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62章 菲菲的变化(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62章 菲菲的变化(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听到菲菲的话,沈星一愣,“这里,还有其他的异常吗?”

        菲菲想了想,又摇摇头,“不知道,今天在街上看见一个古怪的老婆婆,她好像是捡垃圾的。”

        沈星仔细回忆,没有记起自己是否曾看到过什么老婆婆。

        “不过我知道。”菲菲又道:“妈妈说过,街上捡垃圾的老人很多是无依无靠的,而且还有一定的精神障碍,所以老婆婆的行为会古怪。”

        “是吗?”沈星笑了笑,伸手揉了两下小姑娘的头发,“不管是人还是其他的什么,只要有你沈叔叔在就不会有事,你安心的睡。”

        沈星一时半会没了瞌睡,只开了自己这边的床头灯,坐在床上翻看手机。

        大约凌晨五点时,睡意重新来袭,他打了个哈欠,没有关灯,就这么扯过被子盖上,很快睡去。

        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菲菲首先醒来,不过她看见沈星睡得正香,不知道他昨晚是几点睡的。

        所以自己并没有起床,而是依旧躺了半个小时,等沈星醒过来后,这才从床上爬起来。

        “叔叔早!”

        沈星点点头,“昨晚又做噩梦没?”

        “没有了,什么梦也没做,一觉醒来就天亮了。”

        菲菲撒好拖鞋,去将窗帘很费力的拉开,使得阳光照射进来。

        等沈星打开窗子透气的时候,她已经去卫生间刷牙,沈星走过去站在门口问道:“现在能不能感觉到牙膏是什么味?”

        菲菲头也不回、满嘴泡沫的道:“草莓味的,很香,舌头有种甜甜的感觉。”

        沈星点头,看来昨晚的艾灸可能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否则他担心时间过长后,菲菲刚刚出现的味觉有可能就会消失。

        菲菲收拾完后,从卫生间里出来,对沈星问道:“沈叔叔,待会儿早餐我能吃馄饨吗?”

        “当然可以。”沈星笑着点头。

        “那你想吃吗?”菲菲明显害怕沈星不想吃。

        “想。”沈星道:“你还记不记得馄饨是什么味儿?”

        菲菲想了想,“肉味?还有馄饨皮糯糯的,不过好像皮子没有什么味儿。”

        沈星补充道:“肉馅混合了韭菜、香葱、少许生姜,还放了少量盐、胡椒面……”

        “咦,沈叔叔,你会做?”菲菲故意问。

        “不,我只会说不会做。”沈星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

        菲菲得意的笑起来。

        两人的行李并不多,沈星背了一个背包,菲菲则是背了一个书包,书包里面放了一本课外读物,还有就是其他的一些常用物品。

        来到酒店大堂退了房,让沈星有些意外的是,房间费用已经被酒店方全免,并且还赠送他三张200元的酒店抵扣券。

        酒店方虽然没有伸张,害怕影响生意,但沈星知道,这就是他昨晚替酒店除掉那噩梦异常阿柴所获得的回报。

        出了酒店不多时,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昨天交的押金悉数被退回到自己的银行账户。

        沈星看了看短信,随即带着菲菲找到附近一家馄饨店,两人进去点了一大一小两碗馄饨。

        菲菲吃的很满足,细嚼慢咽,仔细感受着咬下肉馅后、满嘴溢香的感觉,不时喝口汤,这一小碗大约十个馄饨被她一口气全部吃完。

        吃得有些撑了,菲菲满意的擦了擦嘴。

        “记起原来的味道没有?”沈星微笑问。

        菲菲点点头,不过随即又摇头,“记不起以前馄饨是什么味道了,不过现在的感觉我很喜欢!”

        话落,菲菲眼神一滞,就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婆婆,顶着如同斑秃般的花白头发,佝偻着背从馄饨店门前走过。

        她一边走,一边四处往地上寻找,似乎在找可再利用的垃圾,又或者只是想要找口吃的。

        这老婆婆,不管是衣着还是发型,都与昨天菲菲看见的那古怪老婆婆一模一样。

        此时沈星已经起身去结账,菲菲坐在面对店门外的木凳上还没有起身,就这么盯着那老婆婆慢慢走了过去。

        不过在快要离开菲菲的视线范围时,老婆婆一边慢慢走,一边缓缓往店门口的方向转过头来,只是脑袋只转了三分之一,随即停下,目光往后方斜视,投向正在看自己的菲菲。

        从菲菲的角度看过去,还能见到这老婆婆的嘴角勾起,似乎还在笑。

        不过这种笑看起来却让人直冒鸡皮疙瘩,心底发慌。

        老婆婆就这么一边走,一边斜视菲菲的方向,缓缓消失在菲菲的视线死角中,再也看不见。

        此时沈星结了账走过来,道:“要不要再去贺神医那儿复查一下?”

