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80章 青色虚影

第180章 青色虚影

        田华和李俊松两人被吓晕,是因为他们刚好面对着袁阿婆出现的方向,能够第一时间看见那团白发,看见袁阿婆那皱皱巴巴的恐怖面孔。

        等他两人晕过去后,靠着骆婷月坐着的李小瑷这才反应过来。

        其实她也听见了袁阿婆那招牌式的叫声,但因为心中提前打了预防针,根本不敢扭头去看。

        田华和李俊松相继倒下后,李小瑷更是一抖,更加不敢扭头看,只是哆哆嗦嗦的坐着,拉着骆婷月的手。

        骆婷月同样如此,幸亏身旁有李小瑷在拉着她,给她壮了胆,否则光是看见那两小子晕过去的阵势,怕就要将骆婷月给提前吓晕过去。

        两人坐在床上都在打颤,袁阿婆则是从骆婷月后方出现后,没有停留,身体灵动,犹如蟒蛇一般缠绕着骆婷月,似乎有些好奇的在观察着她。

        等她转到骆婷月和李小瑷的前方后,这两人终于看见了她,顿时猛地一个剧烈颤抖,几乎快要哭出来。

        沈星道:“别怕,她不会伤害你们,坐着别动就行。”

        实际上骆婷月和李小瑷哪里还能动,即使让她们现在移动两人也没力气。

        “袁阿婆,看看能不能清除掉那只手。”沈星道。

        实际上袁阿婆早已看见那只手了,得到沈星的吩咐后,她的注意力从骆婷月身上转移过来,盯着那青色断臂。

        片刻后,袁阿婆稍微离开骆婷月一些距离,就在她面前缓缓站起了身,一副瘦骨嶙峋、全身皮肤皱褶、满头白色长发的模样完全展现在这俩姑娘面前。

        最主要的是,袁阿婆一直没有穿衣服,这副恐怖尊容,更是另俩姑娘吓得连眼睛都闭上。

        在袁阿婆的目光中,她同样只能看见那只手的上半截,手臂下半截陷入到某个未知的空间里。

        就在此时,袁阿婆忽然回头看了沈星一眼,沈星从她的眼中察觉出了犹豫。

        似乎,袁阿婆感觉到了什么危险,对于自己要她处理这青色断臂的要求有些为难,甚至是……畏惧。

        沈星诧异的站起身来,如果连袁阿婆也感觉到危险,他必须引起重视,立刻从背包里抽出黑色伸缩棍,来到了袁阿婆身边。

        “我们一起动手。”他盯着那青色断臂说道。

        袁阿婆微微张开嘴,没有发出声音,表明同意,她没有直接伸手去抓那断臂,而是一甩头发,白色长发分出了一半,对着抓着骆婷月额头的那青色手掌卷去。

        这些白色发丝在当初与整张皮女子对峙时,被融化了很多,不过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恢复后,发丝早就诡异的全部恢复。

        刹那间,青色断臂被大量发丝缠绕,箍紧,发丝陷入肉里,只能看见大量勒痕,却没有血迹渗出,仿佛这手臂就是假的。

        而青色断臂依旧抓着骆婷月的额头,没有松手,也没有反抗。

        袁阿婆试着用长发拽动它,但对方纹丝不动。

        不过就在此时,骆婷月却发出一声痛叫,脑袋传来了剧痛感,双手抱着额头,差点跪了下去。

        “稳住她!”沈星对李小瑷道。

        李小瑷虽然害怕得话都说不出来,但还是赶紧将骆婷月扶住。

        此刻在袁阿婆的发丝缠绕了那青色断臂后,对方终于现形,虽然骆婷月看不见,但在李小瑷看来,这只青色手掌让她差点就窒息。

        看见这一幕,足够她这下半辈子吹牛逼的了。

        万万没想到,骆婷月体弱多病,竟然真的是因为被鬼缠身!不然她的脑袋上为什么会突然多出一只鬼手?!

