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70章 原来你喜欢弱智?(4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70章 原来你喜欢弱智?(4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法医室,负二层。

        王景中法医从解剖室里走出,将沾满了鲜血和粘液的手套扔进了指定的垃圾桶里,然后回到值班室,在水龙下用清水和消毒洗手液对双手进行仔细清洗。

        他一边吹着口哨,就听见电梯间方向有手推车的滚轮声传来,回头瞧了一眼,两名治安官正推着一具装进了裹尸袋里的尸体来到值班室门口。

        “怎么回事儿?”王景中法医还没有擦干净手,走到值班室门口,诧异道:“怎么直接就运过来了?为什么我没有接到电话?”

        其中一名治安官道:“这是刚才在治安厅禁闭室那边突发情况死掉的一名囚犯,因为距离较近,还没打电话通知你这边,我们就先送过来了。”

        王景中点头,“嗯,怎么死的?”

        “中枪,被我们的治安官直接射杀的。”另一名治安官回答。

        “哪个治安官这么牛?直接在治安厅里开枪?”王景中语气有些夸张的道。

        “特调组新来的组长,好像姓郭。”

        “特调组?”王景中有些诧异,“就先放在走廊上,我刚刚才洗手,一会儿让小赵他们运进陈尸房。”

        话刚落,值班室的电话响起,王景中返回值班室,拿起来一听,发现是李乃婧打来的。

        “王法医,不要动那尸体!可能有危险!”李乃婧劈头就道:“我和赵文博马上赶过来!”

        “有危险?!”王景中一愣,看向值班室外,发现那推尸体下来的两名治安官已经不见,就听电梯间那边传来叮的一声,这两人似乎刚刚进入打开门的电梯了。

        “你说清楚点,什么危险?”王景中诧异道。

        “总之不要碰那尸体,甚至不要靠近他,我们马上赶到!”李乃婧心急火燎的道。

        王景中挂断电话,赶紧追出去,想要叫那两名治安官等一等,至少在这里陪着自己,如果真有什么危险,也方便照应。

        一边喊,一边赶到电梯间,发现电梯已经往楼上而去。

        “这李乃婧,说话说半截,弄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王景中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忽然对尸体感到了畏惧,他不准备再返回值班室,而是直接按下电梯呼叫键,准备先上去再说。

        按下电梯呼叫键后,身后楼梯间外的走廊不远处,传来哗啦一声。

        王景中一愣,看了看电梯,似乎上面还处于关门状态,并没有显示下行。

        他后退几步,趴在楼梯间门口看向走廊外传来声音的地方,那个方向正好是刚才新推来的尸体停放之处。

        只见,这裹尸袋安安静静的放在那手推床上,并没有任何动静,但刚才明明却有响动声传来。

        正在思虑间,就见裹尸袋忽然凸起,似乎里面的人手臂拐了一下,将裹尸袋的外面整个抵了起来。

        王景中吓得一个哆嗦,他忽然有种当初在监控视频里看见那整张皮母体、也就是姜桂蓉尸动时的感觉。

        只不过这一个更为真实,因为这一次不是在视频中看见的,而是就在自己眼皮底下。

        不仅如此,刚才李乃婧说的很清楚,让自己不要靠近,而且这尸体很危险。

        他立刻返身回来,跑向电梯门,此时电梯已经在显示下行。

        身后的走廊内,就听呼啦一声,这是裹尸袋的拉链被拉开的声音。

        “卧槽!”

        王景中嘴唇打哆嗦,使劲不停的按着呼叫电梯的按钮。

        电梯下行而来,已经到了负一层。

        身后传来手推床碰撞到走廊墙壁的声音,然后是沉闷的双脚落地声,啪,啪,啪……

        这声音似乎没有停留,往这个方向走来了。

        在王景中的脑海里,他可以想象得到一个脸色惨白、四肢扭曲、脑袋歪斜的尸体,正对着这边一步步靠近。

        他快速看向旁边的楼梯间,不过很快就放弃了往楼梯间跑上楼的想法。

        首先,自己体力不行,长时间熬夜早就已是亚健康状态,现在更是因为产生了恐惧,加上楼梯里那么昏暗,如果一口气接不上来很容易在楼梯上跌倒,摔伤暂且不说,还很有可能被这尸体给追上。

        叮!

