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55章 字里行间的幽灵(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55章 字里行间的幽灵(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其他几人见到沈星趴在地上的模样,也纷纷趴了下去,一个个撅着屁股,往制版机的底部看。

        那邓主任还赶紧拿出手机,趴着为胡厂长打开手机电筒,便于他看得清楚一些。

        这胡大成本人又肥胖,这么做的困难可想而知,哼哧哼哧的趴着,屁股撅得老高,从远处看过来,圆鼓鼓的像一个小山包。

        沈星看得认真,他们也跟着沈星的目光看得很认真,结果什么也没看到,这制版机的底部看起来很正常,就是有些灰尘。

        不过在沈星的目光里,虽然看见一团红色气息黏附在制版机底部,但这团红色气息看上去一直非常微弱,若隐若现,有时候会突然没有,然后过了两秒又才会显现。

        这一幕很不寻常,因为沈星留意到这块地方什么都没有,就是制版机的底部,也没有黏附任何肉眼可见的污秽物。

        但那红色气息又是从哪里来的?它代表了什么异常?

        难道……这整个制版机都是异常?!

        沈星一边盯着那个地方,一边仔细琢磨。

        其他人以为他看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后,就会站起来。

        哪知道沈星这一趴,感觉就没有起来的意思,只是一直盯着制版机的某个位置,就这么瞧着。

        赵文博不好自己起来,也跟着他趴那儿,看着某处发呆。

        那肥胖的胡厂长身体实在吃不消了,哼哧哼哧的好不容易才爬起来,满脸憋得通红,双手撑着腰,站那儿大口大口的呼吸。

        邓主任也赶紧跟着他爬起来,很快给胡大成找了一张木凳,让他先坐下休息一会儿。

        因为这会儿治安官在办案,所以这个车间的工人非经同意不得进入,即便有人好奇,也是在车间门口观望,不敢进来。

        沈星这么一趴,很快二十分钟过去,他观察到那红色气息若隐若现的原因是一直在减少,不过在快要减少消失时,就会有新的红色气息产生。

        说明这异常是一直存在的,不过并不是这台轮转印刷机本身,而是依附在印刷机的底部。

        每当它的控制减退到最少,要消失不见时,就会有一股新的红色气息被注入,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控制方式。

        “或许,那些跑掉的字体跑到了这里后,被那隐藏的异常用一种很特别的方式隔空抽取。”沈星猜测,“又或者这异常在这机器底下设置了什么清除功能,可以将报纸第六版重新过滤,使得这空白版出现它想要的什么效果?”

        如果真是自己猜测的这样的话,那为什么那边房间中制版机在打印出样片后,就已经出现了第六版是空白的情况。

        这不是矛盾的吗?

        沈星没有注意到自己仍旧趴在地上,只是皱着眉,扭头看向刚刚走出来的那安放了制版机的办公室。

        陡然间,他眼睛微微一亮。

        制版机的样片先一步出现第六版空白,只有一个结果,这只异常想要让所有人都怀疑是制版机出了问题,而不是这里的转轮印刷机。

        它先是利用某种手段,使得第六版的字体全部消失,然后再使得这一切看上去就像是制版机出了问题。

        等将样片递交印刷机进行正式印刷时,再利用自己预先设置在这机器底部的异常气息,悄无声息的魔改了第六版。

        这么一想,似乎都说得通了。

        沈星从办公室方向收回了目光,在从同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赵文博身上扫过时,他猛地一愣,见这家伙趴在地上这么久没动静,原来竟是睡着了!

        赵文博此时双手重叠放在地面,左脸颊枕在手背上,压得他嘴唇也是错位张开的,一股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下。

