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69章 逃了?

第169章 逃了?

        沈星没有选择立刻去禁闭室的原因很简单,现在他有“周杀”在身,禁闭室那边的情况又没有摸清楚。

        如果现在冒然进去,不仅可能会被异化的冯坤偷袭,还有可能会触发“周杀”,到时候自己被两面夹击可就非常不利了。

        加上特调组的人都在,这些人完全有实力处理那边的麻烦,自己不用再去插一脚。

        只要守住禁闭室的通道门,不让那家伙溜出来就行了。

        想到这儿,沈星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房间角落,以便及早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好提前做好准备。

        ……

        李乃婧、赵文博赶到了禁闭室门口,发现门已经被关闭,然后他们收到了沈星让工作人员用对讲机发来的提醒。

        郭天志从后方赶来,他并没有小跑,虽然走得很快,但每一步都很沉稳。

        “注意那家伙是否藏起来了!”靠近后,他第一句话就说道,与沈星的想法不谋而合。

        话落,郭天志就在这走廊内查看起来,且很是小心翼翼,每一间禁闭室的门他都检查了一下,看是否已经松动,或是被开启。

        最开始郭天志让看守员进来查看,其实并没有想到会出状况,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冯坤接触报纸的时间很短,匆匆翻了一遍就放下,这与前面几个相似案子的情况完全不同,比如小家成的爷爷在不受控制之前就已经连续看了多天的报纸,慢慢被异化,最后才导致爆发。

        第二个是冯坤本人在脑溢血之后,根据监狱中的记录平时就喜欢一个人发呆,经常坐着或者站在某地,可以持续一个小时之久。

        所以在其他人看来是反常的现象,对于冯坤本人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

        而且那看守员进去后,冯坤明显还自己后退了一步,给他让开了通道,说明他是有意识的。

        只是刚才的变故又的确让人感到吃惊,这让一向稳健的郭天志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被精神控制的冯坤,会时好时坏,反复无常?又或者,他根本是装的?

        眼前这条走廊并不长,也没有见到任何状况,现在连关闭冯坤的那间禁闭室也都是关着的,没有看见走廊里有人,禁闭室中也静悄悄地没有传出声音。

        不多时,其他看守员送来了钥匙。

        赵文博接过钥匙,立刻屏退了他们,把钥匙插入锁孔中,轻轻一扭,门锁被打开。

        禁闭室内的灯光在闪烁,能够看见小白床的旁边躺着一个胸口有血的看守员,门旁边这里也蜷缩着一个看守员。

        不过两人似乎都没死,门旁这个在无意识的痛哼,而那手里攥着报纸的看守员,虽然胸口有血,但身体不停起伏,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只是无法动弹,应该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赵文博和李乃婧守在门口的两边,郭天志则是堵在门口处,对那攥着报纸的看守员道:“冯坤呢?”

        灯光还在不停的闪烁,让人的眼睛一时难以适应。

        那看守员嘴唇微张,但说不出话,不过他的目光却慢慢转动,移向了小白床的下方。

        就在此时,这床下的黑暗中,一道若隐若现的低吼出现,就如一只猛兽正在发出攻击前的警告。

        郭天志微微下蹲,能够模糊看见床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但仍旧看不清楚。

        他没有过去,也没有试着说什么,而是直接掏出了手枪。

        对,这家伙因为平时太过小心的原因,和其他特调组成员不一样,他申请了配备枪支。

        快速将手枪上膛,对准小白床的床铺上方,连续扣动了五次扳机,瞬间将床铺射出了五个小黑洞。

        吓得躺在床旁边地上的那看守员赶紧缩脖子,生怕被误射。

        如此近距离下,这子弹可以很轻松射穿床板,直抵床下的人。

        床下的低吼声消失,据郭天志自己估计,至少有三枪射中了目标。

        先不管冯坤这家伙是不是被精神控制,反正他是死刑犯,杀掉也是罪有应得。

        而就在床下没有了动静后,一直在闪烁的白炽灯忽然恢复正常,开始持续常亮起来。

        李乃婧进屋,将门旁边的那看守员的身体扶正,靠在墙上,这家伙的意识已经在清醒,他刚才颈部靠近肩膀位置受到重击,此刻一片淤青。

        而赵文博则是立刻检查那手里攥着报纸的看守员,发现他的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伤及了皮肉,但最主要的是后脑勺磕地上,导致刚才陷入了昏迷。

        总的说来,即使那报纸可以控制人的精神,但最多是逼发该人的潜力,不可能将这人瞬间变成超人。

        所以这冯坤的攻击力,始终还是有限的。

        换句话说,他的身体根本抗不了子弹。

        郭天志先是用手电筒确认了床下的情况后,立刻用对讲机叫来了人,陆陆续续有治安官过来,将床下的冯坤拉出,发现这家伙已经死掉。

        刚才他可能是趴在床下隐藏的,所以被其中一颗子弹射穿了后脑勺,这是致命伤。

        除此之外,后背还中了两发子弹,加速了他的死亡。

        片刻之后,有治安官从法医室拿来了裹尸袋,开始装冯坤的尸体,准备运到法医室去先保存。

        此刻那下意识手里仍是攥着报纸的看守员也被抬上了担架,不过他缓缓抬起手,郭天志将他手中报纸拿过来,全部撑开,翻到第六版的空白版。

        发现这上面什么也没有,刚才好似在视频中看到的一行文字,此刻已经消失。

        他皱起了眉头,对这看守员问道:“你刚才看见了什么?”

        这看守员认真回忆,苍白的嘴唇轻轻蠕动,轻声说道:“那句话的意思,大概是‘冷静,冷静,你会逃出去的,我需要你’。”

        “就是这些吗?没其他的了?”郭天志皱眉问。

        看守员摇头,随即被抬了出来。

        郭天志扭头看向赵文博和李乃婧,这两人同样也一脸疑惑,不过赵文博立刻打开对讲机,对沈星道:“刚才那张报纸上出现的文字是‘冷静,冷静,你会逃出去的,我需要你’。你分析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沈星在那头咝了一声,“我总感觉哪里不对,这家伙即使被精神控制,但如果直接在禁闭室动手,他能逃得了吗?他根本逃不出去,反而还会引起我们所有人的关注,可他还是动手了。”

        对讲机的声音较大,屋里的人都能听见,甚至站在走廊外的人也能听见。

        此刻大家都在思考,没有谁说话。

        “先把这间禁闭室关了,我们出去与再议论。”郭天志沉声道。

        众人关了禁闭室,陆续从走廊往外面的门口走去。

        在经过冯坤禁闭室旁边的一间禁闭室时,此刻门内忽然响起了声音,这是一个人的说话声,而且是趴在门缝的位置说出来的,这样便于经过的人能够听见。

        “他现在已经逃了,不是吗?”这声音轻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