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64章 敲门规则(44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64章 敲门规则(4400字,求订阅,求月票!)

        将卧室门反锁后,沈星从背包里将两支钢笔拿出来,然后是黑色伸缩棍,再然后是那楼梯木雕。

        楼梯木雕的旁边还摆放了一瓶打开过的矿泉水。

        这么做的原因是沈星也不想麻痹大意,外面的异常明显看上去有些厉害,至少在异瞳的注视下,是没有显现红色气息的。

        通常像这种异常,他不得不重视,况且还是有菲菲在屋里的情况下。

        将自己的东西准备完毕后,沈星的目光投向工作台下、靠近墙角的位置。

        那里放了一个空气罐,里面有充了一半的困压气体,这还是上次在阻止定源复仇后,周道赠送给自己的。

        困压气体原本是来自夜隐组织抓捕异常时的工具,后来被特调组缴获一批后,通过大量研究反推出来,也变成了特调组对付异常的手段。

        只不过困压气体的制作过程很复杂,且价格高昂,通常在小市的特调组中并没有配备。

        将这空气罐拿过来,放在床前。

        对付异常的手段基本俱备,沈星暂时放下心,回到自己打的地铺,不过并没有躺下,而是就这么盘膝坐着,目光投向卧室的窗户。

        此刻窗户的窗帘是完全拉上的,而且窗户外面是一个装空调压缩机的小平台,并非走廊,非常危险,平时也没有人会有可能到外面去。

        沈星已经没有了睡意,但他也没开灯,只是借助外面照射进来的些许灯光和月光,目光扫视着屋里的一切,特别是盯着熟睡的菲菲。

        不多时,菲菲翻了个身,可能是有些睡发热的原因,双手伸出了被子,脚也踢了两下。

        沈星露出微笑,将被子提起来,把她双手重又放了进去,不过没有让被子捂住她的脖子,否则这小丫头很快又会发热且无意识的踢开被子。

        就在此时,三道敲门声再次响起,而且声音非常近,竟然就是从卧室门外发出!

        沈星一愣,他听得很清楚,敲门声近在咫尺,就是敲的卧室的门,而不是刚才的客厅门。

        异瞳开启,透射过去,门外什么都没有,还是没有见到任何红色气息。

        “这家伙,难道是隐形的?”

        沈星看着反锁的卧室门,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进入客厅的。

        刚才既然这异常还在走廊外敲门,那就说明它是无法进入屋里的,可自己只是出去看了一下,并没有打开客厅门,这家伙也没能进来。

        可现在一看,似乎它又通过某种方法进来了。

        既然如此,刚才为什么还要敲门?

        一连串疑问在脑中升起来,沈星皱着眉头,没有收回目光。

        就在此时,卧室门外再次传来三道敲门声,声音沉闷,在卧室里回荡。

        床上睡着的菲菲再次翻了个身,眉毛微微皱了起来,似乎有快被吵醒的迹象。

        沈星没有移动,也没有出声,就这么盯着被敲响的卧室门。

        他在思索,为什么这异常刚才不敲卧室门,而是敲客厅门,现在却又开始敲响卧室门的原因。

        这肯定有原因,并不是随机的,或者并不是仅凭这只异常一时兴起。

        咚咚咚!

        三道响声再次传来,不过这一次已经不再是从卧室门外,而是从那外面就是空调压缩机平台的窗户处。

        窗外只有这一处小平台,倒是能够站人,但除了梁上君子和异常以外,现在这个点是是没有谁这么晚爬那上面去。

        窗外不同于门后,在屋里能够大概瞧见窗外的景象,不过在敲窗的声音响起后,沈星立刻看去,仍是没有看见窗外有什么黑影,而是空无一物。

        似乎刚才是空气在敲窗。

        此时菲菲再次翻了个身,沈星害怕她醒来后忽然见自己站床旁,把她给吓着,随即坐在了地铺上,目光仍是投向窗户处。

        果然,大约三五秒的样子,菲菲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中,她看见沈星坐了起来。

        不过现在睡意正浓,她以为刚才的响声是沈星起床弄出来的,或许沈叔叔只是想去上个厕所。

        随即菲菲再次闭上眼睛。

        下一秒,咚咚咚,这卧室的衣橱内,相同的敲击声响起。

        菲菲顿时双眼一睁,一骨碌从床上爬坐起来。

        沈星也嚯的一下站起了身,看向传来敲打声的衣橱。

        “沈叔叔,你也……听见了?”菲菲惊恐的问道。

        “你坐在床上暂时别乱动。”沈星面色凝重,盯着衣橱对菲菲吩咐。

        这衣橱很小,因为之前经历了衣柜异常的事件,这导致沈星对大容量的衣柜有了一些心理芥蒂,所以在选择新衣柜的时候,选择的容量并不是很大,且里面隔了很多个小空间,一个成年人万万不可能把自己的身体塞进去。

        只是这么小的衣橱,对异常来说似乎根本就不是什么小空间的问题。

        菲菲看着衣橱,虽然她此刻被吓得坐了起来,但立刻将被子卷起,拉到自己身上覆盖,只露出脑袋,惊恐的看着衣橱方向。

        沈星手中拿着笔,但并没有靠近衣橱,他此刻仍旧在思索,并且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

        咚咚咚!

