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83章 分裂(二)

第183章 分裂(二)

        “沈先生?”姚杰依然满脸的狐疑之色。

        毕竟这个时间点,这自称阴阳先生的陌生男子忽然找上门,而且直接就找到了姚童的房间,这总让人感觉很不正常。

        而且刚才妻子黄桂萍说,女儿在梦里跟她讲有一个阴阳先生找来了,让她过来一下。

        这黄桂萍居然就真的醒了,并且也不叫醒自己,径直打开卧室门和客厅门就来到了隔壁,好像还很相信这姓沈的男子。

        说到底,姚杰对沈星仍然抱有怀疑的态度,并且他感觉整件事有点匪夷所思。

        “你先别说话,等这位沈先生问问女儿的病情。”黄桂萍此时拉着姚杰的手,轻轻捏了一下,提醒他先闭嘴。

        刚才她在梦里,迷迷糊糊似乎听见女儿在呼喊自己,便答应了一声。

        很快女儿就对她说,自己房间里来了一位阴阳先生,让她马上过去。

        黄桂萍连眼睛都才刚刚睁开,立刻翻身而起,不动声色的打开卧室门离开了房间,根本没想起要通知姚杰一声。

        不知什么原因,原本内心很警觉的她,在进屋后看见沈星的一刻,忽然莫名其妙的变得安定下来。

        沈星此时对姚童道:“根据你刚才所说,我不认为是某一方面的原因,比如生病、或者被鬼缠身等,才导致了你现在的状况。问题的出现很可能是多方面的,要根据源头,和你具体的表现形式来看。嗯,你能方便说一下发生精神分裂症时的症状吗?也就是你自己的所看、所想以及所发生的经过。”

        说起来,姚童自己也知道自己有问题,但她控制不住自身存在的问题反复出现,导致有焦虑、烦躁、抑郁、神经质等等情况表现。

        姚童沉默片刻,点了点头,轻声述说起来,不过嗓音依旧细弱蚊蝇。

        “我本来学习很好,算得上,呃,品学兼优吧。不过在过了十四岁生日后,忽然有一天我就感觉心情莫名的烦闷,就好像心里有一口气,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沈星打断了她,问道:“在此之前,有没有遇到什么非常糟糕的经历,或是被人打击、羞辱、责骂甚至是骚扰等等?”

        姚童摇了摇头:“没有,我正常的生活,正常的上下课,和几个同学一起玩,回家做作业。每天的生活都很有规律。”

        “然后呢?”沈星问。

        “那种烦闷的感觉一直存在,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于是出门去逛街。可是很快我就发现,街上的声音很吵,就像有无数人在对着你的耳朵讲话,不停的讲,吵得我心烦意乱。回到家后我就再也不出门了。”姚童道。

        “学校呢?”

        “学校那边我妈给我请了几天假。”

        说到这儿,她忽然直视沈星,然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这笑容仿佛又很勉强,看上去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别扭和诡异。

        “然后好像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我和老爸老妈吃了晚饭后坐在家里看电视。当时并没有心情烦躁的感觉,只是觉得很空,整个人很空,仿佛什么都没有了。没多久,我就看到我们家的客厅门被人打开,一个有些肥胖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她不说话,也没有表情,进屋后就站在家里摆放饮水机的角落不动。”

        “当时我爸妈发现我没有看电视了,而是一直在盯着那个方向看,就问我在看什么。我说,一个阿姨在那里站着,你们看不到吗?我爸妈当即就被吓了一跳,他们相继摇头,说那里根本没有人,让我不要自己吓自己。可我明明看到她一直在那里站着。我还告诉他们,这阿姨是直接推开门进家里来的。”

        “然后我爸妈说,客厅门都是锁着的,虽然没有反锁,可外面的人也不可能直接打开进来啊。没过多久,这胖阿姨转身走进了我爸妈的卧室,她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而我爸妈依旧什么都看不到。我跟了进去,发现卧室里根本没有人。”

        此时黄桂萍接过了话,说道:“从那以后,童童经常跟我们说她看见谁在家里,一会儿是一个衣衫褴褛捡破烂的,一会儿是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或者又是陌生的小孩,甚至有时候她会说有一只猫就站在我和姚杰的脚下。”

