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82章 分裂(一)

第182章 分裂(一)

        姚杰趴在墙壁的一面听了一会儿,能够断断续续听见隔壁有声音传来,好像在说话,又好像是什么东西在挪动。

        不过这种声音,他们住在隔壁不时就会听见,等过去查看的时候,又什么都没发现,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

        又听了一会儿,隔壁再没有什么动静传来。

        姚杰道:“可能药效起来了。”

        黄桂萍也趴墙上听了片刻,点头道:“嗯,应该没问题了。”

        姚杰长长吁了口气,重新坐回沙发上,又给自己点了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过了好半天才吐出白色烟气,但并没有多少。

        可见他几乎将烟气都吸入了肺里,姚杰脸色微微蜡黄,看样子身体就不太好,为了女儿的病情,他整日焦心,夜不能寐,四处求医不得,长期以来只能以抽烟缓解。

        他自己有时候都在想,什么时候可能自己也会因此换上精神分裂症。

        这个家里全靠有妻子在撑着,家里的杂事黄桂萍都揽在身上,跑进跑出,没有任何怨言。

        实际上姚杰心里很清楚,妻子的压力不比自己小,但黄桂萍凡事不会往深处去想,有了问题就面对,有了困难就会想法设法解决,她没时间也没精力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累,没空抱怨自己的生活。

        让妻子坐在沙发的另一侧,姚杰把嘴里的香烟拿出来,放在烟灰缸上,侧身为黄桂萍轻轻的揉着肩膀。

        “辛苦了!厨房里的碗我等会去洗,你去烧水泡个脚,今晚早点睡。”

        “没事。”黄桂萍摇了摇头。

        忽然她眼睛一红,伸手抹去了快要流下来的眼泪,轻声道:“童童刚才又没穿鞋,也没穿袜子,她的脚都快冻成淤青色了。”

        姚杰神色低沉,为她轻轻揉着肩,没有说话。

        “我们还是把她接过来,一起住吧。”黄桂萍忍不住道。

        姚杰断然摇头,停止了给她揉捏肩膀,说道:“不行!你忘了?每天晚上睡着后,一直有人站在床边注视我们。你忘了拉开冰箱门看见的那孩子的人头了吗?你忘了沙发下面总有人拽我们的脚踝了吗?你忘了童童精神分裂发作后、那可怕的眼神了吗?”

        话落,姚杰再次摇头,“不行,为了你的安全,为了你不要每天担惊受怕,童童只能住在隔壁。”

        “她到底是被什么缠上了啊?!”黄桂萍嗓音悲戚,低下头,很快抽泣起来。

        姚杰没有说话,面容苦涩的再次把烟灰缸上的香烟拿起,狠狠地抽了一口。

        他心里很清楚,姚童的病情发作后,实际上那些东西出现的区域并不仅限于隔壁的那套房间中。

        如果姚童愿意,这些诡异莫名的东西能够很轻易出现在现在隔壁这套房间的任何角落。

        不对!

        姚杰一边思考一边缓缓摇头,是童童在潜意识里控制着自己的思维,不让那些东西骚扰到我们,她有可能在竭力的制止这一切。

        只是姚杰也知道,女儿的精力始终有限,而他和妻子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但凡自己住的这屋里出现会产生恐怖状况的地方,他们都会直接选择避开或者无视。

        到了现在,这对于姚杰和黄桂萍来说,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他们会下意识的主动躲避。

