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68章 对报纸的测试(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68章 对报纸的测试(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鹤山大市,治安厅。

        一间宽敞大气的办公室内,周道和特调组副组长丁文鹰坐在沙发上,对面站着一名身穿制服的年轻人。

        丁文鹰看着手里的一张身份信息表,默默开口:“郭天志,嗯,32岁,你这履历,年轻有为啊!”

        “丁组长说笑了。”站着的这人正是要被调去云谷市任职的新任特调组组长。

        “郭天志30岁的时候就将身体六个部位融合了静电场,目前静电融合度已经达到了4级。”周道在一旁介绍,满脸都是欣赏之色。

        丁文鹰点点头,盯着表格道:“不错!亲手处理过41起特殊案件,配合协助州厅完成了12件,很不错!”

        话落,丁文鹰缓缓抬起头来,扫视了规规矩矩站着的郭天志一眼,问道:“将你调去云谷市任特调组组长,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完全服从安排!”郭天志嗓音洪亮道。

        “目前那边加上你只有三个人。”周道微笑看着他,“人手有些紧张,你可能要克服一下。”

        郭天志微微一怔,说实话,他之前所在的组,最少的组员都有五个,这云谷市竟然加上自己过去后,也才三个人,人手不能说是紧张了,应该是非常紧张。

        “我想问一下。”郭天志迟疑片刻,开口道:“州厅不是在给我们组建特遣队了吗?特遣队分配到云谷市这种小市里面的话,需要多久时间?”

        周道和丁文鹰相视一眼,丁文鹰露出笑容,回道:“具体时间并不清楚,但目前鹤山大市都没有配下来,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郭天志点了点头,“希望能够快点。”

        “还有没有其他问题?”周道问。

        “云谷特调组的其他两名组员是什么实力?”郭天志问的较为仔细,毕竟要过去好好任职,必须先了解自己组员的基本情况。

        “待会儿会给你那边特调组的资料。”周道指了指桌上的一叠文件,“我先跟你说一下,那边的两个组员是李乃婧和赵文博,文博也是加入特调组没多久,应该差不多快半年了。李乃婧经验丰富一些,不过这两人都没有和静电场融合,李乃婧可能要快了。”

        郭天志心中有些失望,他很清楚自己此番重任,毕竟前任组长郑瑞军被查出是特调组的内奸,这件事在州厅上面都影响很大,鹤山大市这次顶着极大的压力将他委以重任,也有让郭天志能够扳回一局的想法。

        所以郭天志自己的压力也很大,如果在上任后,能将云谷市的特殊案件治理的干干净净,或者至少不出大的事端,那肯定是加分的,也会给鹤山大市找回面子。

        累就累点吧,现在正是自己好好干的时候。

        “不过,我要提醒你注意一下另外一个人。”

        此时周道的表情变得有些神神秘秘的,使得郭天志顿时认真倾听起来。

        “这个人叫沈星,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云谷市一直在那儿工作。嗯,你对他要态度好一些,多拉拢,关系做得好,有困难的案子就可以让他出手帮忙。”

        郭天志点点头,“这沈星现在融合度是几级?”

        周道摇头:“他没有和静电场融合。”

        郭天志表情惊讶,就听周道继续说道:“他融合了异气,身体自然融合的那种,不是夜隐组织的强制融合。”

        “啊,这人竟然和周道长官一样厉害?!”郭天志吃惊道。

        周道摆了摆手,笑道:“我已经不行了,你去了那里后,不要得罪这人,好好与人家交流,以后还有得是请人帮衬的地方。”

        “沈星开了一家木雕店,手艺不错。”丁文鹰接过话,“这种人的性格都较为安静,平时不要一直去打扰人家,如果自己处理不过来,直接去叫他就行了,他不可能不帮忙的,因为我们对他有特别授权。”

        郭天志皱着眉,纳闷的看着丁文鹰。

        “他是红心证件持有者。”周道补充道。

        郭天志身体一震,“州厅批的?”