        衣橱内再次传来敲击的声音,就仿佛在提醒外面的人,过来打开衣橱门。

        菲菲看了看沈星,小声说道:“沈叔叔,要不要打开衣橱?”

        沈星摇头,没有说话。

        “那我们远离这里的衣橱,干脆离开你的卧室,去我那边。”菲菲再次小声提议。

        沈星也再次摇头,轻声开口,“不是衣橱的问题。”

        咚咚咚!

        又是三道声音,却是从卧室门外传来。

        原本提议开门悄悄离去的菲菲一愣,惊恐的看向卧室门,忽然有种后怕的感觉。

        “有很多,他们有很多。”她吃惊道。

        “不是。”沈星伸手摸了摸菲菲从被窝里露出来的额头,安慰她道:“别害怕,只有一个,不过它似乎进不来。”

        菲菲一愣,把伸手捂着的被子拉下去一些,问道:“它刚才不是已经在衣橱里了吗?怎么没有进来?”

        沈星道:“它只是被隔绝在了门背后,不管是什么门。总之,它进入不了我们现在所处在的空间。”

        沈星的猜测不无道理,刚才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听见客厅外的走廊有人在敲门,所以打开了卧室门,去到了客厅。

        而这异常要进入房间,显然拥有一定的规则。

        在自己打开卧室门走到客厅后,就等于给它释放了绿灯信号,等于这客厅已经对它开放,所以异常能够进入客厅。

        只不过如果现在它还要进来的话,就还需自己再开一道门,这样才可以让它进入第二个空间内,真正进入卧室。

        而这家伙现在不断的敲卧室门、敲窗户、敲衣橱,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让自己替他像刚才那样把门打开,放这家伙进来。

        推测到这一点后,别看这异常好像就在衣橱中隐藏,故意敲衣橱门,实际上如果沈星不开,它也不可能轻易进入卧室。

        “它可能会反复的敲门,或者窗子,你不用管它,我来想办法。”沈星对菲菲道。

        目前要对付这异常有几个办法,但他准备采用最保险的。

        一个是他可以释放袁阿婆出来,不过在脑海中将袁阿婆的卡片调出来后,沈星发现袁阿婆的卡片存在着不少裂纹。

        这些裂纹虽然不至于卡片被损坏,但即使要自行修复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现在如果将袁阿婆释放出来帮助自己后,有可能会使得袁阿婆的闪回次数骤减,甚至直接消失。

        所以沈星不会这么冒险。

        第二个是他也可以试着释放出刚刚收的小弟阿柴,只是阿柴好像整体实战能力并不出众,而是在特殊能力方面天赋异禀,比如擅长钻缝,各种缝,但凡有缝的地方,就没有他挤不进去的。

        除此之外,还擅长充当梦男的角色,制造各种梦魇,疑似在通过此法吸收人体的精气或者恐惧。

        梦男是沈星另一个记忆中,关于地球东瀛国流传的一个恐怖传说中的人物,说是很多人都梦到过该男子,但这些人互相陌生并没有联系,但后来一碰头,发现众人梦中的男子竟然都长得一模一样。