        对黄桂萍又安慰了一番后,姚杰去厨房把碗洗了,黄桂萍则是泡了个脚,给隔壁的女儿打了个电话过去。

        不过那边没有人接听。

        这已经是常态,女儿童童几乎有一半的次数都不会接电话,她对电话的响声很敏感,很不喜欢,所以手机基本调的震动。

        而震动之后却又会经常漏接,夫妻俩竖着耳朵听了片刻,直到听见隔壁有走路的声音后,两人这才放下心来。

        目前这栋楼里的这一层,除了姚家以外,只有靠近楼梯口那儿还有一户人家在居住,其他人家早就搬了出去,这些房间一直都空无一人。

        所以到了晚上的时候楼里非常安静。

        夫妻俩相继躺在床上,姚杰无法入睡,斜靠在床头,不知不觉又从床头柜上拿了一支香烟放进嘴里,正要点着时,忽然反应过来,将打火机放在一旁,没有点烟,就这么叼在嘴里。

        妻子劳累了一天,他害怕现在抽烟影响她的睡眠,所以只是叼着烟过过嘴瘾。

        如果实在想抽烟的时候,他会去外面的阳台。

        黄桂萍虽然有心事,但她不会多想,在床上翻了翻身,很快睡去。

        姚杰轻轻叹气,满脑子都是女儿童童的画面,从小时候的乖巧可人,到后来懂事的体贴认真,再到现在那番让人心痛的可怜模样。

        姚杰感觉心在滴血,脑袋里一团乱麻,无法在静下心来思考,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从小到大心思都非常敏感,而童童可能就是遗传到了姚杰的性格,从小敏感多疑,凡是非要琢磨透,否则夜不能寝。

        殊不知这样的做法反而为现在的遭遇埋下了隐患。

        “唉——”

        姚杰轻轻叹了口气,把嘴里的烟取下,侧身放在床头柜上。

        就在此时,他忽然发现卧室的阳台外面似乎站着一个人影。

        因为街上的路灯透进来,使得外面的人影轮廓也被看得清楚。

        不过只能看见轮廓,看不见这人的五官容貌。

        纤瘦的身影站在靠近阳台的窗户外,一动不动,仿佛一尊雕塑。

        姚杰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随即他就肯定那是一道人影,而且看样子很像自己的女儿。

        只是现在女儿应该在隔壁,不可能会忽然穿墙而过、而且是到达阳台上站着。

        一直以来,姚童在精神分裂后的症状,都是会臆想出一些古怪、诡异、恐怖的事物,但没有一次是与她自己有关。

        也就是再恐怖离奇,她自己本人是不可能拥有诡异能力,可以穿墙而过的。

        姚杰没有吵醒妻子,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走到卧室阳台的门口,他并没有因为好奇而推开阳台门去外面一探究竟,而是拉住门把手,反而把阳台门关上,并且反锁了锁扣。

        因为之前的遭遇,使得这夫妻俩不止一次遭受到极为恐怖的惊吓,所以目前的动作才是他们下意识的避开恐怖状况的反应。

        也正是因为这样做,姚杰和黄桂萍被诡异事件惊吓的次数要少了很多。

        关上阳台门后,姚杰又试了试门锁,确定无法打开,这才返回床前,正要坐下去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听这声音,似乎有人正手脚并用,在客厅外的地上爬行,爬行的速度不急不缓。

        姚杰一惊,自从女儿搬到隔壁去住后,这种状况已经很久没碰见了,他几乎条件反射般赶紧走到卧室的门口,根本没有细看客厅外发生了什么,是什么东西在爬行,再次伸手将卧室门关闭,反锁。

        回头看了看床下,床下虽然很黑,但早些时候下面被这夫妻俩塞了很多装满旧书旧报纸的大箱子进去,床下空间满满当当的,即使连只耗子都钻不进去,别说人。

        回到床上坐下,姚杰的心跳很快,妻子在旁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并没有醒来。

        客厅外面依然不时有爬行声响起,但并没有靠近卧室门口。

        姚杰半躺在床上,不时扭头看看阳台方向,发现那疑似女儿的消瘦身影还在外面站着,不时又看看卧室通往客厅的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当再也没有其他异响传来时,一股倦意来袭,姚杰闭上眼睛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但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他听见了开门声,然后是脚步的走动声,从阳台的方向传来。

        不多时,一道声音靠近了他的耳旁,如同耳语般轻声道:“爸爸。”

        姚杰一惊,猛地睁开了眼睛,侧头看去,床边什么都没有,再一看阳台的门仍旧是关着的,似乎并没有被打开过。

        而阳台外刚才看见的消瘦黑影,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知道自己可能是做了个噩梦,随即心有余悸的翻了个身,准备继续入睡。

        不过当翻过身之后,姚杰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盯着自己旁边原本躺着妻子的位置,发现此刻这里空无一人,黄桂萍竟然不见了。

