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58章 看我扎不扎你

第158章 看我扎不扎你

        第二天沈星和菲菲都起的较早,高铁是9点半的,不过他们需要提前半个小时抵达。

        路上又怕堵车,所以两人不到八点就出门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高铁站,比预计的早了十分钟,两人在高铁站内的一家高汤面馆内点了一大碗加面,并要了一个小碗。

        吃面的时候沈星先搅拌均匀,给菲菲盛了一小碗出来,倒了些高汤进去,面香四溢,两人很快吃完,连汤都喝干净。

        给菲菲又买了一瓶酸奶,自己买了一瓶矿泉水,然后两人走进停靠的高铁,不多时离开了云谷市。

        高庆市,一条清静街道的巷子口。

        沈星背着黑色背包,拉着菲菲的手站在这里,抬头看着巷子口的指示牌。

        这指示牌并不是路牌,而是一个广告牌,蓝底白字,像极了普通指示牌,上书“贺老神针由此去”。

        乍一看见这指示牌,沈星脑海中那另一世的记忆浮现出来,让他有种看到了老式港片《新仙鹤神针》的感觉。

        这老医生姓贺,在附近几个城市都很出名,给病人看病不轻易开药,而是用针灸进行治疗,特别是一手银针,找穴精准,手法活络,被他扎过的人无不称好,人送外号“贺神医”。

        而网友们自发给贺神医宣传的广告词是:有病了不要在家里逼逼赖赖,现实中过来碰一碰,看我扎不扎你就完了。

        刚刚走进巷子,沈星顿时一愣,就见排队的人已经快要到巷子口,粗略看去,怕是有五六十号人。

        不仅如此,这些人不是临时来的,而是早就预约好的。

        仅仅是预约都排队成了这个样子,沈星低头看向菲菲,菲菲抬头看着他,两人都有种打退堂鼓的感觉。

        特别是菲菲,害怕被针扎,而且还是怕扎舌头的那种。

        自己是没味觉,但不代表没有痛觉。

        在队伍里排了一会儿,沈星感觉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否则以云谷市治安厅的名义在贺神医这里拿的号,怎么还要排这么长的队,这一点都不科学。

        他让菲菲先占着位置,自己走出队伍,往神医的店门口走去,很快来到店铺前方。

        仔细一看,进入店里后竟然还有一长排队伍,旁边有贺神医的徒弟扎针的,也有搞艾灸的,还有抓药的,一片忙碌,但井然有序。

        看样子,这贺神医的实力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沈星还没踏进店门,已经有排队的人在提醒:“诶,看病必须排队!”

        一名店里的伙计迎了上来,同样提醒道:“不好意思,即使预约的也要排队,这些人都是预约的。”

        “麻烦你告诉一下贺神医,我是从云谷市过来的。”沈星露出微笑道。

        “云谷来的?”那伙计重复了一句。

        就听排队的人中,至少有两个人说道:“我还不是从云谷市过来,多远来都得排队。”

        “就是,这里比云谷市远的病人都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沈星微笑致歉,凑到那伙计耳边,小声说道:“云谷市治安厅介绍的。”

        那伙计看了沈星一眼,点点头,“你稍等。”

        他转身穿过抓药和做针灸的房间,往里面走去,很快消失。

        大约一分钟不到,小伙计屁颠颠的跑了出来,开口道:“你是沈星先生吗?”

        沈星点头。

        “请进,我师父说了先给你看。”

        沈星道:“等一下,看病的人在后面。”

        话落对后方喊了两声菲菲,菲菲一路小跑过来,脸蛋红扑扑的,大眼睛一转,先是看了沈星一眼,然后对那年轻伙计露出甜甜笑容。

        “哥哥好!”

        “诶,真乖,你们跟我来。”这一声叫,让这伙计很受用,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顿时心情大好。

        菲菲又转身对排队的人弯腰行了一礼,这才跟着沈星和那伙计往里面走去。

        通常情况下,排队的人最痛恨特权,本来队伍中已经有人准备发两句牢骚,但一见菲菲的动作,这人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旁边一个中年妇女道:“这孩子还真懂礼貌!”

        看样子她不仅不责怪,反而被插队了也感到心情舒畅。

        诊断室内。

        出乎沈星意料,贺神医的长相很普通,看不出任何仙风道骨的模样,没有留一绺白胡子,也没有故意穿类似唐装的衣服,就是普普通通的打扮。

        听了沈星的描述,他让菲菲张开嘴,用手电筒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舌头,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问了菲菲几个问题,大致情况与沈星讲的也差不多。

        看样子这小姑娘并不是被外界刺激而造成的失味,仿佛是某种病变导致,但沈星将以前医院检查的那堆结论单拿出来后,贺神医仔细看了后,再次排除病变的可能。

        这几家医院的诊断结果都是没有身体异常,贺神医知道,这不可能全都集体出错。

        闭着眼睛想了想,他伸手在菲菲的颌下仔细摸了摸,又往里面轻轻按了几下,若有所思。

        “神医老爷爷,我要被扎针吗?”菲菲担心的问。

        贺神医摇摇头,露出慈祥笑容,“不用担心小朋友,不针灸,用艾灸就行了。”

        话落让伙计将菲菲带到一边等候,对沈星说道:“你孩子的失味为什么会产生,我也不知道。但这里有个方法可以试一下能否改善,只是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完全治愈。”

        “能改善就行。”沈星点头。

        贺神医伸出自己手腕,在手腕横肌的位置往下一寸按了一下,说道:“这里,叫通里穴,你回去后每天晚上用艾草给她熏这个部位,坚持一段时间,可能会收到一些改善。”

        沈星试着按了按自己的通里穴,“这里吗?”

        “对。”贺神医点点头,“还有,待会儿我可能还是会用针尖点她舌下的金津穴和玉液穴,点出一点血就行了,不会太疼的。这样刺激一下,可能对恢复会带来帮助。”

        十五分钟后,沈星牵着板着小脸蛋的菲菲从贺神医的店中走出。

        因为金津穴和玉液穴点出了一点血,所以菲菲的舌下被塞了两团小棉花,腮帮子微微鼓起,像极了一条小金鱼。

        她板着脸,带着委屈的声音含糊不清的说道:“这贺神医就是个骗子,刚才明明说了不扎针,现在不仅扎了,还扎人家舌头,舌头这里好疼啊!”

        “没事没事。”沈星安慰道:“唾液自带消毒,很快就不疼了。”

        “不过他为什么直接让我们不排队就进去了?”菲菲好奇询问。

        沈星回道:“因为高庆市治安厅的调查组,曾帮过贺神医一个大忙,云谷市调查组和这边调查组的人非常熟悉,所以贺神医不得不帮,而且还得尽心尽力的。”

        菲菲动了动舌头,“舌头好像已经麻了,还有,这药棉好苦!”

        话落,她猛地一怔。

        “嗯???”沈星表情惊愕,低头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