        突然间,袁阿婆往前被拽动了一下,那陷入青色断臂中的大量发丝猛地一紧,似乎被肉里的什么东西给吸收,将袁阿婆的身体也拽了过去。

        这股力量非常强大,袁阿婆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拽动,根本无法反抗,一步步对着骆婷月靠近。

        沈星见状不对,当即手握伸缩棍,开启击鬼模式,对着那青色断臂猛地击去。

        嘭的一声,断臂表面被砸出一团白气,升腾而出,但依旧文斯不动。

        袁阿婆的头发还在被快速陷入这断臂的肉里。

        “快断掉那些头发!”沈星立刻道。

        袁阿婆不得已,将分出去的这一部分白发统统断掉,然后赶紧后退。

        沈星再次激发第二次击鬼模式,加大击打的力量,重重的敲在那青色断臂上。

        此时断臂上原本的发丝勒痕,已经完全陷入肉里再也看不见,就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发丝缠绕它一般。

        再次一团白气冒出,不过这一次,这断臂忽然有了松动,抓着骆婷月的额头,五指微微松开,往上移动了一部分,再次又收紧力量。

        一见这一招凑效,沈星当即启动最后一次击鬼模式,又是一次凶猛的击打,青色断臂再次一松,五指移开了骆婷月的额头,当空对着沈星的面颊抓去。

        “终于移开了!”

        沈星当即后退数步,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银色钢笔,启动了电击。

        啪嚓一声,一股强大电流涌出,击中了这只断臂,恍惚中,就见这只断臂的后半部分忽然出现了另一半手臂的虚影,继而是手臂的主人身体轮廓显现。

        一个高大、消瘦的青色虚影出现在酒店房间中,它没有实体,身高接近三米,驼着背站在那里,面颊与普通人类无异,但全身青色,且目光冷冽,盯着手持伸缩棍的沈星。

        下一秒,恼羞成怒的青色虚影对着沈星伸出那修长的手臂,一把抓来。

        沈星后退一步,黑筋保护膜布满全身,瞬间蓄力,左拳刺拳击出,他唯恐单纯的刺拳无法击中这虚影,所以消耗了1个点的模因值,这一记刺拳的力量立刻得到了加模强化,闪现出虚影。

        一拳过去,青色虚影的手臂立刻被击破,连同这道恐怖的青色身影呼的一下全部消散。

        这又高又瘦的身体所有部位肉眼可见的化为虚无,慢慢地只剩下虚影的两只清冷的眼睛,盯了沈星片刻,很快全部消失不见。

        床沿边坐着的李小瑷此刻死死的抱着骆婷月,两人都在发抖,而骆婷月已经全身冒出大量热汗,如同蒸了一个桑拿,连头顶都能看见在冒出热气。

        沈星戒备的察看了房间的角落,而白发袁阿婆则是站在两个姑娘的旁边,同样很戒备。

        刚才那青色虚影很强大,虽然只是一道虚影,但仍然是袁阿婆无法抵抗的。

        也幸亏它攻击的只是沈星,如果攻击袁阿婆,可能袁阿婆会再次遭受重创。

        将刚才那根用完的伸缩棍扔掉,重新从背包里抽出一根,这玩意儿现在沈星领取了好几根备用,暂时不缺。

        屋里检查一遍后,确认那青色虚影已经消失,沈星随即收了黑筋保护膜,放好伸缩棍,走到骆婷月身前,见这俩姑娘都紧低着头,不敢抬起来,骆婷月仍是在全身冒汗。

        “可以了,已经解决了。”沈星道。

        李小瑷睁开眼睛,抬头看了一眼,果然没有再见到什么异常,随即轻轻拍了拍骆婷月的肩膀。

        骆婷月缓缓抬起头,目光却出奇的平静,只是注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沈星。

        片刻后,她忽然伸出手,要去牵沈星的手。

        这一幕惊的李小瑷张大了嘴巴,沈星一愣,反应过来,伸手过去慢慢抓住了她的手。

        此时的骆婷月看着沈星的目光,就像熟识多年的模样,就见她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不要找……危险!”

        这番话刚落,那凝聚的眼神忽然一散,没有了焦点,数秒之后才又恢复过来,不过刚刚的熟识目光已经不在。

        此时骆婷月的头顶仍然有热气在冒出,不过已经没有了那种虚弱无力的感觉,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抓着沈星的手,赶紧放开缩了回去。

        而李小瑷早就被这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到了此时,她已经完全相信沈星没有骗她们,因为刚才骆婷月表现出来的那番模样,绝对不是她本人,而是另一个人的样子。

        沈星此刻仍旧沉浸在与叶听的短暂交流中,从最开始的“我恨你”、到现在的“不要找,危险”等提示。

        以及自己记忆的紊乱,不知道到底是土著还是夺舍重生的人,朦胧中,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在接近某个真相。

