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47章 木雕店(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47章 木雕店(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脑仁的刺痛感愈加强力,沈星拍了拍脑袋,没有表现出痛苦表情。

        脑海中与叶听吵架的一幕,这一刻如同玻璃碎片一样裂开,散落,但已经无法忘记。

        他抿着嘴唇,忍着脑袋的疼痛,对周道问道:“周长官,我能不能看一下关于你们掌握的夜隐这个组织的资料?”

        周道点头:“当然可以,等我回到鹤山,立刻传给你。”

        “对了。”说到这事儿,丁文鹰似乎想起了什么,“明天我让李乃婧给你送一台特调组的专用手机过来,今后和我们联系可以用那台电话,讲事情方便一些。”

        “好的。”沈星站起来,做出要准备送客的样子。

        实际上,他的脑袋一阵阵刺痛,现在只想这俩特调员赶紧离去,自己可能要躺下休息一阵。

        见沈星站起来,周道和丁文鹰也识趣儿的起身,丁文鹰道:“早点休息,云谷市这边的特调组,我们过段时间会任命一个负责人下来。到时候还请你多帮衬帮衬,那小子是第一次任市里的特调组长。”

        “没问题。”沈星回道。

        等二人离开后,他关上门,回到客厅沙发上躺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脑袋的刺痛感一直存在,而刚才所记起来的与叶听吵架的一幕,也越来越清楚。

        不过目前为止,他只记得这两句话,看样子当初是因为叶听要和夜隐组织接触,而自己不让她这么做所导致。

        至于为什么叶听要接触夜隐,则无法得知原因。

        只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有了转机,至少自己开始记起以前的事,不管是来自身体原主的记忆,还是原本就属于自己的记忆。

        想到这个问题,沈星有些纳闷的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仔细思考。

        如果自己根本不是重生夺舍而来的,而是真正的土著,那为什么会有重生夺舍的记忆?记忆中为什么会有一个叫地球的星球,会有那边的父母和儿时伙伴,会有在那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思来想去,沈星慢慢地释然了。

        先不管究竟自己是不是土著,或者来自于地球的夺舍重生者,现在自己是沈星,这是目前存在的,是真实的。

        而这里的家人也是真实的,虽然自己曾经记忆错位,出现了另外一对不存在的父母。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对不存在的父母,似乎又并不是地球上记忆中的父母,而是凭空出现。

        难道自己脑海里,还有第三种记忆?

        “我特么难不成要变成雌雄同体?”沈星忍不住嘟嚷一句。

        此时菲菲从卧室你走出来,问道;“沈叔叔,你刚刚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头有点疼,在这里躺一躺。”沈星摆手道。

        菲菲立刻去给他倒了杯热水,放在沙发旁的木桌上,“你喝口水,休息一下。”

        随即菲菲坐在沈星旁边,哪儿也不去,就这么眼神关切的看着他。

        顿了顿,菲菲似乎下定了决心,开口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准晚睡,每天最多十一点必须上床睡觉。否则你这样经常熬夜制作木雕,很可能会猝死!”

        一边说着,菲菲一边做出夸张恐怖的表情。

        沈星揉着太阳穴,忍不住露出微笑,“好的,听菲菲小公主的,现在每天晚上早睡。”

        菲菲立马露出甜甜的笑容,不断点头:“嗯嗯,一定要注意照顾自己,这才是我认识的治安官先生嘛!”