        红心证件要州厅才能批下来,不过前提是必须要有大市特调组进行申请并做保证,也就是要丁文鹰和周道力荐才行。

        “不然呢?我们可没资格下发红心证件。”周道笑了起来。

        能够和周道这种拥有几条命的能力的人相提并论,鹤山大市特调组对沈星同样很重视,只是周道的数条命的秘密连郭天志都不知道,所以关于沈星的一些秘密,同样也是处于高度保密状态。

        现在只是告诉郭天志,沈星拥有红心证件,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而郭天志很清楚,这红心证件也是排了号的,不知道木雕师沈星排了第几。

        有了丁文鹰和周道的提醒,他对沈星的重视已经上升到了很高的高度。

        在郭天志领命出去后,周道对丁文鹰问道:“老丁,为什么郭天志总喜欢穿着制服?要知道,我们特调组的人平时很少穿制服的,甚至一些人我一直都没见他们穿过。毕竟,这并不是强制性的,而且也要便于办案一些。”

        丁文鹰笑了起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郭天志的制服带有静电防御、内层还充斥了困压气体,是他自己用功劳从州厅研究室里换来的。”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小伙子其实很稳健,而且有时候稳健的很离谱?”周道笑问。

        “怕死还被说的这么好听。”丁文鹰拍了拍周道肩膀,笑道:“我算服了你了。”

        随即他话锋一转,“不过干我们这一行的,怕死,是好事。”

        ……

        当郭天志第一眼看见沈星时,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但还是感觉沈星太年轻了,且他知道沈星的木雕店就在治安厅外面不远处。

        搞不懂为什么沈星还随身背一个黑色背包干嘛,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而沈星看见郭天志的第一眼,感觉这新来的组长同样也很年轻,且对自己有着一种出乎意料的热情,仿佛多年没见的熟人。

        殊不知郭天志在到来之前已经被周道和丁文鹰打了招呼,从心里对沈星就很尊重。

        一番寒暄后,沈星跟着郭天志、李乃婧和赵文博走进了一间办公室。

        这办公室设置在通向禁闭室通道的门外,通道的门是一扇厚重的金属门,门内还有看守。

        不过禁闭室的数量却不够,原本只有五间,李乃婧没有办法,将里面的三间办公室和两间储物室全部腾空,并且临时安装了摄像探头,改成了临时的禁闭室。

        现在沈星所在的这间监控室里,摆放了大量视频显示器,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十个房间内的全部情景。

        沈星数了数,每一个禁闭室内都有两个摄像头,设在房间的对角处,确保能全部覆盖房间角落,便于他们观察。

        除此之外,负责观察监控显示的还有五名工作人员,一人负责两个禁闭室,一旦有异样会立刻通知特调组。

        沈星看了看,十个显示器内的画面中,已经被关押进去了十个犯人,高矮胖瘦不一,按照赵文博的说法,这些都是死刑犯。

        其中云谷市没有那么多符合条件的,所以还从附近的高庆市、甚至是鹤山大市补充了几个过来。

        禁闭室原本灯光昏暗,但为了便于这些死刑犯阅读报纸,房间里加了一盏白炽灯。

        在被关进去之前,这十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干什么,治安官方也什么都没说。

        此刻有六人正坐在禁闭室房间的唯一一张小白床上看报纸,另外的四人,一人在马桶一侧拉屎,另外两人在发呆,还有一人站在禁闭室门口,面对着门站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其实他们都知道自己所在的空间头顶有两个摄像头。

        “把这十个人的体检资料给我看一下。”沈星道。

        郭天志拿起桌上一个文件夹,递给了他。

        在此之前,郭天志自己已经看过了,不过他刚刚才来云谷市,对报纸这个案子不是太熟悉,只是听了赵文博的详细介绍,所以他不准备主导这起案子,而是留给沈星来做。

        借这个机会,也可以看看沈星的能力如何,最主要是能否获得一些关于沈星实力的秘密。

        按照要求,这十名死刑犯都要身体有疾病的那种,因为要求苛刻,所以这才从其他城市东拼西凑得来。

        这些疾病包括陈年顽疾、外伤后遗症,以及内脏、血管、肌肉或者脑内的各类疾病。

        主要是沈星想要看看,是否真如自己猜测的那样,只有脑部产生病变的人,阅读云谷晚报第六版才会被精神控制。

        很快阅读完这些人的体检资料,这十个人中,有两个人脑部有问题,一个是在监狱内曾突发过脑溢血,这人叫冯坤,年龄50岁,抢劫杀人入刑。

        另一人有脑萎缩的迹象,手脚已经不太灵光,叫周智勇,54岁,巨额诈骗入刑,受害群众涉及范围极广,害得不少家庭有人跳楼。

        可能是早年间为了骗人脑子动的多了,现在报应来了,目前的周智勇患上脑萎缩,不认识以前熟悉的人,四肢不协调,有时候坐在那里会自己从嘴里淌口水。

        指了指这两个人的禁闭室,沈星道:“重点关注他两人,等他们看了报纸后,再看看是否有异常。”

