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79章 头顶上的手

第179章 头顶上的手

        视频中的骆婷月面色诧异的盯着沈星,她的头顶,那只青色手掌由上而下将她的头顶按住,五指张开,似乎用了不小的力量。

        不过看起来骆婷月却没有任何感觉。

        只是透出一股病恹恹的模样,刚才李小瑷说她感冒了,可在沈星看来,这并不是感冒那么简单。

        因为刚刚在电话中听到了叶听的声音,所以怀疑骆婷月那边的情况很可疑,沈星直接在视频接通时,启动了异瞳。

        异瞳注视下,这一幕非常清晰,那青色手掌的每一段骨节都很长,看上去不像是人类的手,或者如果这只手属于人类,也是属于那种个子很高、骨节很长且身体瘦弱无比的人。

        “你生病多久了?”沈星问。

        骆婷月显得很纳闷,一时没有回答,倒是站在沈星身旁的李小瑷回道:“月月一直以来都体弱多病,抵抗力很差,经常感冒。不过有时候就吃几颗感冒药就好了,只有这次看起来要严重一些。”

        “不是。”沈星摇头,“我是问她像这样体弱多病的情况,维持多久了?是生来就这样,还是后期才变成这样的?”

        听了他这话,李小瑷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她和骆婷月在大学里才认识,只记得好像从认识开始骆婷月就一直是这样。

        视频中的骆婷月回道:“之前不是这样,我身体很好,但现在这种情况大概有三四年了。”

        “是不是发过一场大病?”沈星问。

        “不是。”骆婷月摇头,“我记得那天好像我很不舒服,饭也没吃,就睡了一觉,然后就开始发烧。从此经常会感冒,喝了汤药也依然无法治疗断根。”

        她说话的过程中,那青色手掌仍旧将骆婷月的脑门抓得紧紧的,随着她说话时面部肌肉的蠕动,五指也跟着轻轻移动。

        这一幕除了沈星以外,谁也看不到。

        听了她的描述,沈星回忆起这与叶听失踪时的时间似乎相距不远,应该就是在那个时间段左右。

        他沉声道:“我们现在必须见一面,你的身体能不能硬撑一下,现在到学校外来见我?”

        “啊!”在床上坐着的骆婷月有些惊讶。

        沈星道:“或许我能让你一直生病的这种状况彻底得到解决,前提是你必须相信我,并且配合我。”

        骆婷月沉默片刻,说道:“我并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件事很复杂,如果你决定出来见我的话,我再告诉你。”沈星道。

        李小瑷此时在一旁瞧骆婷月的模样似乎有些松动了,她立刻提醒道:“我叫田华和李俊松也出来,有他们两个男生在,或许还能帮上什么忙。”

        说完,李小瑷对着屏幕中的骆婷月眨了眨眼。

        骆婷月会意,没有反对。

        沈星自然知道她们的意思,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暗忖这俩男生到时候不要怂就行。

        “好的,我们在哪儿见面?校门口吗?”骆婷月问。

        沈星道:“在街上不方便,就去我目前住的酒店,你和你的同学都可以来。我先回酒店等着你们。”

        随即将酒店的房间号告诉了骆婷月和李小瑷。

        “好的。”骆婷月点头,“我们半个小时内到,我和小瑷,还有两名体育社的男同学。”

        她的意思也很明显,算是提醒沈星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否则这两名加入体育社的男同学也不是省油的灯。

        当然了,这两人都在追求骆婷月,基本上随叫随到。

        挂断电话,沈星返回酒店去等候。

        李小瑷则立刻回到寝室,等候骆婷月起床换衣服收拾干净的同时,给田华和李俊松分别打了电话。

        这两人中的田华本就和骆婷月同班,今天一天未见骆婷月来上课,心中本来就担忧,现在一听让他帮忙,当即二话不说赶了过来。

        那李俊松是同系其他班的,比田华长得帅,也在追求骆婷月,此刻接到李小瑷的电话,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响叮当之势翘课赶来。

