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75章 契约(43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75章 契约(4300字,求订阅!求月票!)

        不仅如此,这两个视频中的赵文博,不论是衣着还是发型,没有一丝差别,完全一模一样。

        在沈星的提议下,两个视频进行了详细对比,三人仔细看了好几遍,硬是没有发现这两个赵文博有何不同,完全就是一个人。

        片刻后,沈星指着第一个在走廊中出现的赵文博,道:“这个是假的几率很高。在我看来,赵文博一直和李乃婧呆在一起,比如他一直睡在沙发上,后来和李乃婧换班后,就一直坐在这监控室里,然后趴在那里睡着。在此期间,他没有离开过这个摄像头的覆盖范围。”

        话落,又对李乃婧问道:“这期间你们有没有交谈,他说话的语气、反应速度等,有没有什么异常?”

        李乃婧仔细想了想,摇头道:“没有。”

        “不,我认为赵文博的真身如果要出去,也不是不可能。”郭天志摩挲着下巴道。

        沈星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问李乃婧:“到了你们夜晚值班的时候,他有没有离开过你的视线?”

        “当然有了。”李乃婧露出尴尬微笑,“我不可能跟着他去上厕所吧?”

        沈星陷入沉默,如果赵文博在去上厕所之后,自己换了一个替身,或者被人做手脚进行了更换,李乃婧可能真的不可能发现。

        郭天志走到一旁,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完,沉声道:“我现在最怕的是有人冒充我们治安官,让这周智勇也这么认为,然后改变与周智勇的交易规则,再将他放走。”

        他这么想不无道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知道交易规则改变成了什么样子,会不会对普通人造成威胁。

        “会不会是夜隐?”李乃婧忽道。

        虽然以李乃婧的级别,对夜隐组织掌握的资料没有很多,但这并不妨碍她的推测。

        郭天志没有表示,只是把目光投向单向玻璃那一面、正坐着一言不发的赵文博。

        片刻后,他开口道:“鹤山大市那边已经在针对报纸这个异常做资料对比,如果有发现,会立刻通知我们。而且据说大市的第一批特调组机动队已经配备,我现在在向上面申请,能给我们也配一支规模小一点的机动队,否则,我们的人手实在太少了。”

        “那文博怎么办?”李乃婧有些担心的问道。

        “再讯问一下,这家伙应该没多大问题。”郭天志道:“但我们首先得确认哪一个才是真的,现在我们看见的这个,会不会是放走周智勇的那个。”

        “好的。”这一点李乃婧倒是赞同,毕竟如果不确认清楚的话,真正的赵文博可能正面临着危险。

        这件案子暂时没有了头绪,只能一步步调查,急也急不来,沈星与郭天志、李乃婧交流片刻后,准备离开。

        “对了,你的手怎么回事儿?”

        郭天志的眼神很好,在沈星刚才进来没多久就发现了他手上的异样,因为他还记得昨天沈星的双手都没问题。

        沈星微微抬了抬手,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郭天志继续道:“你是不是单独在接触异常?”

        “对,它们经常来找我买木雕。”沈星的反应很快,呵呵一笑,“而且我都打八折。”

        郭天志哈哈笑了起来,“沈先生真幽默!”

        沈星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这里没事的话,那我先走了,这几天一直没开店,快吃不起饭了。”

        郭天志立刻道:“虽然昨天的案子没有结果,但报酬不会少的,我让李乃婧待会儿就去办理转账手续。”

        “谢谢!”沈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不过临走时他瞥了李乃婧一眼,发现李乃婧在偷瞄郭天志,很显然,这女人对郭天志的怀疑并没有因为监控中出现了两个赵文博而降低。

