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53章 大成印刷厂(44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53章 大成印刷厂(4400字,求订阅求月票!)

        “果然还是有问题吗?”

        沈星看着这张明显来自于凶案现场的照片。

        李乃婧把照片发给自己,有可能是想让他看看,有可能是她自己感觉可疑,让一起琢磨琢磨。

        沈星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发现报纸有空白版的时候,还认为是那报贩故意用一些错印的报纸欺骗顾客。

        不过后来在楼下超市才听老板说,这云谷晚报发生这种情况已经有几个月了,可能是机器故障原因,一直无法解决,所以他们也都习惯这一版是空着的。

        当时沈星听了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毕竟人家报社都不处理,或许是因为和印刷厂沟通不到位,或许是因为工厂没钱换新机器。

        只要不影响阅读就行。

        现在看来,似乎这里面有问题。

        正在思考时,短信提示响起,李乃婧发来了文字信息。

        “这是刚刚发生的一起凶案,死者死于今天上午10点左右,一个人在家,现场没有目击者,房间是关闭且反锁的。现场初步勘查,没有外人入室的痕迹,不过据王法医鉴定,她是被人勒颈,死于机械性窒息。”

        “那凶手是怎么进屋的?”沈星回了一句过去。

        片刻后,李乃婧回复:“没有人进屋,王法医拍着胸口给我们保证,他的鉴定结论绝对不会出错。在死者的脖子上发现了被手掐过留下的痕迹,而死者的双手泛白,手指指肚肌肉干瘪,明显用过大力气,且手肘弯曲处血液集中有明显血瘀,说明她两只手臂都经历过长时间的弯曲压迫。所以王法医的结论是,这女人自己掐死了自己。”

        沈星:“……”

        他还记得曾有人调侃过,说自己力气很大,大到右手拽着自己头发,可以把自己身体提起来,离地悬空。

        不过这还是沈星第一次听见有人是自己把自己给掐死的。

        当然,王景中法医的专业性不会让人质疑,人们无法相信的是他这一次得出的结论。

        所以特殊案件调查组自然而然着手了这个案件。

        “这个案子,有些意思!”沈星回了一句。

        “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李乃婧回道。

        “等我想想。”

        沈星放下手机,目光投向对面街上的大商场。

        这几天他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非但近期的作品卖了一些,就连最开始的那些作品也都卖了好几件出去。

        可能时来运转有一部分原因,但沈星更愿意相信是这个地段的客流量确实大,每天店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比之前的老店要多了十几倍。

        他手里把玩着那血瞳木雕,这颗血瞳可不是复刻版,而是真正的吸收了血瞳异常特性的那颗原版,平时拿在手中,有时候无聊方便他凝视血瞳,保持精神抗体的稳定。

        那刚刚形成的第六层精神抗体,目前来说已经基本成形,而且出乎沈星的意料,在完全充满的状态下,该进度条竟然是银色的!

        看上去还很有质感和光泽,不仅如此,在这层银色的精神抗体形成后,沈星感觉下面的另外五层抗体开始变得比之前牢固,

        虽然现在暂时没有损耗精神抗体的情况发生,但只是看这样子,沈星就敢确定,随着这层银色抗体的出现,其他层级的抗体明显也变强了。

        目光中,此时一个小胖墩从商场门口屁颠颠的跑出来,来到街对面等候交通灯,等交通灯变为行人通行的绿色时,他快速跑到了这边,然后钻进木雕店里。

        “叔叔好!”

        小胖墩对沈星微微点头,目光赶紧移向那摆放dc系列木雕的木架上,发现所有彩绘木雕都在,他稍稍松了口气。

        “你一个人吗?”沈星问道。

        小胖墩点头,“吴家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几天他们家店都没开门,所以我自己过来了。”

        “哦。”沈星没说什么。

        就见小胖墩跑到dc系列木雕前,左看右看,又将沈星摆放在木架前面供客人阅读观赏的各种卡片拿起来,一边抚摸光滑的卡片图案,爱不释手的将手中卡片与木雕一个个做着对比。

        这些卡片经过广告公司的专业制作,与最开始沈星自己手工做的卡片,从精美程度上来说,肯定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更加吸引小朋友的目光。

        沈星也不说话,就这么等他自己一个人在那儿玩。

        大约十分钟后,小胖墩手里拿着卡片走了过来,对沈星道:“叔叔,吴家成可能不来了,我能买下这些木雕吗?”