        等李小瑷扶着身体虚弱、有气无力的骆婷月出来时,两人已经在公寓外等候。

        四个人一起出了学校,往斜对面不远处、沈星所告知的那家酒店而去。

        其实沈星完全可以动用红心证直接进学校里面寻找骆婷月,但现在他是瞒着云谷市特调组出来的,动用证件校方如果较真的话,势必会打电话询问川平大市的特调组。

        到时候反而主动曝光了。

        虽然云谷特调组如果一味要查他行踪的话,沈星根本瞒不住,但既然对方没有发觉,谁也不会有那个闲心来追查他。

        房间门被敲响,沈星过去打开门,就见骆婷月、李小瑷和两个高大的男生站在门口。

        这俩男生一个注视着沈星,另一个人的目光则是往他身后的房间内扫去,看看是否还有其他人在内。

        沈星让到一边,让他们看个清楚。

        不多时四人相继进入房间,沈星关上房门,把房间里的灯打开,然后把窗帘拉上。

        他并没有打开所有的灯,否则那样的话,房间里反而太亮了。

        让骆婷月和李小瑷坐在房间那张大床的床上,田华和李俊松立刻站在了她俩旁边,戒备的盯着沈星。

        “你们不要靠太近了,就站在我身后吧,怎么样?”沈星微笑提议。

        田华和李俊松相视一眼,两人在之前虽然谁也不服谁,但现在正是在骆婷月面前表现的时刻,所以自然都不会放松警惕,立刻同时看向坐着的骆婷月。

        骆婷月本人性格较为柔和,从来不强势,也不会仗着对方喜欢自己,对谁颐指气使。

        她忍着虚弱,勉强挤出笑容,对两人道:“麻烦你们了,华哥、俊松哥。”

        “害,客气啥?”田华呵呵一笑,随即对着沈星警告似地一提胸肌,肉眼可见那两团肉狂颤了两下。

        沈星立刻把眼睛眯上,不是欣赏,而是感觉有点辣眼睛。

        李俊松同样不甘示弱,对骆婷月道:“婷月你见外了,别哥啊哥的叫!我们同级,一般大,一般大……”

        话落,同样对着沈星双手一撑,手臂肌肉虬结,一坨坨结实的大肉鼓起,然后准备再摆下一个姿势的。

        沈星当即伸手止住,“诶诶,好了好了,差不多就行了。都到我身后站着,要是我对你们婷月妹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们立马从后面掐我脖子,掐死我好吧?”

        李小瑷当即伸手捂着嘴偷笑起来。

        骆婷月也忍不住抿嘴一笑,但又似乎怕田华和李俊松看见了误会,忙把嘴唇抿起来。

        这一幕看上去楚楚动人,惹人生怜,更是透出一股异样病态的美艳。

        田华和李俊松见状,当即一个掐自己人中,一个掐自己虎口,满脸通红,心跳加速,血脉喷张,好不容易才挺了过来。

        两人赶紧来到沈星身后站定,这才转移注意力,开始监视沈星的一举一动。

        沈星盯着骆婷月瞧了片刻,目光透出审视,细心感受,此刻与对方面对面后,他却并没有那种面对叶听的感觉。

        眼前的骆婷月看起来就是一个陌生人,最开始在电话中听见叶听的声音,但在与骆婷月碰面后,却没有沈星所期待的叶听声音再发出。

        不过当他开启异瞳后,那青色手掌再次出现在眼前,依旧按着骆婷月的头顶,食指和中指压在两条秀眉的中间,看不到手掌的主人身体。

        沈星站起来,围绕坐着一动不动的骆婷月看了看,发现他只能看见这青色手掌的半截手臂,后半截手臂就如进入了一个未知的空间,无形中被切断,什么都看不见。

        仿佛这是一只来自异空间的手。

        在沈星走动的过程中,田华和李俊松一直跟在沈星的身后,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时不时两人还对视一眼。

        田华小声对李俊松说道:“婷月叫你哥没错啊,听说你高中留了两级,她不叫你哥叫什么?连我都应该叫你一声前辈。”

        李俊松道:“那你咋不叫我爹?”

