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78章 骆婷月

第178章 骆婷月

        但沈星却摇了摇头:“如果确认骆婷月真是叶听后,我还要回夸州的鹤山大市,等办完另一件事后,才能返回昆州帮你。”

        那换上精神分裂的姚童就在鹤山大市,沈星的计划是即使要对付面壁者,也要先把比它序列低一等级的姚童给清除了再说。

        【不能拖太久了。】

        过了片刻后,“顾问”回复了这行文字,不再说话。

        大约十分钟后,飞机起飞,沈星在颈后垫了一个软垫,闭上眼睛休息,同时脑海里琢磨着关于骆婷月的情况。

        在离开时他也给李乃婧发了一条短信,告知对方这几天自己身体不太舒服,加上接了一个大活,要在家里赶工木雕按时交付,所以可能暂时不能配合她们办案。

        实际上关于报纸的案子,对于云谷市特调组的人来说,已经结束了,虽然没有抓住那幽灵文字,但关于云谷晚报第六版空白的问题,已经不会再出现。

        目前特调组的精力放在了如何追捕幽灵文字上,以及调查到底是谁放走了它。

        这样就可以间接证明赵文博是没有嫌疑的。

        至于赵文博,只能暂时被监控了,而李乃婧也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替老搭档洗脱嫌疑这件事上,暂时没有联系沈星。

        即便要联系,也要等到她碰到某个问题,无法解决之后。

        一路无话。

        飞机在晚上接近八点降落昆州的川平大市,沈星提前查了地图,川平大学在靠近城西的郊区,不过那一带因为有大学生的流动,非常繁华,不仅是餐馆、商场、酒吧等,还有各类酒店和钟点房。

        想着就住在附近便于自己观察和靠近骆婷月一些,沈星打了个车就在川平大学附近找了一间酒店住下。

        实际上这里的酒店整体档次不算很高,反而类似钟点房的非常多,具体原因是个人都懂。

        沈星住的这间酒店在大学附近算是较为舒适精致的了,价格也很亲民。

        住下后,沈星思考着该如何才能了解这骆婷月的相关信息,去学校的教务处查?还是直接接近骆婷月?

        现在想来,如果真如“顾问”所说,这骆婷月就是叶听的话,为什么她不回去和自己相认?难道是失忆了?又或者像自己这样夺舍重生,但本来的记忆却消失,只剩下这叫骆婷月女子本来的记忆?

        这么一想,疑惑反而越来越多,沈星感觉侧面去了解的话,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搞清楚,那倒不如找个机会直接与骆婷月接触,因为他可没有多少时间耗在这里。

        第二天。

        川平大学校园内,7号女生公寓。

        骆婷月躺在宿舍内的床上,脸色苍白,有气无力,说话声也很小,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感觉好点了吗?今天能上课不?”一名短发的微胖女生站在床边,关心的问道。

        骆婷月摇摇头,“站不起来,双腿无力,就是想睡觉。”

        短发女生道:“待会儿我去给你请假,然后去校外的老张饭馆,让他帮我们熬一锅姜糖水,我趁热端进来你多喝点,发发汗就好了。”

        “那太麻烦了!刚刚才吃了感冒药。”骆婷月道:“等我捂着被子睡一下,起来应该就会好很多了。”

        “喝了姜糖水再捂着被子睡,这样效果会好很多,相信我,你小瑷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啊?”短发女生一边说着,一边出了宿舍。

        骆婷月轻轻咳嗽了一声,她脸颊清瘦,下巴微尖,此刻因为生病而脸色泛白,看上去颇有种林黛玉的感觉。

        而骆婷月本人也是体弱多病,抵抗力很差,但凡天气忽然转变,多半都会换上感冒或者拉肚子。

        而今天的骆婷月已经感冒三天了。

        不过还好,她基本不去诊所打针输液,说是这样会对药物产生更严重的依懒性,像她这种体质以后一旦生病,就必须要打针输液才好。

        而李小瑷、也就是那短发胖女生作为室友非常关心她,相反,李小瑷身体非常棒,别说感冒,平时别人穿毛衣时,小瑷依旧穿着短袖,经常在街上惹人侧目。

        李小瑷去班上给骆婷月请假后,立刻趁着早自习去了趟校外不远处的老张饭馆。

        这老张饭馆她们已经非常熟悉,平时吃饭聚会都在这里进行,而老张为人也很好,像这种忙二话不说就会帮。

        果然,老张听了之后,连钱都没收李小瑷的,本来他的饭馆早上也在煮粉面卖,立刻打开了另一个小电炉,架上一个小锅,开始帮骆婷月熬姜糖水。

        生姜、红糖店里都有,都没要李小瑷出钱,把李小瑷感动的连声道谢。

        等她去上了一节课后出来,老张已经将熬好的姜糖水倒进一个特意准备好的保温瓶里。

        又是一番感谢后,李小瑷乐呵呵的提着保温瓶离开老张饭馆,往学校走去,在快要进入大门时,见大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男子,手里举着一个用纸壳写的牌子。