        再一看卧室通向客厅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

        姚杰赶紧坐起来,穿上拖鞋,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卧室。

        在事情还没有弄明白以前,他不想出声呼喊妻子,以防被其他东西盯上自己。

        来到卧室门口后,因为街边的路灯挺亮,所以这屋里即使不用开灯也都看得到,只是较为昏暗而已。

        客厅的一切看起来似乎很正常,只是让姚杰感到更加吃惊的是,客厅的门竟然也是敞开的。

        这一幕将他吓得够呛,快速走了过去,准备将门关上,但又唯恐是不是妻子独自出门了,担心之下,探头出去看了看。

        走廊内此时有冷色的壁灯常亮,这种灯用来照明还差点,亮度并不高。

        这一瞧,走廊上什么都没有,姚杰只得再次站出去一些,就见隔壁女儿的房间门竟然同样是打开着的。

        见到这一幕,使得姚杰感到非常为难,因为以往碰见恐怖状况的原因,对于这一幕他心里已经本能的升起了抵抗情绪,如果要跟过去看看,势必家里会轮空,会不会被什么东西溜进去很难说。

        但如果不过去瞧一眼,他又害怕妻子会发生什么意外,而且女儿这边房间门打开,可能也已经出现了问题,这让他放心不下。

        可要是直接过去,面临的遭遇恐怖的风险会很大。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将自己这边房间门打开,确保无法关闭后,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向女儿房间门口。

        出乎意料,女儿的房间这边,那方桌上有一盏微亮的书灯亮着,这书灯似乎是充电使用的那种,此刻灯光暗淡应该是快没电了。

        而在这靠窗的方桌前,此刻妻子正站在方桌的一侧,背对着门口,她似乎专注于什么,脚上穿着拖鞋,站的姿势也很稳,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在方桌的左边一侧坐着的是女儿童童,此刻的姚童神情专注,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至于在方桌的右侧却坐着一个年轻的陌生男子,正在说着话,而这母女俩没有发出声音,显然正在认真听对方说话。

        这男子说话的声音很小,站在门口也只能看见他嘴唇蠕动,听不到说些什么。

        姚杰诧异之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过,随即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站在黄桂萍的右侧,看向这陌生男子。

        陌生年轻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黄桂萍已经牵住了姚杰的手,开口道:“这是一位阴阳先生,说是正好住我们家对面的酒店,发现这们家里黑气弥漫,所以趁夜过来看看。”

        “你是怎么知道的?”姚杰疑惑询问。

        “童童告诉我的。”黄桂萍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刚才在我的梦里。”

        “梦里?”姚杰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此时那年轻男子对姚杰道:“我发现你女儿的精神异常强大,且明显不受控制,这样会给你们带来难以预估的危险。”

        “等等。”姚杰仍是诧异的道:“你是阴阳先生?请问怎么称呼你?”

        “我姓沈。”这年轻人正是沈星。

        这一晚上他一直在观察这边的动静,在凌晨零点之后干脆进入这栋楼内,随即用异瞳发现了大量红色气息在楼内游走。

        不过这些红色气息主要集中在姚童所在的这间屋子,附近的几间房同样有零星的红色气息,但最明显的红色就是姚童她本人。

        经过沈星观察,这姚童的外观与人类无异,顶多是身体偏瘦弱,且精神不稳定。

        因为姚童平时的瞌睡本来就少,所以在他敲门时,这女孩并没有睡,在说明自己可以帮助对方后,姚童感到很惊喜,没有任何防备的就打开了门。

        选择直接与姚童接触,是因为沈星也在寻找一种如何解决这异常的方法,他必须要先摸准对方的特性,而这个时间段正是其特性频发的时候,也是摸清其特性的绝佳时机。

        不过在进入房间后,沈星发现刚才看见的那些红色气息,此刻已经全部消失了。

        后来与这女孩交谈了片刻,发现她其实很好说话,但会时不时表现出神经质的模样。

        不仅如此,在此过程中,沈星在没有使用异瞳的情况下,总感觉这屋子里有人,不是在凝视着自己,就是在某处不断来回的走动,但肉眼不可见。

        如果真是这样子的话,对于与姚童生活在一起的家人来说,这的确是一种无法想象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