        菲菲摇摇头,指了指刚才老婆婆走过去的方向,“我好像看见昨天那老婆婆了。”

        沈星一愣,立刻循着她手指的方向走出店门,看了过去。

        片刻后,菲菲也来到他身边,沈星往那个方向看了一会儿,没有找到符合菲菲跟他描述的那老婆婆的身影。

        “确定不去贺神医那儿了?”沈星又问了一句。

        “我们回云谷吧。”菲菲摇头。

        “好。”

        沈星拿出手机,操作了一会儿,订了两张两个小时后去云谷的高铁票。

        不多时,两人打了辆出租车,直奔高铁站。

        在出租车刚离开后不久,斜对面的一座大厦的15楼,一个白色的气团飘飘忽忽悬浮在窗外,这气团似乎正面对着出租车离去的方向,跟着慢慢转动。

        直至出租车消失在街道尽头,一阵风吹过,白色气团轰然消散,不见踪影。

        来到高铁站候车厅后,沈星和菲菲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才排队进入车厢。

        列车很快发动,菲菲拿出随身带着的课外读物认真看了起来,沈星则是闭目假寐。

        这一个车次的列车并没有坐满,前后左右都还留有少许空位。

        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沈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或许瞌睡是会影响的,菲菲看了一眼沈星,不一会儿将翻开的书盖在自己肚子上,也靠着沈星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坐着的椅背后方,一只手掌缓缓从后面伸了过来。

        这手掌有些脏,指甲长短不一,但都比普通人要长,且指甲内同样满是黑色的污秽。

        不仅如此,手指靠近掌心的部分指节微微肿胀,但指尖那头的指节则看上去很是纤细,给人一种极不协调的感觉。

        这奇怪手臂的出现,似乎并没有引起周围没有睡觉的旅客的注意,甚至就在沈星和菲菲的后排就坐着一名男性旅客。

        这位旅客低着头正在看手机,仿佛看不见这古怪的手臂。

        手臂伸出五指,跃过椅背,缓缓来到沈星的头顶,不过它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往下移动,很快靠近菲菲的头顶上方。

        五根指头仿佛在弹钢琴般的上下移动,来到菲菲的额前时,忽然五指成勾,尖锐而修长的指甲靠在了一起,对着菲菲的额头抓去。

        就在此时,一支银色钢笔快速刺出,正中这古怪手臂,同时一股强大的电流产生,手臂猛地一个剧烈颤抖,嗖的一下往后快速退走。

        沈星一只手稳住菲菲的身体,快速站了起来往后方看去。

        菲菲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整个人有些发懵。

        没有见到那只手,沈星立刻低头往后排的下方一瞧,就见这手臂从座位下悄无声息的缩进黑暗里。

        他立刻来到过道上,蹲下去仔细看向那后排的座位底下,而坐在座位上的一名中年男人则被沈星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不知道这年轻人为什么会突然蹲下观看自己的屁股,难道这个部位还会散发什么特别的吸引力?

        “菲菲,就坐在这里,不要动。”

        沈星没有去理会那中年男子的诧异扭捏之色,对菲菲吩咐了一句,继续往后方走了两步,保持着蹲姿,盯着座椅下的空间。

        刚才的强烈电流对异常的攻击力应该算是很强的,但这只手臂竟然还有行动力,这倒出乎了沈星的意料。

        开启异瞳,沈星往后方仔细搜寻过去,随即目光定在这节车厢的卫生间方向。

        就在他走向卫生间时,菲菲已经完全醒过来,把课外读物放进了书包里,又将沈星的背包放好,然后将沈星的外套套在自己身上。

        没办法,这车厢里的温度似乎有点低,穿一件衣服感觉到稍微有些凉,套一件外套后刚刚好。

        菲菲虽然什么也没看到,但她隐约猜到了沈星正在做什么,她有点害怕,不过好在这车厢里都是人,不像昨晚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看哪哪儿都不对劲。