        当然,沈星自己也是。

        离开治安厅,不一会儿来到街边自己的听物木雕店前,打开店面,沈星开始打扫卫生。

        然后打开换气扇,将店里的浊气排空,店面焕然一新后,他坐回工作台前,继续前段时间没有完工的作品。

        虽然右手不太方便,但这只是多耗一些时间的问题,慢工出细活,在身体没有强化、手速没有增快以前,沈星做雕刻的速度与现在也差不了多少。

        很快时间到了下午。

        期间沈星叫了一个外卖,吃了后继续做雕刻,尔后店里来了几拨客人。

        其中一个客人见沈星正在制作楼梯木雕,听了他的介绍说是装水进去后就会出现美轮美奂的雾气,并且还看了沈星拍摄的视频。

        这客人立刻掏钱预订了一个,说好两天后来取。这个楼梯木雕,沈星的叫价是9000块。

        但凡涉及到用异常复刻的木雕,价格都不会便宜,毕竟这可是有灵蕴的作品。

        感觉有些累了后,沈星站起来伸了个拦腰,到店门口活动了一下,正好见到一个卖报纸的路过,当即叫住了他。

        一问过后,报贩告诉他云谷晚报这几天暂停印发,没有新报纸售卖。

        当然,这是治安厅给报社下达的指令。

        不过这报贩忽然话锋一转,说道:“如果你非要云谷晚报的话,我这里还有一张,不过是之前卖剩下的,报纸倒是没被撕坏,就是里面的新闻已经变成旧闻了。”

        “没事,我要了。”沈星正要拿钱。

        这报贩当即摆手,从另一个报袋里拿出剩下的唯一一张云谷晚报,递给他道:“这还收什么钱,直接给你了。”

        话落转身离去。

        沈星拿着这张云谷晚报,看了一眼上面的日期,是一个星期前的。

        他一边往店里走,一边翻阅报纸,很快翻到了第六版的空白页面。

        现在那报纸中的幽灵,已经与周智勇的大脑融合后逃走了,所以报纸这件事应该也已告一段落,不会再发生。

        沈星相信治安厅不久就会通知报社和印刷厂,先印一批报纸出来看看,如果第六版消失,则没有必要再限制他们印刷发行报刊。

        将报纸的第六版铺开,摆放在柜台上,沈星一抬头,就见又有客人进店,他立刻上前去招呼。

        等送走这位客人后,返回柜台,目光从柜台上摊开的报纸滑过,忽然沈星一震,停止了动作,低头看向这打开的报纸,特别是其中的第六版。

        只见这第六版的空白处,此刻出现了一行非常清晰的字体。

        【不好意思,我还是出来了。】

        盯着这行字体愣神了两秒钟,沈星抬起头,四处看了看,随即再次低头看向报纸。

        这行文字,明显来自那报纸异常,也就是幽灵文字。

        他倒不是非常惊讶周智勇还在用这种方式与他交流,他现在有些为难的是,既然发现对方在与自己交流了,自己是直接在这报纸上写字回答,还是说话,或者直接靠念头来回答对方。

        【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

        报纸上的文字已经变幻,就像是一个老朋友在与沈星聊天。

        迟疑片刻后,沈星试了一下仅靠念头来回答的方式,但报纸没有任何反应。

        随即他干脆开了口:“怎么会忘记?我只是很纳闷,你既然已经跑出来了,为什么还会在我面前现身?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对立的吗?”

        说话的同时,沈星注意到自己眼角下的精神抗体根本没有变,这就说明,报纸上的文字现在只是纯粹为了和自己交流,并没有产生任何精神攻击或者精神影响。

        报纸上的文字再次开始变化,显然它听到了沈星的说话,也证明这种交流方式是有效的。

        【因为你很特别,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在你身上感受到了我所需要的某些东西。所以我在想,或许我们还能够再合作。】

        “你现在在哪儿?”沈星盯着报纸问。

        【已经不在云谷市。】

        “今天凌晨四点左右,是谁和你达成了交易?”沈星又问。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沈星顿了顿,说道:“如果我们能够合作,难道你就不准备拿出一些值得我信任的东西?”