        “我……”田华瞪了他一眼,“婷月叫你什么,我就叫你什么。”

        言下之意,他今后和骆婷月在一起了,两人对李俊松的称呼自然是一样的。

        话刚落,就听骆婷月道:“爸爸。”

        田华大惊,李俊松也是一愣,两人扭头看去,就见骆婷月正在接电话,显然是她老爸打过来的,正在问她身体情况如何。

        田华顿时拍了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沈星此时搬过一张椅子,对着骆婷月的正对面放下,自己坐在椅子上,等她打完电话。

        而田华和李俊松则是回到他身后,左右站定,反倒像是两名保镖。

        待骆婷月挂掉电话后,沈星还是没能感觉到刚才在电话中仿佛和叶听通话时的那种熟悉感。

        等屋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后,沈星开口道:“骆婷月,你相不相信这世上有鬼?”

        “啊?”

        听到沈星的话,不光是骆婷月,就连李小瑷、田华和李俊松三人都大吃一惊。

        “我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沈星没有管他们在想什么,继续说道:“在我的眼中,你经常生病的原因并不是身体虚弱造成的,而是……”

        “被鬼缠身?”李小瑷接过话,但随即她就一个激灵,反而面露惊恐。

        也怪自己想象力太丰富,沈星只是开了个头,她自己就立刻脑补出了结局。

        沈星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吧。当然,在你们看来,那就是鬼缠身。”

        骆婷月却摇了摇头,“这位沈先生,如果你是让我花钱让你给我辟邪除灾开运的话,我想那没有必要了。”

        此刻沈星在她的心中,已经与江湖骗子无限接近。

        沈星两手一摊,指了指房间的门口处,“想走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出去,不过我想说的是你错了,我一分钱都不会要你的。”

        骆婷月表示不明白,问道:“既然不收钱,那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不想假装,可我真的……不认识你。”

        沈星问:“你听没听说过‘叶听’这个名字?”

        “叶听?没有。”

        “她是我未婚妻。”沈星道:“或许叶听已经死了,不过我在找她的过程中,发现你身上有与她相关的信息。你也知道,我能看见你们看不见的东西,也更知道一些你们闻所未闻的事物。”

        李小瑷此时忽然点了点头,接过话道:“月月,你不记得和他打电话时的最开始,你说了什么了吗?”

        骆婷月回道:“我记得在问他找我有什么事?”

        “不是,你好像没这么说。”李小瑷回忆,“电话里,你先说的话,然后这位沈先生忽然变得很惊讶,就说了两个字‘叶听’,我还记得。再然后这位沈先生很迷惑,问你什么何苦,他说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这些了吗?”骆婷月讶异。

        “你绝对和他说过什么。”李小瑷点头。

        骆婷月认真想了想,随后揉了揉太阳穴,整个人感觉更懵了。

        “这件事情很复杂,别说你,连我现在都没找到头绪。”沈星微笑道:“现在先把你身上的脏东西除掉再说。”

        骆婷月略一迟疑,不再犹豫,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沈星道:“现在我要召唤另一只鬼,她出现后你们要保持镇定,不要乱动,特别是骆婷月。”

        沈星特意将这屋里的窗帘拉上,就是因为白发老妪袁阿婆不怎么喜欢太亮的地方,此刻屋里的灯光朦胧,环境正好。

        “不管看见了什么,你坐着不要动,我会解决你的问题。”沈星再次叮嘱。

        其他人都不再说话,一个个盯着沈星。

        其中李小瑷忍不住往房间四周看了看,特别是那几处昏暗的角落。

        沈星调出脑海中的袁阿婆卡片,随即心中进行了召唤。

        整个房间中豁然一冷,气温骤降。

        袁阿婆的出现并没有刻意对其他人隐瞒,所以每个人都能看见她。

        在温度下降的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出来,一从雪白的发丝从骆婷月的身后冒出来,伴随着一道沙哑、低沉、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出现。

        “啊——”

        袁阿婆那皱皱巴巴的面孔从骆婷月身后探出头来。

        同一时刻,咚咚两声,沈星身后的田华和李俊松两人相继倒地,眼睛瞪得滚圆,全身僵直,其中李俊松还因为极度恐惧而身体不停的抽搐,艰难开口。

        “鬼,真的有鬼!”

        田华同样全身发软,面色发紫,不过他的意识也没有失去,转过头来看着正在抽搐开口的李俊松,哆哆嗦嗦的道:“你看你,都特么吓抽搐了!我就不……”

        话未说完,满嘴的白色泡沫已经从嘴里涌了出来。

        李俊松当即嗤之以鼻,下一秒,两人同时没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