        将外套往脖颈上提了提,菲菲找打了一些安全感,不过就在此时,她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就好像有人正在盯着自己。

        菲菲诧异的直起身,歪着脑袋,左看右看,周围的乘客要不是在玩手机,要不是在打瞌睡,看上去都很正常,但她感觉还是有双眼睛正在盯着她。

        忽然间,她下意识的往前方斜对面看去,就见那里的座位坐着一个肥胖的老婆婆,而此刻这老婆婆看似好像在靠着椅子休息,或是看着前方,但仔细一观察,这老婆婆竟是目光斜视,往自己这个方向看来,且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

        诡异的一幕让菲菲顿时心跳加剧,头皮发麻,一动也不敢动。

        她害怕自己看错了,努力睁大眼睛,身体前倾,观察片刻后,发现这老婆婆的确是在斜视着自己,这斜视的方向和角度,与在高庆市街上看见的那老婆婆差不了多少。

        区别在于街上的老婆婆头上白发稀疏脱落,且衣衫褴褛,而这个老婆婆则是穿着普通完好的衣服,身材微胖,只不过看不到她的头发,因为正好被椅背给挡住,只能看见这人的前部分脸颊。

        斜视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动,看得菲菲整个人都快要炸毛,她努力的拽着沈星的外套,抵挡着这诡异目光肆无忌惮的入侵。

        卫生间内。

        沈星站在洗手台前的镜子前,就在刚才,他明明看见那只手关上了卫生间门,所以赶紧跟了过来。

        目前为止,他只看到这只手臂,并没有见到身体的其他部位,所以或许这异常就只是一只手。

        将卫生间里找了一遍后,确信什么都没有,沈星立刻离开,返回了座位。

        哪知刚刚坐下,菲菲就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

        “沈叔叔,那边那老婆婆……”

        沈星的目光投去,就见菲菲手指的方向果然坐着一个老人。

        他立刻站起来,来到这老婆婆身前,老婆婆一脸惊诧,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双方都没有说话。

        沈星再次启动异瞳,发现对方很正常,并没有红色气息。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回到自己的座位,对菲菲道:“你刚才有没有看错?那老人家很正常啊,刚才好像还被我吓到了。”

        菲菲摇头,也不说话,只是将脑袋埋进沈星的外套里。

        沈星扭头看向斜前方坐着的那老人,又回忆了一下刚才被自己电击的那只诡异手臂。

        “怎么回事儿?”他喃喃自语。

        似乎从昨天晚上在酒店里开始,一直到现在,就有至少三只异常在菲菲的身边出没。

        如果说全部是巧合,没有谁会相信。

        菲菲的体质的确容易吸引异常,但不可能这么频繁,如果说是她每次出远门就会招惹到这些东西的话,那为什么上次和自己回了趟老家,一直没有遇到异常?

        而这一次才仅仅是来一趟紧靠着云谷市的高庆市,就接连遭遇了这么多。

        难道只是单纯的因为高庆市里的异常较多的原因?

        想到这儿,沈星摇摇头,现在已经在高铁列车上了,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离开了高庆,所以是这个原因的几率较小。

        再说了,为什么来的的时候在列车上没有碰到异常,回去后就这么多?

        到底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念及此处,沈星忽然一愣,目光投向菲菲的小嘴巴,“现在还有味觉吗?”

        菲菲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么问,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吃颗糖试试。”沈星建议。

        菲菲立刻从书包里拿出一颗软糖,剥开糖衣,塞进了嘴里。

        “甜。”她一边咀嚼,一边点头。

        “味觉还在。”沈星自言自语,“难道是因为这个?”

        一路警觉,两人在此之后都没有再大意,很快列车驶入云谷市。

        出高铁站打了一辆车,报了大湖公寓的地址,出租车往市中心驶去。

        沈星坐在车后排,对菲菲说道:“要不,今天晚上先试着不用艾灸看看?”

        “为什么不用了?”菲菲没能理解他的用意。

        这一点,沈星也无法隐瞒她,一五一十道:“我猜测,可能和你恢复了味觉这件事有关,所以需要证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