        不过他的脸所面对的方向依然是印刷机的底部,如果不注意细看,还以为这家伙正专心致志的盯着机器底下查看,和沈星一样。

        最主要的是,赵文博的屁股高高撅着,可能用这个姿势睡着使得他感到非常舒适,完全没有负担。

        因为他的脸是正好背对着胡大成等人,所以后面的人并没有发觉。

        沈星见状咳嗽了一声,发现赵文博完全没有反应,可能是因为这两天查案太累了,否则刚才李乃婧也不会直接回家睡大觉。

        沈星慢慢站起来,装作不小心,一脚踢赵文博屁股上。

        赵文博扭了一下,犹如一条大蛆,看样子腰肢甚是灵活,随即眼睛一睁,立刻清醒。

        他下意识的伸手擦去嘴角的哈喇子,一骨碌爬起来,眼睛使劲眨巴了几下,面色瞬间严肃,完全看不出刚才还在和周公下棋的样子。

        “对,你说的有道理。”他点点头,表情郑重的道。

        所有人神色讶异,纷纷看向他。

        “什么有道理?我都还没说话。”沈星小声提醒。

        赵文博拍了拍脑袋,尴尬笑了笑:“哦,那我幻听了,还以为是你在说话!怎么,发现什么了吗?”

        “有了一点发现。”沈星点头。

        随即走向旁边不远处的另一台印刷机,趴地上一看,同样有一团细微的红色气息,然后又看了第三台,依然是相同的场景。

        他指着这三台印刷机,对胡厂长道:“厂长,这三台机器,都在印刷云谷晚报吗?”

        胡大成点头,“对,三台机器都在印刷,有时候产量小的时候开一两台就够了,要是碰上了大新闻,可能会三台齐开。不过这种情况已经很少。”

        沈星点头,刚才的猜测基本有了底。

        “从现在开始,我建议你们只开这一台机器,其余全部停下。”

        “什么?”胡大成吃惊的站起来,“我们和报社那边签的有合约的,如果没有在指定的时间交付足够数量的报纸,会被重罚,罚金很惊人,我可承担不起!”

        沈星看向赵文博,赵文博点头道:“我们会去和报社那边沟通一下,让他们这段时间减少产量。”

        沈星低头想了想,沉声道:“或许你们交涉也没用,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报纸的空白版与那两件凶杀案有关。但如果我们要是能够让报社相信是他们的报纸是元凶,或许才能让他们暂停印刷到破案的那天。”

        赵文博表示赞同,说道:“那这样,我申请一道强制令,让报社和印刷厂停止印刷报纸七天,但在七天之后,强制令就会失效。这段时间不知道能不能抓住这只异常?”

        沈星点了点头,“试试看,我有一个计划。”

        两人与其他治安官一边说着,一边从大成印刷厂出来,上了车很快离去。

        印刷厂里的红色气息所代表的异常,沈星并没有动它,因为这三团气息都很有可能与设置它的原主有联系。

        如果冒然触碰或者消除了它们,可能反倒会打草惊蛇。

        坐在治安车上,沈星对赵文博道:“发出强制令之前,先让报社把最新的内容交付给印刷厂,然后印刷厂只能开动一台印刷机,其余两台封存,而且只能印刷十份报纸,然后将这台印刷机也给封存起来。”

        赵文博知道沈星这样做肯定有原因,认真听着,问道:“然后呢?”

        “然后组织十名训练有素且控制力较强的治安官,把这十份报纸分别交到他们手里,再让他们每人单独住一个房间,房间内有监控,24小时监视的那种。”沈星道。

        “就让他们在房间里看报纸?”赵文博问。

        “对,如果发现某人的表现有异常,就重点关注此人,然后查找细节,找出他表现异常的缘由。”沈星道。

        话落后他忽然摇了摇头,“不对,不能让治安官来做实验。找死刑犯,十个死刑犯或者终身监禁的那种,让他们来做。”

        毕竟受到控制现在只是沈星在猜测,万一要是报纸真能控制人,而且是不可逆转的那种,使用治安官来参与此事说不定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危险。

        赵文博皱眉道:“你是在怀疑,从这里生产的报纸都有摄人心魂的能力?”

        “目前暂时不清楚。”沈星摇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吴家的爷爷在失控之前那段时间,一直在看报纸。而那自己掐死自己的女人,她的女儿说她妈妈那两天也经常一个人在家里看报纸,连菜都不出去买。”

        “可看报纸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就是这女人和吴家的爷爷受到控制呢?”赵文博说出了疑问。

        沈星抿着嘴,一时没有说话。

        难道并不是无差别攻击人类?