        沈星一乐,顿时感觉脑袋的刺痛也没有那么明显了。

        在沙发上休息片刻,喝了半杯水,这才起身去洗漱。

        这一晚上他没有再碰木雕,查看了一下眼角下的第六层精神抗体属性,发现这条最新出现的进度条已经开始慢慢趋于稳定。

        这一次虽然没能吸收那整张皮女子的特性,但运气仍旧不错,获得了精神抗体的永久提升。

        且还发现了γ-6序列链条。

        早早入睡,第二天一早就和菲菲同一个时间起床,脑袋没有了疼痛感。

        两人在家里一顿忙碌,然后乘坐电梯下到公寓一楼,在专门停放电动摩托的地方,沈星打开一辆天蓝色小摩托的电子锁,将它推了出来。

        这是他购买的、昨天刚刚送到的小摩托,小摩托看上去似乎很小巧,但座椅宽敞,两个人坐上去不会拥挤,何况菲菲还小,根本不占地方。

        电动小摩托的前方就是充电桩,一个充电桩可以给至少三个小摩托同时充电,非常方便。

        不仅如此,沈星在摩托车的座椅后面增加了一个椭圆形的储物盒,可以将菲菲的书包放在里面,即使下雨也不会淋湿。

        同时座椅下面的空间里,还备有大小头盔,雨伞、两件透明亮畅的亲子雨衣,可谓一应俱全,该考虑到的,沈星都考虑到了。

        不过这几天天气很好,不用什么雨伞和雨衣。

        沈星跨上小摩托时,菲菲站在一旁盯着他,有些担心的道:“沈叔叔,我从没看你骑过小摩托,到底行不行啊?”

        “没问题,叔叔以前上大学经常骑。”沈星笑道。

        脑海中浮现出以前在大学时期,带着叶听骑着小摩托沿着学校外那条不大的公路一路狂飙的拉风场景,留着郑伊健的头型,长发飘飘,额头和手背被风吹得冰凉,后背却极其缓和,因为叶听在身后紧紧的抱着他。

        不仅如此,叶听还会故意往他耳朵里吹气,伴随着偶尔传出的清脆笑声,时光仿佛永远定在了那一刻。

        那个时候的感觉,仿佛这就是人生最美妙的一部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

        很奇怪,浮现这些记忆时,脑袋很正常,没有刺痛感,而且记忆也非常通畅,毫无保留的全都记得起来。

        沈星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让菲菲爬上来坐到身后,按了一下喇叭,发出“哔——”的一声。

        “走了,出发!”

        从大湖公寓出发,途径五个街区,到达新城与老城区的交界处,也就是沈星的听物小店位于春雨街的位置,然后再过五分钟才能抵达菲菲的学校。

        刚开始菲菲将沈星的衣服抓得很紧,明显有些害怕,但过了一会儿就放松下来,伸出两只小短手,只是堪堪能够抱着沈星的腰,右脸贴在沈星的背上,一路上都在和他说着话。

        其实沈星的速度并不快,毕竟安全才是第一。

        将菲菲送到学校后,他原路返回,把小摩托暂时停在店门口的人行道上,把店门打开,开始收拾里面的东西。

        本来又是一段时间没有开业,店里已经积了灰尘,但店铺马上就要搬迁了,所以没有打扫,而是在附近的一个卖家电的店铺里找到了大量空纸盒,开始装木雕。

        木雕中间用泡沫阻隔,以免碰撞后发生损坏。

        大约一个小时后,等木雕基本装完了,治安厅的人陆续来了七八个,帮着沈星小心翼翼的将店里的工作台和雕刻工具包好,运到了店门外。

        很快来了一辆小型货车,将这些东西一股脑儿全部装了进去。

        因为新店铺那边已经打好了柜台和陈列柜,所以根本不需要再使用那些老旧的柜台木桌。

        不过现在店里的这个小茶几非常精致,沈星有些舍不得,所以同样搬运了过去。

        到治安厅隔壁的店铺下货时,周道和丁文鹰也来了,两人随便帮着打扫了一下店里的卫生,以显示对沈星的友好和重视。

        不过沈星看得出来,胖子丁文鹰平时就是不怎么做家务的人,抹布擦干净桌子后,他顺手用抹布的同一个位置擦了一把自己满脸的汗。

        身上肉太多,稍微动一下就容易出汗,丁文鹰即使是一个灵活的胖子也不例外。

        坐着休息一阵,算是也给沈星帮忙了,随即丁文鹰拉着周道去附近吃牛肉拉面,说是吃了后给沈星带一碗回来。

        不多时李乃婧也到来了,给他带来了一个新的来自特调组的专用手机,号码也是专用的,可以和外面其他电话互通,不过一旦与自己人打电话时,则可以自动接入专用线路通道。

        沈星操作上手了一阵,此时李乃婧帮着把店里的卫生彻底清扫了一遍。

        忙完后,她只有鼻尖凝出一滴汗珠,看上去晶莹剔透,拍了拍手,乐呵呵的道:“打扫卫生还是个细致活,你们刚才这么多大男人挤在这里,即使打扫一天也没有我这么一会儿的效果。”

        “还是奶精姑娘周到细致!不然准得累死我!”沈星立刻拍了一顿彩虹屁。

        李乃婧微微跺脚,“虽然我们已经很熟了,但你也不准叫我奶精。嗯,这是我男朋友叫的。”

        “好的,奶精姑娘。”

        “谢谢!”