        这突发脑溢血的冯坤就是现在一直站在禁闭室门前,什么也不做的人,而周智勇虽然脑萎缩了,但人家还在看报纸,虽然嘴里的口涎已经滴在了报纸上。

        赵文博道:“在上次的宾馆那失踪的案子中,最后我和乃婧姐都看见了报纸上的空白版中,出现了文字。”

        “怎么出现的?”沈星问。

        “那被控制而食人的胖子身体爆炸后,报纸的空白版就出现了两个字——再会。”赵文博道。

        “好像这两个字是特意跟我们说的。”李乃婧也道。

        “那就注意观察显示的画面中,是否会出现类似的文字。”沈星点头。

        众人不再说话,只是纷纷扭头观察显示屏,重点看着冯坤和周智勇。

        大约半个小时后,有的人仍在读报,有的人则是离开了小白床,在屋里走动,也有人坐着发呆。

        不过此时冯坤依旧面对着禁闭室门口,偶尔能看见手或者脚微微动了一下,没有其他什么动作。

        周智勇仍旧在翻阅报纸,且已经翻到了第六版的空白处。

        沈星心中有了一些疑惑,指着站着一动不动的冯坤画面,道:“报纸是多久拿进去的?”

        “你来之前的半个小时。”李乃婧回答。

        “拿进去后,冯坤翻阅了吗?”沈星又问。

        李乃婧没有注意,答不上来,此时那负责盯着该监控显示屏的工作人员接过话回道:“翻了,他快速的浏览了这张报纸所有版面,然后折叠好,放在了床尾,然后站在门口那里没有再动过。”

        沈星伸出食指点了点冯坤的画面,“可能已经受到影响了。”

        “这么快?!”李乃婧和赵文博都感到吃惊。

        “叫人进去把他床上的报纸翻开,查看一下是否有字。”坐在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郭天志道。

        李乃婧拿出对讲机,对禁闭室外的看守员说了两句,那边很快回答,就见冯坤的禁闭室画面中,他退后了一步,禁闭室门被打开,走进来一名手持警棍的看守员,另有一名看守员则是拿着警棍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入。

        这进入禁闭室的看守员瞥了冯坤一眼,说了什么,但没有见到冯坤嘴唇蠕动回答,随即这看守员走向那张小白床,将报纸拿起来快速翻开,很快翻到了空白的一面。

        只见这看守员明显愣了一下,而且那原本空白的报纸页面上,似乎有一行文字。

        这看守员当即将空白页面对着摄像头的方向,似乎是立刻就准备给这边的人看看。

        不过就在此时,这间禁闭室内的灯光忽然全部熄灭,那开着门的方向只能见到微末光亮,不过下一秒这扇门也忽然关闭,根本看不见门口那看守员遭遇了什么情况。

        整个画面一片漆黑。

        李乃婧、赵文博和郭天志几乎是同一时刻冲出了视频监控室,对着禁闭室通道跑去。

        而沈星则依旧站在显示屏前,眉头紧蹙盯着黑漆漆的画面。

        下一秒,画面闪烁了几下,似乎是禁闭室内的白炽灯有些不稳。

        不过只是凭着闪烁的这两下,沈星已经大概看见了禁闭室中的场景,只见地上的小白床边躺着一名看守员,胸前一片血迹,门口靠着一名萎靡蜷缩的看守员,身上看不到伤痕,但已经没有了动静。

        不过整个画面中,并没有见到那冯坤的身影,再一看禁闭室外的走廊监控,也没有任何人影。

        沈星立刻对坐在显示屏前的一名工作人员道:“用对讲机通知进去的特调组,冯坤可能隐藏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