        这一点的确是个难题,目前在有限的信息下,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良久之后,沈星缓缓开口:“它们或许……就是在那字里行间中潜伏着的幽灵。”

        治安车很开进入了市区,为了方便沈星,就在老城区内让他下了车。

        因为时间刚刚到菲菲放学的时候,沈星不行到了学校门口,刚刚站了十分钟不到,菲菲背着小书包和其他小伙伴从校门口走了出来,学校老师给她扎的小辫子在后方一搭一搭的,看上去很是可爱。

        “咦,沈叔叔,你的小摩托呢?”

        “刚才过来办事,没有回去,顺便就在这里接你了。”沈星微笑道。

        菲菲左右看了看,没有见到其他人的身影,问道:“不是和李阿姨、赵叔叔么?”

        在她现在看来,沈星要办事,莫不是和治安厅有关的事,所以离不开李乃婧和赵文博在身边。

        “你个小精明!”沈星摸了摸她的脑袋,“赵叔叔刚刚已经走了。”

        “这次又是什么?”菲菲好奇问道:“是不是上次家里来的那种古怪的老爷爷?”

        沈星知道她所指的,是那因为定源复仇而寻到家里的溃烂皮肤老人。

        “不是。”沈星摇头,“你不要多想,上次的事是个意外,而且是极小概率才会发生的事,叔叔不会再让这种意外再在你身边发生的。”

        菲菲拉着沈星的手,下意识的轻轻捏了捏,若有所思的点头。

        两人站在街边,此时沈星伸手好不容易招停了一辆空出租车。

        出租车在路边停下,沈星打开门,就听菲菲说道:“我感觉,好像他们都想靠近我,小雨姐姐是这样,那古怪老爷爷也是这样……”

        听了他的话,沈星微微一愣,随即露出微笑,“先上车,不要多想了。”

        菲菲背着书包钻进了后排座,然后挪到靠里面一点坐下,沈星跟着坐了进去,菲菲立刻依偎过来,脑袋靠在了他的身体左侧。

        沈星侧头看着她头上的卡通发夹,就在刚才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来自菲菲的母亲林婉茹眼眶里的血瞳,是不是也是为了靠近菲菲才找个机会夺取林婉茹的眼眶的?

        会不会林婉茹在死之前已经被血瞳夺取眼眶了,而当时和林婉茹在一起的那管姓男子就在她身旁,亲眼目睹了血瞳钻入林婉茹眼眶里的恐怖一幕。

        所以这男子会因为惊慌失措而对林婉茹痛下杀手,其实他只是想要杀掉那只眼球?!而不是因为情杀?

        又或者林婉茹被夺走眼眶的血瞳给控制,想要对管姓男子不利,这男子当时被吓得失了魂,情急之下反抗,在扭打的过程中用花瓶砸破了林婉茹的脑袋?!

        不过现在那凶手已经死掉,死无对证,无法再来证实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凶手的确杀了林婉茹,可能发现死后的林婉茹眼睛是正常的,是自己产生了幻觉,或者因为自己失手杀错了人,感到害怕,所以才会想方设法隐瞒。

        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就在刚才忽然间就冒了出来,使得沈星的手心没来由出了一层冷汗。

        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因为菲菲吸引异常特性的原因,才导致了她的母亲身亡?

        从眼前这卡通发夹上移开目光,沈星长长的呼了口气,现在看来,菲菲吸引异常的本事明显要强过自己。

        今后说不定还要自己防着点,否则要是被她忽然间吸引个极为恐怖的异常过来,自己怕不是会被秒杀?!

        这一刻,他忽然感觉好像角色反转了。

        而且上次那溃烂皮肤的老人,到最后怎么也想不到,他自己竟然会在菲菲面前被炸得粉碎。

        “或许,你根本不用怕,应该它们怕你才对。”沈星喃喃自语,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清的声音说道。

        “沈叔叔,你在说话吗?”菲菲抬起头来。

        沈星点头,“我说明天周末,带你去看一个懂针灸的老医生,这是我托治安厅那帮人的关系才预约到的。让他来看看你舌头是怎么回事儿!”

        “要扎针?!”菲菲顿时一脸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