        电梯到了负二层,等待开门的这一刻,给王景中的感觉就像度过了一个世纪。

        后方那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而且听起来脚步的跨度也没有规律,完全不是以正常的方式在行走。

        电梯门终于打开,王景中一步跨了进去,伸手立刻按下关门键。

        就在此时,他的目光中,那电梯间通向走廊的墙沿处,一只穿着囚衣的手臂伸了出来,抓住拐角的墙沿,随即一个男子的侧面出现,脸色苍白无比,肢体僵硬的转身,面向电梯门。

        这一刻,电梯门关闭。

        王景中心惊胆颤,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不敢确定刚才那尸体转过身来的时候,看没看见自己。

        不过他却将那张面孔看得清清楚楚。

        等了片刻,发现电梯还没到。

        王景中当即抬头看去,就见显示屏上显示的楼层竟然还是在负二层。

        而同一时刻,他可以清晰的听见电梯门外,那沉重的脚步声缓缓而来,似乎在靠近自己。

        当即低头看去,发现自己只是关了电梯门,根本没有按下要去的电梯楼层。

        这一幕,吓得王景中魂都要飞了出来,全身酸软无力,惊慌失措,拼着老命猛地摁下一楼的按键。

        电梯开始往上运行。

        下一秒,王景中几乎要瘫在电梯地板上,刚才发现自己没按一楼按键的那一刻,他感觉连生命都忽然变得灰暗了。

        不过还好,那尸体虽然靠近了电梯门,但似乎不会按电梯呼叫按键,否则这电梯门可就直接打开了。

        在电梯到达一楼后,打开门的一刻,就见李乃婧和赵文博正好赶来。

        “在……在下面。”王景中此刻已没有了往日的镇定模样,有气无力的道:“那尸体……刚才追我。”

        从现在开始,以往在见到尸体后立刻充满了激情的王大法医,终于不枉此生,这辈子亲眼见证了尸体的行走。

        不过也是从现在开始,他对尸体忽然产生了一种难以抹除的阴影。

        从今往后,但凡他要检查的每一具尸体,在没有看见特调组人员开具的尸体正常的证明之前,他一律不会先动手。

        ……

        “他现在已经逃了,不是吗?”

        在这密闭室中的死刑犯忽然说出一句让人细思极恐的话后,郭天志站在走廊外愣了一下。

        李乃婧和赵文博也是相同表情,不过三人随即反应过来。

        这死刑犯说的意思就是,冯坤依旧成功了,他跑出了密闭室,不过是以另外一种方式。

        同一时刻,赵文博手中的对讲机响起,传出沈星有些急迫的声音。

        “不对,冯坤被精神控制后,是故意像看守员下手的,目的就是要离开密闭室,不管是以什么样子,哪怕是一具死尸。”

        言外之言,即便冯坤变成了死尸,依旧可以被控制离开。

        三人听了沈星的话,顿时头皮一阵发麻,没想到这报纸上的留言不仅只是控制活人,竟然连死人也能控制。

        “咦?这人不错,竟然猜出来了!”这间禁闭室里面的声音发出好奇,随口对沈星称赞了一句。

        郭天志没有多想,立刻对赵文博和李乃婧安排道:“马上以最快速度赶去法医室,通知那边的人小心一点!”

        说话的同时,赵文博和李乃婧已经跑向门口。

        郭天志猛地转身,面对那一直在说话并发出轻笑的禁闭室,对旁边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道:“把关押的刑犯信息表给我。”

        “不用了,我直接告诉你。我叫周智勇,他们说我巨额诈骗,弄得人家破人亡。”这禁闭室中的男子嘿嘿笑道:“我想说的是,他们不贪财,会走到这一步吗?你想要我的大额利息,我只想要你的本金,一个道理。”

