,阿柴忽然将他衣袖扯起来,用菜刀一刀割断衣袖,卷了一圈,将沈星手臂上的伤口缠住。

        沈星纳闷的看着他。

        就见他在地上写道【出不去,她的意识太强了,这样下去你会有生命危险,真正的生命危险!现在必须立刻处理伤口!】

        见了他写的话,沈星也是吃惊不小,幸亏刚才在没有找到尖锐物品时、他没有一口咬断自己的舌头,虽然当时有过这个念头。

        如果真要咬断,那肯定疼痛无比,但却和现在一样,依然无法清醒,并不能回去。

        那岂不是自己把自己给杀死在姚童的梦境里?

        这一幕让沈星想到了另一个记忆中那《猛鬼街》电影里的弗莱迪,如果在梦中被弗莱迪杀死,那现实中的人也会真的死。

        现在自己的情况,是不是就与这《猛鬼街》相似?

        虽然有这个可能,但沈星根本无法证实。

        血液还在涌出,用衣袖根本包裹不住。

        沈星站起来,对阿柴道:“你先研究一下目前熟睡的姚童,看看她似乎在自己的梦里还在做梦,如果有什么新的发现,立刻通知我,我出去止血。”

        话落,他当即起身,扭开卧室门走了出去。

        坐在客厅中的姚杰和黄桂萍见他这副模样,顿时吓了一跳,还以为沈星被姚童所伤。

        沈星也没有解释,只是说道:“家里有急救药箱没有?先给我止血。”

        黄桂萍当即往隔壁住的房间跑去,姚杰则是拉着沈星,让他先坐沙发上,用手隔着已被鲜血浸透的衣袖给他按着伤口。

        不多时,黄桂萍提着一个小药箱跑了回来,打开后,从里面拿出纱布、止血绷带,用一叠厚厚的纱布将沈星的手臂伤口按住。

        待血液没有再流出后,夫妻二人用绷带用力将手臂伤口缠住,黄桂萍似乎懂一些医疗救助知识,在她的帮助下,伤口很快被处理完毕。

        “沈先生,是不是童童伤害了你?”姚杰此时才敢出声询问。

        沈星摇头,没有说这件事,而是岔开了话题,“现在的问题有点棘手,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里有些异样?也就是和往常很不相同。”

        姚杰和黄桂萍对视一眼,纷纷摇头。

        在他们看来,自己家里一直都有异样,而这种异样对于如今的他们来说,不说习以为常,但起码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们唯一希望的就是姚童能够好起来,真正成为一个普通人好好的生活。

        “你们这几天有没有上街去过?”沈星换了一种方式问。

        虽然阿柴也在猜测,但现在根本无法确定这夫妻俩到底是不是梦中的原始产物,还是和沈星一样是从睡梦中进来的。

        所以沈星并没有直接告诉他们,这里就是姚童的梦境。

        姚杰道:“我给单位请了假,这两天失眠有些严重,所以并没有上街。”

        黄桂萍也道:“家里买的菜还有很多,这两天暂时没有出去采购。”

        “都没出去过?”沈星皱眉,指了指窗外,“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但你们到窗户那儿去看一下外面街上,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夫妻俩满脸诧异,依言去了窗户旁站着。

        沈星站起身,感觉左臂还在疼,这种疼痛很真实,也不知道现实中自己的身体现在如何了?

        他来到卧室门口推门而入,顺手将门关上。

        如果姚杰夫妻俩能够发现异常,就基本可以说明他们也和沈星一样,但如果他俩要是不能发现,那就有可能本来就是这梦中的产物。

        此时的卧室里,黑影阿柴弯着腰,好像在凝视姚童的双眼,又似乎在感应着她的什么。

        见沈星进来,他立刻在地上写下自己的话。

        【她的确是熟睡的,但无法得知是不是正在做梦。】

        “你可不可以进去看看?”沈星问。

        阿柴顿时变得犹豫。

        【我不敢进入她的梦中梦,可能会再也出不来,因为她实在太强大了,她的意识可以将这里形成与外界隔离的空间。】

        沈星皱眉问:“那你自己可不可以离开这个梦境,回到现实中去?”

        阿柴略一感应,点了点头,写道【但我不敢保证还能不能够再进来】。

        他本身构造与人类完全不一样,连生命形态都不同,所以沈星也无法想象出阿柴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在别人的梦境中进进出出。

        “你先出去,保护好我的肉身,千万别让身体受到伤害。”沈星吩咐道:“如果在外面得到了什么关键信息,务必及时通知我。”

        话刚落,就见眼前的黑影开始变淡,越来越淡,直至完全透明。数秒钟的时间,阿柴就这么诡异的消失了。

        ……

        阴暗的楼梯角落。

        四楼天花板一处破漏的水管,一颗颗水滴正在往下滴落。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声在这浓墨般夜色笼罩的老楼内,显得空旷、诡异,透出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不安。

        这栋老宅除了一楼的临街商铺外,楼上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三楼通往四楼的楼梯拐角处,此时一个男子的身影趴在这里,呼吸均匀,似乎已经晕倒。

        那滴落的水滴就打在距离他脸颊不远处的楼梯台阶上,此刻年轻男子的左侧脸颊已经浸在水渍里。

        一道黑影蓦地一闪,直接在这晕倒男子的一侧凭空出现,在见到地上的人后,他一惊,立刻准备去扶。

        不过就在此时,四楼走廊响起了脚步声。

        这声音较为沉闷,给人的感觉似乎没有穿鞋子,而是光着脚走来。

        出现黑影来不及继续,立刻往后方飘浮,钻入一道裂开的墙缝内。

        不多时,一个瘦小的、披头散发的女孩身影出现在四楼的楼梯口,对着那趴着的男子一步步靠近。

        这女孩正是姚童,她依旧没有穿鞋,而是光着脚走下楼梯台阶,每一步都走得很稳,虽然这里没有一点光芒,但似乎并不影响她的行动。

        一步一步,直至完全站在趴着的男子身旁,那滴落而下的水滴正好打在姚童的肩膀上,水滴冰冷,但姚童却没有丝毫反应。

        不仅如此,她的双眼还是闭着的,从走过来到现在,一直没有睁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