        说到这里,黄桂萍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似乎不想再回忆了。

        姚杰去给女儿倒了一杯温水过来,让她喝下后慢慢说。

        姚童喝了一口温水,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然后大约一个多月后,有一天家里再次有了陌生人。这人是一个老爷爷,大概七十多岁的年纪,他的脑袋后面……是烂掉的,他穿着一套破旧的夹克衬衣和西裤,进了我家后就直接走进了厨房。当时我妈在厨房里,我听锅铲掉在了地上的声音,然后妈妈哆哆嗦嗦的走出来,一言不发,满脸惊恐,拉着我就往外面跑。”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他们都看得见起初只有我才看得见的东西了。”姚童又喝了一口温水,“那段时间,我爸妈经常被吓到,不管是在干什么,总会有一些突如其来的恐怖,让我妈尖叫。而我爸从此以后也患上了失眠症,需要靠安眠药才能睡着。”

        沈星点头道:“然后你就搬到了隔壁,害怕再打扰他们?”

        “嗯,这样对他们来说,好了很多。”姚童忽然拍了拍头,道:“奇怪,这段时间我自己感觉脑袋都是晕晕乎乎的,现在你过来了之后,好像现在想事情忽然清楚了很多。”

        黄桂萍和姚杰眼睛一亮,相视了一眼,黄桂萍立刻开口道:“沈先生,你想想办法,怎么救救我孩子!”

        沈星道:“你们先坐在那边,暂时不要打扰,我要多了解一些信息才能找到根源。”

        因为沈星在飞机上的时候,曾恶补了一些关于精神分裂症的知识,现在看来,这姚童精神分裂症的发作症状和其他的患者相差不大,共同点几乎相同。

        从表面上看,这就是精神分裂症的症状,不同于人格分裂。

        但现在离奇的一点是,原本只有精神分裂症患者自己才能看到的景象,现在这屋里的人都看得见了。

        这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精神分裂,不可能姚童一个人精神分裂,全家人都跟着她分裂,所以这并非普通病症,而极有可能是一种精神影响。

        沈星仔细的盯着姚童,看了她片刻,发现她眼瞳并不浑浊,反而比姚杰和黄桂萍还要清澈一些。

        这一点很古怪,沈星略一沉吟,道:“我刚才到来之后,你说你是通过吃药在抑制病情,那白天吃药了吗?”

        “吃了。”姚童点头。

        黄桂萍坐在一旁,想要说什么,但想起沈星的吩咐,她还是把嘴闭了起来,忍住没说。

        “通常这药效管几个小时?”沈星问。

        姚童愣了一下,目光投向自己的母亲,黄桂萍见状终于可以开口,赶紧说道:“差不多十个小时左右,有时候会少一点,有时候会多一些,多的时候可以达到十一二个小时。”

        “最近一次是多久吃的药?”沈星问。

        姚童再次看向母亲,黄桂萍道:“差不多晚上八九点的样子。”

        “也就是现在距离吃了药才五个小时左右。”沈星看了看手机。

        随即他摇了摇头。

        现在情况明显不对,刚才他和姚童单独在这屋里的时候,能够很清晰想察觉出屋里有人在盯着自己,也能隐约听见卧室里有人在走动。

        如果药效有用的话,姚童的精神应该是被压制的,这些声音和响动根本不可能存在。

        可事实就是,他已经感知到了。

        所以沈星断定,即便姚童吃了药,这只是给了她心理上的安慰,其实该出现的还是会出现。

        不过,沈星随即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如果那些陌生人出现在房间里,并不是因为姚童的想象,而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存在的,只是被姚童的精神力所吸引,类似于被菲菲的身体特质所吸引的那样,这才出现在这一家人的房间里呢?

        随着姚童的精神力越来越不受控制,这些人在出现后慢慢地实力变得强大起来,使得姚杰和黄桂萍也都能够看见。

        这个猜测也不是不可能。

        沈星转头看了看坐在身后不远处,关切的看着这个方向的姚杰和黄桂萍,又回头看了看姚童,开口道:“你现在能不能试着想一下,卧室里有一个人在走动?”