        【对不起,关于交易的任何事,无可奉告。】

        看见这行字,沈星直接将报纸合上,转身离开了柜台。

        既然无可奉告,那就没有必要再说下去。

        不过在他走到工作台前时,忽然发现那光滑的台面上竟然显现出了一行相同的黑色字体。

        【你以为我只能在报纸上才能显示吗?】

        沈星一愣,没有说话,只见台面上的文字很快被更换。

        【只要不是为了施展精神控制,我能在任何物体上面显示,不过我奉劝你,最好带上这张报纸,因为它将来或许对你有很大用处。】

        “带上这张报纸,方便你控制我?”沈星笑道。

        他刚才施展异瞳看了,不管是那张报纸,还是这工作台,看上去都很正常,没有红色气息,不知道这异常是通过什么方式将信息传递过来的。

        不过这文字异常的行动诡秘,一直以来都是个迷。

        【请你不要多想,这只是方便我和你交流时,能精准的与你定位并建立联系。这张报纸的功能其实很强大,当它变得很新时,可以开启一次“三分之一空间”,然后才会再次变旧,这是因为它在回能。】

        “我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沈星摇头。

        【三分之一空间,是将任意空间缩减到原有的三分之一。事实证明,一个人如果在站立时他的身体占满了某个空间,实际上他身体的最小挤压度,可以达到该空间的三分之一大小,甚至更小。比如猫,老鼠,就可以穿过与它们的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很小缝隙。】

        沈星有些恍然,大概理解这异常想说的意思了。

        【如果报纸变新,你可以将它覆盖在某个物体上,该物体将会瞬间进入他原本身体所占据的空间的三分之一内,无法出来。不过相隔一段时间后,三分之一空间仍是会失效。】

        “有点类似于捆仙绳?”沈星暗忖,“区别就是将那目标物体原本的空间挤压到了三分之一,变相达到困住目标的目的。”

        【每使用一次,报纸会从崭新的状态,变回老旧泛黄的状态。下次得让它自行慢慢变新后,才能又可以使用。嗯,今天凌晨我和那人交易的事不能透露,但为了表达合作的诚意,这张报纸,就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然后呢?”沈星知道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不可能自己只占好处,这家伙一点便宜都不占。

        【咱们签订一个契约,这样我还可以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提供一个关键信息和指引,但以此作为回馈,过后你也要替我做一件事。】

        看着这些文字,沈星陷入沉默。

        片刻后,他开口道:“我不能什么事都替你做,这里必须有我自己的准则。”

        等了一会儿,文字没有变幻,显然对方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让我去杀人放火,你认为我会答应吗?”沈星用刚才这文字异常的语气反问道。

        【当然,你可以做出一些规定。】

        文字终于出现,似乎这家伙妥协了。

        “如果我们要契约,我替你做的事,必须不违背公序良俗,更不能违法,最重要的是不能违背我的良知。”沈星一字一句道。

        【不行,你的良知,这个范围太广泛,而且随意性很强,我无法掌控。】

        “我们可以先试一试,如果确定无法合作的话,就地解散难道不行吗?”沈星道。

        等了片刻,眼前的文字变为了两个字。

        【可以。】

        顿了顿,沈星道:“既然确定要合作,我不能一直叫你周智勇,或者报纸,获知幽灵文字什么的吧。”

        【你可以叫我——顾问。】

        看着“顾问”这两个字,沈星略一琢磨,总感觉有点怪怪的,或者这家伙生前还真是个顾问也不一定。

        当然,它不一定是鬼变的,或许只是一种异常的表现形式而已。

        沈星走到柜台前,将刚才铺开的这张报纸收好,用食指和拇指轻轻揉了一下报纸页面,感觉和刚才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见到这报纸比刚才变得更新。

        或许,这东西要多放一段时间才会变新,也就才能通过覆盖的形式释放“三分之一空间”。

        而到目前为止,似乎自己的保命武器又多了一样。

        “顾问。”沈星将报纸的第六版这张页面取出来折叠好,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后,开口道:“或许咱们可以开始尝试第一次的契约合作。对了,这需要签订什么有形的文字依据吗?”

        【第一次只是试合作,你我都可以反悔,所以暂时不用签订。】

        “可以!”沈星搓了搓双手,心里琢磨了一下,说道:“我现在就需要你给我提供一个关键信息或者指引,请问任何事都可以问吗?”

        【不一定,但你可以先说说。】

        沈星深吸一口气,问道:“我的未婚妻叶听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