        乍一看去,感觉像是有人在学校门口接机一般,有点好笑。

        此刻这男子旁边围着五六个人,正在观看他手里的牌子。

        李小瑷也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随即一愣,“骆婷月?”

        只见男子手里的纸壳上拥黑色粗笔写了三个字,正是自己室友的名字,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文字。

        李小瑷忍不住开口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这男子正是沈星,他昨晚想了一遍,要想直接接触骆婷月就没必要玩什么手段,所以直接问酒店要了一个废弃的纸箱子,把箱子盖子的一侧撕下来,写下骆婷月的名字,然后第二天早上站在了学校门口。

        倒是后校门口的保安过来问他是怎么回事儿,沈星也一五一十说是自己找人,但没有联系方式。

        保安笑了一阵,虽然他也不知道骆婷月是谁,但还以为沈星是骆婷月的某个校外追求者,所以没有理会他。

        刚才李小瑷出校门的时候,沈星正好被几名路人好奇的围观,所以并没有看见,此刻返回校区时才看见对方。

        见李小瑷问起,沈星打量了她一眼,露出微笑:“我找这个叫骆婷月的女同学,请问你认识她吗?”

        李小瑷面色古怪的看了看沈星,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肢体语言。

        在她想来,既然认识骆婷月的话,这人为什么不直接登记进去找,或者打电话。而如果不认识骆婷月,自己就不能立刻表态暴露骆婷月的行踪,因为这样的话恐怕会给自己室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转身往学校走去,不时回头看一眼,发现沈星仍是面露微笑,目光始终在自己身上。

        李小瑷走的更是快起来,很快回到公寓寝室。

        此时骆婷月已经睡着了,但看上去状态依旧有些不好,李小瑷知道她瞌睡很浅,叫了一声:“月月,快坐起来,我给你倒一杯姜糖水喝了再睡。”

        骆婷月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但觉全身仿佛快散了架,到处都在酸痛,忍不住哼了一声,慢慢撑着床坐起来。

        李小瑷打开保温杯,给她倒了一大杯姜糖水出来,热气滚滚的端到骆婷月面前,“快喝,趁热喝了效果最好,喝完后立刻捂着被子睡,发一身汗出来后,身体就会轻松很多。”

        “还有点烫。”骆婷月抿了一口。

        “吹着喝,不要等它冷了就行。”李小瑷道。

        骆婷月有气无力的点头,一边吹,一边小口喝着,喉咙处一股暖流下去,涌遍全身,整个人有种忽然通透的感觉。

        她强忍着身体的难受将整杯姜糖水喝完,把杯子递给里李小瑷这才躺下去,被子扯过来紧紧的捂着身体,只露出两个眼睛盯着一旁洗杯子的室友。

        “待会儿睡起来再喝一次。”李小瑷放下洗好的杯子,道:“对了,你猜我刚才在校门口看到了什么?我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拿着一张纸壳,上面写着你的名字。我寻思,咱们学校好像就你一个人叫骆婷月吧,他要找的应该不是别人。”

        骆婷月有些诧异,问道:“那人长什么样子?”

        李小瑷大概描述了一番。

        骆婷月仔细想了想,随即摇头表示不记得,“你有没有问他想要干什么?”

        李小瑷摇头,笑了起来,“你本来就生病了,这男生没有你电话,而是以这种方式找你,所以多半是追求者,你还嫌咱们学校那追你的男生凑不齐一个加强连吗?”

        “不是这个意思。”骆婷月勉强露出微笑,“虽然我是昆州本地人,但实际上在外面认识的男生并不多,如果有人以这种方式找我的话,我怕人家真的有什么事。”

        “要不我待会儿去帮你问问,反正下节课是自习。”李小瑷提议。

        “好吧,谢谢你!”