        出乎意料,姚童摇了摇头,“想不出来。”

        不过随即她就是一愣,扭头看向一直打开着的客厅门。

        只见那昏暗的走廊上,似乎有一个人正站在门口位置,只露出来一个脚尖,从这个角度看不见身体的其他位置。

        沈星也看见了,他站起来走了过去,快要抵达客厅门口时,就见那脚尖忽然往后退了一步,消失在门口。

        他立刻加快步伐,走到门口探头一瞧,发现一个男子的背影正在往楼梯口的方向走,走的速度不快不慢,但看起来似乎有些熟悉。

        沈星立刻回头瞧了一眼坐在房间里的夫妻俩,目光在姚杰的身上停顿了一下,再扭头看向走廊时,发现那男子的背影已经到了楼梯口,往楼下走去。

        此时沈星敢确定,那下楼而去的男子,就是眼前这坐着的姚杰。

        他再次看向姚童,用眼神询问她这一幕是否在自己的想象之中,也就是出现了第二个父亲。

        却见姚童已经低下了头,表情微微痛苦,似乎再次出现了症状来临的模样。

        回到屋里,让姚童多喝一些温水,沈星对黄桂萍道:“你刚刚说,你是在梦里被你女儿叫过来的?”

        黄桂萍点头。

        沈星道:“现在我们都呆在这个房间里,谁也不要出去。黄女士,你扶你女儿去床上休息,给她吃一颗安眠药,我来想办法。”

        此刻他已经准备动用阿柴了。

        阿柴是当初在酒店中被菲菲吸引过来的异常,特性是可以潜入别人梦中、制造噩梦。

        如果要说姚童的精神力最强大和不受控制的时候,肯定是在清醒的时候。而在睡梦中,因为意识活动降低,像这种精神分裂的症状,同样也会减少,甚至是暂时不出现。

        所以沈星要动用阿柴去将姚童意识里的那个“恶”给找出来,看看她的潜意识是怎么控制的,到底是她自己的原因,还是有别的什么东西在控制。

        因为之前在γ-6序列链中他曾看到过,以目前姚童的等级,即便她是异常,也不可能反过来又控制其他异常。

        换句话说,她的实力没有那么大。

        要达到那种实力,恐怕得是超等序列等级、那叫“王之”的异常之上才能做到。

        毕竟,那家伙可是被称为“异常缔造者”的存在。

        片刻之后,黄桂萍扶着姚童去了趟卫生间,然后回到卧室躺在了床上。

        姚杰去隔壁自己住的房间卧室里找来了安眠药,这是他经常在吃的药,一次只能吃一颗,把温水端进卧室,让她服下。

        沈星在客厅的木椅上坐着,等所有人按照他的吩咐做完后。

        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黄桂萍此时走了出来,对沈星点了点头,轻声道:“童童已经睡着了,现在怎么做?”

        “你们不用进来,交给我好了。”沈星点头,随即叮嘱道:“我知道你们很担心她,但如果待会儿听见她在睡梦中尖叫或是什么,千万要忍住,不能进来,否则可能会前功尽弃。”

        夫妻俩陷入犹豫,不过很快纷纷点头,言明没有得到沈星吩咐之前,绝对不会擅自进入卧室。

        沈星走了进去,反手将卧室门关上。

        为了怕给这夫妻二人造成不必要的担心,他没有把卧室门直接反锁。

        将卧室的灯打开,看了看已经熟睡的姚童,见她伸出被窝的那双脚都还是脏的,刚才竟然没人给她清洗一下。

        随即将卧室的窗户关闭,衣柜门全部打开,使得一眼就能看见这些角落,免得待会儿说不定会听见里面传来什么动静,疑神疑鬼。

        又看了看床下,空无一物。

        然后沈星将脑海中那阿柴的卡片调出,下一秒,阿柴黑漆漆的身影出现在沈星眼前。

        这家伙没有容貌,全部处于浓浓的墨色中,只能看见他的身体轮廓,且身体周围隐约有黑色气息缭绕。

        因为是被强行收复的原因,所以导致阿柴对沈星有着天然的畏惧感,在见到沈星后,他立刻低下头去,身体也躬了下来。

        不过在此之后,沈星注意到他偷偷抬头,应该是在看自己。

        只是这家伙实在很黑,也看不见他是什么表情。

        “阿柴,帮我进入床上这人的梦里,但不要给她制造噩梦,观察一下她的梦里有些什么,特别是看看有没有通过精神状态具现出来的东西。”沈星吩咐道。

        阿柴直起身子,回头瞥了一眼床上的姚童,却没有任何反应。

        不仅如此,沈星发现他的脑袋上方冒出了大量黑气,因为看不见这家伙什么表情,所以他猜测是不是阿柴想要说什么,或者是因为情绪激动的结果。

        阿柴似乎不会发音。

        “你想说什么?”沈星问道。

        阿柴左右看了看,忽然蹲在地上,用手指在地面画了起来,直接通过控制身体黑气暂时的凝聚,使得地面显现出了一行字。

        沈星低头一看,只见地上写着四个字。

        【这就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