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63章 半夜的敲门声

第163章 半夜的敲门声

        一路无言。

        菲菲的表情由最开始的吃惊、不解,到后来慢慢变得平静,目光微微闪动,似乎有很多心事,偶尔透着迷惑、不甘和低头思索的表情。

        到了大湖公寓的楼下,下了车后她还是没有说话。

        沈星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付了车费,两人背着自己的包乘坐电梯上了楼。

        回到家中菲菲把书包放下,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盯着没有打开的电视发呆。

        沈星去卧室把黑色背包放下,走到客厅,同样坐在沙发上,靠在菲菲的身旁。

        不多时,菲菲拿出一颗糖,剥开后放进嘴里。

        沈星问道:“甜吗?”

        “有一点甜酸味。”菲菲道。

        沈星看了看糖纸,这是一颗酸梅糖。

        “为什么这些东西靠近我,会和我的味觉恢复了有关?”菲菲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我也不知道。”沈星一老一实回答,如果不是这次遭遇,谁也不会想到菲菲的特性吸引力会这么强大。

        不过沈星有一个猜测,是不是菲菲无法体验味觉就是因为她的特性吸引力很强,所以因为某种原因封锁了她的味觉,使得特性吸引力不会那么大。

        只不过昨天不小心又让贺神医给戳开了一道口子,使得被封锁的味觉暂时有了反应,所以特性吸引力大增,引来了这么多的异常。

        这么一想,好像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只是为什么菲菲的舌头会被封锁,且为什么她的特性吸引力会这么强大?这是现阶段根本无法解释的。

        屋里保持着沉默好半天后,沈星这才开口道:“这样,我们试一下从今晚开始就不再进行艾灸。如果你的舌头再次没有了味觉,也暂时不要慌,就这样过几天看看,要是没有异常再找上你,那就说明是舌头没了味觉的原因。要是还有异常来,那可能就是我们估计错误,而是别的其他什么原因。”

        菲菲想了想,目前为止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有等一等才能确定。

        她点点头,“好的,我每隔一段时间吃颗糖,看看多久没有味道,然后再告诉你。”

        沈星道:“还得给学校那边请假,明天你肯定去不了学校。即使味觉再次消失,也要观察两天看看,否则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

        两人说定,沈星拿出电话给菲菲班主任请了三天假。

        菲菲则不再坐着,而是把这次带出去的书包里的东西理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卧室。

        不过晚上的时候,沈星让菲菲在自己卧室里睡,而不让她单独一个人睡对面的小卧室。

        至于沈星自己,则就在床铺旁边搭了一个地铺,用柔软的棉絮垫了两层,盖上被子,睡起来同样没有什么阻碍。

        有了沈星在身旁,菲菲一颗心顿时落下不少,除了自己隐约有些担忧以外,在安全问题方面,她不再害怕。

        到了晚上,沈星打开床头的灯,将屋里的大灯关掉,自己倒在地铺上,把面具木雕放在枕边,一眼不眨的盯着。

        借着这个机会,他要恢复一部分因为吸收了梦男阿柴而耗费的精神抗体。

        屋里的门窗全部关闭,且卧室门也被沈星反锁,虽然空气的流通性差了一些,但至少安全得到了保障,即使对方想要进入,也有很大几率会弄出响动。

        当然,碰到了像阿柴这种无缝不进的特殊异常,则是两说。

        半夜三点。

        走廊外,一个模糊的人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站立在沈星家的公寓门口。

        这人影看上去微胖,头上发量很少,已经全白,且还是斑秃,就连衣服也破破烂烂的。

        她的身体并没有移动,只是缓缓伸出手,对着客厅门敲了三下。

        咚!咚!咚!

        这声音并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入耳。

        沈星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窗外一片黑暗,说明并没有天亮,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过就在此时,咚咚咚,又是三声敲门声响起。

        沈星当即坐了起来,抬头看了看睡在床上的菲菲。

        菲菲依然睡得很熟,一般小孩子睡着后,瞌睡比成年人要沉一些,不容易那么快醒来。

        沈星站起身,没有穿拖鞋,就这么光着脚踩在有些冰冷的地上,对着卧室房门走去,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听声音似乎敲门声来自客厅,也就是走廊外有人在敲门。

        可现在是半夜,这么晚如果有人来找,肯定是急事,比如李乃婧或者赵文博,但这两人应该会先打自己手机,而不是直接过来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敲门。

        所以遭遇异常的可能性近乎已是百分之百。

        沈星把卧室门的反锁扣扭开,打开卧室门走了出去,在此过程中他并没有开灯,而且光着脚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客厅里静悄悄地,给人的感觉刚才这里传来的敲门声,也是一种错觉。

        沈星来到客厅门口,屏住呼吸仔细听了听,屋外很安静,感觉不到有什么。

        念头刚起,咚咚咚,三道敲门声再次响起,因为距离较近,这声音听起来已经有些刺耳。

        沈星没有再开门,反而是后退一步,开启了异瞳。

        如果外面有异常的话,即使这扇门是关着的也阻止不了异瞳的观察。

        在异瞳的注视中,沈星有些诧异,因为他什么都没看到,这客厅门外并没有出现任何红色气息。

        他转动脖子,又看了看其他地方,包括窗户的位置,但依然很正常,没有发现什么。

        这个时候,沈星没有将自己的身体完全贴着门板上倾听外面的动静,因为如果外面是异常的话,这么做将有一定的危险性。

        他没有开门一探究竟的打算,反而转过身往卧室走了回去,准备看看刚才还熟睡的菲菲似乎此刻醒了。

        同一时刻,三道敲门声再次在身后门外响起。

        沈星立刻转身,异瞳目光投去,穿过了眼前的门,入眼处一切正常,还是没有任何红色气息。

        他纳闷的盯着客厅门,此刻不仅没有开门的想法,更是连靠近过去都没有,反而一步一步退到了卧室内,把门缓缓关上,扭上了反锁扣。

        这异常很古怪,没有散发红色气息,这与上次他遇到整张皮女子的终极母体时,发现的情况有些类似,必须小心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