        “你先睡,睡一觉起来肯定好多了。”李小瑷点点头,给骆婷月扎好被子的边沿,这才离去。

        在教室里又上了一节课后,到了自习课的时候,她屁颠颠的跑了出来,心里想着那男生会不会已经走了。

        如果那男生真要走了,也说明这人毅力不够啊,那骆婷月不跟他交流也罢,反正她对这人也根本没什么印象。

        来到校门口,一眼就看到了仍旧站在那里的沈星。

        而沈星在见到她对着自己走过来后,再次露出微笑,开口问道:“怎么样?她答应见我吗?”

        李小瑷顿时一脸吃惊,“你……你怎么知道……”

        “看你刚才离开时的表情啊。”沈星没有隐瞒,又道:“她如果不方便出来的话,我进去见她也可以。”

        李小瑷摇头,“月月生病了,重感冒,今天请假没去上课,一直在寝室躺着。”

        说完这番话,她原本以为沈星会露出一副紧张和关切的神色,因为入股对方是骆婷月的追求者的话,有这反应很正常。

        但随即李小瑷却发现沈星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而是继续问道:“那我可以打个电话给她吗?最好是视频通话那种。”

        李小瑷再次摇头,“她在床上躺着,怎么跟你视频通话?”

        沈星沉吟片刻,“好吧,那可不可以请你打个电话给她,我跟她说两句?嗯,我叫沈星。”

        沈星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根本不方便见自己,这样的话自己根本无法直接在骆婷月和叶听身上找到相关联系,所以打电话已经算是下下策了。

        李小瑷迟疑半天,想起骆婷月说的话,这才点头,“你等等。”

        话落她走到一边,拨打了骆婷月的手机,距离刚才喝完姜糖水,差不多过去了五十多分钟,如果骆婷月当时睡着的话,现在应该也差不多发出汗来了。

        电话响了五声,随即被接通。

        “喂,小瑷。”骆婷月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刚醒,有气无力,和刚才听起来没有多大差别。

        “怎么,感觉还是很软吗?”李小瑷问。

        “嗯,全身难受,刚才迷迷糊糊好像一直都没睡着。”骆婷月道。

        “那干脆还是去医院吧,不要拖了。”李小瑷眉头紧蹙的道:“对了,我现在在校门外,那家伙叫沈星,一直在这外面举牌等着,说是要和你通通电话。你看现在有必要吗?如果你不想跟他说的话,我就直接拒绝他了。”

        电话那头变得沉默,半响后,骆婷月的声音传来:“让他接吧。”

        李小瑷转过身,走到沈星身前,把手机递给了他,说道:“长话短说,月月现在身体很虚弱,本来不想说话的。”

        “嗯,谢谢。”沈星接过手机,靠近自己耳边,开口道:“你好,骆婷月,我叫沈星。”

        就在沈星刚刚说完这番话时,电话那头忽然传出一道平静的女声,透出一道深沉、婉约、柔和无比的气息。

        “你来了。”

        沈星面色一变,身体轻轻一震,握着电话的手抖了一下,差点就将手机掉在地上。

        “叶……听?”

        “何苦呢?”相同的声音再次传来。

        “什么何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星连问。

        “我……恨……你!”

        沈星再次脸色一变,还要再问时,就听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喂,听得见吗?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此刻李小瑷一脸惊讶的站在沈星对面,她听到了沈星说话,但不知道骆婷月和他讲了什么,使得沈星忽然脸色大变。

        在李小瑷想来,难道月月和沈星根本就认识,只是为了某种原因不方便告诉自己。

        现在一看,自己反倒成了局外人了。

        而此时的沈星很清楚,他刚才听见的叶听的声音,与电话那头现在发出的声音根本不一致,而现在听起来,这说话声才应该是骆婷月本人。

        他一把将电话塞给李小瑷,急促说道:“打视频电话,快打视频电话过去!”

        这一出把李小瑷给整蒙了,二话不说,立刻重新拨打了视频电话给骆婷月。

        很快电话接通,骆婷月那苍白而讶异的面孔显露在手机屏幕上,看上去较为清瘦,但五官精致立体,很是耐看。

        当她看到沈星的面貌时,表情依旧,很显然并不认识沈星。

        不过沈星在见到视频的一刻,眼瞳收缩,发现一团浓郁的红色将这女子完全包裹,红色气息涌动,显得非常活跃。

        同时,一只又细又长的青色手掌,按在骆婷月的头顶,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