        “你有钱了?”沈星露出微笑,“上次你买走漫威系列的木雕,还是你妈妈陪着你来的。现在这价格对于你来说太高了,买下它们需要大人陪同,否则叔叔可不敢卖给你。”

        “嗯嗯。”小胖墩用力点了点头,“我妈妈让我先过来,她很快过来,她答应给我买了。”

        “好吧。”沈星耸了耸肩。

        不多时,对面一个女人穿过红绿灯走了来,小胖墩立刻迎了上去。

        “妈妈,你怎么才来啊?”小家伙一脸兴奋。

        这女子沈星曾见过,的确是小胖墩的妈妈,上次就是她跟着来买走的木雕。

        见到沈星后,胖墩妈妈大胖墩、一个体型是小胖墩七八倍那么大的女人对沈星摇头苦笑,开口道:“这臭小子,一天到晚缠着非要买你这套木雕,我都被他缠了好几个天了!”

        沈星回以微笑,“小孩子都这样。”

        内心却在想,他不缠你买我东西,我赚谁的钱?

        胖女人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沈星,“价格和上次差不多吧?”

        “比上次的那套要便宜几百块,只要4200。”沈星道。

        用刷卡销售机(这个世界不叫pos机)刷了4200块,胖女人输入密码,不多时显示刷卡成功,沈星立刻给小胖墩把dc打包起来。

        一边装木雕,一边随口问道:“上次和你一起来的小朋友,要是知道你先来买走他们,恐怕得后悔了。”

        小胖墩还没说话,胖女人已经摇头道:“小家成大概率是不会来了。”

        沈星扭头看向她,问道:“为什么?”

        “听说上周晚上,他爷爷忽然在家里发疯,用厨刀要闯入卧室杀掉他们一家三口,后来被小家成的爸爸妈妈反击杀死,老爷子死在卧室里,他们在接受治安厅的调查后,目前好像一家人还没缓过劲儿来。”

        胖女人得到的消息还算完整,事实上差不多也是这样。

        沈星有些吃惊,记忆中那小男孩看上去有些内向害羞,没想到家里竟然遭遇了这种恐怖的事,恐怕当天晚上那小家伙吓得够呛,留下了心理阴影也说不定。

        “我知道,吴家成的爷爷喜欢看报纸,吴家成跟我说过,他说他爷爷一天到晚都在看报纸,谁都不理!”小胖墩立刻接过话。

        “看报纸?”沈星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将整套dc系列打包放好后,把包装箱用一个大塑料袋套好,胖女人提在手里,另一只手牵着小胖墩,穿过马路回到了对面商场中。

        沈星重又坐下,看着这两个非常显眼的身形在街对面慢慢消失,他的思绪回到刚才李乃婧给他发来的照片上。

        李乃婧刚才问他有没有什么建议,此刻一想,沈星拿出那专用电话,给李乃婧拨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那边听起来环境似乎很安静,李乃婧不等他说话,已经说道:“沈星,我现在在法医室这里,你要过来吗?”

        治安厅法医室距离木雕店实际上步行只要二十分钟。

        “不来了。”沈星摇头,“我提一个建议,照片中死者的旁边有一张染了血的报纸,建议查一查这张报纸,特别是那空白的版面是否有什么异常。”

        李乃婧在那头愣了一下,说实话,如果王法医所坚持的结论是正确的话,也就是那女人真的是自己掐死了自己,那这件案子妥妥的归为特殊案件。

        只是目前仅有王法医的论证,没有其他证据形成一条证据链,很难判断这是不是一起构思缜密、手段老道的凶杀案。

        毕竟凶手也可以戴着手套后,抓着昏迷中的女人,让她自己的手掐住自己的脖子,然后在外面用力下压,将这女人箍死。

        这同样会形成女人是被自己的双手掐死的假象。

        李乃婧等人经常调查各种凶杀案现场,一些案件中,看似仿佛很离奇的案子,实际上后来证明并非是什么特殊案件。

        而一些看上去很普通的案子,有时候又恰恰容易疏忽,最后被证实就是特殊案件。

        这当中根本没有一个完美的界限划分,所以在没有清晰的证据之前,不到最后一刻,他们谁也不会轻易下结论。

        听了沈星的建议后,李乃婧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直觉认为他的建议很靠谱,因为往往一些忽略掉的日常,有时候恰恰是最重要的线索。