        “不客气,奶精姑娘。”

        李乃婧:“……”

        很快周道把外卖带了回来,丁文鹰则是回了治安厅,给云谷市厅里的领导告辞。

        差不多上午十点左右,这两人带着其他来自鹤山大市的组员乘车离去,回鹤山。

        这几天调查组的人要轻松了很多,似乎自从整张皮女子事件结束后,连异常出现的次数都少了,李乃婧在沈星店里坐了片刻,等她男朋友过来后才一起离开。

        李乃婧的男朋友是练健身的,一米八的个头,肌肉饱满,阳光健康,看上去贼帅贼帅,只是一开口竟然是公鸭嗓子,而且说话声稍微大点就会连续破音。

        这让沈星不禁感叹,人无完人,上帝在给你开了一扇窗后,必然会关掉所有的其他窗户,不留活口。

        下午的时候,订做的店牌被广告公司的人送来,因为店面大了,以前的老店牌挂上去很不协调,而且有些破旧,所以沈星干脆直接做了个新的。

        不仅如此,这新店的牌子还带霓虹灯效果,晚上也非常醒目。为此,沈星准备将关店的时间延长至晚上八九点,毕竟这里在晚上的时候人|流量非常大,比白天的人还多。

        中途关了一会儿店,去将菲菲从学校接过来,菲菲就在店里完成了作业。

        期间沈星先给菲菲买了两个破酥包先填填肚子。

        更晚些的时候,他收到了周道发过来的夜隐的资料,资料直接被发送到那专用手机上,显示资料等级为机密。

        其实即便是云谷市的调查员,对于该组织的了解也少之又少,除开郑瑞军这种内奸。

        沈星坐在店门口,拿着手机认真看起来。

        这夜隐组织的出现,到底从多久开始已经无法追溯。

        因为他们的出现和异常有关,而异常的发生率和最开始分布的地区并不是平均的。

        它们有时候会突然在某个地区增多,有时候又会在某个地区销声匿迹。

        总的来说,经过调查组的人了解和分析其规律,大致能够得出一个五十年为周期的推测,也就是差不多五十年的样子,异常的数量会增多,增多的比例时大时小,没有固定值。

        而大约在二十五年的时候,这时好像异常就会少了很多,诡异事件也明显减少,甚至有段时间还会出现短暂的空缺。

        那个阶段对于调查组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差不多可以天天休假。

        而每到五十年这个坎儿,异常层出不穷,很多刑事案件的侦破,都有一定比率会和特殊案件挂上钩,甚至有些无法解决的刑事案件,也会暂时归到特殊案件中,等待调查员出面解决。

        这个时候,则是调查员最累的一段时间,也是死亡率最高的时刻。

        至于夜隐组织的出现频率,与这五十年的活动周期基本相同,异常过多的时候,他们也出现频繁,而异常趋于平静时,他们也会沉寂下去。

        不巧,这段时间距离上个周期差不多已有48年,已经属于异常开始频繁出现的时刻。

        所以夜隐的人也露出了头,开始抓捕异常。

        只是他们和特殊案件调查组的人一样,甚至还要更惨,因为面对了异常,他们的死亡率同样居高不下。

        沈星当初选择不完全加入特殊案件调查组,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考虑,自己想要独善其身,因为感觉特调组里面的人同样不简单,并非以往表面上看见的那样。

        如果正式加入进去,非但不再适合随时摆弄自己的杀手锏——木雕,反而可能会碰到一些无法想象的遭遇。

        比如会在夜隐组织的眼里,变得很醒目,因为当前的特调员中肯定还潜藏了他们的人。

        而目前自己仍旧只是个外聘人员,在正规队伍中不值一提,身上的特殊,只有周道和丁文鹰两人知道。

        这两人目前是他绝对信得过的人,否则周道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遍了。

        至于自己手中的证件,在沈星看来,这只不过是特调组为了拉拢自己的手段。有一定的特权,但绝对不会大的很离谱,对于自己来说这就已经足够用了。