        “这家伙,不是脑萎缩吗?”郭天志想起这名囚犯了,顿时一愣。

        一个脑萎缩的人,怎么思维还这么敏捷?看样子比起常人要聪明不少,否则刚才他也不会出声提醒调查组,冯坤已经逃出去了。

        监控室中。

        沈星盯着趴在禁闭室门后的周智勇,这家伙刚才自从隔壁的禁闭室出事后,就一直以这个姿势趴在那里倾听动静,此刻很显然在与郭天志交谈,不时能看见他咧嘴在笑。

        那张报纸是翻开的,摆放在床上,不过并没有翻到第六版,只是沈星可以肯定,刚才这周智勇同样看过了那空白的一版。

        不多时,郭天志满脸疑惑的回到了监控室。

        沈星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特别是周智勇的出声提醒和与郭天志的对话。

        郭天志没有隐瞒,将刚才那边发生的一切向沈星描述了一遍。

        沈星的第一句话与郭天志一样,“这家伙不是脑萎缩了吗?”

        “现在看这样子,似乎人很清醒,思路也非常清晰。”郭天志摇头,“根本不像是脑萎缩的样子,是不是他之前一直在监狱里假装生病?”

        沈星陷入沉默,没有说话。

        不多时,郭天志接到了李乃婧从法医室打来的电话,告诉他那边的冯坤尸体已经被解决。

        果然如刚才所料,这冯坤的尸体开始移动,在抓王景中法医未果后,从楼梯间开始往上爬,被赵文博和李乃婧在楼梯间找到。

        这家伙的力量很大,已经超出了常人,后来被开启击鬼模式的伸缩棍连敲了两下,这才萎靡在地,双手双脚都被拷住。

        目前看来尚不知道这冯坤尸体是否还会再移动,但人已经被困住,即便想要离开也不可能。

        将法医室那边加大了人手,郭天志暂时放下心来。

        沈星道:“周智勇这死刑犯,现在看来同样很可疑。他的体检资料显示,脑部都有萎缩的迹象,但现在却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表现,这是不可能的。”

        顿了顿又道:“而且他刚才出声提醒,你不觉得很古怪吗?报纸的事只有我们知道,这些死刑犯根本不知情,所以周智勇完全没有理由用一个以变为死尸的方式逃出去的提醒,来引起我们的注意。”

        “你的意思是,他这样说,是根本就知道冯坤会以死尸的方式逃走的?”郭天志问。

        “有这个可能。”沈星点头,“否则我不相信一个人即使再聪明,也不可能猜到这世上有这种不合常理的逃走方式。”

        “现在怎么办?”郭天志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完全在跟着沈星的思路走了。

        沈星沉吟道:“他或许在故意展示给我们,让我们对他有了好奇心后,打开门进去。”

        “又是要骗我们开门的?”郭天志皱眉。

        沈星一边思考,一边坐在了监控室后面的沙发上。

        “第一个受害者,被控制后要伤害自己的家人,结果被家人反杀。第二个受害者,自己把自己活活掐死。第三个受害者,将楼上的客人生食了。”沈星暗自揣测,“这些人受到控制后的特征,都是在残害,不是残害他人就是残害自己。”

        顿了顿,沈星内心琢磨,“会不会它是在寻找一个可以契合它精神控制的大脑,而之前的那些大脑,实际上并不是能让它满意的作品。”

        片刻后,他站起来,对郭天志道:“给周智勇的禁闭室里送一个对讲机过去。”

        郭天志看着他,期待沈星给出解释,不过沈星什么也没说。

        郭天志召来了看守员,“你们三个人把对讲机送到周智勇的禁闭室,带上电棍,准备手枪,不能有丝毫大意。”

        不多时,走廊上的视频中,三名看守员的身影出现。

        其中一人打开门,另一人持枪对着门口,然后另一人快速将对讲机扔了进去。

        随即禁闭室门被快速关闭,三名看守员抽身而退,没有发生什么异况。

        禁闭室内。

        那叫周智勇的男子缓缓走了过去,在此过程中,他的行动仍是有些不便,四肢不怎么协调,脑袋也是微微歪斜,还有口水流出,一副脑萎缩的表现。

        将地上的对讲机捡起来,周智勇慢慢转过身,看向监控摄像头,指了指对讲机。

        沈星按下了自己手里的对讲机,开口道:“原来你喜欢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