        “好的,我让文博带人立刻去查一下。”李乃婧道。

        实际上,在特调员查办案子时,有时候不可能人手足够,所以也会带着普通治安官行动。

        在云谷市还按照这个习惯执行,而据说在夸州这种级别的特调组中,已经专门建立一支特调组行动队,这是专门为特调组查办案件服务的机动队。

        虽然行动队的人员都为普通治安官,但在进行针对性训练过后,他们有更为专业的协调技能和行动力,算得上特调员的左臂右膀了。

        鹤山大市据说也快要配备这种队伍,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配到像云谷市这种小城市中。

        此时沈星想起了一件事,又道:“对了,麻烦你帮我查一下,最近有没有刑事案件,是关于一个老人在家里发疯要杀掉家人,但被家人反击杀死的案件。”

        “你是指吴家的案件吗?”李乃婧问。

        沈星愣了一下,点头道:“对,他们家有个小男孩,好像叫吴家成。这孩子上次还在我店里想要买动漫木雕。”

        “是吗?”李乃婧道:“正好孩子他爷爷的尸体也在法医室,你要不要来看一下?”

        沈星有些没好气的道:“不来了,你别一个劲儿拾掇我去法医室,那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

        “诶!我说……”电话里突然传来王景中法医的声音,“沈星,我可听见了啊!你小子竟然说我办公室不是好地方,我这里的尸体至少曾经是活人,而你那木雕店里的东西一直都是冷冰冰的,难道地方又好?”

        沈星:(* ̄︶ ̄)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电话那头当即传来李乃婧尽量压低的声音,“刚才为了让王法医也听听你的建议,好让他做判断,所以给打开免提了。”

        沈星:╰_╯

        “好了好了,虽然你不说话,但也依然掩盖不了你深感尴尬的事实。嗯,回头我请你吃饭!”

        李乃婧以一句从没兑现过的万金油道歉的话,结束了本次交谈。

        沈星拿出一个小本本,把这句话记了下来。

        这天去接了菲菲放学后,回到店里,到了差不多六点时,沈星早早关了店。

        他要回到家里赶工那dc的系列木雕,现在这套dc卖了出去,给苏彤承诺的又少了一套,所以要回去赶工制作,好给人家尽早寄出去。

        毕竟这姑娘花钱不眨眼,多财多亿,是个大主顾,得好好留着。

        三天过后。

        装好的漫威和dc系列木雕,按照苏彤给出的地址,沈星一次性打包妥当,终于给寄了出去。

        同一天,赵文博打了个电话过来。

        这一次特调组没有再让他提什么建议了,而是直接要请他去大成印刷厂一趟。

        大成印刷厂位于云谷市的东北郊,是云谷晚报指定的报纸印刷厂家,云谷晚报都是从这里被交付内容后,然后完成印刷再运送出去,分发到市里各个角落。

        由于现在看报纸的人已经较少,所以每天的印刷量并不是很大,这大成印刷厂已经和云谷晚报合作了十多年,算是很好的商业伙伴。

        据赵文博所描述,报纸出现空白版面的问题,就出在大成印刷厂的印刷流水线上。

        大成印刷厂采用的是激光制版机,通过电脑将电子版传送到制版机出样片后,交付印刷机进行批量印刷。

        早在几个月前,印刷厂就发现激光制版机出现了问题,明明从电脑里排好版的电子版面,传送到制版机上后再出样片,但样片里就会有一面是空白的。

        不仅如此,这空白一直固定,都是在第六版的位置。

        当时还请了外地的专家来检查过,查找不出原因,显示机器全部正常,没有一点毛病。

        后来印刷了几次后,云谷晚报的总编大发雷霆,说他们不重视,印刷厂这才准备换一台新的制版机设备,机器虽然很贵,但为了双方之间合作愉快,印刷厂忍痛买了一台新的回来。

        哪知事情就怪在,新的设备出来的样片,依旧是第六版空白。

        随即大家伙开始怀疑是不是这里的网络信号传输有问题,但问题的最终原因一直无法找到。

        加之报纸的刊印数量本来就在每日递减,而在查找问题上面又耗费了太多的人力物力,加上只是空一版,内消并不大,后来干脆就让它空着了,等有机会再看如何解决。

        只是云谷晚报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降低了支付金额,并经常拖延印刷厂结款时间。

        “沈星,我现在就在印刷厂,这事好像是有点奇怪,要不你过来看看吧?”赵文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