        但如果真要获得这个真相,这当中的代价或许很大,或许自己已经在为这个代价买单,比如失去叶听,比如记忆紊乱,比如连番遭遇各种莫名的异常。

        叶听让自己不要找,因为很危险,但最开始又说恨自己,这当中肯定是有原因的。

        如果找到这个原因,这个隐藏真相可能才会浮出水面。

        看着眼前早已恢复的骆婷月,沈星相信如果让“顾问”再来寻找测试一次的话,骆婷月的身上绝对已经没有了叶听的痕迹。

        也就是说现在的骆婷月已经不再是叶听。

        这有点类似于,骆婷月身上关于叶听的信息,被那只青色大手给封印,又或者是那青色虚影依靠这种手段也在追踪叶听的消息,但却被自己出手打乱。

        这两个猜测都是让人感到可怕的,如果青色虚影在封印叶听消息,说明叶听肯定是某个关键人物,涉及某些秘密,不能被泄露。

        而如果是那青色虚影也在追踪叶听的话,即便叶听现在没死,她也很危险,连带自己寻找她的过程中,同样也会危险重重。

        因为青色虚影如果显露真身,恐怕这里没人是它的对手。

        要是算在异常序列等级中的话,刚才那家伙最少也是高等级序列的异常,因为沈星经过加模后的刺拳对它根本造成不了任何损伤,只是迫使这道虚影消散而已。

        最主要的是,那什么蒙因介子的作用也是隐藏关于叶听的信息,这种手段明显既特殊又高级,就连“顾问”寻找起来也都很困难。

        难道叶听的身上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些异常们都在寻找或是想办法隐藏她。

        思考一番,沈星感觉还是自己目前的实力太弱了,如果更强一些,应该还能接触并发现更多的关于异常的秘密。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实行,那就是直接与特调组的最高层合作,也就是特调组总部。

        这一层组织肯定有更多关于异常的秘密,不过沈星不敢保证即使自己与他们合作,这些人就会把这种最高等级机密无条件的给自己查看。

        而且他与特调组对付异常的路线也不同,两者之间掌握异常的途径很可能是天壤之别,毕竟现在沈星知道的,特调组是通过静电融合度来提升己身实力,与异常展开接触与对抗。

        而自己则完全不同,自己的身体更像是一个熔炉,什么特性都可以通过木雕转换后吸收并加强己身。

        虽然特调组中也有成员会出现这种吸收特性的情况,但少之又少,且都是机缘巧合并且非常单一,比如周道的九条猫命。

        换句话来说,沈星自己反而更像是一只异常,而不是走融合度路线的调查员。

        要是自己的秘密被最高特调组发现,下场是什么还真不好说。

        不管怎样,现在这边关于骆婷月的事件已经被证实,她的身上的确有叶听的信息残留,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沾染上的,又或者是叶听故意留在她的身上。

        现在如果要继续追查叶听下落的话,还得重新问问“顾问”。

        因为骆婷月这里已经被解决,或许“顾问”再次展开它那独特的方法追查的话,线索会因为蒙因介子而再次指向别处。

        不过前提是沈星也要帮他做一件事,抓捕那“面壁者”。

        先不管第二个问题是让“顾问”帮忙查找沈星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是继续追查叶听的消息,现在沈星首先要解决掉的是γ-6序列链的最末一位——姚童。

        然后才是面壁者,再然后才能对“顾问”建立下一个契约。

        在房间里让骆婷月休息了一个小时,期间也对李小瑷一番安慰,而那俩壮汉田华和李俊松也醒了。

        此时袁阿婆已经消失,这两人感觉仿佛做了一场噩梦,好半天没回过神。

        因为骆婷月的身体状况开始迅速恢复,她自己也能感觉到有了力气和精力,说话的时候中气也开始变足,没有了虚弱感。

        这让其他同学更是感到沈星的神奇,不敢对他再有怀疑。

        骆婷月提出请沈星吃饭,并给他一些报酬,不过沈星当即拒绝。

        双方当是交了个朋友,交换了联系方式,骆婷月又给父母打电话报平安,众人这才纷纷离开了酒店。

        沈星不准备再在这里停留,将当前的遭遇做了一番梳理,按照计划准备离开酒店。

        就在此时,地上的地毯表面忽然浮现出了一行文字,这是来自“顾问”的询问。

        【怎么样?你的目的达到了吗?】

        顿了顿,沈星开口道:“这件事并非你调查出的那样,骆婷月被某只异常控制,体内锁住了叶听的信息,刚才已经被我完全释放了。”

        【……】

        “顾问”一时陷入沉思,没有说话,大约半分钟后,这才再次显示文字。

        【那只异常应该很强大,否则我不可能不会发现,而且蒙因介子也不会故意把我指向骆婷月这个人。】

        沈星一愣,暗忖这蒙因介子难道还有自己的思想不成?不应该只是可以单纯的遮蔽某物、类似于自己的黑域隐藏的某种物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