        这梦男标志性的容貌,就是那张巨大嘴巴,以及浓浓的眉毛。

        这副尊容,越看越是恐怖,越看越让人感觉有心理阴影,在睡觉前就会忍不住去想这梦男的模样,进而更加恐慌。

        所以现在不管是释放袁阿婆和阿柴,都有难以预料的风险,沈星不想冒这个险去尝试。

        毕竟,他又不能回档重来。

        对菲菲吩咐一句,沈星提着空气罐,打开了阀门,使得里面的晶莹颗粒飘浮的困压气体开始被释放。

        这困压气体质量较重,出来后很快往地面沉去,透出一片晶莹。

        在这夜里的月光映射看来,有种美轮美奂的感觉,仿佛地面也铺着一层星空。

        但沈星暂时没空欣赏,将困压气体主要往靠床的这一头释放,直至完全充斥了卧室地面。

        他赶紧关掉了阀门,看了看上面的指针计容器,气体大约还剩下三分之一的样子。

        也得亏这卧室的面积不大,否则要铺满的话,恐怕要将全部气体用完。

        做完这些,沈星让菲菲穿好衣服,然后下了床,两人就站在地铺上面,这个地方前后不靠墙,双脚之下都被晶莹气体覆盖,可以确保安全。

        咚咚咚,卧室外的敲门声传来,沈星没有理会。

        大约五六分钟后,咚咚咚,窗户外又传来敲窗声。

        菲菲抬头看向沈星,发现他好像并没有听见,根本不做理会。

        咚咚咚,七八分钟后,又是三道响声传来,而这一次,是从衣柜里。

        沈星立刻压低声音对菲菲道:“就站在这里,不管看见什么都不要跑出这脚下的气体,如果危险靠近,直接趴在地上。”

        话落,沈星几步走向衣橱,抓住衣橱门,一把拉开。

        拉开衣橱后,他并没有原地停留,而是快速又返回了菲菲的身旁。

        与沈星预料的一样,开门的瞬间,屋里并没有出现反常,留下了足够时间够他返回原地。

        沈星刚刚返回菲菲身旁站定,就见那打开的衣橱中,一只苍老的、堆叠着皱纹的手伸了出来。

        在看见这手臂的衣袖后,菲菲当即拉了拉沈星,轻声道:“是那老婆婆!”

        这只衣袖很破烂,黑色的棉絮都露了出来,那手掌蜡黄,五指又粗又短,证明这老婆婆实际上个子并不高。

        她的手慢慢地抓住了打开的衣柜门沿,不过仅此而已,她的身体并没有继续走出衣柜,而是僵持在衣柜内。

        “看来,能到我的异瞳都无法观测到的异常级别,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可以预感到某些危险。”沈星内心暗忖。

        这老婆婆原本是要出来的,结果在发现到了对自己不利的因素后,竟然直接卡在衣橱门口了。

        正在思虑间,就见这老婆婆忽然另一只手伸出,搭在衣橱门的最上方,随即那微胖的身躯爬上了衣橱。

        白色的斑秃后的长发不停的晃动,虽然身躯微胖,但身形却灵动异常,犹如一只巨型蜘蛛,快速攀到了衣橱顶端。

        随即这老婆婆四肢接触到墙壁,吸附在上面,沿着墙壁爬到了天花板,倒着悬挂身体对着沈星和菲菲的方向爬来。

        “趴在地上。”沈星吩咐了一声。

        菲菲立刻将整个身体匍匐在地,连脑袋都不敢抬,一动不动,全身被晶莹气体包裹。

        沈星不敢对着老婆婆直接使用高压电流,因为他知道,对方在遭受到电击之后,有极大概率会像那只在高铁列车中出现的手臂一样,转身就跑。

        而这一次,沈星不准备让这老婆婆跑掉。

        他拿出金色钢笔,对着老婆婆直接就是一剂超强麻醉射出,针头飞去,正中老婆婆肚子,穿透了她的破烂棉袄。

        老婆婆微微一怔,没有产生麻痹感,反而有种被激怒的感觉,对着沈星呲牙咧嘴,眼睛也渐渐变成黄褐色。

        沈星能够看见,那张开的嘴里全是牙床,一颗牙齿都看不到,不过牙床上覆盖了一层淡淡的黑色黏液,随着她张开嘴,差点就滴落下来。

        不仅如此,此时的老婆婆,那斑秃的头上剩余的白发一簇簇张开,犹如蜘蛛网般铺散在她后背,配上她那堆满皱纹且没有牙齿的脸颊,看上去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恶心感。

        到了沈星和菲菲的上空时,老婆婆的白发撑起来,黏附在天花板上,将她整个身体垂吊而下,对着沈星一把抓去。

        沈星错开身体,当即打开钢笔的静电场,对着她手臂一按,这老婆婆全身微微一抖,但似乎还是没有多大影响。

        嘴唇一张,那原本被黑色黏液包裹的牙床露出来,肉眼可见,惨白的牙尖竟然从这些牙床里冒出,快速生长,仿佛齿轮状的尖锐牙齿一颗颗很快全部显露,竟是刚刚才长出!

        哒哒哒!

        上下颌碰撞,使得牙齿发出清脆的响声,可见其咬合力惊人,头顶悬挂拉扯的白发晃动,身体也跟着甩动,对着沈星的脑袋一口咬去。

        沈星抬手就是一拳,没有击中,而这只手早就戴好了黑色橡胶手套。

        随即他的另一只手往困压气体中一拽,将隐藏在内的气体罐拿出,大拇指一按,压下了“吸”的按钮,气阀口对准了老婆婆,一股强大吸力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